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手术

第四百二十七章 手术

    “豪哥,发生什么事了?”!

    车子刚刚停稳,阿坤就从一辆白色的面包车上迎了下来,拉开车门说道:“我让人去货场那边了,豪哥,你们没事吧?”

    “妈的,要你有什么用?”

    陈世豪阴沉着脸看了一眼阿坤,忽然一脚重重的踹在了阿坤肚子上,开口骂道:“让你跟着秦老弟的,你刚才在干什么?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跑哪去了?”

    “我……我在赌场啊。”

    阿坤被这一脚踹的后退了好几步,一脸委屈的说道:“秦先生让我在赌场等他,我……我哪都没去呀!”

    “还敢顶嘴?”

    陈世豪一瞪眼,正要仲手再打的时候,身后却是传来了秦风的咳嗽声,“豪哥,是我让阿坤在赌场玩的,不怪他,咱们还是抓紧进去吧!”

    秦风能看得出来,陈世豪这是将自己受伤的事情,推脱到了阿坤的身上,不过那哥们的确很冤枉,就算他跟着去了,恐怕也没有出手的机会,自己依然会受伤的。

    “还不谢谢秦老弟?”陈世豪也不是真的要责怪阿坤,听到秦风的话后,顺着台阶就下来了。

    “谢谢秦先生。”

    阿坤稀里糊涂的谢了秦风一句,忽然看到了秦风半边衣服上的鲜血,不由愣了一下,说道:“秦先生,你怎么受伤了?是谁干的?阿坤我去帮你报仇……”

    虽然旁边有路灯,但光线还是不如白天,阿坤还以为秦风这是被谁砍伤了呢,作为陈世豪手下的双花红棍,他自然要帮秦风找回场子了。

    “行了,你小子在别人面前根本就不算盆菜······”陈世豪指了指那个诊所,说道:“快点去敲门,就说我们到了,秦老弟身体可是还留着一颗子弹呢。”

    “子弹?靠遇到强人了?”阿坤被陈老大的话给吓了一跳,再也不敢多言,乖乖的走到小诊所的门前敲起门来。

    “阿坤,豪哥到了吗?”诊所门应声而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人,从里面探出了个脑袋。

    “周医生,又要麻烦你了。”陈世豪向前走了几步,说道:“是我的一个兄弟受了伤,你那边准备好了没有?”

    “都好了,马上就能进行手术。”

    周医生此刻也闻到了秦风身上那股子浓厚的血腥味,微微皱了下眉头说道:“受了枪伤还不躺着让人抬,找死不成啊?”

    “周医生,别说那么多了先动手术吧。”

    听到那医生的话后,陈世豪摇了摇头,转过脸对秦风说道:“周医生就是这脾气,不过他是英国伦敦皇家医学院毕业的,外科手术十分高明,治疗你这点伤绝对没有问题……”

    “豪哥,这些话就不用再说了。”周医生闻言苦笑了一声,说道:“要不是您,我早就被人砍死在街头了······”

    “哦?周医生这是怎么一回事?”

    秦风跟着对方走进了诊所,不过对于自己的伤势,秦风并不是很在意反倒对周医生所讲的话有些好奇。

    “还能是怎么回事,赌博害死人啊。”

    周医生指了指葡京的方向,说道:“当年我在葡京赌钱输光了之后问高利贷借了一百万港币,可是又输了之后没钱还,被高利贷追着在街头砍,差一点就死掉了……”

    周医生的本名叫做周峰,早年从英国皇家医学院毕业之后,进入到伦敦的一家医院工作,很快就成为了那家医院的技术骨干手术做的十分高明。

    在国外,医生和律师都是非常受人尊重的行业,也是高收入人群,原本按照周峰的生活轨迹,他应该就是找一漂亮姑娘,过着结婚生子的生活。

    但是由于工作的压力,周峰每年都会到国外旅游一到两次,在五年前的一个夏天,他背着包囊来到了澳岛。

    在澳岛那种赌城氛围的熏陶下,周峰也进入到酒店玩了几把,这一玩顿时上瘾了,他做医生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五十万美元,在一夜之间输的一干二净。

    输红了眼的周峰,当场就从高利贷手上借了一百万,不过他赌运实在不怎么样,没过多长时间,又输的干干净净。

    全部输光之后,周峰才感到了害怕,因为之前那五十万美元,输的都是自己的钱。

    但后面的一百万港币,可是高利贷借给他的,按照高利贷的计算方法,他明天还钱的话,就要还一百一十万,此后每过一天,都要按照这个速度往上递增。

    周峰这一算,顿时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当时慌不择路的就想逃离澳岛,只是当他刚刚溜出赌场的时候,就被那帮放高利贷的人给堵住了。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周峰倒是也光棍,对欠下的钱并不否认,但却死活不还,因为他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来。

    当时放贷的那位听到周峰的话后,简直气歪了鼻子,好不容易找到了个看上去像是挺有钱的人,谁知道竟然找了个软硬不吃的滚刀肉。

    在将周峰毒打了一顿,正准备砍断周峰一只手的时候,陈世豪很偶然的经过赌场,见到了这一幕。

    或许是陈世豪那天心情不错,当下就把这事儿给揽了过去,所欠的赌帐都记到了他的账户里,到时周峰只需要将钱款还给他就行。

    但是让陈世豪没有想到的是,周峰居然是一位手艺高明的外科医生,平时兄弟们抢地盘打打杀杀留下的小伤,在周峰手上很快就得到了救治。

    见到周峰有这一手,陈世豪对其也重视!来,专门让手下买下了这家门面,直接就送给了周峰。!

