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三十一章 赌王

第四百三十一章 赌王

    虽然来人的眼角已经有了皱纹,岁月在其脸上留下了不可磨的痕迹,但高大的身材、混血的面孔和雍容的风度,依然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魅力。

    跟在何鸿深身边的,则是两个鬼佬保镖,身高都在一米八五以上,魁梧的身材有意无意的将何鸿深挡在了中间,凌厉的眼神更是不断的往四周打量着。

    “何先生,您怎么来了?”

    见到赌王等人已经进入客厅,陈世豪连忙迎了上去,即使桀骜不驯如他,在何鸿深面前,仍然要持晚辈礼,再也没有丝毫江湖大佬的风度了。

    “亨利回来了,阿明也回来了,你们都不告诉我啊。”

    何鸿深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说道:“你们啊,总是抱成一个小圈子,以前汉哥是那样,现在你们也是这个样子,这样不好······”

    以何鸿深现在的江湖地位,纵观港澳富豪,能让他心甘情愿称其为兄的人,除了叶汉之外,怕也没有第二个了。

    “何先生,我只是想家了,回来看看而已,不敢惊动您。”亨利往前走了一步,虽然在人后他对何鸿深表现的有些不屑,但是在何鸿深当面,却是不敢有一丝不敬。

    “都是老朋友了,你们来,我当然要见了。”

    何鸿深转脸看向了明叔,说道:“阿明,在泰国怎么样啊?要是不习惯就回来吧,你年纪也不小了,在我葡京做个技术副总可好?”

    “深哥,不是不想,是不能啊。”

    明叔摇了摇头,说道:“当年我就发过誓,不进葡京一步,临到老了再去,那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日后九泉之下·也没法去见汉哥了。”

    叶汉与何鸿深相比,虽然在大局观上差了对方很多,数次澳岛赌牌相争都败给了赌王,但是叶汉也有一点是何鸿深无法相比的。

    那就是叶汉为人十分的讲义气·对待手下就像是亲人一般,但凡跟过他的人,极少有转投他人的,所以即使叶汉去世,何鸿深也没能从他那边挖过去一个人。

    “你们啊,门户之见还是那么深?”

    何鸿深叹了口气,径直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说道:“澳岛是咱们自己的,是我和汉叔还有傅老榕他们一起做起来的,只要把澳岛赌业发展好·跟随干还不是一样吗?”

    虽然出身港岛豪门,但何鸿深的成就和名望,并非靠祖上的荫庇。

    少年时何鸿深的父亲破产,家道中落,饱尝世态炎凉,青年时他躲避战火逃到澳门,身上仅有NO港元,赤手空拳,九死一生·赢得百万身家。

    所以虽然年逾八旬,但何鸿深的言谈举止之间,都散发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魅力·当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就连秦风都被吸引了过去。

    “何先生,道不同·不相为谋!”

    亨利卫是跟随叶汉打造公主号赌船的主要人物,他和何鸿深的接触比明叔还要多,虽然也很尊重赌王,但说起话来,却是毫不客气。

    “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你们不愿意,那就算了。”

    赌王摇了摇头·眼睛忽然盯在了秦风身上,说道:“年轻人的运气不错·昨天的事情,我还要谢谢你呢。”

    “运气不错?谢谢我?”

    秦风压根就没想到赌王会和自己说话,一时间不由愣住了,指着自己说道:“何先生认识我?”

    “你昨儿在葡京玩了几手,运气很是不错啊。”

    赌王闻言笑了起来,说道:“凭着你昨天的手风,如果再赌下去的话,赢个千儿八百万的绝对没问题,能见好就收,我不是要谢谢你吗?”

    “那么小的赌注,竟然都被您看到了?”

    秦风有些无语,他昨儿在葡京根本就没玩多大会,最后压了那把之后更是马上就离开了,没想到这样都被何鸿深看到了,可见他对自己赌场的关注。

    “英雄出少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可没那么好的运气,少年人,有血性!”

    赌王这话一语双关,他说的运气,不单单是秦风在赌场赢钱,其实还有昨儿发生在码头货场的事情。

    其实以何鸿深的地位,哪里会去关注赌场那点输赢,让他注意到秦风的,还是这几天亨利明叔等人的到来和陈世豪的动态。

    当时赌王对秦风这个年轻人也没怎么在意,只当他是亨利卫或者明叔的人,但是当昨天有人把码头货场发生的事情告诉何鸿深之后,赌王马上对其重视了起来。

    在澳岛,何鸿深想知道的事情,就算是埋地三尺他都能给挖掘出来。

    于是秦风在酒楼和郑中泰的对赌,还有他在葡京赌场的录像资料,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送到!深的案头。!

