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七十五章 试探

第四百七十五章 试探

    “亨利,对不起,被事情耽搁了,来晚了……”一个小时后秦风感到了亨利卫所在的那家会所办公室里。

    “没事,我整天在这里除了喝茶,也没多少事情要做!”

    亨利卫笑着给秦风斟上了一杯功夫茶,说道:“喝茶可以养气静心,对咱们来说是很重要的,我这养气的功夫就是从茶道里学来的。”

    “任何一件事情只要能做到极致,都会有这种功效的。”

    秦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对于修习内家功夫的人而言,只要打坐上几分钟,他马上就能让自己心绪平静,倒是不需要借助这些东西来陶冶情操的。

    “秦风,明儿就要走了,你这边的事情准备好了没有?”

    亨利卫是南方人,虽然来北京几年了,还是学不会内地绕弯子说话的习惯,等秦风坐下后,开门见山的就问了出来。

    “机票都订好了,我总不会不去吧?”

    听到亨利卫的话后,秦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亨利,我答应你和豪哥的事情,一定会办到,不过对于这次的赌王大赛,我有一些自己的想法……”

    “哦?秦风,你有什么想法?说来听听。”

    亨利卫闻言一愣,经过澳岛发生的那些事情,他知道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不是自己可以左右得了的人。

    秦风想了一下,开口说道:“亨利,你参加赌王大赛,无非就是想回到澳岛,我这点说的对吧?”

    “对,你说的没错。”

    亨利卫点了点头,苦笑道:“虽然在京城也不错,但我是澳岛人,在哪里生活了几十年,在这边总是会感觉到很多不习惯的地方···…”

    其实跟了叶汉那么多年·亨利卫剩下的这半辈子即使什么都不做,也足够他开销的了,原本在叶汉死去之后,亨利卫就打算金盆洗手退出赌坛的。

    可是人的名树的影·亨利卫有这种想法,不代表别人就相信,至少赌王何先生就是不信的,硬是通过一场赌赛,将亨利卫逼出了澳岛。

    现在亨利卫的想法就很简单,他通过这次的赌王大赛拿到赌王称号之后,就能名正言顺的参与到澳岛回归之后的赌牌争夺中去。

    只要陈世豪能拿到一张赌牌·他亨利卫回归澳岛的事情,就是赌王也无法阻止的。

    “亨利,对澳岛的赌业·我也有些自己的想法。

    秦风组织了一下语言,想了想开口说道:“如果我也想参与到澳岛赌牌的争夺中去,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支持我呢?”

    “你?争夺赌牌?”原本正在倒着茶的亨利卫,双手猛地一个颤抖,将手中的茶盏都给打翻掉了。

    “秦风,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这个玩笑可不好笑······”

    拿过毛巾擦了下手之后,亨利卫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双眼紧紧的盯着秦风,他想看清楚·秦风究竟是玩笑之言,还是来真的。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吗?”

    秦风慢条斯理的拿起了烧开的水壶,往茶盏里倒满了水后·动作娴熟的给亨利卫泡起了功夫茶。

    “你认真的?”

    亨利卫连连摇头,说道:“秦风,我看你根本就不是很清楚·这赌牌代表着什么,你真以为它就是一张经营赌业的营业执照吗?”

    澳岛赌场距今已经有140多年的历史,1年,葡萄牙政府在澳岛宣布赌博合法化,一时间赌档蜂起,混乱一片。

    当局于是订立条例加以管制,由行政当局发出赌牌·民间竞投得中者须与当局签约,在指定地点开赌;而民间私自聚赌则属非法·将遭禁止与取缔。

    最早获得澳门博彩专利权的,是一个叫卢九的商人,起初,他只经营“白鸽票”、“搅珠彩票”等彩票,形式单一,生意冷清。

    到了1930年的时候,卢九联合范洁朋、何土等人,组成“豪兴公司”,在粤省银行行长霍芝庭和港岛康年银行创办人李声炬的支持下,把位于澳岛新马路的中央酒店二楼和六楼开辟成赌场,另在赌场内设置戏台,请粤剧名伶前来演出,以吸引赌客。

    为吸引更多港人来澳赌钱,“豪兴”还斥资购买一艘驱逐舰,改装为客轮,来往于港澳之间,大大缩短两地航行时间,导致港客趋之若鹜,澳岛的专营赌博业也从此步入正轨。

    从上世纪30年代到60年代,澳岛赌业的总体发展平稳、有序,当然,粗放式的经营方式是当时东亚整体经济大气候下的必然结果。

    1937,由财阀傅老榕与高可宁联合组建的泰兴娱乐总公司,承投全澳赌业,取得专营权利,他们的辉煌一直持续到20世纪60年代。

    而到了1961年的时候,叶汉、叶德利、何鸿深、霍英东等“四大天王”汇聚澳岛,他们联合组成的娱乐公司,在同傅、高两大家族的比拼中,以17万元港币的微弱差价竞投成功,夺得赌牌。

    经过一番内斗与重新洗牌,何鸿深成功的将叶汉排挤出了澳岛,成为澳岛赌业的新“教父”,澳岛赌业此后,也正式进入“葡京时代”。

    从上面这半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可以看出来,赌牌在澳岛的重要性,没有任何东西可与之相比,得赌牌者,得澳岛天下!