    做了那么多事,陈世豪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日后周峰要优先给自家受伤的人看病,陈世豪愿意为此支付周峰一笔额外的费用。

    五年前的澳岛,这么一个门面,也要价值上千万的,陈世豪的礼不可谓不重,也打动了周峰的心遂答应留在澳岛。

    这五年多下来,周峰在澳岛的江湖上,也打响了自己的名头,但凡是被周峰治疗过的人回去之后都会吹嘘自己的伤是周峰治的。

    “啧啧,这伤可不轻啊?恐怕要伤到骨头了。”

    带着秦风进到诊所里面后,周峰指着房中唯一的一张床,说道:“上去躺着吧,你这衣服是别想要了,回头让人准备一件······”

    秦风右肩处的衣服,都已经和鲜血沾染在了一起周峰拿了把剪刀,小心翼翼的从衣袖处将衣服全给剪开了,露出了里面的皮肤。

    “咦?怎么有愈合的迹象?”

    当看到秦风肩窝处的弹孔时周峰不由愣了一下,他知道秦风中的是五四手枪的子弹,这种子弹出膛后会急速旋转,按理说伤口不应该是这个模样的。

    “疼吗?”周峰用手轻轻的按了一下秦风的伤处。

    “废话,能不疼吗?”秦风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这位医生,别说被子弹咬了一口,就是被刀片划个口子,这样按下去也会疼的。

    周峰没在意秦风的态度,摇了摇头问道:“我是说有没有疼得无法忍受,全身颤抖的那种?”

    秦风明白了周峰的意思,摆了摆没有受伤的左手说道:“那倒是没有,周医生,这枪伤没伤到骨头你直接给取出来就行了。”

    “你懂医术?”

    周峰看了一眼秦风,仲手从手术箱里拿出一瓶药剂,抽入到了针管里,说道:“以五四枪子弹的威力,就算没伤到骨头,也应该挨着了,这麻醉剂只对肌肉有作用回头会有点疼的。”

    “不用麻醉剂……”

    秦风推开了周峰正准备给自己打针的手,说道:“你帮我清理下伤口就行了弹头在什么地方,我自己最清楚,回头我自个儿来取……”

    “你自己给自己动手术?”

    周峰闻言愣住了,过了好半晌才皱着眉头说道:“兄弟,我知道你是个硬汉,不过枪伤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要是有一点闪失,恐怕你这条胳膊就要废掉了……”

    在周峰想来,秦风应该是年轻人好胜的心理在作怪,这样的人周峰也不是没见过,都是看港岛古惑仔电影看傻了的小屁孩。

    “是啊,秦老弟,周医生的医术很高明的,你还是躺好让他帮你取子弹吧。”跟在后面进了手术室的陈世豪也在劝着秦风。

    “没事,就按我说的做,先把伤口清理一下吧,另外给我拿个镊子来。”

    秦风的态度很坚决,眼神在屋里四处打量了一下,看到在屋子一角的架子上,摆着一叠手术用的白口罩,扭过头对陈世豪说道:“豪哥,把那叠口罩拿给我……”

    “你要这个干什么?”陈世豪虽然有些不明所以,还是把口罩交在了秦风的手上。

    “周医生,开始吧。”秦风冲着周峰打了个招呼后,将那叠口罩咬在了嘴里。

    “好吧,你这是自作自受。”周峰耸了耸肩膀,拿出消毒酒精,帮秦风清理起了伤口。

    “咝……”

    虽然嘴里咬着口罩,但是当酒精接触到伤处的时候,秦风还是冷哼了一声,鼻子忍不住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豆粒大的汗珠布满了额头。

    “年轻人,还是打麻醉吧?”

    周峰停住了手,枪伤处理起来是比较麻烦的,即使是他来取这子弹,都要全神贯注之下,才有把握不伤到秦风的骨头。

    秦风嘴里咬着东西说不出话来,但却很坚决的摇了摇头,左手拿住了那把镊子,眼睛示意周峰继续下去。

    “随你了,要是伤到骨头,你这胳膊就算是废了,以后别想再使上力。”周峰无奈的笑了笑,不过要是用棉球蘸着酒精帮秦风擦拭起了伤

    就在周峰完成了清理工作后,秦风左手拿着的镊子,也放在了那皮肉往外翻着的中枪处,眉头一皱,镊子已然深深的插了进去。

    “唔……”

    当镊子插进肌肉中后,秦风全身一下子紧绷了起来,腰部呈弓形猛地往上一顶,不过他的左手却是纹丝不动,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对于人身的身体结构,秦风了解的并不比周峰少,而且子弹在体内的位置,他更是了如指掌。

    当镊子触碰到一个坚硬的物体时,秦风口中又是发出一声闷哼,镊子微微张开,将那物体夹住后,闪电般的往外一拔。

    随着秦风的动作,一股鲜血从伤口处激喷了出来,不过秦风肌肉一紧,那急涌而出的鲜血顿时止住了,只是一丝丝的在往外冒着。

    “出来了!”一直站在旁边看着秦风的陈世豪,发现在镊子的顶端,夹着一个沾满了鲜血的子弹头。

    “呸……”

    秦风吐出了口中的毛巾,狰狞着因为疼痛而有些变形的脸孔,对着早已看呆了的周峰低吼道:“傻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点帮我止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