    如果秦风单单是赌术高,何鸿深未必会在意,做赌业不是会赌术就行的,他何鸿深从来不赌,但丝毫都不损赌王的称号。

    不过秦风的杀伐果断,却是让何鸿深对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何鸿深看来,这就是有勇有谋,想成大事,这两者缺一不可,于是何鸿深生出了想见秦风一面的念头,这才会坐在了陈世豪别墅的客厅里。

    “何先生过奖了,正如您所说,运气而已。”秦风微微一笑,简单的回了一句就不说话了,面对这样的老狐狸,说多必定错多。

    “你妹妹找到了吗?”

    何鸿深却是不肯放过秦风,开口说道:“我让人查了一下,她的护照签发国是美国,不过出境的目的地是港岛,要不要我找人再帮你查一下?”

    “多谢何先生了。”秦风脸上笑容不变,但却没有说出需要还是不需要,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让何鸿深一时都不知道该如何表态了。

    “小狐狸!”

    看到秦风的样子,何鸿深忍不住在心里腹诽了一句,他是何等身份的人,既然说出了这话,就算是秦风不需要,他也要给秦风一个答复的。

    “有人帮着查,干嘛不要呢。”

    秦风此刻也正在心里暗笑着,如果他答了何鸿深的话,那就等于是欠了对方一个人情,现在只说谢不表态,到时候何鸿深即使找到了妹妹的下落,自己也是谢过他了。

    “后生可畏啊……”

    以何鸿深的身份,自然不会和秦风去计较了,哑然一笑后看向了陈世豪,说道:“阿豪,你们的心思我明白,但做赌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来见一下秦风,只是出于何鸿深的好奇之心,但现在说的事情,却是牵扯到了澳门赌业的大事,何鸿深的面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澳岛回归在即,赌牌制度将要进行改革的事情,赌王自然比陈世豪知道的还要多,执掌澳岛赌业数十年,何鸿深自然不想看到这种局面。

    “何先生,大势所趋,非人力所能阻挡的。”

    陈世豪摇了摇头,直到此刻,他才显示出了与何鸿深平起平坐的大佬气魄,开口说道:“您应该也知道,这次洗牌最少会出现三张赌牌,我不争,还有其他人去争的……”

    按照上层传出来的消息,为了打断赌王垄断了澳岛赌业数十年的局面,在港岛回归之后,将一次性发放三张赌牌。

    也就是说,以后的澳岛,将不会再是何鸿深一家独大了,将会有三个势力在这里进行角逐,就是何鸿深,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得到三张赌牌中的一张。

    “你说的没错,这次有不少海外的势力也会参与到其中。”

    何鸿深点了点头,看向陈世豪等人,说道:“如果有你们加入进来,一张赌牌我是势在必得,就是拿下两张也不是不可能,合则两利,你们看呢?”

    论资金,何鸿深数十年来的积累,可以说是富可敌国,不过赌坛有赌坛的规矩,不是钱多就能一手遮天的,否则比尔盖茨也能成为赌王了。

    现在何鸿深缺的,是有赌场管理经验的管理人员和资深的赌术高

    何鸿深清楚的知道,当赌牌开始发放的时候,这些人将成为最抢手的香馍馍,如果不能把这些技术型人才招至麾下,那就等于树立了一个强大的对手。

    而且最让何鸿深担心的,还是那些国际赌场进入澳岛,像是拉斯维加斯的一些赌业大亨,早已对这个东方赌场虎视眈眈,他们绝对不会放弃这次机会的。

    “何先生,以您的威望和实力,一张赌牌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陈世豪笑着说道:“我们不过是小打小闹,看看能不能从你们那里分得一杯羹,哪里有实力和您谈合作呢?我看还是算了吧。”

    陈世豪之所以拒绝的如此干脆,一来他背后有港岛的财团支持,就是当年的傅老榕家族以及叶汉的后人,这些人虽然还比不上何鸿深财力雄厚,但也是坐拥上百亿的大家族,实力不容小觑。

    第二点就是,陈世豪很了解何鸿深,何鸿深做人除了从不赌钱之外,还有一条就是死不认输,他绝对不会看着经营了一辈子的澳岛赌业,被别人抢走。

    所以陈世豪知道,如果两者合作,何鸿深必定要拿走话语权,以他的手段,用不了多久,合作的公司就会成为何鸿深的私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