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三十六章 小偷

第四百三十六章 小偷

    “小子,干什么不好,非要当贼啊?”!

    刘子墨刚才怕挤到人,又担心秦风身上有伤,所以一直挡在秦风面前,此刻一挺身子,前面的人顿时被他挤得东倒西歪,一个箭步就冲到了那小偷的身前。

    “你······你干什么?”被刘子墨牢牢抓住了还拿着女式钱包的手,那个二十五六岁的小偷有些惊慌,眼中还露出一丝凶光。

    “干什么?抓贼啊!”刘子墨手上一用力,那小偷顿时感觉手腕像是被折断了一般,口中发出一声痛呼。

    “小偷,我……我的钱包!”

    直到此刻,丢失钱包的那个中年妇女才反应了过来,一把将钱包夺了回去。

    只是当那女人刚喊出声来,又有一个年轻人挤到了她的身边,低声喝道:“不想死的赶紧走,要不然老子一刀捅死你。”

    “不要多管闲事啊……”

    被抓住了手腕的年轻人,也是目露凶光的瞪着刘子墨,左手伸到腰间,恐吓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偷钱包了?快点放开我······”

    “证据,失主不都在这啊?”

    刘子墨回过头来,正想招呼那女人的时候,整个人却是愣住了,因为刚才还大呼小叫的女人,不知道何时挤入到人群里,此时连人影都看不到了。

    “操,人呢?”刘子墨有些傻眼,他在这里见义勇为,事主居然跑掉了。

    “兄弟,别惹不自在,快点放人。”

    吓走了失主的那个年轻人,也逼到了刘子墨的身前,微微掀开他的夹克衫,藏在衣服里的右手上,赫然抓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

    “吓唬我?妈的,老子将你们送到警察局,看你们还敢不敢嚣张?”

    刘子墨原本就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见到两个蟊贼居然敢威胁自己,手上一用力,被他抓着的那个人,顿时哀嚎不已。

    “妈的找死啊?”旁边那人眼中凶光一闪,藏在衣服里的手伸了出来,对着刘子墨的腰间就要捅去。

    “歇歇吧你。”

    就在那人刚仲出手,忽然感觉手腕一麻,和自己的同伴一样,他的右手也被人给抓住了,而且还是折着手腕疼的他五指一松,那把水果刀顿时掉在了地上。

    “疯子,你这身手还没放下啊等你伤好了,咱们哥俩练练……”

    看到秦风出了手,刘子墨不禁咧嘴笑了起来,他们出手的招式完全一样,都是八极拳中空手入白刃的手法。

    “你们干什么?杀人了啊!”

    两个小偷被秦风和刘子墨制住之后,才知道自己撞到了铁板上,不由大声哀嚎了起来,顿时引得周围原先没有关注到的人,都纷纷看了过来。

    “这是干什么的?”

    “哎你们两个怎么打人啊?”

    “别乱说话,地上还有刀子,不知道谁好谁坏呢。”

    看到地上的水果刀秦风和刘子墨身边的人顿时往四周退去,在中间留出了一块空间。

    可是远一点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是往这边挤了过来一时间场面变得有些混乱,大呼小叫声不绝于耳。

    秦风眉头一皱,左手猛地一用力,同时大声喊道:“警察办案,抓小偷的,让让,都让让……”

    被扭住了关节那种疼痛是很难忍受的,秦风这一用力那个年轻人的身体就像是煮熟的大虾一般弯曲了起来,口中更是呼疼不已,哪里还有机会给自己解释。

    再说了,做贼心虚,那两个小偷一听到警察两个字,身体顿时就软了,哪里还敢分辨?

    “那两个人贼眉鼠眼的,像是小偷。”

    “大家让让,给警察同志让条路……”

    在这种情况下,群众对警察还是很信任的,在秦风扭着那人往前走的时候,人群让出了一条道,刘子墨连忙抓着另外一人跟在了身后。

    “哎,我说疯子,咱们怎么往里面走呀?”刘子墨抓着那人在人群里挤着,有些不明白的拉住了秦风。

    “你们不是警察?”

    秦风手下的那人此刻也明白了过来,很努力的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两位大哥,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二位,还请二位抬抬手,把我们给放了吧。”

    做小偷的人一般都是如此,先对事主进行恐吓,如果不成的话,马上就会求饶,脸面对于他们而言,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想要在这里开山立柜,也不知道拜拜山头?”

    秦风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抬头看到已经到了《真玉坊》,手上一使劲,拉着那人就推门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

    站在门口的咨客见到有人进来,习惯性的正准备上前招呼的时候,却发现来人是那个一向见首不见尾的老板,顿时愣了一下。

    “谁在店里?回头让他到二楼来找我……”

    秦风和那咨客打了个招呼,冲着身后的刘子墨招了招手,抓着两个小偷径直上了二楼。!秦风,这的老板是你朋友?”!

