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九十八章 狗咬狗(上)

第四百九十八章 狗咬狗(上)

    “白大哥,这事儿您问问白老爷子,或许就相信了。!”秦风笑了笑,如果白云波真的和师父相交莫逆的话,他肯定会知道师父的一些本事。

    “秦风,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如果你真的能拿到一个赌王称号,那么我们洪门就将以你为中心,制订出进军澳岛赌业的计划来,这不是儿戏啊!”

    听到秦风的话后,白振天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虽然世界赌王大赛已经举办了好多年,但获得赌王称号的人,总共也就是三十多人,而且基本上都掌握在西方赌业大佬手中。

    就是澳岛何鸿深的葡京赌场里,也不过只有一个有赌王称号的人而已,可见西方人在赌王大赛上的垄断地位。

    “白大哥,我这次来,主要是给亨利卫打下手的,得到赌王称号的人,也将是他。”

    秦风微微皱了下眉头,说道:“洪门想在澳岛竞争赌牌,最好还是能说服豪哥一起合作,不然以洪门的名头进入澳岛,我怕内地那边会出现什么不和谐的事情来。”

    “你说的这些,我们都想到过。”白振天点了点头,说道:“阿豪那边问题不大,不过我不怎么看好他能拿到赌牌。”

    “白大哥,这次一定能拿到的。”

    秦风一脸自信的说道:“前三是这次最低的目标,有了赌王称号,我想不管是洪门还是豪哥想竞争赌牌,都会变得容易一些······”

    “你能保证?”白振天的眼神变得犀利了起来,事关洪门未来的投资发展,他暂时将两人的关系摆在了一边。

    “能!”秦风语气坚定的答道,不过话题一转,说道:“白大哥,在商言商,我能得到什么呢?”

    秦风之所以不想和港岛傅家合作,是因为那边是纯粹的生意人过河拆桥对他们而言不算什么,秦风不想忙活一场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但是洪门不同,虽然这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庞然大物,但对方是江湖人一诺千金还是要讲的,在秦风心里,可信度要远远高于傅家。

    “这事儿,我做不了主……”

    白振天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洪门的各项事务都有专门的人负责,如果竞拍得到赌牌,后续的一系列投资都要做出预算,至于你能从中得到多少,老哥我现在给不了你答复····`·”

    如果换个人白振天压根就不会和他谈这些利益分配,但是秦风不一样,先不提他和白家的渊源,单凭他是索命阎罗的弟子,白振天就不敢小觑了秦风。

    “白大哥,还有一周多的时间,现在谈这些都还早。”

    秦风闻言笑道:“等到赌牌到手的时候,咱们再来谈这些,现在还是先解决子墨和阿利桑德罗生死战的事情吧。”

    其实白振天不能给出答复秦风还是比较满意的,如果像是陈世豪那样信口开河的就要给出股份,秦风心里反倒是不落实。

    “到时候我上吧……”

    白振天看了一眼刘子墨说道:“阿利桑德罗是西伯利亚训练营出来的,整个洪门,也就我能压他一头……”

    要是放在几年前白振天根本就不会把阿利桑德罗放在眼里,不过现在的他体力有所衰退,也不敢放言稳胜阿利桑德罗的。

    “白叔,我······我和秦风的意思,是…···是······”刘子墨迟疑的用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干掉阿利桑德罗?”

    白振天一眼就看出了刘子墨的手势,不由摇头道:“你以为阿利桑德罗是那么好杀的?你知道这些年来,咱们洪门有多少人折在他手上吗?”

    看到刘子墨摇头白振天接着说道:“光是从我手上派出暗杀阿利桑德罗的人,就有十二个这十二个人没一个回来的!”

    在美国势力最强的,就是洪门、黑手党和山口组,三个帮派明里虽然各有地盘,显露出一副井水不犯河水的样子,但是暗地里,从来没停止过各种渗透和杀戮。

    白振天这十几年来,几乎每年都会遭遇四五次暗杀,也亏得他修为进入暗劲,对危险已经隐隐有种感应,才能数次逃脱。

    而阿利桑德罗也是如此,看似鲁莽的他,实则小心谨慎之极,加上在西伯利亚训练营中训练出来的那野兽一般的知觉,让其变得愈发的可怕。

    五年前的那场较量,白振天原本是想干掉他的,但是阿利桑德罗那会是虽败不乱,白振天当时就有种感觉,如果要杀死阿利桑德罗,恐怕最终的结果是两败俱伤。

    所以得知刘子墨在打这个主意的时候,白振天是连连摇头,因为在他看来,秦风和刘子墨根本就不能完成这个任务的。

    “白大哥,成不成的,要试试才知道啊。”看到白振天那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秦风说道:“白大哥,这玩意儿······您认识吧?”

    说着话,秦风抬起了右手,那枚索命针正环绕在他的中指上,没见秦风有什么动作,那根细如牛毛的索命针,就出现在了秦风的掌心里。

    “索命针?”

