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零五章 没炸死

第五百零五章 没炸死

    “这个世界,还是实力为尊的!”!

    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中川,阿利桑德罗志得意满,早年的他因为出身的原因,并不被他现在的家族所接受,甚至就连阿方索,在以前都喊过他杂种。

    童年留在心中的阴影,让阿利桑德罗无比追求权力所带来的尊重,这也是在西伯利亚训练中的八年,一直支撑着他活下来的信念。

    阿利桑德罗相信,在他的带领下,家族组织一定能发扬光大,不过家族中的那个老头子现在似乎成为了绊脚石,等这次回去,应该送他去见上帝了。

    对于自己名义上的那个父亲,阿利桑德罗没有丝毫的感情,如果不是还没有完成对组织内部的清洗,他岂会还让那老头子安安稳稳的坐在教父的位置上?

    “自己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肩膀处传来的疼痛,让阿利桑德罗回到了现实世界里,脸上现出一丝狞笑,阿利桑德罗仲出了蒲扇大小的手掌,抓向了中川的脖子。

    在西伯利亚训练营中八年,阿利桑德罗学会了很多虐杀敌人的手段,中川杀了他那么多手下,阿利桑德罗绝不会让其很顺利的死去的。

    “嗯?怎么感觉有点不对?”

    正当阿利桑德罗的手指摸到了中川的皮肤后,他心里忽然传来一阵警兆,心跳也加速了许多。

    这让阿利桑德罗停住了手,眼睛警惕的看向了四周,他能感觉得到,有一种危机似乎正在向自己临近。

    这种感觉,阿利桑德罗并不是第一次遇到,十五岁时阿利桑德罗在西伯利亚遭遇狼群的包围的时候,就曾经有过这种感觉。

    阿利桑德罗知道,这是长年游走在危险边缘,自然而然所具备的一种能力每次在生死攸关的时刻,阿利桑德罗都凭借着这种预判逃离了死亡。

    所以当阿利桑德罗心脏猛跳的时候,他并没有再去对付中川,而是抬眼往秦风藏身的地方看去他能感觉得到,那里是危机传来的根源所在。

    “警觉性倒是很高!”

    远在二三十米外的秦风眉头一皱,在阿利桑德罗看向自己这边的时候,他就发觉到,一股犀利的杀气迎面而来。

    “别说是一个人了,就是只真的北极熊,老子也能炸死你!”

    接受过杀手门培训的秦风向来都不认为做个光明正大的英雄好汉是很有节操的事情,在他心里,用最小的代价杀死敌人那才是聪明人的选择。

    所以在阿利桑德罗有所察觉的这一刻,秦风猛地扬起手,两枚手榴弹同时脱手而出,抛出了一道弧线飞向了阿利桑德罗。

    “fick,又是手雷?该死的日本人!”

    这一次没等手雷飞出树林,就被早有防备的阿利桑德罗看到了,嘴中发出一声怒骂,阿利桑德罗脚下一顿,快速的往后退去。

    美国的黑帮虽然时常会有械斗和枪战,但是动用手榴弹这种类似军用武器的事情却很少发生,这也是阿利桑德罗之前所没有想到的。

    人在短瞬间所能爆发的速度其实是可以超越投掷出来的速度的,以阿利桑德罗的反应,他相信自己是可以躲得过这两枚手雷的。

    不过就在阿利桑德罗刚刚启动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在那两枚手榴弹之后,又有两枚手榴弹被抛了出来。

    而后面飞出的这两枚手榴弹,速度竟然超过了前面两枚,以阿利桑德罗的判断,它们的落点,将会是自己身后十米的地方。

    以阿利桑德罗后退的速度恐怕在自己退到那个位置的时候,手榴弹也刚好会落地他并不认为自己在两枚手榴弹同时爆炸的情况下,还能保得性命?

    “fwek到底是谁在树林里?”

    阿利桑德罗心头闪过一丝疑问,能先后扔出这四枚手雷布下杀局的人,绝对不是这些愚蠢的日本人能办到的,真正的杀手,却是隐藏在树林之中的。

    虽然脑中在猜测着林中之人的身份,但阿利桑德罗的反应却是丝毫不慢。

    在这生死攸关电光火石之间,阿利桑德罗竟然不退反进,几乎在不可能的情况下硬生生的止住了后退的身形,向一辆坦克般的往前冲去。

    坦克的威力,除了能发射炮弹之外,最重要的功能自然就是碾压了,于是跪在阿利桑德罗身前四五米远的中川就悲剧了。

    在阿利桑德罗全力的冲撞之下,中川的身体猛然间拔高了一米多,胸口处被阿利桑德罗的膝盖顶的往里凹陷了进去,而且高高的飞了起来。

    只是中川的悲剧还没有结束,他的身体尚未飞出多远,一只大手就突然掐住了他的脖子,将其硬生生的给拉了回去,仅仅的贴在了阿利桑德罗的身上。

    不得不说,阿利桑德罗应付危机的经验十分丰!在中川挡在自己身前之后,在阿利桑德罗正前方爆炸的手榴弹,大多都被倒霉的中川承受了。

    “轰!轰!轰轰!!”

