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八十七章 黑帮云集(上)

第四百八十七章 黑帮云集(上)

    “吴老弟,走了,中午有人请吃饭,咱们这客人不要到妁太晚了啊。”

    刚过了十一点半,陈世豪就敲响了秦风的房门,在他身后还跟着阿坤几人,看得出来腰间鼓囊囊的都藏了武器。

    “有备无患,阿坤他们在美国是有持枪证的。”

    看到秦风的眼神,陈世豪笑了笑,和黑手党那帮家伙打交道,肯定要小心为上,万一那些人发起疯来在公共场合动手,没带武器岂不是要吃眼前亏?

    “豪哥,您觉得有那么多警察监视着,黑手党的人会动枪?”秦风摇了摇头,在门口衣柜的镜子处稍稍整理了下面庞,这才跟着陈世豪走出了房间。

    “有些事情还是防备着点好。”

    陈世豪一边走一边说道:“黑手党的那些人是出了名的不讲规矩,他们真要是派出枪手,事后推作不知,你拿他们也没办法。”

    在江湖上混了几十年,陈世豪还活得的很自在,靠的就是一个谨慎,他不管做什么,首先都要保证自身的安全。

    “豪哥,回头你和他们谈,我坐在后面听就行了。”

    走到楼道拐角的时候,秦风习惯性低了下脑袋,早在住进来的第一天,秦风就发现在酒店的各个角落里都装有摄像头。

    “其实今儿也用不到我和他们谈的。”

    陈世豪嘿嘿一笑,说道:“黑手党在欧美是了不起,不过咱们华人也不是吃醋的,回头你就等着看热阄吧…···”

    “嗯?豪哥,出什么事了?”

    秦风早上和陈世豪吃早点的时候,还发现他眉角间有些愁容,这才没几个小时,陈世豪居然就一点都不担心中午的谈判了。

    “回头你就知道了······”陈世豪故作神秘的摇了摇头,却是不肯多说了。

    陈世豪所选的地点,就在酒店的三楼西餐厅里·这是一家意大利风格西餐厅,所以选择这个地方,黑手党中的人也没有反对。

    “陈,不好意思·把你请来了……”

    来到那家意大利餐厅的门口,一个大约三十四五岁的意大利人已经等在了那里。

    见到陈世豪等人后,那个意大利人马上就迎了过去,态度却是很绅士,并没有显露出黑手党臭名昭著的那一面。

    “阿方索,没想到是你啊。”

    见到这人,陈世豪有些意外·继而笑了起来,说道:“你们黑手党里就你这么一个讲道理的人,我看今儿的事情好办了······”

    “NO·老朋友,我们只对朋友讲道理,对敌人,那是要用猎枪的!”

    阿方索似乎和陈世豪是老相识,还和陈世豪拥抱了一下,侧开身体说道:“今天可不是我一个人来的,阿利桑德罗也来了,陈,给我个面子·不要在这里发生冲突……”

    “什么?阿利桑德罗这条疯狗也来了?”

    原本一脸和气的陈世豪听到这个名字后,眼睛顿时就瞪了起来,说道:“阿方索·你们疯了没有?怎么把他派到了拉斯维加斯?难道你们想学习墨索里尼,再打一场世界大战吗?”

    “老头子要他来,我有什么办法?”

    阿方索闻言苦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阿利桑德罗的脾气比以前好很多了,他应该不会主动去挑衅你的,你别招惹他就好了。”

    “我才不会去招惹疯狗呢。”陈世豪嘴里嘟囔了一句,不过显然压低了声音。

    “那好,陈,你去里面坐吧,我还要迎接几位客人!”

    阿方索很有礼貌的叫过一个餐厅侍应·让他把陈世豪等人引了进去,今儿他已经将这家餐厅包场了·除了黑手党邀请的人之外,再不会有别的客人了。

    “该死的意大利人,我说的明明是二楼的咖啡厅······”

    进入到餐厅后,陈世豪忍不住用广东话骂了起来,“我最讨厌吃意大利面,见鬼,阿方索那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豪哥,刚才那个是谁?他说的阿利桑德罗又是谁啊?”