    看清楚秦风掌心中的物件,白振天不由面色一变,他可是听父亲说过,当年索命阎罗闯下那么大的名头,有一半都是因'影无踪的索命针。!

    “你师父将这东西也传给你了?”

    见到秦风拿出了索命针,白振天不由沉吟了起来,过了好一会才说道:“我会让人把阿利桑德罗出现的地方告诉你两个,有机会的话就出手,如果没有机会,一定要平安回来!”

    “白叔,您放心吧,我和秦风出马,一定能干掉他的!”听到白振天同意自己去刺杀阿利桑德罗,刘子墨顿时兴奋了起来,摩拳擦掌恨不得马上就去动手。

    “毛躁……”

    白振天瞪了刘子墨一眼,说道:“行了,秦老弟,你今儿别回去了

    去子墨那边休息吧,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你们两个······”

    “好的,白大哥!”秦风点了点头拉着还想说话的刘子墨出了房间。

    “秦风,你干什么啊?”

    刘子墨用力睁开秦风拉住他胳膊的手,说道:“白叔他好像和杀手组织的人认识,我还想帮你问问杀手组织的事情呢,你急着拉我揍干嘛?”

    刘子墨知道,孟瑶的事情,好像就是国内的某个人通过白叔向美国的杀手组织递过去的话,他应该知道一些杀手组织内部的情况。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子墨有些事,现在说是在求人,以后说,或许就是人求你了。”

    虽然在得知自己是索命阎罗的弟子后,白振天对自己的态度很亲热,但是秦风能感觉得到,他骨子里其实还没有把自己当成能平起平坐的人。

    秦风知道,师长的萌佑,或许能拉近一些关系但要是想被人看得起,还要自己有本事才行,就像是老话说的那样面子是自己赚来的。

    所以秦风非但没有和白振天去谈赌王大赛之后的合作,更是对杀手们的事情只字未提,他相信等自己展现出来相应的能力之后,白振天会主动找上自个儿的。

    “什么人求你,你求人的?”

    刘子墨没太听得明白秦风的话,嘟囔道:“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不好说的?话说你不急着找葭葭,我还急着找她呢。”

    对秦葭,刘子墨也是很挂念要不是回来之后一直就陪着孟瑶和华晓彤,刘子墨怕是早就跑到旧金山去找白振天了。

    “葭葭现在应该没事咱们贸然去找,未必就是好事。”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先把阿利桑德罗的事情处理完再说,子墨,我教你个法门,能将自己的气机都给收敛起来······”

    进到刘子墨的房中之后,秦风将师门一种能收敛气机的吐纳方法教给了他。

    依照这种吐纳方法呼吸,可以平复体内的气血,并且能收敛心中的杀机,这也是杀手门中的不传之秘。

    “嗯,这功夫还有养心静气的功效?”按照秦风所教的吐纳方法,刘子墨站住原地呼吸了一阵,原本心中的浮躁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记住,做杀手,最重要的就是耐心……”秦风开口说道:“在没有一击必杀的前提下,要将你浑身的气机全都收敛在体内,一丝都不能溢出去……”

    左右没事,秦风将杀手门中的一些绝技,都说给了刘子墨听。

    因为他们将要面对阿利桑德罗,也是从尸山血海中走过来的人物,一丝大意就有可能被其看出破绽,导致刺杀失败。

    刘子墨也能分清楚轻重,当下认认真真的学习了起来,俗话说一通百通,几个小时之后,他也掌握了好几种隐匿行踪的技巧。

    “当······当当!”就在秦风和刘子墨一个教一个学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是白叔。”

    刘子墨走到门口的猫眼处观察了一下,这也是秦风刚刚教给他的,就算这一楼层全都被洪门包下来了,行事也要谨慎再谨慎。

    房门打开后,白振天走了进来,不满的说道:“我说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呢?敲了半天门都不开。”

    “白叔,秦风在教我隐匿行踪的本事呢。”

    刘子墨嘿嘿一笑,按照秦风所教的呼吸方法,他体内那澎湃的气血顿时一敛,整个人都变得普通了起来。

    “咦?这……这可是杀手门里的招数啊?”

    白振天仔细感受了一下,却发觉自己再也无法感应到刘子墨的气机,脸上不由露出了古怪的神色,他曾经在一个人身上也有过同样的感受。

    “我师父本来就精通杀手门的功夫······”

    看到白振天那古怪的脸色,秦风心中一动,说道:“白大哥,我也不瞒你,索命针……就是杀手门中的圣物,如果您认识杀手门中人,希望还不要将这件事给说出去……”

    “夏老前辈他出身杀手门?”

    听到秦风的话后,白振天的脸色变得愈发古怪了,因为连他的父亲当年都没能看出载的底细,只是知道他所学颇杂罢了。

    “不是不过和杀手门有些瓜葛,白大哥,我想知道,你和那边是否有交情?”

