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一十章 赌牌

第四百一十章 赌牌

    艄着秦风的动作,235三张牌,在他面前排成了一列这个在诈金花中最小的牌面,此时却显得是那般的刺目,桌子上堆积如山的筹码,就因为这不入流的小牌,而尽归秦风所有了。

    “真的是23”

    “这……这不太可能吧?”

    “是啊,洗出三幅豹子,又让自己摸到了2345恐怕就是当年的汉叔也做不到吧?”

    当秦风亮出底牌后,房间里顿时沸腾了起来,那些六七十岁的老家伙,一个个恨不得将眼睛瞪到牌面上。

    这些老家伙们可不是普通人,他们都是在澳岛赌坛曾经风光一时的赌术高手,现在澳岛的荷官以及从事赌业相关的人士,十之二三都是他们的徒子徒孙。

    但即使如此,这些在赌坛厮混了一辈子的老人们,也没有见识过这种牌面,三家冤家牌外带一个通吃的2、35就算是在澳岛这东南亚赌城,说出去恐怕都要被人笑话白日做梦的。

    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发生在自己的面前,这对老人们的视觉冲击是很强烈的,饶是这些老家伙们见惯了大风大浪,此时也是惊的目瞪口呆。

    “秦······秦爷,你······你这是怎么做到的?”

    过了半晌之后,明叔最先回过神来,原本秦风的称呼,又变成了秦爷,此时的他看向秦风的眼神,就像是当年看叶汉一般,因为这二人有一相同之处,那就是能人所不能。

    “玩的多了自然就熟练了。”秦风笑着将桌面上的牌收了起来,双手随便一洗,将牌翻开,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却是四色一条龙的牌面。

    “秦爷,你······你不会是玩戏法出身的吧?”

    见到这一幕·明叔却是忍不住怀疑了起来,因为秦风的表演,都只是电视电影中经过夸张之后的手法,据他所知·在现实中,除了变魔术的,没有人能做到这些。

    当然,变魔术所凭的无非就是眼明手快,别看这些人都老眼昏花的,但是想要瞒过他们的眼睛,并不是那么容易·明叔问出这话,也只是想解释一下自己所看到的现象。

    “明叔,牌可都是你们拿的。”秦风闻言摇了摇头·站起身将外套脱了下来,然后又解开袖口的扣子,将两手的衣袖全都卷了起来,对着众人晃了晃。

    不管是变魔术还是出千,总归是要藏有道具的,就像是秦风洗出四色一条龙,一般而言,出千的人都会将事先排列好顺序的牌藏在身上,在洗牌的时候用手法换过来·但是秦风显然不是这么做的。

    “那……那你是如何做到的?”

    明叔有些不甘心的追问道,他干了一辈子的荷官,和老千们也打了一辈子的交道·自问没有人能在他面前出千,但秦风的行为,显然大大打击了他的信心。

    “明叔·这讲的是个手法,不过不是一般人能练出来的。”

    秦风想了一下,开口说道:“不是秦某卖关子,一来诸位年龄比较大了,练不出这手法,二来恪于师训,这手法着实不能外传·还希望各位能理解一二……”

    秦风刚才赌的那两把,看似是简单的诈金花·实际上却是动用了所有的本事,也算是超常发挥了。

    秦风所学的赌术,和千门之中的赌术还有所不同,不管是扑克牌还是麻将,都有种听牌的绝活。

    当年秦风跟随载学艺的时候,听牌的绝技并没有练出来,五十二张牌,他能听出十二张就算是不错了,但是在接受了玉佩中的赌术传承后,秦风感觉自己的听力日以增进,每次听牌的时候都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当秦风闭上眼睛的时候,听着“唰唰”的洗牌声,他却能清晰的感应到每一张牌的位置,麻将如是,扑克牌也如是,不会有丝毫的差错。

    至于洗牌的手法,也是传承中秘而不宣的手段,甚至连千门中都没有,刚才秦风看似十分缓慢的洗牌,实际上已经快到了极致,这才给旁人一种慢的感觉。

    这就像是大家在看转动着的车轮一般,当它快到完全无法分辨的时候,用眼睛去看,就会造成一种错觉。

    秦风的动作就是如此,在那般高速的洗牌手法之下,他早已将牌的顺序按照自己的想法排列好了,并且旁人在不同角度所看到的牌面也是不同的,就是用摄像机拍下来回放也无法发现。