    跟在后面的秦风有些不解的问道,刚才他们的谈话是用英语进行的,秦风完全听得懂,但是对内容却是一头雾水了。

    “刚才那个就是阿方索,他是纽约最大的黑手党组织魁首的三儿子。”

    陈世豪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阿方索,低声说道:“这家伙就是一个笑面虎,对谁都很客气,但吃起人来也是个不吐骨头的角色,你没事最好不要和他打交道……”

    “我和他打得着交道吗?”秦风闻言翻了个白眼,现在的他在阿方索眼中,恐怕就只是陈世豪的一个小马仔吧。

    “豪哥,那阿利桑德罗呢?”

    秦风又问道,他能看得出来,陈世豪对这个名字似乎有点排斥,提及阿利桑德罗的时候,表情有点气急败坏。

    “那是阿方索的弟弟,那家伙简直就是个疯子!”

    在侍应的带领下,几人被安排在餐厅中间靠左的位置坐了下来,陈世豪抬头往四周看了看,这才说道:“阿利桑德罗是他们这一支黑手党教父的小儿子,从小被宠坏了,性格非常的暴虐,一向都是在意大利呆着的,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来美国了……”

    对于阿利桑德罗,陈世豪没有一丝好感,因为他与其有着一段过节,而且还是陈世豪吃亏了。

    那是在前年的港岛,陈世豪应港岛向氏兄弟的邀请,去参加一个道上人物组织的晚宴。

    去到之后陈世豪才发现,向氏兄弟接待的是两个来自意大利的年轻人,他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正是阿方索和阿利桑德罗两人。

    在宴会进行之后,阿方索表现的十分得体,但是阿利桑德罗却是狂妄异常,当众就指责起了港澳黑帮不成气候,手下更是一帮虾兵蟹将,完全跟不上世界黑帮的发展潮流。

    向氏兄弟在港岛的地位,和陈世豪在澳岛差不多,他们原本好心接待这两位来自意大利的同行·却没想到被人指着鼻子骂上了。

    向氏兄弟也不是好脾气的人,当时就有七八把枪对准了阿利桑德罗的脑袋。

    谁知道阿利桑德罗丝毫不怕,而且还出言奚落向氏兄弟只会玩枪,要是动手的话·他一定会把港岛帮派的人打的满地找牙的。

    作为港岛帮派的头面人物,向氏兄弟哪里丢得起这个人?当下让手下收起了枪,派出了自己帮中的双花红棍,和阿利桑德罗较量了起来。

    但是让向氏兄弟和陈世豪都没有想到的是,阿利桑德罗居然精通西方的自由搏击,而且出手十分凶狠,短短的五分钟内·就把向氏兄弟派出的两个人都打妁而退。!

    两场较量的胜利,让阿利桑德罗变得愈发狂妄了起来,言语间将澳岛的陈世豪也骂了进去这让原本准备坐山观虎斗的豪哥也坐不住了。

    只是豪哥手下的硬茬子,也没能打得过阿利桑德罗,最后这场宴会搞得不欢而散,不管是作为主人的向氏兄弟和身为陪客的陈世豪,都感觉面上无光。

    不过在第二天的时候,阿方索又在港岛宴请了向氏兄弟和陈世豪

    席间阿方索向几人做了道歉,言明他这个兄弟过于崇尚暴力,认为只有暴力才能解决所有的麻烦,在昨天的事情过后就被老头子给召回了纽约。

    虽然阿方索表达了黑手党的歉意,并且向几人提出要来港澳发展的意向,但经过昨儿的事情向氏兄弟和陈世豪自然不肯接纳。

    被港岛两地的大佬同时抵制,黑手党的东方之行的结果可想而知,最后阿方索只能悻悻的回转了美国至于回去之后有没有向自家大人告状,就不得而知了。

    所以听闻阿利桑德罗来了拉斯维加斯,陈世豪才会表现的如此头疼,因为这家伙根本就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鬼知道他会不会在今天的谈判中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当年在港岛,那算是陈世豪的半个主场,现在来到了拉斯维加斯这场面可就反过来了,美国一向都是黑手党的传统势力范围。

    “豪哥要不要再叫一些弟兄过来?”

    坐在陈世豪身边的阿坤有些不自然,当年就是他败给阿利桑德罗的,那家伙简直就是个蛮熊,被拳脚击中了压根就没反应,而他的一记重拳,就将阿坤给打吐血了。

    “不用,今儿咱们又不是主角……”陈世豪忽然想到了什么,原本有些紧张的面色顿时缓和了下来。

    “阿方索,让人上菜吧,等会可没工夫吃东西了。”陈世豪冲着门口的阿方索喊了一嗓子。

    “你们中国人就知道吃!”

