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零四章 专治各种不服

第四百零四章 专治各种不服

    “亨利,你看怎么样?”陈世豪转脸看向了亨利卫。!

    “丹尼,我怕秦风不同意啊。”

    亨利卫苦笑了一声,这但凡有本事的人,一般也都是有些脾气的,他们明摆着不相信秦风,亨利卫还真怕秦风一气之下摞挑子不干了。

    “亨利,这有什么不同意的?”

    听到亨利的话后,明叔不以为然的说道:“参加赌王大赛的收益可以分给他一些,只要能进前十,最少就有几百万美元了,他一辈子都未必能赚得到。”

    进入新世纪之前,港澳人还是有很大优越感的,在他们看来,内地人都是些穷光蛋,所以明叔这话明显带着一种施舍的口吻。

    “明叔,这些话,您可千万别在秦风面前提。”

    明叔的话让亨利卫差点都哭出来了,“秦风在京城经营的玉石店,每月利润都在千万以上,他还要不少别的生意,明叔您拿钱压人,只能适得其反……”

    “什么?每月进账千万以上?”

    听到亨利这话,名声咂吧了几下嘴巴,闭口不言了,因为对方要是有这收入,对赌王大赛的那点奖金还真的未必在意。

    陈世豪想了一下,开口说道:“亨利,要不我去说吧,就说澳岛有朋友,想和他切磋下牌技,你看怎么样?”

    “丹尼,你要开这口,那点人情可就用完了啊。”亨利卫不置可否的说道。

    “不就是帮他找个人吗,我本来也没当是人情。”

    陈世豪无所谓的说道,在他看来,自己日后根本就没有能求到一个大陆人的机会,要这人情有什么用呢?

    “那好吧,咱俩明天一起去。”亨利卫点了点头,看向郑中泰,说道:“泰哥,你准备一下·看看明天要和对方赌什么······”

    “有什么好准备的?只要是扑克,赌什么都行!”

    郑中泰的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色,秦风还没出生的时候他就已经跟在叶汉身边闯出了不小的名声,难道还会不如一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伙子?

    “那好·就这么办吧。”

    亨利向四周看了一眼,说道:“明叔,这事儿是咱们求人,别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否则这赌王大赛,对方不是不能自己去参加的……”

    说了这句话后,亨利就起身离开了会议室·留下那些人面面相觑。

    “阿豪,你……你看,亨利这是怎么说话的?”

    明叔被亨利卫的话气的吹胡子瞪眼·但也无可奈何,原本叶汉没去世的时候,亨利卫的地位就要比他们都高,只是叶汉去世之后,他们才卖弄起了老资格。

    “明叔,亨利说的也没错,那个秦风不是普通人,要是论起江湖上的辈分,他未必就比咱们低了·以后这些事情,明叔你们就不要过问了……”

    陈世豪见识过秦风的手段,知道对待秦风是只能软不能硬·要是惹怒了对方,那真有可能是一拍两散。

    另外陈世豪的这番话,也无不有敲打明叔等人的意思。

    他能看出来·这些老家伙们纷纷发出自己的声音,其实就是想在日后的生意里占有一席之地,说白了还是利益使然。

    “阿豪,你?”听到陈世豪的话后,明叔豁然色变,一拍沙发就站了起来。

    “明叔,不要发那么大的火。”

    陈世豪摆了摆手·说道:“咱们虽然有交情,但那是我和汉叔的情分·现在只是看到你们流落他乡,这才想做点事让大家有口饭吃,如果是出力不讨好,这件事也不用做了。”

    陈世豪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现在才算是闹明白了,为何叶汉当年留下了这么多赌术高手,在其死后居然不能独当一面,落得现在这种下场。

    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内部的不团结,每个人都有心里都有自己的小算盘,亨利卫又相对年轻镇不住场面,最后只能黯然远走京城,避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好吧,阿豪,就按你说的办吧。”

    听出了陈世豪话中的坚定,明叔叹了口气,只能答应下来,他们现在都是无根漂萍,陈世豪帮助他们是情分,不帮······却也是本分。

    “老窦,画的事就看着办就好了,按我说的五百万,一分不让。”

    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多的时候,秦风接到了窦健军的电话,他昨天回到港岛后,马上就约了那位商界大佬,今儿一早就将画拿了过去。

    “秦爷,我开价开了六百万,您猜,结果怎么样?”窦健军此时沉浸在兴奋之中,已然是忘了昨儿发生在澳岛的事情。

    “那人同意了?”

