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冷酷

第四百六十一章 冷酷

    “要说合适的地儿,怕是要到市郊了吧?我看圆明园遗址边倒是可以,整日里阴风阵阵,到了晚上连个鬼影都没有一个······”

    苗六指听得出秦风话中的杀机,其实别说是秦风,就连他都有些急眼了,准备养老送终的弟子被人给废了,他心里的火气要比秦风还大。

    “圆明园遗址?有点远了,怕是引不过去?”

    秦风眉头一皱,对方也不是傻子,如果苗六指直接往市郊没人的方向跑,任谁都能想出来对方是在给自己下套了。

    “风哥,这事儿好办啊。”

    见到秦风和苗六指商议着要找个偏僻地儿,李天远大大咧咧的说道:“龙哥那拆迁工地到了晚上,连个人影都没有,打破天都不会有人听到的。”

    “也是啊,我怎么没想到金龙那里?”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拍了拍李天远的肩膀,说道:“你小子也部浑啊,这主意出的就挺好,办完这事儿,给你记头功······”

    “我不要什么功。”

    李天远嘿嘿一笑,说道:“风哥,晚上您带着我去就行,我和老于关系也不错,不能轻饶了那帮孙子……”

    “放心吧,肯定有你的。”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你现在就去趟金龙那,除了留下几个能打的之外,其余的人都撤出去,今儿晚上那边清场······”

    虽然在秦风看来,对方只不过是些江湖上的小蟊贼,不过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他还是让李天远提前去准备一下,别伏击人不成,反而栽了跟头。

    “好嘞,风哥,我这就去。”

    跟着苗六指在医院呆了好几天,不能喝酒不能练功的早把李天远给憋坏了,听到秦风的话后,顿时一喜,从后院直接开车离开了四合院。

    “行了老苗,我和子墨休息一会…···”

    等李天远离开后,秦风指了指那只被毒死的大公鸡,说道:“这只鸡你挖个深坑给埋起来,千万别丢到外面去·`····”

    “我知道的,你放心吧。”

    苗六指点了点头,对于蛊毒他了解的并不比秦风少,能成蛊虫的玩意儿,无一不是吞噬了无数同类的毒虫那毒性不是一般的猛烈。

    “子墨,你好好休息下,晚上你可是主力啊。”

    秦风和刘子墨打了个招呼,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不过他却是没有躺倒床上,而是拿出了手机,想了一下之后,拨出了个电话。

    “秦风?找我有事?”

    电话接通后,里面传来了孟林有些意外的声音因为妹妹的原因,孟林怎么看秦风都不大顺眼,两人平时也没有什么联系。

    “林哥我想问您件事儿。”秦风想了一下,说道:“孟瑶或者是你们孟家,最近得罪什么人没有?”

    且不说秦风怀疑另外一人是杀手门的传人就是那养蛊之人的出手,都足以让现在的江湖为之震惊了。

    按照秦风想来,孟瑶一个女孩子,根本就不可能得罪这种江湖人,如此一来,那就只有是孟家得罪了人,对方迁怒到了孟瑶的身上。

    “秦风你什么意思?”听到秦风的话后,孟林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下来说道:“我孟家一向行事光明,也不怕得罪什么人······”

    孟林说话的底气很足,到了孟家所处的这种高度,根本就无所谓得不得罪人,也没有谁敢去找孟家长辈的麻烦,因为那动辄就将是举国震动的政治事件。

    “你是不怕,可孟瑶就未必。”

    秦风闻言冷笑了起来,说道:“我听到一些风声,好像有人要对孟瑶不利,你这当哥哥的注意点就行了,要是出了事,别怪我没提醒你……”

    热脸贴了个冷屁股,秦风也懒得和孟林多说,直接就挂断了电话,倒是孟林有些着急了,在电话里“喂喂”了好几声。

    “有人要对付妹妹?”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孟林有些坐不住了,连忙给孟瑶拨了个电话。

    在得知孟瑶今儿是和秦风出去玩之后,孟林立马下定了决心,要尽快将妹妹送出国,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孟林还是安排了两个人,在妹妹出国之前暗中对其进行保护。

    只是不管是孟林还是秦风,都不知道,那想要对孟瑶下手的幕后黑手,却正是来自国外的杀手组织。

    “虎爷,吃……吃点东西吧?”