    三十多年的赌牌专营,何鸿深打造了一个市值在千亿以上的庞大赌业帝!国想要争得赌牌,就必须直接面对何鸿深。!

    亨利卫实在是想不到,秦风他凭什么就有这个底气,敢说出这句话来,如果不是和秦风相处过一段时间,知道其为人比较稳重,恐怕亨利卫就要斥责秦风狂妄了。

    “其实说白了,赌牌还就是一张营业执照。”

    秦风对亨利卫脸上的不满视而不见,径自说道:“想要摘取赌牌,无非就是比拼财力,谁财力雄厚,能达到澳岛政府的要求到时候赌牌不就是谁的吗?”

    “你说的简单。”

    亨利卫翻了个白眼,说道:“想要争赌牌,没有几百亿的资金,根本连门槛都进不去别的不说,这个钱你有吗?”

    面对秦风,亨利卫真是感觉有些哭笑不得。

    且不说秦风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就是叱咤濠江的陈世豪,也没有资本去竟摘赌牌的,要不是港岛的傅氏家族找到他,恐怕陈世豪都不敢去打赌牌的主意。

    所以在亨利卫看来秦风这是年纪轻轻的做出了一番事业,然后自信心就无限膨胀,才会说出如此不着调的话来。

    “没有我现在最多就只能拿出来几百万。”秦风老老实实的说道。

    “那你还敢想赌牌的事?”

    亨利卫摆了摆手,说道:“秦风,你要真想进入澳岛赌业,就答应豪哥的条件吧,不过百分之十有些不可能,或许到时候你能拿到百分之一二的股份……”

    对于经营赌场,亨利卫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强如何鸿深,也不过是在葡京赌场内占据百分之十几的股份。

    所以陈世豪之前给秦风说的百分之十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等到摘得赌牌之后的利益分配上,陈世豪估计最多只能给秦风争取到百分之一二的股份。

    但不要小看这百分之一的股份按照现在澳岛赌场的发展,只要经营个十年八年,即使是百分之一恐怕市值都要在十亿以上了。

    秦风其实也看清楚了这一点,陈世豪现在许诺了,但真到了赌牌到手的时候,陈世豪的话语权也会有限的很。

    出了绝大部分资金的那些人,是不会同意这种股份分配的,因为那牵扯的将不是一方两方的利益,必须平衡很多方面的关系。

    “亨利如果我身后也有人愿意注资呢?”秦风现在还只是有一些模糊的想法,不过他必须和亨利沟通之后才能去谈别的事情。

    “你也有人注资?”

    亨利闻言一惊,脸色终于变得认真了起来,因为他知道,秦风和京城很多上流社会的人都有交往,未必就拉不到发展赌场的资金。

    而且到时候澳岛回归,虽然行政长官原则上是由澳岛人担任,但谁又敢说中央政府对澳岛没有影响力呢?这对于赌牌的归属,或许也将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现在还不确定,只是有这种可能性。”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想知道,如果我有意去竞争一块赌牌,到时候亨利你会不会带着明叔他们到我这边来?”

    秦风做事,向来都不愿意受制于人,从陈世豪那里听闻到有好几家港岛富豪要参与到赌牌竞争中后,秦风隐隐就有了另起炉灶的打算。

    “秦风,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

    亨利面色阴晴不定的想了好一会,还是摇了摇头,说道:“我和丹尼是几十年的老朋友,我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情,秦风,这事我无法办到……”

    是陈世豪让亨利卫看到了重返澳岛的希望,所以不管从感情还是道义上,亨利卫都不会舍弃陈世豪而选择秦风的。

    秦风想了想,说道:“如果豪哥选择和我合作呢?”

    秦风从头至尾,也没想着要把陈世豪甩开的,要知道,想要开办一家赌场,资金固然重要,但陈世豪的江湖势力,也是这家赌场能开办下去的重要因素。

    “原来是这样啊?”

    听到秦风这话,亨利卫不由长长的舒了口气,神色一下子放松下来,说道:“秦风,我只卖丹尼的面子,只要你能说服丹尼和你一起干,我当然跟着你们走了……”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好,亨利,这事儿先别和豪哥说,等到时机成熟了,我会与他谈的。”

    距离澳岛回归还有半年的时间,在刚回归之际,相信特区政府也不会贸然去启动赌牌计划,这事儿最少要在两年之后才会进行。

    现在陈世豪也只是和那些港岛富豪有这么个意向,并没有进行实质性的接触。

    因为这一切的前提,都需要亨利卫在此次赌王大赛中取得赌王称号,陈世豪那时候才具备和港岛那些超级富豪谈判的资格。

    “我知道了,秦风,我是真的服你了。”

    亨利卫显然也知道这些事情还没到谈的时候,不过面对秦风,他现在却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要是秦风到时能真拿下赌牌的话,那他所处的高度,自己就需要去仰望了。

    秦风看了下时间,今儿晚上他还要去老师家里将血燕送过去,当下站起身来,说道:“好了,亨利,那我先走了,明天中午咱们在机场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