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零八章 诈金花(中)

第四百零八章 诈金花(中)

    秦风切掉三十张牌之后,剩下的还有二十二张扑克,他!们人每人拿三张,加起来就是十二张,最后还有十张牌剩下来,可以说,秦风现在只有抓打最后一个A,才有赢自己的机会。

    但是在郑中泰看来,这种机会却是非常的渺茫,他几乎已经可以断定,秦风最后一张牌必定比A小,第一把旗开得胜不在话下。

    “来个J或者是2凑一对吧。”

    看着面前的两张牌,秦风的脸上也露出了苦笑的神色,他并没有伸手去拿最后的一张牌,而是将已经开出的两张牌放入到那张牌的下面,将三张牌一起拿到了面前。

    “圆,圆,圆出来……”

    秦风用手慢慢搓着牌,将最后一张牌,从上而下的给显露出来,J和的的顶部都是圆形,所以只要出了圆,就有凑成对的希望,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像是8和9还有3这几个数字,顶部也都是圆的。

    此时明叔等人也站在了秦风的身后,他们都是赌坛中的老手,自然看得出来,郑中泰敢跟那三十万,手中就算是散牌,那也最小是个A,秦风如果搓不到A的话,就只能靠一对才有赢牌的希望了。

    “靠,完了……”

    在秦风的喊声中,他和身后的那几个人,都看到了第三张牌的最顶端,只不过出现的并不是圆,而是一个尖尖,秦风的面色马上变得难看了起来。

    “妈的,别是个。”秦风嘴里嘟囔了一句,继续嚷嚷道:“顶,给我顶,一定要顶出来啊!”秦风所说的顶出来,自然说的是A了,不过在扑克牌只搓出了一点尖头的情况下,谁也不敢说秦风手中的牌就是个A。

    “是个A!”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嘴上挺着急但秦风手上的动作却是奇慢无比,足足用了两三分钟的时间,才能那张牌给搓了出来,显露在几人面前的是一张黑桃A。

    “散牌能有一张A和一张J,这赢面已经非常大了,就是不知道泰泰哥的底牌是什么?”在一旁看热阄的亨利卫,开口说道,只是他没有注意到郑中泰那张瞬间变了颜色的脸孔。

    “我输了……”

    当秦风开出那张A之后,郑中泰将手中的牌往桌子上一丢,他怎么都没能想到余下的最后一张单A,居然会被秦风得到。

    如此一来,秦风最后的牌面就是A、J、2而郑中泰的则是A、NO和91虽然两人最大的一张牌相同,但是比第二张,秦风的J却是要比郑中泰的NO大出一点。

    这种牌揭头皮的牌是最让人憋气的,不过郑中泰也没多想,只能将其归于秦风运气好,毕竟他在洗牌中做了手法,才勉强记住了前面二十张牌。

    郑中泰相信,就算是亨利卫最多也不过能记住三十张,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能将五十二张牌的位置全都记住的人就是当年的叶汉,都没有这种本事。

    “运气好,泰哥输了这点钱不至于就黑脸吧?”

    秦风笑嘻嘻的将桌面上的筹码归拢到自己面前,这一局他从亨利卫和陈世豪身上没能赢到钱,只是吃了一万的底钱,不过在郑中泰身上,一把就赢了八十万,将他身前的筹码赢走了将近一半。

    “你小子,这是得了便宜卖乖啊行了,这把你洗牌让老郑我也看看你的本事……”

    郑中泰笑着摇了摇头,他的性子十分的爽直,输了就是输了,况且现在只不过是输了八十万,手里剩下一百二十万的赌资,他还有翻本的机会,赌到最后究竟谁是赢家,还是在两说之中呢。

    “泰哥,一百多万可不够输几把的啊。”

    秦风闻言笑了笑,将牌拿在手中洗了起来,就在他洗牌的时候,场内所有人的目光,就紧紧的盯在了他洗牌的双手上。

    玩扑克,最考验基本功的就是洗牌,高手洗牌时,可以不漏痕迹的用特殊手法,记住自己所洗的牌的位置,同时又要让旁人看不清楚,如此才能赢得赌局。

    只是当秦风洗牌的手法一出,在场的那些人,顿时面面相觑起来,因为他们发现,秦风洗牌的手法非常简单,只是两手各折起牌的一角,交替将其洗在一起,动作缓慢之极,给人留下了大把记牌的时间。

    “难道,他真的不会玩扑克?”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心里都生出了这个疑问,连扑克的基本功都做不好,还何谈赌术?恐怕就是赌场内一个新入门的荷官,洗牌的手法都要比秦风强得多。

    秦风用那看似有些笨拙的手法,将牌重复洗了三遍之后,拿在了左手上,开口说道:“好了,有人需要切牌吗?”

    “切牌?开什么玩笑?”

