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六十二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四百六十二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妈的,老不死的东西,怎么一回来就像个乌龟一样钻进院子里不出来?”

    坐在四合院巷子外面的大排档上,猴子和山鸡正喝着啤酒,他们已经在这守候差不多一个星期,刚才点菜的时候,老板还送了个青椒肉丝。

    “明儿就回了,也不知道老牛是怎么回事,说死就死了······”

    山鸡的情绪有些低落,虽然跟在史庆虎身边不是第一次见死人,但阿牛那七窍流血的样子,仍然时不时的出现在山鸡的脑海之中。

    “想那么多干什么?”

    猴子给山鸡倒满了啤酒,说道:“咱们除了扒窃,别的还会什么?跟着虎爷总算是有吃有喝有女人,活一天算一天吧······”

    现在跟着史庆虎的这几个人,在他的逼迫下,几人手上都曾沾过血,要是被抓住了算老账,他们所犯下的罪行都够被枪毙的了。

    “猴子,有没有想过咱们跳出去自己单干?”

    山鸡眼神闪烁了一下,压低了声音说道:“老牛死了,当年的八大金刚现在只剩下咱们三个了,我可不想落得和他们一样的下场····…”

    山鸡知道,除了老牛之外,其他跟着史庆虎的人,多少都有自己的私心,别的不说,他就知道猴子在银行里存了差不多有十来万,应该就是给自己留的后路。

    “你小子想死吗?”

    听到山鸡的话,猴子紧张的往左右看了一眼,说道:“你忘了羊头那些人是怎么死的了?虎爷可是心狠手辣啊。”

    “我没忘,就是记得清楚,才想单干的。”

    山鸡往喉咙里又灌下了一杯啤酒,或许是受到了阿牛之死的刺激,他的话也变得多了起来,“阿牛现在死了,我就不信·咱们不声不响的离开,虎爷能有什么办法?”

    其实在史庆虎的这个团队里,山鸡等人惧怕阿牛,更要胜过史庆虎本人。

    当年被阿牛蛊虫咬死的那些人·死相极其凄惨,山鸡这些人也正是被阿牛的手段给吓住,这才不敢背叛史庆虎的。

    不过在山鸡亲手将阿牛的尸体沉入到水库里之后,他心头上的一块大石仿佛也被搬开了,临来的一路上都在琢磨离开史庆虎的事情。

    “山鸡,先别急,虎爷的手段你也不是不知道·这事儿,还要找机会。”

    猴子眼中闪过一道亮光,说道:“这些年咱们最少也为虎爷赚了几百万吧?就算要走·也不能空着手走啊,我看······等有机会喊上老鼠,咱们三个合计一下……”

    史庆虎的为人,就像是三国时的张飞,自己勇武过人,但对手下却是非打即骂,一向都使用高压政策。

    猴子等人早就和他离心离德了,要不是惧怕阿牛,估计前些年·也就和另外那几大金刚一起反了。

    “咦?这个人不是那开锁店的吗?”

    两人正计划着如何脱离史庆虎的时候,山鸡忽然愣住了,因为他看到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巷子口·从里面钻出了一个年轻人,急匆匆的往巷子里走去。

    “没错,是那姓于的徒弟·我上次去开锁店踩点的时候,见过他。”猴子回头看去,点了点头说道:“难道是姓于的出了事,他来找那老不死的?”

    在这里卖了一个多星期的烤红薯,猴子对苗六指也是一肚子的怨气,言语间丝毫都没有对同行老前辈的尊重。

    “不好说,也有可能。”

    山鸡盯着下了出租车的那人进了四合院的大门·回过头说道:“猴子,如果姓苗的出来·咱们跟不跟?”

    既然心里有了反意,山鸡对于史庆虎交代的事情,自然就没有那么上心了。

    在山鸡看来,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根本就没必要下那么大的功夫,说不定他哪天一口气没喘上来就自己挂掉了呢。

    “跟,当然跟了。”

    猴子却是和山鸡想的不一样,开口说道:“山鸡,你别忘了,像姓苗的这种老贼,身上一定常备着跑路的货的,我估摸着最少有几根小黄鱼……”

    猴子这些人也干了十多年扒窃的活了,虽然没有什么师承,但对这行当却是了解的很透彻,上次在敲了于鸿鹄的闷棍之后,他们就从其身上翻出了两根小黄鱼,也价值好几万的。

    “你说的也是,我怎么忘了这茬了?”山鸡一拍脑袋,说道:“这蚊子再小也是肉,这次是虎爷的私活,那些钱他应该不会要的。”

    史庆虎管理手下的四大金刚,也不全是高压政策,最起码在钱上面还是比较宽松的,否则猴子也不会存了十几万的私房钱了。

    “出来了,真是那老东西!”

