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九十一章 争执

第四百九十一章 争执

    “对,让你的人和我打一场,生死勿论,我要是输了,会给你们一个赌王名额!”

    虽然赌王大赛每年都会举办一次,但实际上能获得赌王称号的人,来来去去就是那么十个人,基本上都是些老面孔。

    任何一个赌王,都是赌场的宝贝,能直接决定这家赌场在行业中的地位,阿利桑德罗根本就不想让出这个名额,所以才提出这么个要求来。

    “赌拳,和你打?”

    白振天闻言犹豫了起来,他和阿利桑德罗动过手,知道这人简直就是个杀人机器,就算是自己自己上场,估计也只能击败他,想要杀他,却是必须付出惨重的代价。

    而现在洪门的年轻人,却极少有再习练国术的了,大多人都崇尚现代武器,左思右想之下,白振天除了自己之外,还真的找不出一个能与阿利桑德罗对抗的人。

    看着白振天犹豫的神色,阿利桑德罗步步紧逼道:“白,赌王大赛之前原本就有赌拳表演,只要你的人和我打一场,就有机会获得一个名额,怎么样?”

    赌拳,本身也是和赌有着密切的关系,向来都是拉斯维加斯赌场的一个特殊经营项目,不过这个项目只向一些特殊的群体开放,普通人却是看不到的。

    在每年拉斯维加斯的赌王大赛正赛开始之前,几大赌场都会邀请全球的超级富豪们,举办一场囊括世界几大黑拳拳王的拳赛,为赌王大赛增添色彩。

    “阿利桑德罗,我和你打!”

    白振天也是老而弥坚的性子,虽然他知道近几年自己的体力气血已经不在巅峰状态了,但自问还是不会输给阿利桑德罗的。

    虽然此次前来定下的基调是敲诈勒索,但对方既然提出了打黑拳的要求,白振天也无法拒绝,因为这将关系到洪门的面子问题。

    “NQNO′白·以你的身份,难道要亲自上擂台吗?”

    听到白振天的话后,阿利桑德罗连连摇头,说道:“你们洪门不是号称弟子上百万吗?难道连一个能打的人都找不出来?”

    对面前的这个老头·阿利桑德罗是很忌惮的,他一身钢筋铁骨,居然就被这老头轻飘飘的几拳打断了肋骨,足足养了一个多月的伤。

    “阿利桑德罗,难道,你还怕我这个老头子吗?”

    白振天何尝想自己上场,不过还真被阿利桑德罗说准了·洪门百万人之中,还真就是找不出一个有把握胜得过阿利桑德罗的。

    与其让门人弟子上去白白送了性命还输了赌注,倒是不如白振天亲自去打了·虽然他现在也只有七成的把握能胜得了对方。

    “洪门也不过如此,居然还让你去打擂台。”

    阿利桑德罗轻蔑了看了一眼白振天身边的人,说道:“白,上擂台可是要签生死协议的,你要考虑清楚…···”

    阿利桑德罗到底是从西伯利亚训练营那种地狱般残酷的地方出来的,在他心里,一直都有着必胜的心念,很快就将心中对白振天的那丝畏惧给消除掉了。

    “既然你想死,我当然可以成全你!”

    白振天闻言心中大怒·眼中闪过一丝杀机,他纵横江湖几十年,手下死人无算·何曾这般被人威胁过?

    阿利桑德罗舔了一下嘴唇,说道:“那好,我会把这件事报给组委方的·具体时间再通知……”

    “瞒着!”正当阿利桑德罗想和白振天口头约定下来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插了进来。

    “子墨,怎么了?”白振天回头看去,却是自己的师侄走了出来。

    对刘子墨这个晚辈,白振天还是很喜爱的。

    且不说有着同门师兄弟和老一辈的交情,就是刘子墨本人对练武的态度,也让白振天很欣赏·现在像他怎么大的年轻人,已经少有人会花费这么多功夫在练拳上了。

    当然·白振天不知道,刘子墨如此艰苦练功,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想突破到暗劲境界,否则他就要打一辈子的光棍了。

    “白叔,这场……我来和他打!”

    刘子墨从人群里站了出来,说道:“这件事本就是我惹出来的,白叔,就由我和他打这场拳好了,我要让他知道,咱们洪门,不是没有能打的人!”

    刘子墨的身高也有一米八多,只比阿利桑德罗稍矮一些,不过同样经历过杀伐的人,那股气势虽然比白振天稍差一点,却是丝毫都不比阿利桑德罗弱,

    “子墨,还是师叔上吧,这个人学的是杀人技法,你没见识过的。

    听到刘子墨的话后,白振天微微摇了摇头,打黑拳可不是像职业拳击那样,分出胜负就可以终止。

    签下了生死合同,那上了擂台之后,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白振天知道刘子墨功夫虽然不错,但和阿利桑德罗还有一定的差距。

    “白叔,我又不是没杀过人!”刘子墨从小也是胆大包天的人物,面对着被人称之为杀人机器的阿利桑德罗,没有丝毫畏惧的表现。

    “子墨,再过几年,我这忠义堂堂主的位置可就要让给你啦。”

    看到刘子墨镇定自若的样子,白振天不由大声笑了起来,他将刘子墨安排在刑堂,原本是出于对晚辈的爱护,没成想刘子墨的性子,却是更适合忠义堂。

    不过白振天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子墨,这一仗还是师叔接下来,你还要再磨砺几年,等师叔老了,到时候再由你上······”

    年轻虽然代表着有冲劲,但同样也代表着经验不足,而在生死之战中,经验是至关重要的,稍微出点差池,那就是命丧当场的下场。

    从刘子墨身上,白振天看到的是洪门的未来和希望所以不管于公于私,白振天都不想让刘子墨去冒险。!

