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六十六章 银针索命

第四百六十六章 银针索命

    艄着“咔嚓”连声脆响,史庆虎口中鲜血狂喷而出,重重的摔在了四五米外的地上。

    也不知道这一撞撞断了他多少根肋骨,落地之后的史庆虎发出一声痛苦至极的呻吟,强撑着用手臂支起了身体。

    “你……你们暗……暗箭伤人!”

    史庆虎的眼中充满了愤怒,几乎每吐出一个字来,就是一口鲜血喷出,刘子墨那挟全身之力的一靠,已然是将史庆虎的腑脏给撞的七零八散。

    深深的吸了口气,史庆虎发现,自己最少断了四根肋骨,万幸的是肋骨只是断掉,而没有拆入到腑脏之中,否则怕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的命了。

    “暗箭伤人?”秦风走到近前,冷笑道:“说我暗箭伤人,你手上拿的,又是什么东西?”

    随着秦风的话声,一束手电的灯光照在了史庆虎的手上,在他右手的手腕处的护腕上,赫然仲出一根细如发丝般的丝线。

    如果不是强光的照射下,那丝线显示出尽数特有的光泽,恐怕就是在白天,也很难用肉眼去将其辨认出来。

    “这······这东西我好像见过……”看着那丝线,苗六指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生死相搏,各用其长,我……我使用这东西,也不为过吧?”

    史庆虎不甘心的看向了秦风,骂道:“你们都是卑鄙小人,说是一对一的较量,却暗中伤人,我不服······”

    “既然知道是生死相搏,又何来光明正大?”秦风闻言哑然失笑,摇了摇头说道:“而且你们敲于鸿鹄的闷棍,这行事就光明正大了?”

    听到秦风的话后,史庆虎的脸色有些黯淡,他原本还想拿话挤兑住对方,看看是否能逃得一命·现在看来,面前似乎是主事的这个年轻人,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

    “秦风,刚才你出手了?”就在秦风和史庆虎对话的时候·刘子墨走了过来,面色显得有些难看。

    “子墨,论拳脚功夫,你不弱于他…···”

    看着脸色有些不自然的刘子墨,秦风苦笑了一声,说道:“不过要是论杀人的技巧,你拍马都追不上他·难道让我看着你去死吗?”

    “秦风,你也太小看我了,即使你不出手·我也不会有事的。”秦风的话让刘子墨不忿起来,他在拳脚上和对方打了个旗鼓相当,并没有感觉自己要输。

    “等你有事就晚了。”秦风摇了摇头。

    “秦风,咱们要是兄弟的话,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刘子墨忽然正色说道。

    “什么事?”秦风愕然看向了刘子墨,他猜出了刘子墨下面要说的话。

    “放他走……”

    刘子墨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史庆虎,说道:“他的伤势虽然重,但并不致命,等他伤好了·我还要和他公平一战…···”

    刘子墨出身武林世家,从小被灌输最多的就是武德,而到了海外洪门之后·接受的也都是老传统的思想教育,在他的认知里,比武就是要光明正大。

    所以在刘子墨看来·自己这场胜利是在秦风的帮助下打赢的,未免有些胜之不武,这让一向都很骄傲的刘子墨,心里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我放了他,他就能活了吗?”秦风看着躺在地上的史庆虎,说道:“我可以放你走,不过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史庆虎猛地抬起头来·不过见到说话的人是秦风之后,他的脑袋马上转向了苗六指。

    “秦爷说的话·就等于是我说的话……”苗六指明白史庆虎的意思,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只要秦爷答应放你走,我绝对不会难为你的。”

    虽然苗六指不知道秦风为何不斩草除根,但对于秦风,他一直都是无条件信任的,因为从认识秦风以来,这年轻人就从来没让他失望过。

    “好,你问吧,只要是我知道的事情,都可以告诉你。”史庆虎又往咳了两口血,脸色变得愈发灰白起来,隐隐还笼罩上了一层黑色。

    “教你功夫的人是谁?你那个养蛊的同伴现在在什么地方?”

    看见了史庆虎的脸色,秦风眉头一皱,连忙又追问道:“是谁让你杀孟瑶的?你们是如何联系的?回答了这两个问题,我就放你走……”

    “我······我师父姓吴,名……名字我也不知道,至于阿牛,他已经死了……”

    史庆虎回答了秦风的第一个问题后,眼中忽然充满了惊骇,看向秦风说道:“你······你怎么知道阿牛养蛊?你…···你怎么知道我···…我要杀那女孩?”