    这就使得亨利卫和郑中泰都只看到了自己的大牌,而别人拿的牌却是要比自己小,最终导致了郑中泰的梭哈幛,不过亨利卫不愧其“银狐”的称号,牌打的谨慎之极微察觉到不对之后,即使拿到了三张K的牌面,也果断弃牌不跟了。

    在这两局看似简单的牌局中,秦风也是使出了自己的浑身解数,因为面对着这些赌坛老手,他要是再有丝毫藏私的话,怕是也不能赢得如此干净利索。

    “秦爷,老朽服了,就是当年的汉叔,怕是也比不上你啊。”听到秦风的话后,明叔叹了口气,见识了秦风的赌术,他才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秦风,你······你这手赌术,比起你师父来,怕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吧?”亨利卫也感到十分震惊,他当年亲身经历过载和叶汉的那场对赌,不过相比较起来,就算是载和秦风相比,也远不如他。

    “师父为人一向喜欢藏拙,我是不如他老人家的。”

    秦风嘴上这么说着,心底却是知道,在自己得到玉佩中的传承之后,不管是外八门的哪项技艺,比起师父来都是只强不弱了,不过在外人面前,秦风还是要维护师父的体面的。

    “秦老弟,你有如此赌术,何必还在内地呆着呢?”和亨利卫等人的震惊不同,陈世豪此刻却是异常的惊喜,连亨利卫和郑中泰都对秦风甘拜下风,秦风的赌术,在世界赌坛都能占有一席之地了。

    “豪哥,基业在内地,不能久离啊。”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就像是你在澳岛一般,换个环境恐怕也会不适应的。”

    “嗯?话不是这么说,港澳两地的发展,还是要比内地更快一些的。”陈世豪试图说服秦风,“秦老弟只要愿意来澳岛,日后我陈世豪的生意,你秦老弟可以占据一成股份,你看如何?”

    “哦?不知道豪哥日后要做什么生意呢?”秦风闻言心中一动,他早就感觉陈世豪对这次的赌王大赛,有点超乎寻常的热情。

    “赌牌!”

    见到秦风并没有拒绝,陈世豪越发有信心将他招入麾下了,开口说道:“秦风,你知不知道,在澳岛回归之后,澳岛的赌业也将重新进行整合,最少要发三张以上的赌牌,我想抢下来一块······”

    在澳岛,想开赌场,必须需要赌牌,别看现在的澳岛赌场遍地,但是他们都是挂在赌王何先生名下的,赌场所得的利益,何先生都要分上一杯羹,这也是他富可敌国的原因所在。

    当年强如叶汉,在没有拿到赌牌的情况下,也被赌王硬生生的逼离了澳岛,只能兴建了公主号,在公海上和赌王抢夺客源,但却是如无根浮萍,最后在多方压力之下,只能结束掉公主号上的生意。

    不过这种垄断澳岛赌业的情况,马上就要被打破掉了,最少三张赌牌,则是代表着最少三个大势力的崛起,纵使最初的时候另外几个势力无法和赌王抗衡,但时日长了,澳岛绝对将不复赌王一家独大的场景了。

    “赌牌的重新分配?”

    秦风是何等人物,听到陈世豪的话后,眼睛顿时一亮,可以说,澳岛能成为闻名世界的东南亚赌城,完全是因为赌牌的存在,那一张分量极轻的纸张,代表着却是数以万亿的庞大利益。

    “豪哥,你有把握拿到一张赌牌?那么多钱,你能拿出来?”

    秦风知道,像这么庞大的利益之争,各方势力都会插手,陈世豪虽然是澳岛的土著,有着先天的便宜,但资金却是他的短板,未必能比得上港岛甚至拉斯维加斯的那些老牌财团。

    别的不说,在1937年的时候,想争夺赌牌,就需要七十万的保证金,而日后的赌牌争夺日益激烈,保证金的价格也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递增着,按照行里人的估算,这一次赌牌的保证金,最少要在十亿以

    陈世豪就算是在澳岛有着旁人无法比拟的势力,但他却拿不出这么多钱来,更何况争下赌牌之后还要兴建赌场以及赌场周围的各种酒店娱乐设施,这些加起来,怕是也要十亿以上的投资。

    “秦老弟你算是问到点子上了,说实话,那些钱我拿不出来。”

    听到秦风的话后,陈世豪苦笑了一声,他在澳岛打拼了几十年,也不过就只有一两亿的身家,这也正是混黑盒混白的区别,相比赌王何先生每天的日进斗金,他所赚的那点儿钱,就显得微不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