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一十八章 过江龙(上)

第四百一十八章 过江龙(上)

    “明仔,能不能先拖住他们,我叫阿坤带些人过来。”!

    陈世豪做事果断不失冷静,他知道,这些人既然是来寻找秦风妹妹的,不管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都要将他们先抓住再说,不过从明仔的话中得知,对方似乎都带着喷子,一个不慎,他这强龙反而会被地头蛇给咬上一口。

    “豪哥,还没摸清对方的底细,还是先别让阿坤过来了。”

    见到陈世豪拿出了移动电话,秦风连忙伸手制止住了他,按照明仔所说,这帮人身上都带着喷子,也就是枪械,肯定远非一般的江湖帮派可比,陈世豪手下虽然人不少,但未必能顶得住对方飞火力,到时候必有伤亡。

    为了自己的事情,让别人去死的事情,秦风是做不出来的。

    而且如此一来,他这人情可就欠大发了,既然这样,秦风还不如自己悄悄的摸进去,能解决对方那些人最好,解决不了的话,也要偷听到对方的来意,究竟是为何寻找秦葭的?

    “秦老弟,不用担心,他们越南帮有枪手,咱们澳岛人也不是吃素的。”

    听到秦风的话后,陈世豪咬了咬牙,说道:“既然来到了澳岛,别管是港岛人还是越南人,都要按照澳岛的规矩行事,我倒是要看看,这些强龙是否能压住我这地头蛇…···”

    作为能坐镇一方的江湖大豪,陈世豪自然不是靠着耍嘴皮子斗狠坐上这个位子的,在几十年的江湖路上,陈世豪也见惯了腥风血雨,几个带着枪的越南人还吓不住他。

    更何况,陈世豪手上也有枪,在阿坤手下,有一帮平时只是吃喝嫖赌的人,但当需要用到这些人的时候,他们个个都能成为亡命之徒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

    当年的崩牙驹也养有这样的武力,就是靠着这些人,他杀得对手从港岛请来的联军大败,最终逼得自己的对手逃离澳岛独霸濠江数年之久。

    不仅是崩牙驹,其实港澳台三地只要是涉黑的帮派,都有这种终极武力,其中台岛鼎鼎大名的十大枪击犯,都是出身各个帮派,只是平时不会轻易动用罢了。

    “豪哥,不用那么大张旗鼓的就是四五个人而已,我能搞的定。”听到陈世豪的解释,秦风还是摇头不肯答应。

    秦风想得比较多如果是陈世豪出手,那势必搞得港澳皆知,秦风也将会暴露出来,未免会打草惊蛇,让想对付妹妹的那些人有所准备,秦风想自己进去,却只是为了搞清楚这些人寻找秦葭,究竟目地而在。

    “秦老弟,这……不妥吧他们可都是有喷子的。”

    陈世豪用右手做了个持枪的手势,他虽然知道秦风武力过人,但一来双拳不敌四手二来在现代社会中,再能打的人,怕是也抵挡不住一颗枪膛里射出的子弹。

    这也是到了现代武术越来越没落的原因,往日里都是赤手空拳或者拿着冷兵器抢地盘,现在动辄就是A对着大门扫射,谁还愿意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去做那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豪哥,怕他们做灭也?越南佬来到澳岛找人,还是要靠咱们的吧?”

    秦风微微一笑口中说出的话,却变成了地道的白话如果闭上眼睛听的话,陈世豪绝对想不到,第一次到港澳来的秦风,居然能将本地语言说的如此流利。

    “秦风,你的意思我明白,不过这事儿太危险了。”听到秦风改变了语言,陈世豪顿时明白了秦风的心思,他是想装成当地人,去套问对方的来意。

    “没事,对方是来找人的,又不是来杀人的!”秦风摇了摇头,回头对明仔说道:“明哥,不知道那些越南人,拿出多少钱来找人?你们之前应该谈过的吧?”

    “秦先生,叫我明仔就行,明哥的称呼我可不敢当。”

    能被陈世豪口口声声称之为老弟的人,明仔哪里敢受秦风一个“哥”字?连连摆手道:“秦先生,按照我们这边的规矩,委托找人这种事,找到了有五万的喝茶钱,找不到也会给两万,我已经收了他们两万块钱……”

    俗话说鼠有鼠窝蛇有蛇道,在澳岛固然有赌王何先生这种超级大佬,但更多的则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在很多时候,赌王办不到的事情,在他们手上却是十分的容易。

    “两万块钱找个人,不算贵啊。”秦风想了一下,开口说道:“这样吧,等会我自己过去,就说给的钱少了,这件事办不了,看看他们怎么说……”

