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七十二章 迁坟(中)

第四百七十二章 迁坟(中)

    “沈哥,领导最近怎么样?”!

    一个多小时后,秦风来到一家位于长安街和正义路交界处的一个酒店门口,这个酒店不是很好找,秦风问了好几个人才找过来的。

    随着职位的变化,现在秦风想见胡保国可没有那么容易了。

    秦风从故宫出来就给胡保国打了电话,电话是沈昊接的,而就在十分钟之前,沈昊才回过来电话,说是胡保国中午吃饭的时候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忙,最近澳岛马上就要回归,加上千禧之前的到来,领导忙的是不可开交……”

    沈昊是知道秦风和胡保国关系的,当下也没隐瞒什么,不过对于一些比较敏感的事情,他自然是略过不提了。

    “你这大秘,也要给领导多分担些工作啊。”秦风知道,从津天跟过来的沈昊,现在也是水涨船高了。

    沈昊本来就是副处的级别,现在兼任胡保国的生活秘书之后,直接调整到了正处,要是放到地方上,和一局之长那也是平起平坐了。

    秦风有些不满的看了眼沈昊,说道:“领导以前受过枪伤,这身体本来就不怎么样,别让他整天喝酒熬夜,烟也要少抽一点······”

    要说在这个世上有谁是真心对秦风好而又不要回报的,胡保国绝对是其中之一,所以别看秦风平时面对胡保国都是嬉皮笑脸,但其实还是很关心他的。

    “胡部长哪里是我能劝得动的?换你还差不多。”

    沈昊闻言苦笑了起来,胡保国做事,整个就是一军人做派,说话就像是下命令,也就是沈昊这当过兵的能做他的生活秘书,要是换个大学生出身的,怕是早就被他骂跑了。

    在这种情况下,能少挨几句训就不错,沈昊那里还敢劝胡保国·最多有时候帮着胡保国推掉一些酒场宴席,让他能多休息一阵。

    “走吧,领导下午还有个会,吃完饭就要走······”沈昊抬手看了下时间·拉着秦风就进了餐馆。

    “这地儿不错啊,闹中取静,装修的也很有档次。”

    进到饭店之后,秦风微微愣了一下,这家酒店从外面看不怎么样,但里面装修的很有格调,更重要的是·整个酒店居然没有大堂,全都是一个个的包间。

    “这里都是招待省部委领导的,很少接外客······”沈昊给秦风解释了一下。

    “沈处长·现在上菜吗?”正准备上二楼的时候,等在楼梯口的一个中年人开口问道。

    “可以了,罗老板,上菜快一点。”

    沈昊点了点头,跟了胡保国那么久,他也养成了一种身居高位的气势,当年刚转业时身上的那股子青涩,早已褪去不见了。

    “好,马上就上……”

    那位罗老板答应了一声·转身离去的时候,却是盯着秦风看了好几眼,能让胡副部长等着上菜的人居然这么年轻·罗老板心里那叫一个吃惊。

    当然,开这种经常接待领导的酒店,最重要的就是要能管住自己的嘴·否则领导今儿见了什么人,第二天就给传出去,那第三天这酒店也就可以关门了。

    所以虽然心里吃惊,但罗老板并没有要打听秦风来历的心思,连忙张罗着人手给胡保国所订的包间上起菜来。

    “你小子还知道来看我啊?”

    秦风进到包厢的时候,胡保国正戴着副老花镜在看文件,见到秦风进来后·放下了手中文件,说道:“你这段时间跑哪去了?我到四合院都没见着你……”

    “瞎忙·全国到处跑。”

    秦风在胡保国身边坐了下来,说道:“领导,你这什么时候戴上眼镜了啊?你视力不是一直都很不错的吗?”

    秦风和胡保国差不多有两个月没见了,这一见面,顿时感觉他的胡大哥苍老了很多,而且眉头总是皱着,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胡保国摇了摇头,说道:“老了,不戴眼镜,就看不清楚字啦。”

    “部长,您晚上总是熬夜看批复文件,对眼睛很不好的。”沈昊在旁边忍不住插了句嘴。

    “我以前还整晚不睡觉呢,这点算什么事啊?”沈昊话声未落,胡保国就瞪起了眼睛。

    “领导身体好着呢。”秦风闻言一笑,说道:“沈哥,再过个三五年的,您就可以给领导读文件了。”

    “我要他读文件干嘛?自己不会看?”胡保国没反应过来秦风话中的意思。

    “您再熬个三五年夜,怕是戴眼镜也看不到了。”

    虽然现在的胡保国位高权重,但是在秦风面前,他依然是当年的胡大哥,说起话来也没什么顾忌,这冷嘲热讽直接就上了。

    “臭小子,咒我不是?”胡保国哭笑不得的在秦风头上拍了一记,刚好·着服务员上菜的那位罗老板看到了。!