    秦风闻言倒是有些意外,那幅画本身的价值在左右,就算加上一些名人的题跋和印章,撑死了也就是五百万。

    “哈哈,五百五十万成交的。”

    窦健军在电话里大声笑了起来,说道:“他说上面董其昌的题字和印章极为难得,要是还有这种品相完好的画,他还会高价收购的。”

    从过年到现在,只是做了两笔生意,窦健军就得到了超过往年走私一年的利益,这让他更坚定了跟着秦风干下去的念头。

    “最近这段时间,我是没空了,老窦,你先等一下。”秦风正说着话,忽然听到门外响起了门铃声。

    “亨利,豪哥,你们先坐,我说个电话。”打开门见到是亨利卫和陈世豪,秦风打了个招呼将二人让了进来。

    “老窦,下半年我争取再送两件货过去,咱们先这么说吧。”

    秦风刚想挂断电话的时候,忽然又想起一事,连忙说道:“吴哲的证件我先用着,让他最近别惹事……”

    “秦爷,我明白的。”窦健军也听出秦风那边有人,答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豪哥,干嘛这样看着我啊?”

    秦风放下电话之后,发现陈世豪瞪着一双大眼睛,死死的盯住了自己,不由在脸上摸了摸,他早上洗脸了啊。

    “你……你真是秦老弟?”

    陈世豪眼中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面前的秦风,和昨儿见到的简直就是两个人,除了脸型有那么一点点相似,其余再没有丝毫相像的地方了。

    秦风笑了笑,说道:“豪哥,我没证件,进出澳岛有点问题,昨儿也是没办法的事。”

    “我可以证明,这才是秦风。”亨利卫虽然也惊异,但毕竟他见过秦风的样子,远没有昨儿震惊。

    “神,真是神了……”陈世豪冲着秦风翘起了大拇指,说道:“早就听说内地卧虎藏龙,我们这真是井底之蛙啊。”

    “其实只是面部皮肤的一些改变罢了,没那么神奇的。”

    秦风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这几天我还要借用下那模样,两位心里知道就行了,不要和别人说起来了。”

    “还,还能变回去?”陈世豪闻言又是一惊。

    “很简单的,两位等我一会。”

    秦风起身走进了洗手间,没过五分钟的时间,昨儿吴哲的相貌又出现在了两人面前,让亨利卫和陈世豪震惊了好半天。

    “亨利,豪哥,您二位过来,这是有事吧?”重新坐下后,秦风用酒店的茶具给亨利和陈世豪分别倒了杯茶。

    “秦风,也没什么事,这不马上中午了吗,咱们一起吃个饭。”

    亨利卫的脸色有些不太正常,说道:“正好当年跟着汉叔的几位老人都在,我想吃饭的时候介绍大家认识一下。”

    “亨利,还有别的事吧?一次都说出啦吧。”看到亨利卫吞吞吐吐的样子,秦风心中已经明白了几分。

    “我来说吧。”

    陈世豪接过了话,说道:“秦老弟,是这样的,大家对你的赌术都很好奇,想见识一下,不知道可否?你要是不同意也没关系,我们回绝掉就行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秦风心中动了一下,说道:“没关系,赌术虽然出自千门,但南北派系还有不同之处,我所得传承大多是北派,能和南边的同行交流一下,也未尝不可。”

    秦风是何等聪明之人,从陈世豪和亨利卫的神色中,就看出了一些端倪,恐怕那些人不是好奇,而是感觉不服气吧?

    对于这一点,秦风倒是没有生气,有本事的人一般脾气也大,既然存了收服叶汉所留势力的心思,秦风自然就得专治各种不服了。

    “好,秦老弟爽快!”

    陈世豪看了下手表,说道:“我在福满楼的翡翠厅订了房间,咱们就去那里用餐吧,吃完之后就可以开始了。”

    “成,走吧。”

    秦风也没废话,当即站起身来,至于寻找妹妹的事情,则是一句都没提,秦风相信,以陈世豪的为人,怕是早就将悬赏花红宣扬了出去。

    “豪哥好大的排场啊?”

    走出酒店房间,秦风就发现有两个穿着黑西装的汉子守在了房间门口,下了电梯之后,更是有五六个人走了过来,将他们拥簇在了中间。

    “让秦老弟见笑了,最近澳岛不太安全,我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陈世豪闻言苦笑了一声,昨儿他自己外出了一趟,就遇到了秦风这等猛人,是以豪哥对自己的安全防范又加强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