    两人正商量着的时候,四合院的大门从里面打开了,刚才进去的那个年轻人率先走了出来,而跟在他后面,正是拄着拐杖,走路颤颤巍巍的苗六指。

    “山鸡!你赶紧给虎爷打电话,我出去叫出租车,别让这两人丢了!”

    还没等苗六指二人走到巷子口,猴子就跳了起来,扔给大排档老板五十块钱买了单之后,装出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走到路边拦起了出租车。

    秦风所住的这个区域,算是市中心闹中取静的繁华地段,出租车还是比较好拦的,几乎在苗六指二人上车的同时,猴子也拦住了一辆出租车。

    车子开动的时候,刚打完电话的山鸡也钻了进来,指着苗六指坐的那辆车,说道:“师傅,我们和前面那辆车一起的,跟着他们走就好了……”

    “好嘞,放心吧,一准儿跟不丢……”

    开车的是个老师傅,方向一打车子就钻进了主干道,汇集到了车流之中,紧紧的跟在了前面出租车的后面。

    在车子启动后,山鸡和猴子同时掏出了一部手机,给对方发起短信来,在有外人不方便说话的时候,他们都是用这种方式。

    “哎,师傅·到了,就是这里……”

    车子开出了十五分钟后,拐进了一个黑乎乎的工地,穿过那工地的近路之后·在一处医院的后门停了下来,看到苗六指和那年轻人下了车,猴子连忙叫停了车子。

    “妈的,姓于的原来住在这里啊?”下了车猴子和山鸡往里走了几步,看到出租车离开后,又退出了医院。

    “怎么样?虎爷过来吗?”猴子看向了山鸡。

    “已经过来了,还有老鼠·他们俩一起来的。”

    山鸡点了点头,他一路上都在给史庆虎发着短信,在车子开出去五分钟之后·史庆虎就已经从住的地方出门了。

    “虎爷,我们俩在这呢。”

    等了差不多20分钟,又是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见到史庆虎从车上下来,躲在暗处的猴子和山鸡站了出来。

    “那老东西在里面?”史庆虎看了一眼医院的后门,说道:“你们两个亲眼见他们进去的?”

    “虎爷,一准错不了···…”猴子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除了那老东西之外,还有一个年轻人跟着。”

    “山鸡·你去前面的门看看,小心他从那边走······”史庆虎刚过来,还不怎么熟悉地形·按照常理来说,这医院最少会有两处大门的。

    “虎爷,放心吧·跑不掉他的,前面的门都被封堵死了。”早在史庆虎过来之前,山鸡和猴子就在四周转悠过了。

    “妈的,合着这老东西该死。”

    史庆虎左右看了一眼,说道:“这地方易进不易出,想要出去打车,必须走出这工地·咱们去那边等着就行…···”

    九十年代的末期,除了紫禁城四周之外·整个京城都在大搞建筑,像这种工地把医院给包围的情况并不罕见,以史庆虎的警觉,也没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

    对于史庆虎而言,苗六指来到这种地方,那简直就是在找死,工地上到处都是钢筋,连找打闷棍的工具都省下来了。

    “虎爷,今儿是个什么章程?”山鸡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史庆虎,开口问道。

    “送他见阎王老子去吧。”

    史庆虎的脸上现出一丝狰狞,他原本就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当年在监狱里被苗六指打的跪地求饶,一直都引以为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羞耻,做梦都想着报复回来。

    再加上今儿跟随了他十多年的老牛死掉,也让史庆虎心里憋的难受,不杀苗六指,他是无法泄掉心中的邪火的。

    “这帮孙子果然来了,秦风,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就在史庆虎等人埋伏在医院后门的工地处时,他们却没有发现,在工地停着的两辆挖掘机驾驶舱里,分别藏了好几个人。

    在晚上的时候,秦风特意让何金龙的人将车子停在距离路边不远的地方,而且还在两辆挖掘机里搭了件工作服,刚好可以遮挡住外面看过来的视线。

    秦风和刘子墨是躲在一辆车里的,在另外一个车子里,则是藏着李天远和何金龙,参与这次反敲闷棍的人贵精不贵多,除了还在医院的苗六指之外,总共就他们四个人。

    “等老苗出来再说,他们过来了,子墨,别再说话了。”

    看到那几人在医院门口站了一会之后,就往工地这边走来,秦风连忙冲着刘子墨打了个招呼,俗话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此刻扮演的就是黄雀的角色。

    “咦,不对啊,那人看着怎么这么眼熟?”透过衣服缝往外观察着的刘子墨,眼睛忽然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