    “子墨的脾气怎么还是这么冲动?”坐在餐厅一角低着头的秦风,此时也是皱起了眉头。

    从刚才阿利桑德罗对山本的出手中·秦风能看出来,这个人所练的格斗术极其实用,没有一丝花俏的地方。

    要不是刚才阿利桑德罗动手时收敛了几分,恐怕山本等人此刻就不是昏迷而是死亡了。

    对上这样的对手·就是秦风想赢,恐怕也是惨胜,而且一个不慎,怕是也会栽在对方手下,刘子墨就更加不行了。

    “白叔,没事的,我有把握赢他!”

    让白振天和秦风都没想到的是·刘子墨竟然还在坚持,直接看向了阿利桑德罗,用英语说道:“这场拳由我和你打·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刘子墨!”

    “子墨,不行,我不同意…···”

    白振天大急,他虽然不想打击刘子墨,但人命关天,可不是儿戏,而且刘子墨还是自己的师侄,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他可没办法向刘家兄弟交代的。

    刘子墨也是个倔脾气,他认定的事情,往往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当下说道:“白叔,您当年出生入死,打的每一仗·也不都是有把握的吧?”

    “不行,反正我不同意。”白振天只是摇头,他知道阿利桑德罗心狠手辣,如果刘子墨落了下风,一定会被他给活活打死的。

    “你们说完了没有?”

    阿利桑德罗虽然听不懂汉语,但也能看得出来二人在争执,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白·要不然等你们讨论出结果再来告诉我吧。”

    刘子墨没等白振天开口,就抢先说道:“不用了·结果已经出来了,我和你打!”

    “好,那就这么定了!”阿利桑德罗对白振天还是有些发憷的,眼下出来一个无名小辈要和自己打,可谓是正中了阿利桑德罗的下怀。

    “胡闹!”

    白振天瞪了刘子墨一眼,不过在外人面前,他也不想就此事再争执下去了,大不了到时候他上台签生死协议就是了。

    “我······我们也要出人和你打!”就在黑手党与洪门之间大致商议好后,一个微弱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你们日本人?更不行!”

    阿利桑德罗不屑的看着刚刚醒转过来的山本,山口组在国外的势力虽然很大,但是在纽约却不及黑手党,阿利桑德罗此次原本就是来对付山本的。

    “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山本一脸怨恨的看着阿利桑德罗,对付的态度,让他有一种耻辱的感觉,这种感觉,甚至要比他肉体受到的伤害还要难受。

    阿利桑德罗想了一下,说道:“你们山口组想打也行,不过要是输了的话,要把洛杉矶的毒品市场让出来!”

    “好,你要是输了,纽约的毒品市场,我们要一半!”

    山本想了一下之后,答应了下来,不过刚被暴打了一顿,气势却是输给了阿利桑德罗,这赌注也不是那么的对等。

    “成交,山本,不会是你亲自和我打吧?”阿利桑德罗哈哈大笑了起来,嚣张之情尽显于表。

    “你会明白得罪山口组的下场的······”

    山本挣扎着站起了身体,和几个手下相互搀扶着往餐厅外面走去,他知道留在这里只能是自取其辱,而那些中国人说不定也会落井下石的。

    “阿豪,刚才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白振天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阿利桑德罗,说道:“要是他们欺负了你,告诉老哥,我来帮你要这个公道。”

    原本此次前来是想敲诈一个赌王名额的,但是却被阿利桑德罗提出的赌拳建议套了进去,偏偏白振天还不能不答应,这让他心中十分不爽,对陈时候说的这番话,却是又想找黑手党的麻烦了。

    “白老大,算了,咱们找个地方喝酒去吧!”

    白振天的话让陈世豪有些难堪,别管怎么说他也是澳岛的一方豪强,要真是让白振天给找场子的话,那他这张脸可就要丢尽了。

    “好,阿豪,咱们也好几年没见了。”

    听到陈世豪的话后,白振天也意识到了自己话中的语病,当下笑道:“走,我知道拉斯维加斯这边有个中餐厅的味道还不错,咱们去喝一杯……”

    看着白振天和陈世豪等人大摇大摆的出了餐厅,阿利桑德罗的脸色十分阴沉,原本安排好的事情被洪门的人搅了局,这让他心底像是被压抑了一座将要爆发的火山。

    就在此刻,阿利桑德罗耳边响起了哥哥阿方索的声音:“阿利桑德罗,你,你怎么敢做主纽约毒品生意的事情?”

    “蠢货,信不信你再多说一个字,我会扭断你的脖子?”

    阿方索的话让阿利桑德罗彻底爆发了出来,一手拧住了阿方索的衣领,将其高高举了起来,一把扔到了地上,眼中满是杀机。

    “我······我会告诉父亲的!”在被阿利桑德罗扔到地上后,阿方索连忙往后退去,他知道这个弟弟六亲不认,惹怒了他,真的会杀了自己的。

    “老头子?哼,他已经老了。”看着阿方索跑出餐厅的背影,阿利桑德罗脸上露出了冷笑。

    阿利桑德罗从小就被人叫做杂种,对自己的家族压根就没有丝毫的好感。

    回归之后的十年,阿利桑德罗使用了各种软硬手段,几乎将这一个黑手党支脉中的人都给收买了,所谓的教父,其实早就名不副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