    “秦先生,要不······我陪你过去吧?”明仔说道:“这些越南的偷渡客,一般都不认生人的,你自己过去我怕他们不买账······”也阿明,多谢你了。”秦风点了点头,伸手将自己的头得蓬松了一些,身体略微一放松,整个人顿时垮了下来,看上去和街头的那些小痞子没有任何的两样。

    “老弟,小心点,好汉不吃眼前亏,千万不要和他们起冲突。”陈世豪拍了拍秦风的肩膀,郑重的叮嘱了他一句,像这种偷渡客,都是身负命案的人,一个不对付就会拔枪相向,大不了杀了人之后再跑路而已。

    “我知道了,豪哥,你就放宽心吧,等会小弟回来,你还要请喝晚茶的……”

    秦风闻言笑了笑,用手整了下自己的衣领,两根索命针悄无声息的滑落到了双手的衣袖处,俗话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秦风是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的。

    “秦先生,一般像这种寻仇的偷渡客,都是不敢进市区的,他们大多都住在货场空置的货柜箱里面。”

    左手拎着一点食物和水,右手拿着个手电筒,明仔一边走一边低声给秦风解释着。

    由于澳岛前几年填海的缘故,原本这一处良港,现在已经变成了半废弃的码头,无数锈蚀的铁皮货柜箱罗列在空地上,就像是一栋栋房子一般,有些里面还透出一丝灯光,显然已经被流浪汉给占据了。

    不过只要不侵占他们的地盘,那些住在货柜箱里的人,是不会过问外面的事情的,尽管秦风和明仔经过的时候闹出很大的响声,也没有一个人出来查看。

    “就在前面了……”

    在码头货场走了大约两三分钟后,明仔压低了声音,指了指三十多米外的一排空置货柜箱,说道:“那些人就住在里面,一共有五个,都不是善茬。”

    “阿明,回头叫我阿风就行了。”

    秦风点了点头,刚往前走了四五步,忽然眉头一皱,往后用力拉了一把明仔,用白话大声说道:“妈的,这什么鬼地方啊,连个灯都没有,阿明,老子和你没仇啊,带我到这种地方来干嘛?”

    感受到了秦风的手指在自己的胳膊上掐了一下,明仔反应也是极快,马上就回道:“阿风,老子要不是看你占了两个停车场,手下有几十个小弟,才不带你过来呢,找个人就能拿十万,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你个扑街仔,找人就找人,带我到这种地方来干嘛?”秦风嘴上不依不饶的说着,但眼角,却是看向七八米外的一处货柜箱,一根索命针已然滑落到了掌心里。

    “你非要见到钱才愿意找人,老子这不是带你来拿钱的吗?”明仔虽然不知道秦风的用意,但他为人十分机灵,很默契的回答着秦风的话,配合的天衣无缝。

    “站住!”

    就在两人吵吵闹闹的又往前走出了七八米,正好来到那个货柜箱处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一道人影幽灵般的堵在了秦风和明仔的身前。

    “我靠,鬼啊?”

    一点都没有防备的明仔被这人吓了一大跳,如果不是被秦风拉了一把,怕是将手里带着的食物都给扔出去了,等到看清对方之后,这才拍了拍胸口,说道:“是阮老板啊,我是明仔,你不认识了?”

    “我认识你,但不认识他。”被称之为阮老板的人,整个身体都隐藏在货柜箱的阴影之中,他的白话说的不是很流利,显得十分生硬,说话的时候还仲出一只手,指向了秦风。

    “阮老板,这是我兄弟阿风,你也知道,我只负责偷渡,别的事情我不管,你们想要在澳岛找人,还是要我兄弟帮忙。”

    明仔将秦风拉到身前,说道:“阿风在澳岛可是大咖,手下有几十号兄弟,就是赌王何先生,都要卖他几分面子,找个人根本就不在话下,不过······”

    说到这里,明仔抬起右手,做了个捻钱的手势,接着说道:“要想尽快把人找出来,最少十万港币,我这不是带着兄弟来拿钱了吗?”

    “你……”

    那人没想到明仔会说出这番话来,身体猛地往前踏了一步,愤怒的说道:“你开始时不是说两万块钱就够了吗?怎么又要十万,当我们兄弟是泥捏的不成?”

    “阮老大,话可不能这么说,两万块钱是我收的,我可是帮你们找到了阿风。”

    明仔摆出一副无赖相,说道:“另外这十万块钱可是阿风收的,我一分钱都不会沾的,你们放心,只要钱到位了,那女孩就算是躲在老鼠窝里,阿风都能帮你们给找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