    史庆虎的反应还是非常快的,因为下午见到秦风等人的时候,除了蛊虫被那不知名的高人杀死之外,他们并没有流露出对壬何行动上的杀机。!

    但是秦风现在点出了他们要刺杀孟瑶的事情,那只能说明一件事,秦风认识那蛊虫,而且和蛊虫的死,绝对有种必然的联系。

    史庆虎从阿牛口中得知,养蛊之人和国内江湖各门派交流不多,极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眼下被秦风给点破,这一惊是非同小可。

    “你的蛊虫就是我杀的,我怎么会不知道呢?”秦风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不过这笑容看在史庆虎眼中,却是像恶魔的微笑。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快点说,是谁让你杀孟瑶的?你如何与他们联系?”看到史庆虎的神色越来越差,秦风连忙追问道。

    “是国外的杀手组织下的命令……”

    史庆虎的脑子还是在想着下午的事情,回答了秦风的话后,脱口问道:“你······你到底是怎么杀死阿牛的本命蛊虫的?”

    对于本命蛊虫的死,史庆虎和阿牛都猜测,这应该是一位养蛊的巫师高人干的,所以任凭史庆虎想破脑袋,他都想不通秦风是如何杀死蛊虫的。

    “让你死个明白吧。”秦风叹了口气,说道:“很简单,就是用你手上的那根针。”

    “针?”

    史庆虎闻言愣了一下,继而盯住了自己的右手,果然他发现在虎口的位置,插着一根细如牛毛的银针,其纤细程度,比他手腕上的那丝线还要更甚三分。

    “这……这东西好熟悉啊!”

    看着这根银针,史庆虎感觉他似乎在什么地方听闻过,当下把手抬到眼前,想好好的再观察一下。

    “咦,怎么回事?我····…我的眼睛怎么什么都看不到了?”

    史庆虎突然发现,眼前陷入到了一片黑暗之中,连忙喊道:“六爷,手电呢?你把手电打开,我什么都看不到了。”

    此时的史庆虎,就想搞明白,到底是什么杀死蛊虫和导致自己身受重伤的,他甚至都忘了和苗六指之间的恩怨。

    “手电开着的,你怎么会看不到?”

    听到史庆虎这话,围在他身旁的几人都是大奇,因为拿着手电筒的四儿,光束对准的位置正是史庆虎的右手。

    “手电打开的?这······这不可能,我……我怎么看不见啊?”

    史庆虎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艰难的抬起手在自己眼前晃了两下,却是看不到丝毫的影响。

    “史庆虎,告诉我,你是怎么和国外杀手组织联系的?”

    见到史庆虎脸上的色彩越来越晦暗,鼻子和嘴里都开始往外流淌乌黑的鲜血时,秦风大声喝道:“杀手门中人,还有在国内呆着的吗?你们又是如何联系的?”

    “杀手门……杀手门?我想起来了。”

    听到秦风口中“杀手门”三个字后,史庆虎的精神忽然一震,喃喃说道:“索命针,我想起来了,你用的东西是索命针······”

    史庆虎所得到的杀手门传承,是极为正宗的,当年授艺的那位老人,不但教授了他杀人的功夫,更是将门中杀人的诸如血滴子和索命针这等大杀器也都告知了他。

    就在史庆虎苦苦思索这银针是什么东西的时候,秦风说出的“杀手门”三个字提醒了他,让史庆虎一下子想起这个在门中消失了数百年的索命利器。

    “索命针怎么会在你的手上?这……这不可能啊······”

    此时史庆虎脑子里,只有这么一个声音,就算秦风在他耳边大声追问杀手门的事情,他也充耳不闻,因为从史庆虎的耳朵里,已经在往外渗着乌黑的血迹。

    “不可能,这……不可能……”

    史庆虎的声音越来越少,而从他口鼻中流出的污血则是越来越多,沾染了鲜血的头发散落在脸上,气息越来越微弱。

    “不可能,索命针怎···…怎么会在你的手上?”史庆虎突然大声喊了出来,当声音落下的时候,他高抬着的右手,却是无力的垂落了下去。

    “死了?怎么会死的?”

    看到这一幕,站在旁边的刘子墨有些发傻,他清楚的知道自己那记贴山靠的威力,将人打成重伤没问题,但绝对不会致命的。

    而且史庆虎的死状极其凄惨,不光是他脸上七窍出血,就连汗毛孔似乎也在往外渗着污血,整张脸乌黑肿胀,整个人就像是厉鬼一般。

    “秦爷,是······是蛊毒?”看着史庆虎那诡异的面孔,就连苗六指这老江湖,心里都有些不寒而栗。

    PS:第二更送上,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