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四十章 断指(下)

第四百四十章 断指(下)

    “进去再说。”!

    秦风看了一眼正耸动着鼻子的谢轩,冲着大黄打了个招呼,返身关上了门,面色凝重的对着李天远说道:“远子,你晚上住在门房这边,有什么动静,马上通知里面……”

    “风哥,出什么事了?”李天远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只是看到众人都往前院跑,自己这才跟着跑回来的。

    “小心点就是了,可能有人要对付咱们。”谢轩都能闻出气味,秦风自然早已从手上的物件里闻到了血腥味。

    “想要对付咱们?找死啊?!”

    李天远一听就炸了起来,嚷嚷道:“我给龙哥打电话,让他们带点喷子过来,妈的,来了就让他们走不了······”

    “行了,嚷嚷什么啊?”秦风一巴掌拍在了李天远的后脑勺上,没好气的说道:“守好门,有事往院子里喊人,不许自己上。”

    从今儿下午吃饭的时候,秦风就一直感觉有点不对劲,仿佛要出点儿什么事情,这到了晚上,果然有事发生了。

    “大黄,你留在这里,注意点安全。”秦风揉了揉大黄的脑袋,将它也留在了门房这里,要是真出什么事,恐怕李天远还没大黄好使呢。

    “秦爷,这里面包的是什么东西?”

    回到中院后,苗六指等人顿时围了上来,那浓重的血腥味,即使站在两三米外都能闻得到,一路走来,众人脸上都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色。

    “我也不知道,不过怕是来者不善啊。”

    秦风摇了摇头,走到中院的那个石桌前,挥手将桌子上的啤酒易拉罐扫在地上,将那包东西放在了石桌上。

    “是血,是人血……”

    放下东西后,秦风发现自己的右手上已经沾满了鲜血,显然是从那包裹物体的衣服里渗出来的,秦风放到鼻端一闻,面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

    “这血没多久不超过一个小时。”

    秦风皱着眉头说了一句,回身看向了朱凯和冯永康,说道:“凯子,老冯,你们两个先回屋睡觉吧,今儿这事,你们俩别掺合···…”

    虽然还没打开这包东西但秦风几乎可以断定,这里面包的必然是人身上的物件,他怕吓坏了朱凯和冯永康。

    “秦风让······让我们看看吧。”冯永康央求道。

    是人就都会有好奇心的,朱凯和冯永康的那颗心早就被吊了起来,再加上院子里灯火通明,周围还有那么多人,实在没什么好怕的。

    “就是啊,秦风,到底是什么,快点打开吧!”朱凯也是一脸渴望的神色,他今儿听秦风和刘子墨还有苗六指等人聊了不少江湖的事心中也是向往不已。

    “真要看?”秦风看向二人。

    “当然要看了。”朱凯和冯永康异口同声的答道。

    “好,回头别后悔……”

    秦风点了点头,他也没去洗手直接就翻弄起来那包东西,当他将那包裹成一团的步打开一半后,血腥的味道愈发的浓郁了起来。

    “这是个衣服口袋吧?”看着那个被鲜血染的有些暗红的布料苗六指的脸上突然变得有些难看。

    “没错,这口袋还带个扣子……”秦风伸出两根手指,将那口子给解开后,直接将口袋里的东西往外倒了出来。

    “手……手指?!”

    东西刚刚倒出来,秦风的耳边就响起了冯永康的惊呼:“五……五根手指,这······这太恶心了,妈的老子受不了了······”

    当看清楚了那五根长短不一的手指后,冯永康只感觉胸腹间一阵翻涌强忍着胃中的不适又看了一眼那手指后,终于忍不住转脸大吐了起来。

    虽然从小就调皮捣蛋,经常会和班上的同学打架,但能考上京大这种国内最高的学府,说明冯永康还是个好孩子的。

    所以这辈子干过的最爷们的事,就是在别人打群架时偷偷踹上一脚的冯永康,在见到这些鲜血淋漓的手指后,根本就控制不住想吐的那种生理反应。

    “滚,要吐远一点去吐……”

    站在冯永康身边的朱凯倒是好一点,虽然在看到手指的瞬间也是面色发白,不过总算是忍住了,而且借机骂了老冯几句给自个儿壮胆。

    “老苗,真被我说中了……”

    秦风此时面色如水,没头没脑的冲着苗六指说了一句之后,捏着那衣服口袋的手动了一下,说道:“里面还有东西······”

    “还有什么东西?”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却是刘子墨和朱凯问出来的,只是刘子墨脸上呈现出来的是兴奋,而朱凯则是面色愈发苍白起来。

    秦风没有说话,右手抖落了一下,一个血肉模糊的东西从口袋里被抖了出来,仔细看去,赫然是一只人耳朵。

    “呕……”

    这一下,强撑着的朱凯也忍不住了,身往后跑,来到花园处低头大吐了起来,差点没将苦胆都给吐出来。

    “谁······谁干的?”苗六指往前走了一步,眼中隐含泪光,颤抖着声音说道:“是谁干的?竟然出手如此狠毒啊?!”

