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五十八章 高人

第四百五十八章 高人

    “死吧,只要轻轻的被花花咬一口,你就什么都不知道”看着从树枝上飘落下来的蛊虫,阿牛的脸孔变得有些扭曲了。

    阿牛还能记得,在他年幼的时候,家境是非常好的,甚至还有好几个佣人伺候着。

    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他的爷爷,也就是当年的那位土司老爷,得罪了泰国的一位降头师,为家族招惹来了大祸。

    降头师在泰国的地位是非常高的,即使见到泰国国王都不用行礼,而且泰国国王的国师,就是一位大降头师。

    按说以阿牛爷爷的本事,是不惧那位降头师的,可是架不住是在别人的地盘上,那位降头师说动政府出动了部队,将阿牛家族百余口人尽数杀掉了。

    当时只有十岁的阿牛,刚好在外面玩耍,逃过了这一劫,从那时起他就成了个流浪儿,对于家族养蛊的本事,也仅限于自己的本名蛊虫。

    在二十多岁的时候,阿牛摸到了那位降头师的家里,用自己的本名蛊虫,将降头师一家十多口全都给咬死掉了。

    每当阿牛想起那降头师临死时的痛苦表情,总是会笑的脸孔扭曲,就像是现在一样。

    “嗯?怎么回事?那是什么?”

    所有的思绪,都是在脑中一闪而过的,阿牛在回忆往事的同时,他的本名蛊虫还是在往下降落着,而且马上就要落在孟瑶的脖子上。

    只是就在阿牛憋足了劲想欣赏女孩被咬的情形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本命蛊虫,忽然偏离了下降的轨迹,像是有什么东西推着它一般,快速的向侧右方向飞去,趴在了一颗松树上。

    “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牛的眼睛瞬间瞪直了,他想大声的喊出来·却是心口一疼,像是被一直大手狠狠的攥了一下,疼得阿牛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我……我的本命蛊,被……被人破去了?”

    倒地的阿牛很快醒悟了过来·心口处传来的疼痛让他明白,只有在本命蛊虫发生变故的时候,他才会如此。

    “这怎么可能啊?”

    阿牛的思维虽然在运转,但心口的疼痛却是愈发的剧烈,身体不断的在地上抽搐着,一口口的鲜血不要钱一般的在往外喷着。

    “阿牛,怎么了?”

    原本看到女孩走下山·正暗自激动的史庆虎,此时也察觉到了不对,女孩没事·而阿牛居然倒地不起。

    “本……本命蛊,被……被破了。”

    阿牛咬破了舌尖,用泰国话对史庆虎说道:“虎哥,走,快点走,遇到玩蛊的行家了,可……可能是巫师…···”

    阿牛曾经听爷爷说过,这养蛊的巫师也是分道行深浅的,道行深的巫师·可指挥蛊虫百米之外取人性命。

    老土司对孙子是千叮万嘱,遇到这样的人,千万不可与其结仇·如果结了仇,那就有多远躲多远,因为他的本命蛊·在这种人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刚才的情况就是阿牛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本命蛊就被人破去了,他下意识的认为在这女孩身边,有超强的巫师在保护着她。

    “什么?遇到巫师了?”

    听到阿牛用泰国语言说出来的话,史庆虎这一惊是非同小可,他和阿牛认识了那么多年,深知养蛊人的可怕·真正的巫师,不但可以让你死·还能让你欲死不得。

    “走,虎哥,快走!”阿牛知道,本命蛊一死,他整个人就算是废掉了,就算现在不死,寿命也活不过三年了。

    “阿牛,我带你走!”史庆虎心念一动,拉起了阿牛,将其背在了背上。

    “虎哥,我······我是不成了,你放心我吧。”见到史庆虎的不离不弃,阿牛那是感动的一塌糊涂,眼泪刷刷的往下掉。

    “别说话,我带你出去!”

    只有史庆虎自个儿才知道,他压根就不是在讲义气,而是背着阿牛,等于多个垫背的,万一出现什么事,到时候把阿牛扔出也能挡一阵子。

    “哎,老兄,你朋友这是怎么回事啊?”

    史庆虎刚刚背起阿牛,刘子墨就凑了过来,刚才阿牛口喷鲜血的样子,就像是电影里演的一般,把刘子墨都给吓了一跳。

    “他受过内伤,现在是伤势发了。”

    史庆虎知道拿急病做理由是骗不了人的,当下说道:“这位朋友,我自问没有得罪过您吧?还请让一下,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在说话的时候,史庆虎是很紧张的,因为他和阿牛一样,都认为在孟瑶的身边,有个高人在保护着她,谁也不知道那位疑似巫师的高人,会不会突然的冒出来。

