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零五章 论资排辈

第四百零五章 论资排辈

    来到福满楼订好的翡翠厅后,里面已经坐着七八个人了个饭厅十分的大,除了吃饭的餐桌之外,还有一处茶室和棋牌室,此时几个老头正在里面喝着茶。

    “秦风,我给你介绍下。”

    亨利卫快走了几步,指着年龄最大的明叔说道:“这位是明叔,当年汉叔御用的荷官,是跟了汉叔一辈子的老人。”

    “明叔,你好。”秦风对着明叔拱了拱手,他的这声称呼可不是按照江湖规矩来的,而是尊重对方年纪大而已。

    “你叫秦风是吧?早就听亨利和阿豪提过你了,来,年轻人,喝杯茶。”

    别看昨儿明叔和亨利发生了争吵,其实在赌场这种环境里厮混了一辈子,明叔早就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了,此时就完全看不出他曾经针对过秦风。

    “这位是泰哥,明叔之后就要数到他了·`····”

    亨利卫介绍的第二个人就是郑中泰,“当年在汉叔的公主号上,所有荷官的工作,都是泰哥负责的,也是跟着汉叔的老人······”

    亨利卫这话,其实是抬举郑中泰了,因为在叶汉开始做公主号的时候,技术总监已经是亨利卫了,郑中泰那会只是给他打下手而已。

    叶汉为人十分公正,在赌之一道上绝不肯含糊,有本事的人他一定会扶上位的,郑中泰不如亨利卫,所以当时只能做个技术副总监。

    “亨利,别给我戴高帽子了,那会的技术总监可是你。”

    郑中泰为人倒也光明磊落,冲着秦风一拱手,说道:“秦先生,听说你赌术高明,郑某回头还要请教一二······”

    秦风也回了个礼,落落大方的说道:“请教就不敢当,等会大家切磋一下吧。”

    “咳咳·大家落座吧,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

    看到一进屋就提及对赌的事情,陈世豪咳嗽了一声打起了圆场,“秦老弟是客·就坐个首位吧,明叔你做主陪怎么样?”

    陈世豪这话一出,明叔等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虽然远来是客,但秦风年龄太小,这主位还是轮不到他去坐的。

    陈世豪的这话,显然是在警告他们不要节外生枝·同时也点明了秦风的重要性。

    “阿豪,我看还是明叔坐主位吧,就算按照道上的规矩·这里也是以明叔为首的······”郑中泰是个直脾气的人,心中不满就直接说了出来。

    “其实要说按江湖上的规矩,秦某倒是也坐得起这位置······”

    秦风一扫之下,已经将众人的面色收入眼底,微微一笑,说道:“豪哥既然说了,秦某也就不客气了。”

    秦风此来,本就存了震住这帮跟随叶汉打天下的老人们的心思,要是连个主位都不敢坐·那干脆直接打道回府好了。

    “狂妄!”见到秦风大马金刀的坐在了首位上,有两个老人的脸上现出怒色,低声呵斥了一句。

    “阿豹·先坐下吧。”

    活了七十多岁,明叔养气的功夫自然不会不如年轻人,当下制止了那两人·开口说道:“随便坐,大家随便坐吧,都是自己人,分什么主次啊?”

    “这老头的声望倒是很高。”

    秦风冷眼相关,自然看明白了,亨利卫和陈世豪似乎走得比较近,而那些年龄大的人则是包成一团·对自己的质疑,应该也是来自他们。

    “秦先生·不知道你师承何人?出自哪派?”坐下之后,明叔看向秦风,开口说道:“老头子在内地也有些老朋友,说不定咱们就有些渊源呢?”

    年龄大修养好,可不代表就没脾气了,刚才秦风所说的坐得起首座,就让明叔不太服气了。

    明叔是正经入过帮会的人,而且辈分很高,在当今国内外赌坛,除了叶汉之外,要是排资论辈,怕是没几个人能超过他的。

    “我老师的名讳就不说了。”

    秦风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我没入门,但有渊源,如果进到门中,当个“正将”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我这么说,明叔可能明白?”

