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古怪

第四百五十九章 古怪

    “放开我,占姑奶奶便宜是吗?”!

    刘子墨的话惊醒了半依在他怀中的华晓彤,虽然平时行事大大咧咧的,不过华晓彤和孟瑶一样,还都是没谈过恋爱的大姑娘,也从未和男人如此亲近过。

    一把推开了刘子墨,华晓彤的脸蛋也罕有的现出一丝红晕,看着一脸傻笑的刘子墨挥舞了下拳头,却是不知为什么,心底生出一股羞意。

    “行了,瑶瑶,一只大蜘蛛而已,没什么好看的。”

    见到孟瑶也走了过来,华晓彤连忙拉住了她,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华晓彤知道孟瑶也怕这种毛茸茸的东西的。

    为了躲避刚才的尴尬,华晓彤拉着孟瑶就往山下走了几步,适才钻到刘子墨怀里的事,连华家大小姐也有点害羞了。

    “秦风,这么细的针,你是如何射出去的啊?”

    等华晓彤和孟瑶回到山路上后,刘子墨看向了秦风,在枪支泛滥的现代社会,肯下苦功去练暗器的人,已经很罕见了。

    “把真气灌输在里面,你自然也能做到。”

    秦风笑了笑,走到树前,正准备将索命针拔出来的时候,鼻尖忽然嗅到一股甜丝丝的味道,脑子紧跟着一沉。

    “不对,这……在蜘蛛有古怪?”

    秦风连忙往后退了一步,惊疑不定的看着那只早已死透了的大蜘蛛,单单是身上流淌出来的鲜血让人闻到就差点中毒,那这只蜘蛛的毒性要有多么强烈?

    秦风知道,在蜘蛛中,毒性最强的当数是黑寡妇,不过就算是被黑寡妇咬中的人,也能支撑十五分钟才会完全丧失身体各项技能。

    但以秦风刚才所闻到的那丝气味估算,如果被面前的这只蜘蛛咬中,恐怕连十五秒钟都撑不到就会一命鸣呼的。

    “秦风,怎么了?不就是一只蜘蛛吗?”看到秦风如同见了鬼般的表情·刘子墨有些奇怪的问道。

    “不对,这事儿不对。”

    秦风忽然转身往山下跑去,说道:“子墨,你往前追一段·看看能不能把刚才那两个人给留下来,追出这座山要是还找不到,就回来吧……”

    “哎,我说到底怎么了啊?”

    刘子墨莫名其妙-的问道,不过看到秦风一脸的慎重,还是拔脚就往山下追去,跑出十多米后刘子墨回头看了一眼·却是发现秦风正蹲在那人吐血的地方在观察着什么。

    “秦风,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刚正常起来,又变得神经兮兮啦?”

    秦风和刘子墨的举动·让孟瑶和华晓彤又糊涂了起来,那人吐出来的血又腥又臭,也不知道秦风想从中看出什么来。

    “孟瑶,华晓彤,我有点正事要办…···”

    秦风做起事来,对人向来都是不加以颜色的,即使面对两个大美女也是如此,“你们要是等得及,就在旁边等我·要是等不及,可以先下山……”

    “哎,你怎么这样说话啊?也不怕我们俩走在这山上被人打劫呀?”从小到大·华晓彤走到哪里都是受人追捧的,哪里听人这么说过话?当下就给秦风急了起来。

    “彤彤,他好像真有事做·咱们等一等好了。”孟瑶拉住了华晓彤,她倒是希望能多在山上呆一会,和秦风多一点相处的时间。

    秦风此时却是顾不上两个女孩在想什么了,他先在那摊血迹处看了一会,又用手捻起沾染了鲜血的土壤,在鼻端闻了一下,脸色顿时变得愈发凝重了起来。

    看了差不多五六分钟·秦风回到了被钉死的蜘蛛处。

    不过秦风却是没敢用手去拔那根索命针,而是拿出了一包纸巾·隔着张纸巾才将索命针给拔了出来,然后又用纸巾将掉落在地上的蜘蛛包裹了起来。

    “蛊虫,竟然真的是一只蛊虫!”

    秦风做梦都没想到,他在这八大处,竟然能见到外八门中最为神秘诡异的蛊门蛊虫,而且从蜘蛛的形态上来看,这还是一只成年蛊虫。

    作为外八门主门的嫡系传人,秦风自然知道,要培养出一只成年蛊虫,其所花费的精力财力不计其数。

    更重要的是,花费这么大代价培育出来的蛊虫,通常都作位培育者的本名蛊虫,和主人休戚相关,这只蛊虫死了,主人必然也是元气大伤。

    如此推断下来,那个瘦弱中年人狂喷鲜血的行为,也就得到了解释,秦风最初不敢肯定,是以才让刘子墨追上去看看,眼下却是笃定无疑了。

    “孟瑶得罪了什么人?对方竟然用蛊虫来对付她?”秦风看了一眼七八米外正和华晓彤说着话的孟瑶。

    如果不是秦风一直都提高着戒备,在看到孟瑶头上落下一个阴影,下意识的弹出了索命针的话,恐怕孟瑶此刻早已香消玉殒了。

    “看那中年人的身手,倒是有些像杀手门中的拳法,难道杀手门在国外还有传承?”

