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零六章 筹码

第四百零六章 筹码

    “梅子和茶叶混在一起熬制,这手艺我还是第一次听闻!

    秦风对手中的这碗酸梅汤很是感兴趣,拿着陈世豪问了半天,直到豪哥从厨房将大师傅叫出来说了配方才算完事。

    “秦老弟,你也是个吃货啊?”

    看到秦风的这种行径,郑中泰却是感到愈发亲切,人就是这个样子,只要看顺眼了,怎么做都是好的,相反如果看一个人不顺眼,那人做什么在你眼中都是不行。

    “人生一世,吃喝二字,我当然喜欢吃呀。”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半真半假的说道:“以后泰哥要是有机会去京城,我做一桌满汉全席给你尝尝,不过要提前三个月给我,否则我可准备不齐那些配料……”

    “满汉全席?这福满楼就有,你们内地的未必能比这里做得好……”郑中泰有些不以为然,福满楼最贵的一桌席就是满汉全席。

    当年郑中泰曾经跟着汉叔吃过一次,按照叶汉的说法,当年清宫中的大厨们,有很多都逃到了港澳等地,现在这边所做的满汉全席,要比内地正宗的多了。

    “泰哥,以后吃过我做的你就知道了。”

    秦风笑了笑也没争辩,他自然不会给对方说,师父载就是正宗的皇室传人,小时候吃过御赐的满汉全席的,当然,那也是老佛爷吃剩下之后赏赐下去的。

    载也算是个老饕,他早年曾经有一段时间研究过中国的美食,为此还拜访了一位隐居在津天的宫廷大厨,从他那里得到了一本满汉全席的菜谱。

    所以要说到做满汉全席,国内还真没有几个人能超过秦风,只不过现在的一些食材太过珍贵,真正办一桌满汉全席,花费数十万不说,最少也要筹备好几个月的时间。

    “秦老弟·这方子你也拿到了,怎么样,给咱们露一手吧?”

    见到秦风居然和郑中泰扯到了吃上,而且还谈的不亦乐乎·陈世豪却是坐不住了,他这次招呼明叔等人回澳岛是私下里进行的,很容易被何先生的人发现。

    虽然现在陈世豪未必怕赌王,但也不敢轻易去挑战赌王在澳岛的权威,所以就想快点确定下来参加赌王大赛的人选,再将明叔和亨利卫等人送走。

    “好,有扑克牌吗?”秦风转脸看向了郑中泰·说道:“泰哥既然说了玩牌,咱们就玩扑克吧。”

    “别介啊,老弟·咱们玩麻将也行,我对这个也有些研究,只要你说出是哪个省的规矩,我都能陪你玩玩…···”

    对于自己的在扑克牌上的赌术,郑中泰还是很有信心的,只是既然和秦风投缘,郑中泰也就不想让他当众出丑了。

    “泰哥,还是玩牌吧,我很久没碰那东西了。”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虽然他很喜欢郑中泰的为人,但今儿可是来震慑众人的,秦风就是要在他们最强的领域中将其击败。

    有句老话叫做赌场无父子·既然上了赌桌,秦风不会和任何人论交情的,只有冷酷无情的人·才能在赌桌上笑到最后。

    “好,那就赌扑克吧。”听到秦风的话后,郑中泰微微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给出的台阶,秦风居然没有顺着下来。

    “泰哥,牌来了。”

    几分钟过后,一个年轻人拎着只箱子走了进来·打开箱子一看,里面层层叠叠的足足摆放了四五十副扑克牌。

    为了防止一些眼力和记忆力超群手法高明的人在牌上做记号·按照赌场的规矩,一把之后,就要换一副新牌,像这样的箱子,就是专门放置赌具所用的。

    场内的人都是在赌场工作了几十年的老人,虽然只是一场普通的对赌,但一切都还是习惯性的按照规矩来,那几十副扑克牌都是赌场专用的。

    “秦老弟,你说用什么玩法?”

    随手拿出一副扑克牌拆封后,郑中泰看向秦风,笑道:“德州扑克,梭哈,还是21点,秦老弟你说了算…···”

    “客随主便,泰哥你说吧,怎么玩都行。”

    秦风无所谓的说道,对于他而言,什么玩法真的不重要,一通百通,他们比拼的将会是赌术,而不是运气。

    “我在赌场当荷官,对于德州扑克梭哈这些接触的比较多,玩这个,你会吃亏的……”

    郑中泰倒是个实诚人,不肯占秦风的便宜,沉吟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我知道内地有种赌博的方式,叫做诈金花,玩法也很简单,要不……咱们就玩这个吧?”

    “诈金花?泰哥也会玩这个?”

