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二十四章 一个不留(下)

第四百二十四章 一个不留(下)

    “妈的,一把破枪当个宝贝,每次还都让老子帮你背着!

    炮头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阿光在他们组织里,是个不折不扣的武器狂,他那把狙击步枪,是李武雄专门为其从杀手门高价购来的,自从这武器到了手,阿光几乎连睡觉都要拿它当枕头,可以说是寸步不离。

    “嗯?阿光,你怎么了?”

    当炮头往前走了五六米之后,忽然发现,在自己身体前方十多米的地上,躺着一个身影,而那把价值五十多万的狙击步枪,则是在月光下反射出了金属的黝黑光泽。

    “老大,阿光出事了!”炮头心中一紧,一边回头大喊,一边拉开了手中A的枪栓,枪口不断的上下摆动着,随时都准备击发出去。

    “什么事?炮头,阿光怎么了?”

    李武雄非常有经验,就在炮头发出呼喊的同时,他身后货柜箱的灯光一下子熄灭掉了,三道人影从货柜箱里冲了出来,隐身到了周围几个铁皮货柜的后面。

    “老大,阿……阿光死了!”

    炮头举着枪在阿光身前蹲了下来,用左手摸了下阿光的脖子·心中顿时一凉,阿光的颈动脉早已停止了跳动。

    “谁?谁干的?!”

    炮头发出一声怒吼,别看平时他最喜欢和阿光斗嘴,但两人之间的感情却是最好的,眼见阿光死去,炮头心中也有一种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觉。

    “妈的,给我出来啊!”

    愤怒在吞噬着炮头的内心,忽然听到右侧有点异响,阿光抬起枪口就是一梭子子弹射了出去,一道炙热的光线划破夜空,击打在了铁皮上,发出了“当当”的响声。

    “炮头,别鲁莽·回来!”

    李武雄的心思要比阿光慎密的多,对方能悄无声息的干掉阿光,恐怕另外一处的暗哨阮六也是凶多吉少了,这样的人·绝对是高手。

    以李武雄的经验,对待这样的人,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将自己隐藏好,就像是丛林中的毒蛇一般,在暗处给予对方致命的攻击。

    “老大,阿光死了!”

    炮头徒劳无功的射出一梭子子弹后,声音里带有一丝呜咽·“那混蛋还欠我五千块钱呢,他……他怎么能死呢?”

    炮头和阿光是一个村子里出去当兵的,进入到军队之后·人高马大的炮头被送到了炮兵部队,而头脑灵活的阿光,则是被训练成了狙击

    在八十年代战争结束之后,两人又一起被李武雄给招纳进了杀手组织,虽然在战场上见惯了生死,但这么多年的老友在自己面前死去,还是让炮头有些疯狂了。

    “出来啊,别像个缩头乌龟一样!”

    射光那梭子子弹后,阿光的右手离开了扳机·从胸前的子弹袋里又掏出了一个压满了子弹的弹夹,一磕一碰,打空掉的弹夹顿时掉落在了地上。

    只是正当阿光想拉动扳机·将子弹上入到膛中的时候,忽然感觉胸口一麻,就像是被蚊子叮咬了一口。

    “嗯·我的力气怎么小了?”

    阿光原本并没有在意那一点疼痛,只是当他再想拉动枪栓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居然拉不动了,浑身的气力,正在往外飞快的流逝着。

    “这……这是怎么回事?”

    阿光的眼神有些迷惘,但是还没当他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感觉双膝一软·腿上的力量,竟然连他的身体都无法支撑了·整个人“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

    不仅如此,阿光的思维似乎也变得飘忽了起来,往年在战争中的一幕幕像是放电影一般的在心头闪过,甚至连童年的画面都没有遗漏。

    “大……大哥,我……我不行了。”

    阿光艰难的低下了头,此时他才发现,那帆布缝制异常坚韧的子弹袋,却是被什么东西射出一个小孔,位置正对准了自己的心脏。

    此时的阿光,连发出声音的力气都没有了,嘴唇蠕动了几下之后,一头重重的栽倒在了地上,溅起一片尘土。

    “是谁,是谁干的?为什么要狙击我们?”

    躲在黑暗中的李武雄眼中都要冒出火来了,他怎么都没想到,如此简单的一桩任务,居然连着损失了两个跟随了他十多年的老兄弟。

    “雄……雄哥,这……这莫不是有鬼啊?”

    藏身带李武雄旁边的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已经在打颤了,阿光如何死的他们不知道,但炮头却是在眼前没有任何征兆突然死去的,他们并没有听到有人开枪的声音。

    “要……要不就是降头师?”