    港澳包括东南亚的赌坛,最早都脱胎于中国的千门,只要有三代以上师承的,都知道,赌术只是千门的一个分支而已。

    真正的千门,组织极其严密,而且在千门之中,也分为内门和外门。

    千门内门非常的神秘,没代都是一脉相传,相传汉代韩信、东方朔,隋朝虞庆则,唐代李靖还有明初彭莹玉,都是千门传人。

    千门内门的传人,以颠覆腐朽江山为己任,个个都是才学卓绝之辈,在历史上留有偌大的名声,但知道他们是千门中人的,却是少之又少。

    除了内门之外,千门还有外门,也就是江湖之中的千门,像是开赌行骗这些,都归于千门外门之中,在外门里,最重要的就是千门八将。

    千门八将各执其职,秦风所说的正将,为千门第一将,是千门行骗开局的主持,往往身兼千门之主。

    根据秦风所知,真正的千门传人,在清中期的时候,就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了,他的身份比正将只高不低,自然能用其来形容了。

    “什······什么?正将?”听到秦风的话后,原本稳坐在椅子上的明叔,忽然站起身来,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了秦风。

    明叔早年拜入赌门,从师父口中听过千门的事情,知道赌门只是千门的一个分支而已,论身份,和主门相差甚远。

    只是千门销声匿迹已久,所谓千门八将都深藏在明叔的记忆深处,所以在听到秦风的话后,才会如此震惊。

    “没错,看来明叔是知道的啊?”秦风点了点头,问道:“不知道明叔在门中,又是掌哪一将呢?”

    “我······我和你一样,也……也没入门。”

    明叔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缓缓坐回到了椅子上,说道:“要是秦爷所言不虚的话,那这个首位,您自然是坐得起的。”

    明叔此话一出,场内众人皆惊,且不说明叔在江湖上的地位,单单论年龄,他都要比秦风大出了五十多岁,秦风何德,能当得起秦爷这句称谓呢?

    “我说的只是渊源,就是千门虚着正将的位置,我也不会去的。”

    秦风笑了笑,他对明叔的反应倒是习以为常了,苗六指比他年岁还要大得多,不也是一口一个秦爷叫着吗?

    秦风的传承是来自外八门的主门,比千门门主的身份还要高贵,他自然不肯去做个正将了,之所以说出正将这个词,只是拿出来对比一下而已。

    “秦爷的来头,老头子的是不敢打听了。”

    明叔闻言苦笑了一声,别看港澳两地的经济发展超出内地很多,帮会横行,似乎也要比内地活的自在。

    但是如果论起底蕴来,内地一些存在了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门派,都有着不为外人所知的传承,根本就不是明叔这些人能招惹得起的。

    这个道理不仅明叔明白,陈世豪也是知道的,他没想到秦风的来头居然如此之大,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好,秦某以茶代酒,先敬各位一杯,就当是拜过江湖同道了。”秦风端起了茶杯,周围坐着的那些人不由自己的都端起了杯子,显然都被秦风气势所摄。

    “不得了,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不得了啊。”

    明叔在心中暗叹了一声,见了秦风的做派,他终于失去了再此次澳岛洗牌分得一杯羹的心理,只要陈世豪能安置好那些晚辈,他就真的退出赌坛了。

    “现在哪里还有什么江湖啊,大家都是赚钱吃饭,这才是正理,小子年龄最小,再敬大家一杯。”

    见到震住了场内众人,秦风立马换上了笑脸。

    秦风从小就在江湖上流浪,行事远比同龄人成熟的太多,几句话说下来,就听得众人心中暗暗点头,感觉秦风也不像是那么狂妄的人。

    再加上有陈世豪在一边帮衬,等茶换成了酒之后,桌上的气氛显得愈发融洽了起来,就连郑中泰也和秦风连喝了三杯。

    “秦老弟,别的不说,就冲你这豪爽劲,泰哥我服气了。”

    这顿饭足足吃了两个多小时,等到快要结束的时候,郑中泰拉住了秦风,说道:“此次赌王大赛,就由你和亨利去,哥哥我绝对没有二话了。”

    俗话说花花轿子人抬人,在被秦风连吹带捧了一番后,郑中泰早已将秦风因为知己,除了还见识秦风的赌术之外,对秦风这个人,已经是全方位认可了。

    “泰哥,酒足饭饱,玩玩也无妨,权当是给大家助兴了。”

    秦风虽然也是酒意上脸,但心里却是明白的很,那些老家伙们未必就全都服气,某些人怕是心里还在打着小算盘的。

    “好,秦风,我让人准备了醒酒茶,咱们喝点茶再来玩吧。

    陈世豪也没有喝多,对待此次赌王大赛,他还是比较慎重的,因为如果在赌王大赛上不能夺得赌王的名头,日后在澳岛争夺赌牌,怕是还会有许多波折。

    有几个和陈世豪想法差不多的老头子,也顺水推舟的说道:“阿豪说的是,咱们也想见识下内地的赌术,大家先喝会茶聊聊天吧。”

    “咦,这茶不错啊,豪哥,回头你可要把配方帮我要来!”

    醒酒茶是用酸梅汤配上铁观音熬制的,口味十分独特,一杯茶下肚之后,秦风顿时感觉头脑清明,忍不住交口称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