    此时秦风再想起刚才刘子墨和对方那人动手的情景,不由得又是一惊,适才那人的出手招招致命狠辣无比,岂不正是杀手门中的技艺?

    “妈的,一个月时间不到,老子遇到两次杀手门的人,难不成他们真要回国发展?”

    秦风恨恨的骂了一句,杀手门消失了上百年,连他的师父载在那混乱的年代都没遇到过,偏偏一连让自个儿遇到了两拨,秦风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太衰?

    “秦风,你把那蜘蛛包起来干什么?多恶心啊?”

    虽然华晓彤一直都在和孟瑶说着话,但眼神却是时不时瞄向秦风,当她看到秦风包起了蜘蛛后,脸色顿时变得像是吃了个苍蝇一般。

    “我拿回家泡酒不行啊?”秦风撇了撇嘴,说道:“这可是五毒之一,泡出的药酒专治风湿老寒腿,效果不是一般的好······”

    “别恶心人了······”华晓彤做出一副想吐的样子,开口说道:“你到底走不走啊?”

    “这就走,子墨也回来了。”秦风回到了山道上,正好看到刘子墨在山下四五十米的地方,向他们招着手。

    “没找到人?”看到刘子墨虽然出了一头的汗但身上并没有打斗的痕迹,秦风自然知道他白跑了一趟。

    “那俩孙子跑的太快了,我都快追到三大处都没看见人影。”刘子墨气喘吁吁的说道,他这一会连跑了两个山头但还是没能追上那人。

    “秦风,你到底看出什么不对来了?”跑了那么远的路,刘子墨还是稀里糊涂的,不知道秦风为什么要将那两个人留下来?

    “算了,走吧,先把这两人送回去再说。”秦风看了一眼孟瑶,从刚才所发现的种种迹象表明对方就是冲着她来的。

    不过这事儿告诉孟瑶也没什么用,只能是给她徒增烦恼罢了,而且对方被破了本名蛊虫想必一时半会也不会那么快再次出手了。

    由于秦风眉头一直紧锁着,所以出八大处的这段路走的有些沉闷,来到门口的时候,秦风打听了一下,的确有个人背了个说是摔伤的人,半个小时前从这里出去过。

    “孟瑶,你这段时间别乱跑,好还在家里或者学校呆着。”

    送孟瑶和华晓彤到京大门口后,秦风叮嘱了她一句虽然孟瑶印堂的青色已经散去,但谁知道对方会不会再找回来呢?

    “知道了······”孟瑶点头答应了下来,她是那种很乖巧的女孩如果换成了华晓彤,一定会追问为什么的。

    “秦风,到底怎么回事能说了吧?”

    回到了四合院,从后门将车子停好之后,刘子墨又迫不及待的询问了起来,他也感觉到了,今儿发生的事情有些不对。

    “进去再说,咦,老苗你回来了啊?”

    秦风摇了摇头走到中院后,却是愣了一下因为苗六指正坐在院子里和李天远两人聊着天呢。

    “秦爷,不是你让我回来的吗?”

    在医院里住了几天,苗六指的气色倒是恢复了过来,这怕是也和于鸿鹄的伤势好转有着直接的关系。

    “也是,你那件事拖了不少时间了,晚上就解决掉吧。”

    秦风闻言点了点头,他身上有伤,单靠李天远和苗六指对付史庆虎等人,秦风感觉力量有些单薄,趁着刘子墨还没回仓州,他想尽管解决掉那个史庆虎。

    “行,秦爷您安排就是了……”

    苗六指眼中露出一丝杀机,腰板一挺,说道:“老苗我倒是要看看,十多年不见,史庆虎到底能成什么气候?”

    “好啊,苗爷,宝刀未老嘛。”

    刘子墨在一旁鼓起掌来,年轻时的苗六指那也是杀人无算,这一认真起来,身上自有一股摄人的气势。

    “老了,比起你们来可差远了。”苗六指摇了摇头,身体往躺椅里面一缩,顿时气势全消,又变成了那个干巴老头了。

    “老苗,你那事儿晚上再说。”秦风从口袋里将索命针和那只毒蜘蛛都取了出来,说道:“来,给你看点东西······”

    “什么东西还包得那么严实?”

    看着秦风打开层层包裹的纸巾,苗六指忽然眉头一皱,说道:“秦爷,这味道儿不对,什么毒这么厉害?”

    那纸巾还没打开,苗六指就闻到了一股腥味中,还掺杂着一点甜丝丝的感觉,闻到这气味之后,脑子顿时有种眩晕的感觉。

    PS:还有三小时双倍结束,有月票的朋友还请支持下宝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