    陈世豪话声未落,早餐时见到的山本就走进了餐厅,在他身后也跟了四五个人,面色不善的盯着陈世豪等人。

    陈世豪不屑的看了一眼山本,摇头说道:“你们连吃都不会,和未开化的野兽有什么区别啊?”

    “八嘎,你在挑衅我吗?”

    山本眼中冒出了凶光,他是山口组在美国的负责人,自觉身份要比盘踞在一偶之地的陈世豪尊贵多了。

    “挑衅你又怎么样?山本,不服气你可以去澳岛找我啊!”

    陈世豪“啪”的一声拍案而起,当年山口组想在澳岛发展势力的时候,他们可是真刀真枪的火拼过,早已结下了解不开的仇怨。

    “哦,真热闹啊,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我只是路过的。”

    就在陈世豪和山本怒目相视的时候,一个带着股子墨西哥味道的英文响了起来,随之七八个人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餐厅。

    “墨西哥黑帮?”

    看到来人穿戴的风格,陈世豪缓缓了坐了回去,说道:“山本,这次我是来参加赌王大赛的,有本事看看咱们谁能夺得赌王称号···…”

    “好!”山本目光一闪,说道:“如果你输了的话,我们山口组,要在澳岛建立分支……”

    “那要是你们输了呢?”

    陈世豪知道,既然有了赌约,那就要有相应的赌注,如果山本开出的条件不对等,那他有权拒绝对方。

    “我们在马来西亚的云顶赌场有百分之六的股份。”山本开口说道:“如果你的人赢了,那百分之六的股份就是你的了!”

    “云顶赌场?你拿云顶赌场的股份做赌注?”饶是陈世豪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仍然吃了一惊。

    要知道,云顶赌场可是马来西亚唯一的一家合法赌场,其规模和气势比之葡京尚且犹有过之,当然,由于地域的限制,生意是完全无法和澳岛赌场相比的。

    但即使如此,云顶赌场百分之六的股份,也价值在数亿美金以上,山口组为了能尽快渗透进澳岛,下的赌注不可谓不重。

    “怎么样?赌不赌?”

    山本傲慢的看着陈世豪,山口组也得到了在澳岛回归之后,赌牌将重新发放的消息,所以他们比任何时候都要更加迫切进入澳岛。

    “赌!”陈世豪咬牙说道:“如果你的人排位比我的高,我让出新岛给你们!”

    陈世豪所说的新岛,就是澳岛填海填出来的土地,也是最近正在开发的地方,面积是澳岛原先的好几倍,让出这块地盘,也对应的上那百分之六的股份了。

    “真没劲,你们东方人就只会说。”见到陈世豪和山本没有打起来,那几个墨西哥人颇感无趣。

    “豪哥,他们是什么人?”秦风低声问了一句,他对国内的各门各派了如指掌,但是对这些国际黑帮,却是一个都不知道。

    陈世豪看了那些人一眼,说道:“他们是墨西哥黑帮的人,他们主要是做毒品生意的,另外还有绑架……”

    贩毒是美-墨边境的保留节目,每年有超过亿美元的毒品从这里进入美国,而绑架是墨西哥黑帮的传统游戏,这里的绑票仅次于哥伦比亚,排名世界第二。

    在这种环境下,就滋生出了墨西哥黑帮,这也是一帮无法无天的家伙,他们甚至敢在西班牙国王卡洛斯正式访问墨西哥的时候,劫持了西班牙驻墨西哥大使的汽车。

    墨西哥黑帮虽然起步有些晚,但帮会里不乏有理想有抱负的人士,他们为了更好的发展黑帮事业,很是虚心学习,和黑手党形成了传帮带的兄弟关系,两者十分的亲密。

    “哦,冈萨雷斯,我的朋友,你怎么和这些东方人坐在一起呢?”

    陈世豪刚刚给秦风介绍完墨西哥黑帮的事情,一个有些嘶哑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很难让人相信,这个声音是从一个身高近一米九的魁梧壮汉喉咙里发出来的。

    “他就是阿利桑德罗,听说咽喉受过伤······”

    看着出现在餐厅里的阿利桑德罗,陈世豪的表情有些复杂,早知道他会来,陈世豪是绝对不会来自取其辱的。

    “听说有几个好兄弟被人干掉了,我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那个叫做冈萨雷斯的墨西哥人站了起来,和阿利桑德罗热情的拥抱了一下,摆明旗帜就是来给黑手党撑场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