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一十九章 过江龙(中)

第四百一十九章 过江龙(中)

    “你找死!”被明仔称为阮老板的那人,终于忍不住了从阴影里站了出来,露出了他那张脸。

    听声音阮老板似乎不大,但是当面孔露出来后,秦风马上就从其眼角处的鱼尾纹看出,这人的年龄最少在四十开外了,双手指骨宽大并且起着厚厚的茧子,想来是常年击打沙袋导致的。

    “阮老板,我明仔走这条线,一向都是明买明卖,您可以出去打听打听,在一个城市想找出一个人来,没个二三十万谁愿意接?我和阿风两人才拿了你十二万,已经算是非常厚道的了······”

    别看明仔身材瘦小,但胆子可不小,他见惯了因为各种犯罪跑路的人,那中年人虽然气势逼人,但也吓不倒明仔,一番说辞过后,居然说的那人哑口无言。

    “说好了的价格,怎么能随便改动呢?”想到自己弟兄几个来到澳岛人生地不熟,中年人暗暗咬了咬牙,强自压制住了想要掏枪打爆明仔脑袋的欲望。

    “那就没办法了。”

    明仔将手中的食物递给了那人,说道:“要不这样吧,那两万块钱我退给你,这生意只当我没接过,另外这些吃的算是我明仔送给你们的,你看可好?”

    “这个······”中年人闻言迟疑了一下,转过头向身后看去,很明显,他并不是此行这些越南人中能拿主意的人。

    “事成之后,我们会再支付十万的,不过必须见到人之后才会给!”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十多米外的货柜箱里传了出来,这人的白话说的要比中年人好上许多,显然应该是常年在华人世界居住的人。

    “不行!”

    那人话声未落,秦风就站了出来,说道:“我让手下那么多小弟出去找人,这喝茶钱总是要给的吧?十万块钱必须先支付,然后三天之内·只要你们找的人在澳岛,我就能帮你们找到。”

    “要是给了钱,你找不到人呢?”那个声音追问道。

    “找不到人就退钱,我阿风的信誉·在澳岛绝对比你们好使。”

    秦风拍起了胸脯,“你们出去打听打听,葡京的停车场都被我阿风打下来了,何先生都和我一起吃过饭,如果不是我与明仔是朋友,别说十万了,就是二十万我也不会接这笔生意的······”

    “赌王是什么人·会和你一起吃饭?”

    黑暗中的那个声音对秦风的话很是呲之以鼻,开口说道:“十万是不可能先给你的,这样吧·给你五万,只要你能在三天之内找到人,我再支付你另外五万……”

    “五万少了点吧?”

    秦风现在十足就是一个贪财小混子的模样,往前走了几步,说道:“要不,八万吧,你们应该也知道,我想在整个澳岛范围内找人,方方面面都要打点到·否则一个酒店的监控录像看不到,可能都会因此而找不到人的……”

    “说的那也有道理。”那人沉默了大概十多秒的时间,声音又传了过来·说道:“八万就八万,不过三天之内,我一定要得到消息·否则的话,嘿嘿······”

    货场原本就很寂静,加上只有明仔一人打着的手电筒在散发着光亮,那人的冷笑传出后,周围的空气似乎都骤然降低了几度,听得明仔心里一阵发毛。

    “你们进来吧。”

    随着话声,前方亮起一点微弱的光线·秦风凝神看去,在那个废弃的货柜箱里面·居然搭着三个帐篷,在帐篷前面,胡乱丢弃着一堆垃圾,都是喝剩的啤酒罐和一些简易食品的包装袋。

    “嗯?不是说五个人吗?”

    见到从帐篷里钻出来的只有三个人,秦风微微一愣,按照明仔的说话,偷渡过来的应该是五个人,但是眼下加上外面的那个只有四人,还有一个人却是不知道去了哪里。

    “八万港币,你点点。”

    为首的那个越南人就是刚才和秦风对话的人,他的个头不是很高,但站在那里,自然而然的就有一种气场,即使旁边站了几个身材高大的人,也掩盖不住那人的气势。

    “好,几位老板做事爽快,你们放心,只要有钱,很快就能找到你们要的人!”

    秦风眼中露出贪婪的神色,接过那叠港币后,用手指蘸了下吐沫,一张一张的数了起来,不过耳朵却是竖着在听那几个人的谈话。

    “老大,咱们这一趟活才赚一百万港币,就被他们给敲去十万块?”

