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五十章 唇语

第四百五十章 唇语

    “嗯?这摊子老板换了人?”!

    看到那个用油桶改成的烤红薯摊子,秦风不由愣了一下,在他的记忆里,这个摊子的老板是个六十来岁的老大爷,秦风还曾经在他那里买过红薯的。

    画面上的红薯摊,刚好显示两个人交接的过程。

    其中一人正好面对着显示器,似乎在说着什么,秦风连忙喝道:“子墨,把画面放大,拉近一点……”

    “好!”刘子墨答应了一声,在面前的键盘上操作了几下,顿时将远处那两人的画面拉到近前。

    “不行,再往回放一点,脸部太模糊了。”秦风摇着头,做了个往后退的手势,忽然喊道:“停,这样正好,不要再动了······”

    站在显示器前面的秦风,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个人的嘴巴,同时自己的嘴唇也在蠕动着。

    “你懂唇语?”看到秦风的举动,刘子墨顿时明白了过来。

    唇语在国外的应用很广泛,各个领域都能用得到,甚至可以作用在法庭案件审理上。

    就像是在美国的职业篮坛和欧洲的足球场上,都有唇语专家解读过一些有争议球员的话语,从而判断他们是否说出了诸如种族歧视之类的话。

    不过就刘子墨所知,国内还没有开设过类似唇语的学科,他没想到秦风居然懂得辨别唇语。

    “胡……叶叫你回去,晚上我受在这里······”

    看着屏幕上那人蠕动的嘴唇,秦风也发出了声音,不过紧接着就纠正了自己的说法,“不对,应该是虎爷叫你回去,晚上我守······对,是守在这里!”

    翻译出了那人的话后,秦风眼中射出了一道精光,右手握拳·重重的击在了左掌掌心上,兴奋的说道:“子墨,找到了就是这两个王八蛋!”

    “秦风,不会错吧?”刘子墨有些狐疑的看向秦风·他有些不明白,秦风这些明显是偏门的功夫,都是从哪里学来的?

    “没错,子墨把画面放慢。”

    秦风摇了摇头,指着那人的嘴唇,说道:“你看他的嘴唇,这个发音是苗······六······指·他们要不是敲于鸿鹄闷棍的人,又怎么会说出苗六指的名字?”

    “还真是的。”

    听秦风这么一说,刘子墨也学着那人嘴唇的动作发了一下音·吐出来的三个字,和苗六指的发音极为相似。

    “怪不得这几天没找到这几个人呢,原来把这地瓜摊子给盘下来了。”

    秦风拿起酒杯和刘子墨碰了一下,说道:“来,子墨,咱们喝酒,让那家伙继续守着去,妈的,先晾他们几天再说······”

    刘子墨闻言愣了一下·看到屏幕上的交接似乎完成了,连忙说道:“秦风,咱们不要跟着走的那人吗?”

    在刘子墨想来·他们应该追踪那人,顺藤摸瓜的知道对方的落脚点之后,把那伙人一窝端掉·这样才算是给于鸿鹄报了仇。

    “跟着他干嘛?”

    秦风摇头说道:“他们如果住在人多的地方,难道咱们能下手?先晾他们几天,回头再让老苗出来,把他们引到了偏僻的地方,那会才是出手的最好时机……”

    在发现这两人就是史庆虎那帮人之后,秦风的脑子就已经设计出来了一个计划,对方显然是冲着苗六指来的·那么只要苗六指出现,他们必定会跟上去。

    如此一来·秦风等人就可以由明处转到暗处,敲闷棍的人就会变成他们了。

    “嗯,你这法子好。”刘子墨眼睛一亮,嘎嘎怪笑道:“这些人不是喜欢敲闷棍吗?也让他们尝尝被打闷棍的滋味。”

    “来,喝酒,让那人先喝几天风吧。”

    秦风给刘子墨的杯子里又倒满了酒,哥俩看着那装模作样卖红薯的人,对视了一眼,哈哈大笑了起来。

    到了十一点多的时候,巷子口做小生意的人都逐渐散去了。

    而那个卖红薯的则是不知道把摊子收到了什么地方,换了身衣服大模大样的又坐到巷子对面的大排档吃起了东西,一直守到了夜里三点多,才打了个的士离去。

    接下来的两天,秦风和刘子墨连门都没有出,而苗六指干脆就直接住在了医院里,通过显示器能看得出来,那两个人变得越来越急躁了。

    “虎爷,那姓苗的估计是害怕了,这都三四天没露面了。”