    虽然只是从一楼店里走过,不过那琳琅满目的玉石翡翠和奢华的装修风格,还是让刘子墨感觉出了这家玉石店的不同来。

    秦风松开了手,对着墙角指了指,说道:“你们俩小子,蹲那去。”

    “大哥,我们错了,要不……你们将我们俩交给警察吧?”

    在秦风说出开山立柜那句话的时候,两个小偷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了。

    说实话,他们并不怕进警察局,因为像这样的小案子,顶多判个一两年,说不定劳教一般时间就会把他们放出来。

    但要是落在了同行的手里,那下场可就要凄惨的多了,尤其是踩过了界到别人的地盘捞钱,更是江湖大忌,轻则断手断脚,重则小命不保。

    “蹲一边去,没你说话的份。”

    秦风眼睛一瞪·吓得那人顿时老老实实的蹲了下去,在秦风和刘子墨面前,他们连跑的心思都没了。

    “子墨,这是自家店·冰箱里有饮料,你自己拿了喝。”秦风回头招呼了刘子墨一句,仲手拿出手机,拨通了苗六指的电话。

    “秦爷,您回来了?”苗六指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旁边还有京剧唱腔,估计这老头正在四合院里听收音机呢。

    “老苗·我在《真玉坊》呢…···”

    秦风也没绕弯,直接说道:“抓到了两个老荣,我不是说过吗′潘家园不要再有干这行的,你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吧?”

    “好,我叫上鸿鹄马上就过来。”听到秦风语气中的不高兴,苗六指连忙答应了一声。

    “风哥,您终于回来了啊。”

    刚刚挂断电话,楼梯口就传来了谢轩的声音,上到二楼却是一愣,看着刘子墨和墙角的那两人,犹豫着说道:“风哥·这是怎么一档子事啊?”

    “抓了两个小偷,回头让老苗来处理。”

    秦风对谢轩招了招手,说道:“轩子·来认识下,这是你刘哥,是我的生死兄弟·以后他的话,和我的话没两样······”

    “生死兄弟?”

    认识秦风那么多年了,谢轩和李天远都没当过秦风这句话,此时听到,心中不由一凛,连忙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喊道:“刘哥·我叫谢轩,也是风哥的兄弟·以后您就把我当小弟看就行了。”

    刘子墨的性子很四海,摆了摆手说道:“别听秦风的,大家都是兄弟,那么见外干什么?”

    “风哥的话要听,刘哥的话也要听。”谢轩看向秦风,说道:“风哥,这次去澳岛怎么样?找到小妹了吧?”

    对于秦风这次澳岛之行的目地,也就谢轩几个比较亲近的人知道,此时见到跟回来一个人,谢轩还以为秦风找到了家人呢。

    “没有,这事儿回头再说。”秦风摇了摇头,对着蹲在墙角的两人示意了一下,他不想当着外人谈及自己家里的事情。

    “好,风哥,前段时间老何送了瓶什么XO来,说是洋酒,我放二楼了,要不,咱们先尝尝?”谢轩笑着岔开了话题,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了瓶酒。

    “嗯?特级的白兰地,是好酒啊?”看到谢轩拿过来的酒,刘子墨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一把抢到手中,说道:“这酒可不能这样喝,是要兑点东西的。”

    “刘哥,那要怎么喝?我可就是一土鳖,什么都不懂?”谢轩还是很好学的,听到刘子墨能说出这酒的名字,顿时虚心求教了起来。

    “秦爷,是哪个不开眼的惹到您了?”苗六指和于鸿鹄来的很快,不到半个小时,他们带着几个人就来到了《真玉坊》。

    “老于,这两个在潘家园干活让我碰上了,竟然还敢掏“梃子”,你带回去问问来头,给他们说下规矩。”

    秦风指了指蹲在地上的两人,他所说的梃子,黑话就是匕首的意思。

    “妈的,活得不耐烦了。”于鸿鹄上前就是几脚,踹的那两个人大声求起饶来。

    秦风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行了,别在这地儿折腾,带到何金龙那边去吧。

    “鸿鹄,你把人带过去,我留下来陪秦爷说说话。”苗六指似乎有话想和秦风说,当下安排于鸿鹄几人将那两个小偷带了出去。

    “老苗,这是我兄弟,刘子墨,八极正宗嫡系传人,你们多亲热下。”等那两个小偷离开后,秦风才将刘子墨的身份介绍了出来。

    “秦风,你……你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刚才苗六指来的时候,刘子墨虽然一直都没说话,但心里却是震惊不已,他实在想不通,那五十多岁和这位七八十岁的老头,为何称呼秦风为秦爷?

    PS:第二更,双倍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