    “老苗,你先坐下,我看看伤口……”秦风能体会苗六指此刻的心情,给一旁的谢轩使了个眼色,谢轩马上扶住了苗六指,强行将他按在了石椅上。

    “是斧头剁下来的,这两根手指被钝物砸过,没发接了······”

    秦风粗略的看了一下那五根血肉模糊的手指和耳朵,对苗六指说道:“耳朵还比较完整,以现在的医学手段,还是能接上的······”

    秦风忽然冲着苗六指大声喊道:“老苗,你快点给他打电话啊,对方既然把这些东西送来,那就没打算要他的命······”

    “对,秦爷您说的对。”

    闯荡了一辈子的江湖,见惯了生死离别,不过事情摊到自己头上,苗六指一时间还是有些失神,直到秦风喊出来后他这才反应了过来,连忙掏出了电话。

    趁着苗六指打电话的机会,刘子墨低声问道:“秦风,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这被断指掉耳朵的人是谁啊?”

    “是于鸿鹄,你下午也见过的,就是老苗的那个徒弟。”

    秦风叹了口气,早在看到那个带有扣子的口袋时,秦风就感觉有些不妙,因为他想到了,今儿于鸿鹄穿的正是这种款式的衣服。

    等到口袋里滚落出手指再看到苗六指的面色,秦风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这是别人报复到门上来了,而且还送出断指来示威。

    “就是鸿鹄他的小指上有个疤痕,我能认得出来。”

    正拨打着电话的苗六指,忽然插了一句,因为那个疤痕,正是早年他训练于鸿鹄的时候留下来的。

    “靠,现在做小偷的,都这么凶残?还讲不讲江湖规矩啊?”

    刘子墨闻言被吓了一大跳,于鸿鹄断那二人的手指,是师出有名按照江湖上的规矩来的,但是谁都想不到,对方竟然报复的那么快还那么凶残!

    “讲规矩他们就不会玩这一手了。”秦风的脸色阴沉的快要滴下水来,转脸看向苗六指,问道:“老苗打通了吗?”

    “鸿鹄的电话打不通,我打店里的……”苗六指挂断电话又拨了一个号码,这次响了几声就有人接听了。

    “什么?出去接了个活,跟别人出租车走的?你知不知道,是去什么地方?”

    苗六指几乎在电话中吼了出来,“马上把店关掉,你和小四还有小六出去找报警?不要报警,去那人说的地方找······”

    “老苗你别急。”

    秦风拍了拍苗六指的肩膀,对谢轩说道:“你马上找个保鲜盒,将这些东西放在冰箱里,不要放冷冻,放在保鲜的地方······”

    对于现在的科技而言,只要断掉的手指机能没有完全损坏,是可以接上去的,当然,接上后的手指,肯定是没有原来那样灵活的了。

    “手指,要放冰箱里保鲜?”

    刚刚吐完了一场回来的冯永康,正好听到了秦风的话,那胃酸是直往上翻,拔脚就往花园处跑去,走到半路就狂喷而出了。

    秦风此刻哪里还有工夫去管朱凯和冯永康,将手指交给谢轩后,看向了刘子墨,说道:“子墨,你留在家里帮忙照看下,我和老苗出去找人。”

    “秦风,我跟你去吧?你和苗老出去,我不大放心。”刘子墨摇了摇头说道:“你身上还有伤,万一碰到硬茬子,会吃亏的。”

    秦风肩膀上有枪伤,而苗六指年过八旬,看上去走路都颤颤巍巍的,这一残一老的组合,的确不怎么让人放心。

    “没事,我和秦爷去就行……”

    苗六指转身就往屋里走,也就是十来秒的时间,从屋里出来的苗六指手上,赫然拿着一把小巧精致的银色手枪。

    “咦?勃朗宁,老爷子,您从来搞来的这手枪啊,这款式的都成古董了吧?”

    看到苗六指手上的枪,刘子墨的脸上不由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在美国私人是可以合法拥有枪支的,刘子墨就是个发烧友,他在洪门的房子里,一堵墙上摆的全部都是枪。

    苗六指一脸的杀机,挥舞着手中的勃朗宁,说道:“这是我早年从一个法国领事那里得来的,没想到埋了几十年居然还能用。”

    “老苗,制怒,这把枪还是先由我拿着吧。”

    看到苗六指一脸暴怒的样子,秦风手指在苗六指手腕间轻轻一拂,就将那把枪拿到了自己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