    “子墨,怎么回事?”秦风的声音传来过来,相比之前紧张的样子,秦风现在整个人都松弛了下来。

    因为就在秦风刚刚用索命针刺穿一只从树上飘落的蜘蛛后,他发现孟瑶青黑的印堂居然恢复了正常。

    这让秦风产!生一种错觉,原来孟瑶面相的变化,只是因为一只毒蜘蛛所生的意外,刚才弹出索命针的时候,秦风就看出了那只五色斑斓的蜘蛛肯定剧毒无比。

    整个人放松下来之后,秦风并没有将蜘蛛和面前的两个人联系在一起,因为在山上遇到蛇虫蜘蛛再寻常不过了,根本就不值得深究。

    “这哥们不知道怎么回事,内伤发作了,吐了一地的血。”

    刘子墨指了指史庆虎背上的阿牛,同时也让开了身子,大家都是习武之人,别人都伤成那副模样了,他也不好意思再找对方的麻烦。

    “这伤得不轻啊。”秦风看了一眼面色苍白的阿牛,说道:“老兄,我们这里就有两个医生,要不要帮把手啊?”

    “不用,不用,多谢几位了,他这是老伤,回去喝点中药就好了……”

    见到刘子墨让开了路,史庆虎哪里还敢耽搁背着阿牛就往山下冲,想着暗中还隐藏着一位巫师,史庆虎恨不得脚踩风火轮,马上就离开这鬼地方。

    “吐了那么多血不死也要掉半条命吧?”看着史庆虎远离的背影,秦风摇了摇头。

    “秦风,那个大个子,功夫很是不错····`·”

    刘子墨为人倒是坦然,当着华晓彤和孟瑶两个女孩的面,开口说道:“真要是放对打起来,我未必是他的对手。”

    “那人的功夫很奇怪。”

    秦风想了一下刚才两人动手的情形皱着眉头说道:“那人出手极其狠辣,讲究的是一击致命,我只知道在一个门派里有人会这种功夫……”

    说到这里,秦风摇了摇头,哑然失笑道:“是我想多了,那个门派在国内早就断了传承,我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

    秦风话中所说的那个门派,正是杀手门,因为杀手门中的功夫没有任何的花哨,最讲的就是一击致命,和刚才那人所使得功夫非常的相似。

    不过秦风心里刚刚出现这个念头马上就想起了自己在澳岛中枪和妹妹被人追杀的事情,他只以为是自个儿过于紧张了。

    “那人功夫的实战性很强,可惜没能和他畅畅快快的打一场······”

    刘子墨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对着秦风说道:“怎么样,咱们能下山了吗?你那感觉还在不在?”

    “没事了,是个意外。”秦风闻言笑了起来对着刘子墨招了招手,说道:“来,给你看个东西。”

    “哎,你们两个怎么回事,神神秘秘的,刚才到底怎么了?”

    见到秦风喊着刘子墨回头往上走,旁边听了半天的华晓彤终于忍不住了从开始下山的时候,这个秦风就变得神经兮兮现在还变本加厉起来。

    “华晓彤,你胆子大不大?”秦风这会心情很好,看到华晓彤掐着腰站在那里的蛮横样,不由生出了作弄她一番的心思。

    “我学医的,不知道解剖过多少尸体了,你说我胆子大不大?”

    华晓彤闻言撇了撇嘴,的确,就是刚才那人到处喷血的时候,华晓彤和孟瑶也只是惊讶,并没有流露出害怕的神色来。

    “那好,你也跟过来吧。”秦风笑了笑,走到刚才弹出索命针的地方,略微一观察,走下了石阶路,来到了一棵松树旁。

    “喂,秦风,你到底想干什么,就明说吧,装神弄鬼的烦不烦啊?”

    华晓彤有些不耐烦,她现在突然感觉有句老话说的对,天才和神经病,只是一念之差而已,秦风在别的地方表现的挺天才,或许也是个神经病。

    “看看那是什么?”秦风指了指树干。

    “能有什么啊?”

    华晓彤顺着秦风手指的地方看去,这一看,整个身体顿时往后跳了起来,“妈呀,那么大一个蜘蛛?”

    女医生可以不怕血,但并不代表女医生也不怕蛇虫蜘蛛,这些东西,是女人的天敌,鲜有女孩子见了不害怕的。

    华晓彤也是如此,在感觉自己挤进一个人怀里时,那小心脏还在怦怦直跳,眼睛连抬头不敢抬了。

    “哎,原来怕这个啊?”

    抱着华晓彤柔弱的身体,刘子墨心里却是笑开了花,知道了华晓彤的这毛病,那日后可是想抱就抱了。

    “这蜘蛛毒性很大啊,咦?不对!”

    不过当刘子墨仔细的看了一眼被钉在树上的那个蜘蛛,脸上顿时变了颜色,对着秦风说道:“秦风,你什么时候还练过暗器啊?”

    以刘子墨眼力,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个五色斑斓的大蜘蛛头部,赫然插着一根吸如牛毛的针,如果不是金属特有的反光,他还真看不出来。

    PS三更送上,求最后一天的双倍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