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五十六章 第六感

第四百五十六章 第六感

    “秦风,快一点啊……”!

    来到八大处的最后一个山头,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了,刘子墨第一个冲到寺庙前,回过身笑道:“我说你怎么还不如孟瑶和华晓彤呢,走这么一段路就不行了?”

    被憋在四合院好几天的刘子墨,今儿有些兴奋,表现的像是个在雌性面前开屏的雄孔雀一般,时不时的就要展露下肌肉。

    “走那么快干嘛,这么好的山水风光人文景观,是要慢慢来欣赏的。”

    秦风不急不缓的走上了最后几个台阶,距离他中枪伤也不过就是一个多星期,秦风要尽量避免爬山时的摆动手臂,所以一直都吊在几人的后面。

    不过秦风的心情却是非常好,从记事起,他似乎就没有如此无忧无虑的游山玩水过,这还是生平第一次,站在山巅,秦风只感觉一阵心怀舒畅。

    “对了,你那伤没事吧?”看到秦风走路的姿势,刘子墨反应了过来,秦风可是带着枪伤出来玩的。

    “什么伤?秦风,你怎么了?”听到刘子墨的话后,孟瑶和华晓彤看向了秦风。

    “没什么伤,就是前几天感冒了。”

    秦风瞪了刘子墨一眼,岔开话题道:“子墨,孟瑶过段时间要去美国交流学习,你有时间去看看,多照顾下啊。”

    “去美国交流学习?”华晓彤一脸不可思议的拉住了孟瑶,说道:“瑶瑶,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呢?”

    “晓彤,是家里安排的,去那边做两年的交换生。”

    孟瑶有些歉意的说道:“前段时间事情还没定下来,昨儿才决定的要去,不是没来得及告诉你吗?”

    “太过分了,秦风都知道·我竟然不知道。”

    华晓彤不依不饶的说道:“瑶瑶,你还真是重色轻友啊,咱们认识快有二十年了吧?这种事情你竟然不先给我说······”

    华晓彤和孟瑶还真是一对好姐们,从幼儿园开始到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两人几乎就是形影不离,感情不是一般的深厚。

    “哪儿有啊,你别乱说。

    孟瑶被华晓彤说道俏脸绯红,连忙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了,我也是上午才告诉秦风的,这不正准备给你说呢······”

    “去什么学校?”

    孟瑶解释了半天之后,华晓彤才勉强表示原谅了她·开口说道:“不行,我也要去,不然你在国外肯定要受欺负。”

    “你也要去?好啊·我正发愁一个人到那人生地不熟呢。”

    孟瑶闻言眼睛一亮,她虽然是个独立性很强的女孩,但一个人在异国他乡,自然不如有闺蜜陪着开心了。

    “欢迎,欢迎啊。”听到华晓彤要去美国,最高兴的恐怕还不是孟瑶,而是一旁的刘子墨。

    “两位,你们确定去美国的时间,一定要告诉我啊·我到时候去机场接你们。”

    刘子墨兴奋的直搓手,他原本还想着用越洋电话和信件,来俘获华晓彤的芳心呢·没成想她马上就要去美国了。

    “都不在一个城市,献什么殷勤啊?”秦风闻言撇了撇嘴,他知道刘子墨是在华盛顿上学·距离纽约还有三四百公里呢。

    “嘿嘿,你小子就羡慕吧。”

    刘子墨也不生气,三四百公里的距离,总比远隔大洋要近得多吧,再说他在美国也有车,不过就是几个小时的车程而已。

    “有什么了不起的,哥们我下个月也要去······。”秦风想到赌王大赛的事情·一时说溜了嘴,不过总算是及时刹住了·没把美国两个字说出来。

    “你也要去?去美国吗?”孟瑶在旁边听得真切。

    “我倒是想去,不过家里实在是太忙了。”秦风连忙摇头否认,说道:“齐老师那边的项目最快都要做到年底,我怕是哪都去不了的。”

    秦风去美国参加赌王大赛,用的名字和身份,都是港岛那个小混混“吴哲”的,此行算是偷渡,所以无论如何他也不敢告诉孟瑶和华晓彤,之前甚至连刘子墨都没有说过。

    而且秦风要去的是拉斯维加斯,两者之间相距三四千公里,坐飞机都要飞上三四个小时,秦风即使去了,估计也没时间去纽约的。

    “哦,原来是这样?”孟瑶答了一声,眼中露出失望的神色,开口说道:“都两点多了,咱们往回走吧,到了门口差不多就天黑了。”

    “这就走啊?”

