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零三章 耳听为虚

第四百零三章 耳听为虚

    “有照片就好办了。”陈世豪接过秦风递来的那几张画像说道:“你放心吧,只要你妹妹在澳岛,最迟三天,一定会有消息传过来的。”

    以陈世豪的影响力,只要他吩咐下去,恐怕用不了一天,整个澳岛的道上兄弟,都能人手一张这个画像,只要秦葭还在澳岛,肯定会被发现的。

    “豪哥,我看这样吧。”

    秦风开口说道:“让澳岛的兄弟们帮我找人,我也要意思一下,您放出风声去,谁能找到这个女孩,悬赏花红五百万,就算是只有消息,而消息是真的话,也有十万花红可拿……”

    秦风虽然已经见识了陈世豪在澳岛的势力,但俗话说的好,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悬赏找人和不悬赏,最终所能起到的效果绝对是不一样的。

    陈世豪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秦老弟想的周到,就按你说的这样办。

    在港澳两地,悬赏花红找人并非是什么稀罕事,道上经常会有这样的消息传出。

    不过往常所悬赏的花红,基本上都是在通缉某人,像这种寻妹就拿出八百万的事情,还是绝无仅有的。

    “那就多谢豪哥了。”

    秦风抱拳对陈世豪行了一礼,有这样的地头蛇帮助寻找,如果再没有妹妹的消息,那看来出现在此地的人就不是秦葭了。

    “秦老弟,你先坐着喝茶,我出去安排一下。”

    陈世豪站起身来,冲着亨利卫使了个眼色,说道:“亨利,秦老弟是第一次来澳岛,你可要招待好他才行,我去去就来······”

    在之前亨利卫向陈世豪说起秦风的时候,陈世豪还有些不以为然,但老话说的好·百闻不如一见,今儿的这场会面,让陈世豪改变了对秦风的看法。

    且不说秦风能化妆的让熟识他的亨利卫都认不出来,就是秦风那过人的身手·就足以让陈世豪刮目相看了。

    而且其后的一番交流证明,秦风也并非是那种只有肌肉没有脑子的人,有事求人的时候,秦风谦虚得让陈世豪浑身舒泰,立马由面目可憎变得眉清目秀和蔼可人。

    所以对于亨利卫的话,陈世豪现在已经信了九成,他借故离开·就是想让亨利卫说服秦风,参加这次的赌王大赛。

    “秦风,真没想到·咱们能在这里见到啊。”

    陈世豪出去之后,亨利卫干巴巴的笑了笑,现在秦风正心急寻找妹妹,他此时再邀请秦风参加拉斯维加斯的世界赌王大赛,未免有点趁人之危的意思。

    “亨利,这次不管找不找得到妹妹,我都欠你一个人情······”

    秦风是何等眉眼通透的人?看到亨利卫的神色后,开口说道:“拉斯维加斯的事情,我答应了·不过你们要帮我办理澳岛去往拉斯维加斯的身份,只要脸型和我像一点就行…···”

    好不容易才在国内洗白了,秦风不想再成为某些部门重点关注的人物·要真是那样的话,恐怕胡保国都会被他所牵连。

    “秦风,这……这事儿不急的。”

    虽然心中大喜·不过亨利卫的脸上却是不敢显露出来,开口说道:“丹尼在港澳和粤省都有些势力,有他帮忙,只要你妹妹在这几个地方,一定能找出来的。”

    “但愿如此吧。”秦风无奈的叹了口气,其实对于此次之行,他并没有报太大的希望·只是尽人事知天命罢了。

    “秦风,你也不用太着急·既然来了,就好好品尝下澳岛的美食吧。”

    看到秦风面色忧郁,亨利卫连忙夹了个鸡爪放在秦风面前的碟中,说道:“你别看这里是澳岛,但福满楼的凤爪可是用宫廷秘方蒸制出来的,烂而不腻,入口即化……”

    “亨利,多谢了,我没事的。”

    秦风抬头笑了笑,他也是心胸豁达之人,加上和妹妹失散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当下将心事放到一边,和亨利卫讨论起南北的美食来。