    刚刚和老鼠交接了班回到那个黑招待所的猴子,语气中到了一丝焦灼,他们的职业是贼,可现在倒好,变成卖红薯的了。

    “这老家伙狡诈如狐,难道是躲出去了?”史庆虎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看是的,人越老越怕死,我看那老不死的肯定是跑了。”

    一旁的,头附和道,他每日里倒是能在京城闲逛,可是史庆虎他出手行窃,却是将山鸡给憋的不轻。

    “再守上几天,我就不信姓苗的舍得将那大宅子给丢掉?”和二十年前相比,史庆虎的养气功夫显然要强出不少,这几天整日呆在房间里,倒是也不急不躁。

    “嗯?”正说话间,史庆虎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从腰间拿出了个BB机,一看之下,神色不由怔了一下。

    到了九十年代末期的时候,手机相对已经普及开来。

    当然,在内地流行了将近十年的BB机,也没退出历史舞台,只是由当年的一机难求,变成了现在的普通消费品了,连街头卖菜的大妈腰间都会别着一个。

    此刻在史庆虎这个汉显BB机上,只写着“明日十点,西山”这六个字,不过史庆虎似乎看懂了这几个字,眯缝着眼睛似乎在琢磨着什么。

    “老牛,陪我出去走走。”

    过了好一会,史庆虎站起身来,鲜有的想要出去转转,这是他来到京城亲手斩断于鸿鹄手指那次之后的第二次出门。

    “虎哥,上面有指示了?”站在招待所门口打车的时候,老牛在史庆虎耳边低声问了一句。

    “嗯,明天动手……”

    史庆虎点了点头,转过脸望了一眼他们所住的那个招待所房间,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说道:“干完这一票,再解决了那老不死的之后,咱们俩就去港岛,然后再由港岛去美国。”

    “虎哥,你走到哪里,我跟到哪里。”老牛的话不多,不过却是对史庆虎忠心耿耿,因为他的这条命,就是史庆虎救下的。

    除了史庆虎之外,再没有人知道,这个面目黝黑沉默寡言的老牛,虽然是华人,但他却是在泰国出生长大的,国籍也是不折不扣的泰国

    “师傅,西山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没啊?”上了一辆出租车后,史庆虎向开车的司机问道。

    “西山?那地方可不近,你们要去那边?”

    都说京城出租车司机的嘴贫,这还真不是吹的,在确定了史庆虎要去的地方后,司机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西山有八大水院,第一个就是圣水院,也就是黄晋寺,不过我建议你们到八大处公园转转,那地方是游客去的最多的地儿,景色古迹也是最好的……”

    “师傅,那你们京城人出去玩,一般都去哪里啊?”

    眼瞅着那司机停不住嘴了,史庆虎连忙打断了他的话,要是让这小伙子如此说下去,怕是到了西山他都问不出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

    “当然还是去八大处了,那里有山有水有古迹,距离华清京大都不远,那边的学生最喜欢去八大处公园玩。”出租车司机看样干了有年头了,对西山的各处景点如数家珍。

    “学生也喜欢去?好,那咱们就去八大处玩玩。”听到司机的话后,史庆虎眼睛一亮,将地点定在了八大处公园。

    “好嘞,您坐好,半个小时咱们一准就能到!”出租车司机狡黠的笑了笑,脚下一加油门,车子飞驰而去。

    其实最靠近那两座国内最著名的大学的景点,还是颐和园和植物园,甚至连香山公园都要比八大处近一点儿。

    只是对司机来说,八大处要更远一些,这样打起车来他也能多赚一点,当然,这些他就不会对史庆虎二人说了。

    出租车司机的话果然不能信,他说的半个小时,只是在市区用的时间。

    等跑到八大处公园的时候,整整过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那车子上的计价器也跳到了两百多块钱,气得史庆虎差点没揍这小子一顿。

    不过正如那司机说的,八大处公园的人气倒是挺旺,进进出出的游客络绎不绝,而且景色确实不错。

    除了古迹建筑之外,八大处公园被翠微、平坡、卢师三山环绕,有许多的自然风光。

    此时正值春天,入眼到处都是一片绿意盎然,鸟啼鹃啭,流泉汩汩,满山遍野的杏花、桃花、迎春、连翘等纷纷盛开,团团簇簇,煞是好看。

    “老牛,这地方怎么样?”走上了一处没人的山坡,史庆虎看向了身边的老牛。

    “虎哥,只要是郊外,我都能让对方自然死亡的。”

    老牛往四下里看了一眼,发觉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边之后,从腰间拿出了一个蝈蝈葫芦,往左手掌一倒,一只五色斑斓的大蜘蛛,赫然出现在了老牛的掌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