    秦风抬起头来,看了孟瑶一眼,说实话,今儿是他长这么大头一次郊游,玩的很高兴,倒是有些舍不得就这样下山了。

    还有一点就是,和孟瑶走了一路聊了一路,对这温柔婉!女孩,秦风心里也生出了一丝莫名的好感,这对于秦风来,也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走吧,我回去也要问问交换生的事情…···”华晓彤看了下时间,说道:“瑶瑶下个月就要走了,我再不问怕是就来不及了。”

    对于普通人几乎是不可能得到的留学机会,在华晓彤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这也就是特权阶级所能享受到的待遇。

    几人简单的休息了一会,就开始往回走了,在京城的众多景点里,八大处算是人流相对比较少的,在回去的路上,已经见不到有人上山了。

    来的时候兴高采烈,往回走相对就要沉闷了许多,尤其是孟瑶想到下个月就要离开京城,情绪也变得有些低落了起来。

    “嗯?孟瑶的脸色是怎么回事?”

    走在山间的小径上,秦风无意中看到了孟瑶的面孔,顿时愣了一下,原本面色红润的孟瑶,此时在眉宇之间,却是有些发青。

    “不对,难道有什么事情要发书?”秦风心中“咯噔”一下,连忙用望气术又看了一眼,这一看,秦风的面色也变了。

    在望气术中,当被看之人的面相呈青滞之色,那就代表着此人将要得重病,而印堂和眉宇之间有青滞之色,就是人快要死了。

    此时秦风发现,孟瑶的眉宇之间,就带着那么一股挥之不去的青滞之色,很显然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

    眉宇发黑或者是印堂发青,这在看相学说中都是不好的征兆,这种现象倒不一定就是生病,在面临许多天灾人祸的时候,也会出现这些征兆。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秦风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而且在过了两处寺庙之后,孟瑶印堂中的青色愈发明显起来。

    而秦风的心脏也开始怦怦直跳,他预感到有股危机似乎正在向自己等人临近,不过秦风也说不出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华晓彤,咱们俩换个位置……”秦风忽然开口说道。

    “好好的换什么位置啊?”华晓彤不满的看了秦风一眼,说道:“我和孟瑶还有话要说呢,这样就挺好…···”

    女孩子总是敏感的,华晓彤也能察觉到孟瑶对秦风和对待别人的不同之处,说实话,她是不怎么看好秦风和孟瑶的,原因就在两人的家世太不对等了。

    “让你换就换,那来的那么多废话啊?”此刻秦风正心烦意燥,再也顾不上什么绅士风度,仲手一拉,将华晓彤到了自己的身侧。

    “秦风,你怎么了?”秦风的这个举动一出,刘子墨几人都有些发傻,这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像换了个人似地。

    “子墨,我感觉有点不好。”秦风看向刘子墨,说道:“我总感觉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子墨,你懂不懂?”

    “嗯?秦风,你的功夫到了未闻先知、心意通明的境界了?”刘子墨闻言一愣,他知道秦风话中的意思。

    在古代有一些武学大家,当面临危险的时候,心头总是会发出警兆,这却是将功夫练得纯粹,可以预知危险的境界,甚至比暗劲还要更进一步。

    “没有,但是我总感觉有些不对。”

    秦风想了一下,说道:“子墨,你和华晓彤走在前面,如果看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回头说一声……”

    秦风在说话的同时,用望气术在刘子墨和华晓彤的脸上也看了一下,却是发现两人的面色都很正常,所以这才让两人走在前面的。

    “秦风,我自己在前面就行了。”刘子墨摇了摇头,既然秦风说了有危险,他当然不肯再让自己的心上人去冒险了。

    “嗯,你小心点。”秦风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一双眼睛在四下里打量了起来,

    同时秦风整了整衣领,把索命针环绕在了手指上,他的右肩有伤,现在还不能发力,真遇到什么事,还是要依仗这无形无色无影无踪的索命针来救命的。

    看到秦风说的慎重,刘子墨也加了几分小心,他知道练武之人的警觉性要远超常人,有些人甚至能开发出第六感,既然秦风感觉不对,那说不定就会出些什么事情。

    “喂,你们两个神神叨叨的在说什么啊?”

    秦风和刘子墨的对话,给华晓彤与孟瑶造成了不小的困惑,因为两人根本就听不懂他们话中的意思,但是两人那紧张的情绪,却是传染给了两个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