    这一顿下午茶,秦风一直喝到了晚上八点多,最后才由亨利卫将他送到澳岛葡京酒店,这里也是澳岛的标志性建筑。

    “地势虽好,但大势已变,有暮落西山之像啊。”站在葡京酒店的总统套房里,秦风临窗而站,观看起澳岛的风水来。

    秦风发现,葡京酒店地势虽好,但却有种盛极而衰的表现,如果不作变动的话,恐怕再过十年,澳岛的地标建筑就要易帜了。

    “关我甚事?还是看看能不能找到妹妹吧?”秦风摇了摇头,转身回到桌旁,拿出几枚澳岛的硬币,在桌上占起卦来。

    只是片刻之后,秦风一脸苦笑的将那几枚硬币收了起来,俗话说卦不算己,秦风这么年来推演过无数次妹妹的下落,但卦象始终都隐晦莫名。

    在秦风独自一人在酒店占卜的时候,在距离葡京不远的一处规模较小的赌场三楼,正在进行着一番对话。

    这间房子大约有四十多个平方,面积十分大,在房间正中的位置供着一个关公像,像前烟雾缭绕,整个屋子里都充斥着一股子檀香味。

    这里原本是陈世豪的香堂,每当有新人入他帮会的时候,总是要在这里拜关公歃血为盟,彰显兄弟之间的义气。

    不过此时香堂已经被改成了会议室,七八张沙发拱卫成了一个圆形,每个沙发上都坐着一个人,陈世豪和亨利卫两人,分别坐在了上首和略偏一点的位置上。

    “亨利,你的赌术我自然是佩服的,不过这次赌王大赛事关重要,关系着咱们汉叔一脉能否在澳岛重新立足,你找个都没听说过的小子做助手,我不服气!”

    此时开口说话的是个五十出头的中年人,他个头不是很高,身体坐在沙发里,几乎将整个人包裹了进去,但说话声音十分的洪亮,话声一出,就引得整个房间的人看了过去。

    “泰哥,我和秦风交过手,比麻将,我要差他一筹,而且他是当年那人的徒弟,别的赌术想必也都精通的。”

    面对说话的这人,亨利卫也不敢托大,因为对方跟随汉叔的时间比他还要久,在赌坛的荷官行当里,无人能出其右。

    不过他和亨利卫一样,都对叶汉死心塌地,即使叶汉去世,也不肯为澳岛的赌王何先生所用,远走拉斯维加斯,在一个西方人的赌场里当上了技术总监。

    原本按照他们的计划,是要由郑中泰和亨利卫联手,去参加这届赌王大赛的。

    可赌王大赛没多久就要开始了,事到临头,忽然冒出了一个乳臭味干的小子要顶替掉郑泰,在赌坛也算是老前辈的泰哥,郑中泰自然心中有些不快了。

    “亨利,麻将是国粹,在内地有人玩的精不足为奇。”

    听到亨利卫的话后,郑中泰摇了摇头,说道:“你也知道,虽然现在的赌王大赛加入了牌九和麻将赌法,但最后赌的一定是梭哈、百家乐或者是德克萨斯扑克,那人就算是麻将玩的再精又能怎么样?”

    “阿泰说的是,亨利,你的做法有点太冒险了。

    坐在郑中泰身边的一位老人开口说道:“咱们被逼离澳岛有两年了吧?这次赌王大赛是重回澳岛的最佳时机,亨利,要三思而后行啊……”

    说话的这人已经是七十多岁的年纪了,早在叶汉金盆洗手之前,他就退出了赌坛,只是在几家赌场做个顾问,但即使如此,叶汉去世后,他也被赌王赶出了澳岛。

    “明叔,我亨利什么时候做过不靠谱的事情啊?”

    亨利卫闻言有些着急,要是没这些宿老们的支持,秦风也别想成为自己的助手。

    只是这事儿原本就是他求着秦风的,要是被秦风知道这种情况,恐怕先前说好的事情,又会出现变故。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明叔回了亨利卫一句之后,就在那闭目养神起来,显然对亨利卫的话持怀疑态度。

    其实这也不怪明叔,和“赌圣”生活在一个时代的人,从来都没有想过,在这世上还有人的赌术能超过叶汉的。

    所以且不说秦风赌术如何,刚才亨利卫讲起叶汉曾输给过一人的事情,明叔首先就是不信的。

    “明叔,亨利说的这事儿倒是不假,我见过那人,汉叔对他都很恭敬的。”一个和亨利卫年龄差不多大的人插了一句,当年载拜访叶汉的时候,他也是在场的。

    “明叔,亨利,我看你们也先别争了。”

    见到场内的气氛有些僵持,陈世豪开口说道:“要不这样吧,咱们安排一个赌局,请秦风来参与一下,只要他出手了,你们应该都能看出他赌术高低了吧?”

    “阿豪这个主意不错。”明叔点了点头,说道:“我不排除内地有些天才,但总是要让我们这些老头子看到才能安心啊。”

    像明叔这些人,虽然自个儿早就没了争名逐利的心思,但他们还有一帮徒子徒孙呢,如果要是能在澳岛抢下一块地盘,那这些问题就都能解决了。

    所以对于此次的赌王大赛,当年跟随叶汉的这些老人们都是异常重视。

    即使亨利卫说破嘴皮子,他们还是不为所动,坚持要亲眼见识过秦风的赌术后,才能决定是否让他作为亨利卫的助手出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