    看到那人给了秦风八万块,最初守在外面的那个阮老板,一脸不忿的用越南话说道,不仅是他,就是另外两个人脸上也露出不快的神色,毕竟自己的钱装到了别人口袋里,这的确不是一件能令高兴的事情。!

    “你们懂什么?找不到人的话,别说那一百万了,咱们连那二十万的订金都要退回去。”

    答应给钱的那人面色阴沉的撇了秦风一眼,忽然又换了一种他家乡本地的越南方言,开口说道:“等找到那个女孩,咱们就在澳岛干上一票,阮二,到时候这小子就交给你了,我最喜欢见人有命拿钱没命花了……”

    说到此处,中年人哈哈大笑了起来,正在数钱的秦风抬起头,眼神迷惘了看了对方一眼,跟着傻笑了几声,又低下头数起钱来,引得另外几人的脸上也露出了笑意。

    似乎算准了秦风和明仔不会听懂他们的本地方言,中年人身后一个人大咧咧的说道:“老大,等找到那丫头,你一定要先让我爽了,妈的,我还没见过这么水灵的女孩呢。

    “炮头,你小子跟随学的毛病啊?”另外一人取笑道:“在军队里你就打野战炮,现在还是最喜欢打炮,你说你糟蹋了多少女人了?”

    “我就喜欢强迫女人干他们不喜欢干的事情。”

    叫做炮头的那人舔了舔嘴唇,一脸憧憬的说道:“当你扒光她们的衣服,听着她们的尖叫和求饶的声音,狠狠的插入到她们的身体里,蹂躏她们,最后再用刀子割掉她们的乳-房,那种快感,比在军队里开炮打美国人还要爽啊!”

    “该死!”谁都没有注意到,就在炮头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正在数钱的秦风,动作突然停顿了一下,要不是秦风适时的长吸了一口气,他心中强烈的杀机差点就要弥散出去。

    越南话和云贵两地的方言有些相似,当年胡保国没少和越南人打交道,对越南话并不陌生,有一段时间秦风被师父逼着学方言的时候,就曾经缠着胡保国学过越南话以及一些越南方言,刚才那几人的对话他完全都能听得懂。

    在听到炮头说的第一句话时,秦风心中就升起了无法抑制的杀机,如果不是时机不合适,秦风恐怕当场就要暴起杀人了。

    其实就算是同伙,另外几人似乎也无法忍受炮头的变态,为首的那人将连一绷,没好气的说道:“变态,炮头,这次是总部下的追杀令,你不要节外生枝,找到人直接一枪杀掉就好了。”

    “老大,我不会破坏她的脑袋的,至于她的身体,就交给我好了。”炮头一听老大的话,顿时不乐意了,严格说来,他是患有战争综合症的人,只有在虐杀女人的过程中,才能体会到自身的存在和生活的美好。

    “我的话也敢不听了吗?”

    在这几个人中身材最瘦小的那个老大,忽然往后一靠,一把三把军刺闪电般的出现在了手中,死死的顶在了炮头的喉咙处,一丝鲜血从军刺的顶端滑落了下来。

    “老······老大,我······我错了!”感受着喉咙处的凉意,炮头一动都不敢动。

    面前拿着军刺的这人叫做李武雄,当年曾经是越南特种作战部队的一个营长,和美国人与中国人都打过仗,杀过的人连他自己都数不清了。

    而流传最广的一个传闻是,李武雄有一次被美国人堵在了一个原始森林里整整两个月,他靠着喝露水顽强的活了下来,不过跟着他的五个人全都死掉了,事后调查的时候,发现那几人的尸骨上,居然留有牙印。

    这件事让李武雄被送上了军事法庭,虽然最终没能获罪,但还是被军队赶了出去,从军队离开后,他就组建了现在的小队,吃人魔王的传说,让他在这个小队里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威。

    “只要完成这个任务,咱们的等级就可以提升了,以后能接更高级别的任务,你们都打起精神来,别再想那些没用的事情。”

    李武雄手腕一翻,将那军刺收了起来,垂着头正在数钱的秦风眼神一紧,因为在李武雄的手腕上,他看到了一个刺青,那居然是汉字中的“杀”字,这个字是刺在李武雄手腕内侧的,如果不是他有个翻腕的动作,秦风也无法看清。

    “杀手门的人?”看到那个刺青,秦风眼中的瞳孔不由紧缩了起来.

    秦风怎么都没想到,在国内消失已久的杀手门标志,竟然会出现在几个越南人的身上,而且听他们的言语,杀手门的组织似乎还非常的严谨。

    ps:兄弟姐妹们,求几张年度作品评选票啊,嗯,有月票也来几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