    亨利卫等人的心里,同时冒出了这个念头,因为就在秦风洗牌的时候,他们都记不少牌,就连对赌术并不是很精通的陈世豪都是如此

    而且那些牌的位置,似乎对自己还非常有利,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根本就不需要切牌。

    “秦风,开始发牌吧……”

    郑中泰的目光有些闪烁,因为他发现,如果发牌的时候,按照先发输家的顺序,他这把牌拿到的将会是个豹子,而且还是豹子中的王者……三张A。

    在郑中泰的荷官生涯中,发出三张A的机会其实并不少,但那都是发给别人的,秉承着荷官不沾赌的原则,他自己则是一次都没能拿到过。

    “好,赢家发牌,第一张先发给输家······”秦风看了看亨利卫几人,见到他们没有异议后,将第一张牌发给了郑中泰,然后按照顺序一一将牌给发了出去。

    “输家说话。”发好牌后,秦风看向了郑中泰。

    “十万吧,刚才输了,我得找补一点回来。”郑中泰并没有去看底牌,而是直接扔出了十万块钱的筹码,这是因为,他有八成的把握可以断定,自己的确拿到了三张A。

    在诈金花的玩法里,三张A已经是最大的牌了,对上23几率可谓是小之又小,而且在秦风洗牌的时候,他也没发现谁能拿到23牌面,所以此刻的郑中泰称得上是有恃无恐。

    “泰哥,我跟了。”

    郑中泰的下家是亨利卫,他同样也没看牌,直接就扔出了筹码,因为亨利卫也从秦风洗牌中看了出来,自己这一把起的是三张K,同样是豹子的存在。

    而且和郑中泰一样,在看到自己是豹子的牌面后,亨利卫所看到其他人拿到的牌面,都要比自己的小,所以他也是存了这一把梭哈的机会,将桌上的筹码全都收入到自己的囊中。

    “我也跟了。”让人出乎意料的是,陈世豪居然也没弃牌,不过他没有记牌的本事,只是不想跑的那么快,跟上一把玩玩而已。

    “这一局有意思了啊。”见到没有愿意看底牌,秦风扔出十万的筹码后,笑道:“既然要暗拍,那我就暗到底了,十万,跟上。”

    “秦老弟这赌法很独特啊,老哥我再陪你一把。”看到秦风也跟上来了,郑中泰暗自心喜,直接扔出了五十万的筹码,说道:“要玩咱们就玩大一点,五十万,亨利你跟不跟啊?”

    “泰哥,你这是老而弥坚呀,才第二把牌,至于下五十万吗?”

    亨利卫摇头苦笑了一声,但手下却是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推出去五十万的筹码,说道:“既然泰哥有兴致,我一定要陪的,五十万,我跟上了。”

    像亨利卫这样的人,只要看准了自己的底牌,在赌的时候不会有任何的迟疑,当然,他的这种行为郑中泰是举双手欢迎的,亨利卫跟的越快,他也就输的越多。

    “你们赌的还真是狠啊。”

    郑中泰和亨利卫的行径,让陈世豪有些坐蜡了,他也经常会去赌场玩个几把,但都是兴致所在,输赢也就是几十块钱,虽然今儿这八百万都是陈世豪拿出来的,但他自己的确没有进行过这种豪赌。

    “不行,不能跟你们这样玩了,我要看牌······”最先撑不住的就是陈世豪,嘴里嘟囔了一声之后,他抓起了面前的三张牌。

    “嗯,妈的,这样的牌也能摸到?”

    当陈世豪看清楚了自己手中的牌后,眼睛一下瞪了起来,突然半真半假的用手在自己脸上不轻不重的扇了一记,开口骂道:“真是手贱啊,好好的我看什么牌呀?一百万,我跟了!!”

    说实话,陈世豪在扇自己耳光的时候,恨不得手上的力道再加重几分,因为看了自己底牌之后,他发现自己抓到的居然是三个Q的豹子,陈世豪虽然赌的不精,但至少明白什么是大牌。

    从理论上讲,在三个Q的豹子上面,有三个K和三个A还有一个235可以赢他,但那都是存在于理论中的,而现实是,像这样的冤家牌,陈世豪反正从来没有见到过。

    “秦风,该你了,五十万的暗牌跟不跟?”

    在陈世豪跟注之后,郑中泰心中一喜的同时又有些担忧,他怕陈世豪看牌后的举动,会把秦风给吓退掉,那么这把牌他就无法将秦风给圈进来了。

    “豪哥这是在玩心理战术啊?”秦风想了一下,推出了筹码说道:“五十万而已,又不会伤筋动骨,我还没动本钱呢,跟了!”

    ps:这几天的更新都是晚上7点,等胖子回来之后,欠的更新会一一补上的,兄弟们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