    几乎就在阿利桑德罗将中川挡在身前的同时,几声巨大的爆炸声也响了起来,巨大的震波向四面八方冲击而去,树上的树叶下雨般的纷纷落下。

    不过就在爆炸声响起的正中心,几乎将脑袋缩进了脖子里的阿利桑德罗,身形似乎陡然矮了好几分,完全藏在了中川那早已被炸的像个筛子的尸体后面。

    可怜已经崩溃的中川,虽然没有死在阿利桑德罗的虐杀之下,但却是连个囫囵尸首也没能留下,因为有几枚弹片射进了他的脖颈里,直接将他的脑袋削去了大半个。

    不过虽然前面的弹片有中川遮挡,但是身后爆炸的两枚手榴弹,阿利桑德罗却是无法躲开了。

    此时的阿利桑德罗只能拼命加快自己的速度,在弹片射进体内的时候,借助往前的冲势,减少自己所受的伤害,随着爆炸声,他和中川的尸体高高的抛了起来。

    四枚手榴弹连环爆炸所产生的化学效应,还是非常猛烈的。

    不仅在教堂门前的空地上留下一个大大的深坑,那刚刚翻修过的教堂门窗上的玻璃,也都被震碎掉了,当爆炸声止歇后,场地中央是一片狼藉。

    “妈的,早知道就少扔出去一枚了。”

    躲在三十多米外的秦风,此时也不怎么好受,那股冲击波也涉及到了他,而且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一块弹片,擦着秦风的面颊射进了一棵树干之中。

    “死了没有?”

    躲在那棵大树后面,透过前面的树干,秦风的眼睛盯在了似乎被震波冲击倒在了地上的阿利桑德罗身上,在他的背上,还有中川那破烂一般的身体。

    血水不断的从阿利桑德罗身上往周边流淌着,那块地面早已变得殷红一片,从刚才的场景来看,阿利桑德罗应该是必死无疑了。

    如果换成刘子墨,他此时肯定会屁颠屁颠的出去查看,但是秦风却不然,反倒是从口袋里掏出了包皱巴巴的香烟,点燃了抽了起来。

    这也是秦风从杀手门中学到的一个知识,那就是在不确定敌人是否还能发出致命一击的之前,绝对不能掉以轻心,秦风可不想乐极生悲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反正现在中弹倒地的人是阿利桑德罗,流血的也是阿利桑德罗,秦风不疼不痒的等上个半小时,一点压力都没有。

    反过来如果是阿利桑德罗装死的话,那么这半个小时的时间,足以让他鲜血流光,活人也会变成死人了。

    “蓝脸的窦尔敦盗玉马啊,红脸的关公战长沙,黄脸的典韦、白脸的曹操,黑脸的张飞叫喳喳……”

    外面虽然是狼藉一片,不过秦风倒是悠闲的很,居然唱起了这两年挺火的京剧中的细说脸谱,即使外面传来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秦风也是不慌不忙。

    秦风知道,山口组和黑手党,在树林外围也都布置有人,几乎在里面枪声打响的同时,外面也发生了激战,现在看来,显然是已经分出了胜负。

    对于秦风而言,如果是山口组打赢了,那么他们进来清理场地的时候,要是阿利桑德罗还没死,那肯定是会再补上一枪的。

    如果赢得是黑手党的人,秦风也不怕,之前他已经打探清楚了,两个帮派在外面都只布置了十来个人,经过一番苦斗,能来到这里,恐怕也所剩无几了。

    而秦风早已在除却来的路上的树林中,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算对方十几个人毫发无损,秦风也有把握让他们有来无回。

    “嗯?是黑手党的人,小日本的战斗力果然不怎么样啊!”

    三四分钟之后,一辆汽车停在了树林小路的入口处,从车上下来了五个衣冠不整浑身硝烟味的意大利人,端着枪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那一地尸体的场景。

    “阿利桑德罗,你在吗?”

    在几秒钟的惊愕之后,五个人大声喊了起来,同时走了过去,这场景虽然有些血腥,但还是吓不住这些黑手党枪手的。

    “我……我在这里,树林里有敌人!”

    地面上已经躺了足有十分钟没动弹的阿利桑德罗,身体忽然颤动了一下,将压在自己背上的中川抖落了下去。

    “妈的,果然没死,这家伙真是能忍啊…···”听到阿利桑德罗的声音,秦风的身体猛地绷紧了起来。

    刚才黑手党和山口组火拼没他什么事,直到此刻,秦风才算是认真对待起眼前的局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