    秦风也不知道白振天到底和杀手组织有什么关系不过既然他透了底细,这事儿就必须要闹个明白了。

    “没什么交情,只不过我知道美国杀手组织的首领,是个华人……”

    白振天听明白了秦风话中的意思年摇头,说道:“杀手门中的人,个个都是六亲不认的死在他们手里的华人富豪也有不少,我和他们没多少交往······”

    “果然是杀手门的人。”

    秦风面色一动,开口问道:“白大哥那您知不知道这人的性命?有多大年龄?身上有什么特征没有?”

    秦风曾经听师父提过,他当年收有一个孽徒,在暗算了他之后,就远遁海外,秦风心中隐隐怀疑,他的那个师兄和杀手组织或许有什么交集。

    “他的名字叫龙一,应该是个假名…···”

    白振天一边回忆一边说道:“年龄嘛,在五六十岁的样子,相貌很普通属于那种扔进人堆就找不到的人,身上也没有什么能让人记住的特征…···”

    白振天当年因为一个华人富豪被刺杀的事情,和杀手组织接触过曾经约了那人在纽约的唐人街喝过一次茶。

    当时那人给白振天的感觉总结起来,就是“普通”两个字,白振天甚至怀疑自己下次再见到那人都会不认得。

    “龙一好大的口气。”

    听到白振天的话后,秦风的眼睛眯缝了起来,单从白振天的话中,他无法判断出那人的身份。

    因为对于杀手门中的人来说,年龄相貌甚至包括身高,都是可以人为的进行改变的。

    尤其是自己那位师兄,当年就对杀手门的技艺最感兴趣载曾经说过,他所传给秦风的尚不及那位师兄学到的多。

    不过秦风从玉佩传承里,还学到了一些杀手门失传的绝技,加上手中又有师父传下来的的索命针,所以即使对上那位师兄,他自问也不会落在下风的。

    “既然你会杀手门中的一些功夫,那说不定还真能干掉阿利桑德罗呢。”

    白振天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下秦风,开口说道:“我得到消息,明天中午十一点半,阿利桑德罗和日本人在拉斯维加斯东边的玛利亚教堂,会展开谈判。

    你们俩要是想出手,那里的机会应该是最好的,哈哈,要是能将山本干掉,那就更好不过了……”

    “白叔,您没搞错吧?”

    听到白振天的话,刘子墨顿时叫道:“那两伙人狗咬狗,肯定事先都会做出最妥善的防备,这也算是好机会?”

    美国虽然标榜自己是最讲人权的国家,但是美国的治安却真的不怎么样,在普通人看不到的黑暗之中,帮会仇杀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所以像黑手党和山口组之间这种极有可能爆发混战的谈判,双方一定都会小心谨慎并且做出最严密的安保措施的。

    尤其是山本,在意大利餐厅吃了大亏,说不定就会借着这个机会干掉阿利桑德罗,要知道,日本人是出了名的小气和睚眦必报。

    “子墨,你先别说话。”

    秦风抬手打断了刘子墨的话,说道:“白大哥说的有几分道理,最不可能发生刺杀的地方,才是最有效的刺杀地点,明儿的行动,就定在那个教堂里了……”

    “你的意思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这是什么道理啊?”

    刘子墨闻言挠起了脑袋,不过面前一个是他最尊重的长辈,一个是他最信服的兄弟,两人都这么说,刘子墨也无话可言了。

    “你们两个好好商量一下,如果想去那地方看看的话,叫阿宝开车送你们过去。”

    白振天交代了一句之后就离开了,他也想看看秦风和刘子墨两个人,究竟有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

    如果他们俩真能干成这件事,白振天才会考虑秦风之前所说的合作,毕竟以洪门的势力和实力,想要进入澳岛的话,单凭一个陈世豪,是没有办法阻止的。

    等白振天出去后,刘子墨开口说道:“怎么着?秦风,咱们怎么干?我都听你的。”

    “走,先去那教堂看看,说不定真能将两帮人一网打尽呢。”

    秦风舔了下嘴唇,感觉到热血在心中沸腾了起来,他虽然不是杀人狂,但是那种游走在生死边缘的快感,却是让秦风无法自拔。

    “好,就让咱们哥俩打闹拉斯维加斯吧!”

    刘子墨的眼睛也亮了起来,从怀中掏出了那把大口径的沙漠之鹰,检查了一下弹夹后,又插了回去。

    叫上白振天的司机阿宝,三个人乘坐工作人员的电梯,从一楼的餐厅后门处了酒店,阿宝径直带着两人上了一辆停在酒店后门巷子里的面包车里。

    车子开了大约半个小时后,在一处茂密的树林前停了下来,从车上可以看到,树林的中间有一条不是很宽的羊肠小道。

    阿宝在一个阴暗处停稳了车子,开口说道:“墨哥,那教堂就在里面,车子进不去了。”

    “果然是黑帮谈判的好地方啊。”看着窗外的情景,秦风开口说道。

    这个教堂距离拉斯维加斯市区大概有三四十公里的路程,方位十分偏僻,就算是在这儿动上了枪炮,怕是拉斯维加斯都听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