    听到郑中泰的话后,秦风愣了一下,这种赌法因为简单明了,在国内很是盛行,就秦风所知,何金龙手下的那帮子人,整天没事就拿这个赌钱。

    “港澳这边也有人玩,赌场里面也有。”

    郑中泰笑道:“说起来我还是占了你的便宜,因为这赌法也是澳岛传过去的,想找澳岛找到没有的赌法,还真是难······”

    作为东南盛名的赌城,几乎只要人们听闻过的赌法,在澳岛的赌场里一定就能见到,诈金花自然也不例外。

    “泰哥,诈金花两个人不好玩,最少也要四个。”秦风看向周围,说道:“还有谁想玩的?”

    “我算一个吧。”

    “我也算一个。”

    陈世豪和亨利卫同时开口道。

    “亨利,你要玩也可以,不过你不能洗牌发牌。”

    郑中泰自知他的赌术比亨利要差上一些,当下说道:“这是我和秦风赌,我们两个谁赢谁洗牌,如果都没赢,那就一张赌大小,赢的人洗牌发牌……”

    对于荷官而言,洗牌发牌,是最考验赌术的,有些人仅凭洗牌,就能洗出四色一条龙,电视里所演的那些并非是空穴来风。

    “行,泰哥,就按你说的办。”亨利卫自然知道郑中泰的意思,当下点头答应了下来至于陈世豪,他则是打酱油凑数的角色,并没有什么意见。

    几人起身来到一张麻将桌前坐下,秦风开口说道:“泰哥,说说规矩吧。”因为地域的不同,赌法或许也有些差异,事先说好之后就会省却很多的麻烦。

    “好,那我就说一下。”

    郑中泰点了点头,将那副扑克牌中的大小王剔除了出去说道:“豹子吃同花顺,金花吃顺子,对子吃散牌,最小的,则是吃豹子……”

    所谓豹子,就是三张一样的牌,在豹子里,三个A是最大的,三个2是最小的同花顺则是三张花色相同又连在一起的牌面,以AKQ最大,23最小。

    顺子是不同花色的三张连牌也是以AKQ最大,顺子下面是对子′对A最大,对2最小至于散牌,是从A到丨序下来的。

    不过在诈金花的赌法中,还有一种特殊的牌面,那就是最小的2,这种特殊牌在遇到别的牌时,是稳输不赢的牌面。

    但其特殊的地方,就是如果他遇到豹子也就是最大的牌时,却是可以赢任何豹子也就是三张相同的牌。

    诈金花之所以很流行,就是因为赌法简单,在郑中泰稍微一解说之后,几人都表示明白了。

    “等等,阿泰,既然是赌,总要拿出点东西来吧?”就在郑中泰准备第一把和秦风一张牌猜大小的时候,陈世豪摆手制止了他。

    “豪哥,拿出什么东西?咱们就没必要真金白银的赌了吧?”郑中泰有些不解的看向陈世豪,他身上也没带多少钱啊。

    “我让人拿了点筹码过来,咱们就赌筹码吧。”陈世豪挥了挥手,早已等在门口的一个年轻人,又拿了一个箱子过来,放在了麻将桌上。

    “这里是八百万的筹码,没人两百万,一把下底是一万,押注上不封顶,阿泰,秦老弟,亨利,你们觉得怎么样?”

    那箱子分为四格,每一格里都摆放着三种颜色的圆形筹码,随着陈世豪的话声,年轻人手脚麻利的将筹码取出,分别放在了四人的面前。

    “这筹码做的倒是挺精致的,泰哥,你从哪搞来这么多啊?”

    秦风拿起三枚筹码看了看,他发现这些筹码中间都有个五星,而外圈的颜色分为红黄蓝三种,五星的下面,分别是一万两万和五万的数字。

    “这……豪哥,这不合适吧?”

    正把玩着筹码的秦风,忽然听到了郑中泰的声音有些颤抖,不由奇怪的抬头看了他一眼,这些筹码一不能吃二不能喝的,至于如此吗?

    陈世豪摆了摆手,说道:“阿泰,没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如果有本事,尽可以都赢走,这点钱我还是出得起的。”

    “等等,豪哥,这筹码是钱?”秦风开口打断了陈世豪的话。

    “秦风,当然是钱了。”

    看到秦风一脸不解的样子,亨利卫帮陈世豪解释道:“这里所有的筹码,都是葡京所用的,在澳岛,赌场的筹码是可以当成钱的,比港币还坚挺呢……”

    听到亨利卫的解释,秦风才明白了过来,敢情面前的这些筹码,都是陈世豪从葡京兑换出来的,八百万的筹码,代表的就是八百万港币。

    作为澳岛最大的赌场,葡京对自己的信誉看得十分重,只要是葡京的筹码,到了赌场内都能得到相同金额的兑换,不仅是葡京,国际上的一些大赌场,都是如此。

    这也是一些赌场发生劫案,抢劫者除了抢现金之外,还会去抢筹码。

    当年澳岛一家著名的赌场,就曾经被悍匪抢走过价值三百万的筹码,最后经过谈判,花了两百万的真金白银,才算是将其给赎了回来。

    PS:个位数的月票啊,好悲催,兄弟姐妹们多支援几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