    山鸡拿着一个饭盒,小心的敲开了房间的门,今儿虎爷一回来,就让他重新开了个房间,带着一身是血的阿牛呆在了里面,几个小时都不见出来。

    这种黑招侍所唯一的好处就是,只要不是在招待所里面死了人,他们!不会去管住客的闲事,在阿牛进来的时候,也就是那个负责登记的人说一句,不要让人死在里面。

    “出去······”房间里没有开灯,史庆虎的声音阴森的像是从地狱里传来一般,吓得山鸡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虎爷,要……要不要送牛哥去医院啊?”

    山鸡壮着胆子往前走了一步,虽然房间里没灯,但是他能听得到,躺在床上的阿牛,呼吸声就像是农村烧火用的风箱一般,十分的沉重。

    再次听到山鸡的话后,史庆虎猛地回过头,那双眸子居然发出了一阵幽光,一字一顿的说道:“滚……出……去!”

    “是……是,虎爷,我……我这就滚出去······”

    在被史庆虎盯上之后,山鸡感觉彷佛是一头猛虎在盯着自己一般,吓得连忙转过身去,连手上的饭盒掉在地上都没察觉到。

    “阿牛,是虎哥我对不起你啊。”赶走了了山鸡,史庆虎将脑袋深深的埋在了床前。

    史庆虎虽然脾气暴虐,有时候甚至是兽性多过人性,但面对跟随了自己一二十年的老伙计,史庆虎的悲伤却是发自内心的。

    “虎哥,我……我是不行了。”

    阿牛往外咳了一口血,他此刻的精神,比在山上时又要差了很多,整张脸惨白的有些吓人,一口气似乎随时都能断掉。

    “阿牛,别这么说,你还要跟我出国呢,咱们还要出去见识大场面呢……”

    史庆虎紧紧握住了阿牛那双枯瘦的手,看着阿牛的面色,他心里明白,自己这个最忠实的打手,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虎哥,我是不行了,下辈子再陪你去见识大场面吧。”阿牛惨笑了一下,说道:“虎哥,我有个愿望,希望你能帮我完成······”

    “什么愿望?阿牛你说,虎哥一定给你办到······”史庆虎的眼睛里充满了诚挚。

    “虎哥,我出生在泰国,但爷爷经常给我说起家乡的美丽,我……我希望您能把我的骨灰埋回到苗疆,只要是在苗疆就行······”

    说到这里,阿牛的眼睛忽然爆发出了异常的神采,口中喃喃道:“爷爷说过,家乡的天很蓝,水……很绿,女人很······很漂亮······”

    断断续续的低语还没说完,阿牛的七窍同时往外渗出了鲜血,头猛地一垂,整个人再没有声息了,而就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没听到虎哥答应自己的请求。

    “对不起,阿牛,虎哥不能答应你。”

    伸手在阿牛脖子动脉处摸了一下,史庆虎缓缓站起身来,再也没有看一眼这逐渐冰凉的尸体,转身出了房间。

    “山鸡,老鼠,阿牛去了。”在另外一个房间里的两人听到史庆虎的话后,浑身都是一颤。

    山鸡和老鼠虽然没有阿牛跟随史庆虎那么早,但也认识十多年了,此刻听闻到阿牛的死讯,禁不住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虎爷,您······您节哀,人在江湖飘,谁能不挨刀啊!”山鸡看了眼史庆虎的脸色,结结巴巴的劝了一句。

    “我知道……”

    史庆虎面无表情的说道:“山鸡,你出去买个麻袋,回头和老鼠一起,把阿牛沉到护城河里去吧,能死在这帝王之都,也算是阿牛的福气了……”

    “是,虎爷,我这就去办。”

    山鸡心中一寒,但却不敢表露在脸上,他可是亲眼见识过史庆虎的心狠手辣,当年另外的那四大金刚,就是史庆虎和阿牛两人当着他们几人的面出手干掉的。

    “那女孩身边有高人,这任务,想必是无法完成了。”

    等山鸡和老鼠出去之后,史庆虎拿出了手机,编辑了一条外人绝对看不懂的短信,给一个国外的号码发了出去。

    史庆虎的性格是两面的,有时候他会很冲动,但有的时候,他又具备杀手的冷酷无情,就算跟随了他多年的阿牛死在面前,史庆虎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

    “虎爷,事情办好了,麻袋里放了石头沉到水库里去的······”

    两个多小时后,面色苍白的山鸡和老鼠回到了招待所,阿牛的那凄惨的死相,着实将二人吓得不轻。

    “嗯,通知下猴子,守完今晚,那老不死的再不露面,咱们就离开京城……”

    史庆虎点了点头,阿牛的死让他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却是再也顾不上去寻苗六指的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