    “沈昊,坐下一起吃点吧?”上完菜后,胡保国对沈昊说道。

    “不了,部长,您下午开会的纲要我给忘办公室了,这得赶紧去拿,回头找个地方吃点就行了。”

    跟了胡保国那么久,沈昊的眼色也是练出来了,他知道秦风和胡部长关系,比自己想象的或许还要亲密,自己在这会让他们不方便说话的。

    “嗯,那你去吧。”胡保国摆了摆手,他也不知道秦风今儿找自己什么事,方不方便秘书旁听的。

    “胡大哥,你这生活习惯真得改改了。”

    等沈昊离开后,秦风正色说道:“你也是习武之人,知道生活规律的重要性,把身体养好了,那才能多工作几年······”

    “哎呦,你小子教训起我来了?”听到秦风这话,胡保国反倒是笑了起来。

    从胡保国当上那管教所所长的时候,就很少有人在他耳边说教了,现在做到了省部级的领导,更是再也没有人用这种教训的口气和胡保国说话了。

    “少废话,听还是不听?”秦风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听,我听还不行嘛。”

    看到秦风这幅模样,胡保国不知为何,心里反而是升起了一股暖意,这种被晚辈关心的感觉,他还真是第一次感受到。

    “那就对了······”秦风想了一下,说道:“回头我传你一套内家心法,每天早晚练半个小时吧。”

    “内家心法?这合适吗?”听到秦风的话后,胡保国顿时愣了一下。

    胡保国在载门下,充其量只能算是个记名弟子,载只传授给了他一些外门功法,至于外八门的核心功夫,则是一项没教。

    秦风闻言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胡大哥,师父死了,这门里就我一个人,谁管我啊,我干脆就代师收徒算了······”

    在当今社会,外八门都已经是一盘散沙了,主脉更是秦风一人单传,他压根就没想着要谨守祖宗的那些教条,现在他是门主,这功夫想传给谁就传给谁。

    至于秦风所说的代师收徒,在江湖上也是极为常见的事情,尤其是在帮会里的人,遇到一些成名已久的人物时,往往就会带师收徒。

    “好,等忙完这段,我找个时间去四合院住一段,你到时候传给我。”

    练了一辈子的功夫,胡保国自然懂得内练一口气远远要比外练筋骨皮重要,有机会习得内家心法,他自然不会错过的。

    就在这时,上菜的人又进了屋子,胡保国停住了嘴,说道:“快点吃吧,我中午还有个会,你长话短说。”

    “胡大哥,这东西您看看。”等上菜的人出去后,去将手中的文件袋递给了胡保国。

    “你小子不会学着别人,也跑什么批文吧?”

    胡保国的脸色有些难看,他也分管部里的一些基建的事情,所以来到京城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也遇到过京里的一些纨绔子弟,拿着些批文找他签字的事情。

    偏偏在这些纨绔子弟找上门之前,总是会有那么一个两个或者在位或者退休的老领导,将招呼打到胡保国这里,所以一看到秦风拿出的文件袋,胡保国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胡大哥,认识那么多年了,我打着你的名头赚过一次钱没有?”听到胡保国这话,秦风也有些不高兴了。

    “那倒是没有,我错怪你小子了。”

    胡保国一想还真是,当年在津天的时候,他都曾经暗示过秦风可以做点事,可秦风还真没向他开过一次口。

    “嗯?老爷子的身份证明?”打开文件袋后,胡保国顿时明白了过来,不过看着手上的纸张,他的脸色却是不怎么好看。

    “秦风,办这事儿,你怎么不找我啊?”

    从三五岁的时候就跟着载学武,胡保国对载的感情,绝对不在秦风之下,要不是调到部里一直忙个不停,他早就将载的这些事情给办好了。

    “我找齐老爷子办的,他们都是前清的皇室成员,办起来比你还容易。”

    秦风拿过那张纸放回到了文件袋里,说道:“胡大哥,我不管你多忙,这几天都要陪我回趟石市,把师父他老人家的坟给迁过去···…”

    迁坟可是件大事,载的骨灰是埋在胡家祖坟的,想要从那里迁走,没胡保国出面,单凭秦风自个儿根本就办不到。

    “我明天安排一下,咱们后天就走!”胡保国一拍桌子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