    另外一个也是遍体生寒,在越南缅甸和泰国等地,有一种可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的降头术,掌握这种法术的人被称之为降头师,在这些!国位极高。!

    “放屁,什么降头师,对方用的是冷兵器!”李武雄压低了声音斥责了一声,不过让他奇怪的是,那个手下竟然没有回话。

    “老猫,你怎么了?”

    李武雄心中一寒,回头望去的时候,却发现老猫的身体已经歪倒在了地上,脑袋贴着地面,瞪着一双大大死不瞑目的眼睛。

    “独狼,小心点,老猫挂了!”

    李武雄此时的心情就像是处在冰火九重天一般,愤怒让他快要燃烧起来,但一个个手下接连死去,又让李武雄遍体冰凉。

    先有最善于在战场上隐藏自己的阿光身死,接下来是炮头。

    而刚才死的老猫,虽然战力不怎么强,但却是战场上的老油子,经历了一百多次战争都完好无损的活了下来,谁知道却是不明不白的死在了这里。

    从战争到杀手,李武雄这一辈子几乎都是在杀人,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形,他仿佛真是在和鬼魂作战一般,连对方的影子都看不到一点,委实是憋屈不已。

    “雄哥,对方是······是鬼,咱们要冲出去啊。”对于老猫的死,独狼看的是最清楚的。

    就在几秒钟之前,和老猫处在平行站位的独狼,突然发现老猫很诡异的笑了笑,然后身体就瘫软在了地上,那种情形诡异之极,也攻破了独狼心中最后一丝防线。

    “雄哥,鬼都怕灯光的,咱们往外冲啊!”

    独狼不想像老猫那样不明不白的死去,口中发出一声狂喊,身体忽然从躲藏的地方冲了出去,同时扣动了扳机,一道道火舌划破夜空,打的四周的铁皮货柜箱“铛铛”作响。

    “独狼,回来,回来!”

    看到独狼的举动,李武雄忍不住叹了口气,在发出喊声时候,身体快速移动了起来,同时眼睛不住的往四周打量着,他想搞明白敌人的攻击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发出来的。

    “啊!”

    当李武雄刚刚将身体隐入到一个死角的时候,枪声就戛然而止,紧接着传来了独狼的惨叫声,探头望去,独狼已经扔掉了手中的枪,用双手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脖子。

    “正前方十点钟方向……”

    李武雄的反应十分的快,在他发现独狼所面对的方向是身体左侧时,左手手腕一翻,一把五四手枪落入掌中的同时,枪声就响了起来。

    没有人知道,李武雄是个左撇子,他的左手枪法要比右手更加的迅速和准确。

    靠着这一手,李武雄当年在一次丛林遭遇战中,接连射杀了五个人之后,那些美军甚至连枪都没来得及拔出来。

    “砰……砰砰!!”

    李武雄开枪的速度快到了极致,根本就不用压枪口,几乎在瞬间就将八发子弹呈扇形击发了出去,在一阵枪响中,李武雄似乎听到了一声闷哼。

    “就是鬼,我也要把你打成筛子!”

    李武雄脸色如冰,左手拇指在枪柄上一按,弹夹就滑落了下来,只是正当他准备换弹夹的时候,心中忽然一寒,连忙举起枪遮挡在了自己的咽喉处。

    “哎呦!”

    李武雄口中发出一声闷哼,拿着枪的手一软,手枪已然是掉在了地上,一股血腥味,从李武雄手腕处传到了他的鼻端。

    “竟……竟然是暗器?”

    虽然受了伤,但李武雄也看清楚了袭击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东西,那居然是一个薄如蝉翼的刮胡刀片?差一点就割开了李武雄手腕的动脉,鲜血潺潺涌出。

    “你……你是谁?”

    早已在战争中将心脏磨练的如同钢铁一般的李武雄,此时也不禁心慌了起来,因为当年培训的时候,他在杀手组织里,见过教官使用这种手段,端得是防不胜防。

    “天理循环,你们杀人,我杀你们!”黑暗中传来了一个声音,随着秦风的身影也显露了出来。

    “是……是你?”

    天空中遮挡着月光的云彩刚好偏离开来,借着月光,李武雄看清楚了秦风的面貌,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对方居然是刚才那个痞气十足的年轻人。

    “告诉我是谁要杀秦葭,我给你个痛快!”

    方才李武雄仅凭着直觉就能开枪击伤自己,秦风也是提高了警惕,他虽然站出了身体,但只要一侧身,就能躲到身边的货柜箱后面。

    “是为了那个女孩?为了那个女孩,你杀了我五个兄弟?”

    李武雄的脸上现出一丝狰狞的神色,“要是被我找到她,我一定要让她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