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零二章 江湖资历

第四百零二章 江湖资历

    “豪哥来了,豪哥好……”!

    在陈世豪率先走进酒楼后,原本在一层大厅坐着喝茶聊天的一些人,都纷纷站了起来,和陈世豪打起了招呼,陈世豪也是左右拱手,一边回应着一边往二楼走去。

    陈世豪以前在这里喝茶,是很喜欢一楼大厅中的那种氛围的,不过今儿带着秦风谈事情,却是只能上了二楼的包间。

    招呼秦风和亨利卫在二楼坐定后,陈世豪摆了摆手,说道:“阿坤,你下去吧,今儿的事情不要乱说。”

    “豪哥,我又不傻,被人打了还出去乱说······”

    阿坤闻言翻了个白眼,他丧坤在澳岛那也是双花红棍一般的人物,丢人的事情自然不会宣扬的满世界都知道的。

    “出去给那些兄弟们说声对不起。

    秦风倒是挺喜欢阿坤这种爽直的性子,当下从贴身带着的手包里拿出一叠钱,扔过去说道:“就当我请兄弟们喝茶了,有身上不舒服的,去看下跌打吧。”

    虽然刚才动手的时候秦风留了些分寸,不过被十多人围攻,他下手还是蛮重的,那些人虽然被接上了骨,但韧带和软组织还是会有些损伤。

    “秦风,不用那么客气的,都是自己人。”见到秦风扔出了那叠钱,亨利卫和陈世豪面色同时一变。

    “亨利,就是自己人才不能让兄弟们吃亏啊。”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我托大叫一声豪哥吧,今儿这事是小弟不对,这场酒,就当是小弟向豪哥赔罪了······”

    有求于人,这姿态自然是要放低下来的,而且今天发生的事情,确实是秦风有些莽撞了,也不怪陈世豪的面色一直都不怎么好看。

    “秦老弟客气了·有什么事说开就好了。”

    江湖中人要的就是个面子,秦风能在手下面前给自己道歉,陈世豪心中的芥蒂终于又淡化了一点,开口说道:“就像老弟说的那样·咱们是不打不相识,阿坤,那钱收着吧。”

    “是,大佬,我带兄弟们去看看伤······”

    秦风扔出的那叠钱,足足有十万港币,对于陈世豪不算什么·但分摊到那十来个人手中,却是笔横财,这顿揍倒是也没白挨·阿坤拿着钱满脸喜意的离开了。

    “这些家伙太不成器,让秦兄弟破费了。”等阿坤离开后,陈世豪向秦风笑了笑,嘴上客气着,身体却是丝毫未动。

    以陈世豪的江湖地位和身家,出了这种事,自然不是拿些钱就能摆平的,他要的是面子,在江湖上·面子比天大。

    前几年的时候,有一位港岛的女明星来澳岛做活动,在酒吧包厢里得罪了一位澳岛的大佬·当时就被扒光了衣服,差点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给轮-奸掉。

    最后那位女明星跪在地上,一一向房间里的各位大佬敬酒赔罪·在那位大佬发话之后,这才保得清白离开了,那位大佬自然也赚足了面子。

    眼下陈世豪虽然不至于逼迫秦风至斯,但手下十多人被打,传出去他绝对是面目无光,自然不肯轻易揭过这件事情。

    “这事儿本来就是我不对,谈不上破费。”

    既然放低了姿态·秦风对陈世豪的态度也不以为甚,伸手拿起茶壶·给陈世豪斟满了一杯茶,说道:“江湖事江湖了,豪哥,请饮茶……”

    秦风知道,在港澳甚至台岛这些地方,还保留着以前的一些老传统,请酒赔罪就是其中的一项,眼下只是以茶代酒罢了。

    “好,秦兄弟爽快!”

    直到此时,陈世豪才感觉赚足了面子,接过秦风手中的滚烫的茶一饮而尽,这也是有讲究的,倒茶赔罪的一方固然没面子,而对方也要受得起才行。

    “秦风,丹尼是爽快人,这点事他不会放在心上的。”看到秦风和陈世豪尽释前嫌,亨利卫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虽然和秦风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亨利卫能看得出来,秦风不是那种委曲求全的人,眼下能如此放低姿态,已经是实属不易了。

    “豪哥大度,我再敬豪哥一杯。”秦风笑着又给陈世豪端了杯茶。

    “秦老弟,还别说,你可真能打啊。”

    接过秦风敬来的茶,陈世豪苦笑了一声,说道:“我手下这些人也算是身经百战了,居然没一个能和你走上几个回合的。”

    前几年在澳岛红得发紫的崩牙驹,那是靠枪去抢地盘的,而陈世豪还秉承着老传统,很少动用火器,所以他手下的人,在澳岛是出了名的能打。

    只是今儿和秦风这么一交手,差距顿时显现了出来,拉出去足能和上百人对砍的精兵强将,在秦风手下就变成了软脚虾一般。

    “丹尼,现在大家都想着钱,别再干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了。”

    亨利卫不想再提起刚才的事情,有意岔开话题,看向秦风说“对了,秦风,你这次来是找妹妹的?我怎么没听过你提起这件事呀?”

    在商务车上的时候,亨利卫听窦健军提起过一嘴,不过当时秦风没多说,他也不怎么了解情况,到此时坐下来才有机会询问。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我十来岁的时候和妹妹失散了,昨儿听我那朋友说,在澳岛见到个有些像的,这不就赶过来了吗?”

    “哦?秦老弟,你和妹妹是怎么失散的?距离现在多少年了,可有妹妹的照片?”

    既然刚才的事情说开了,秦风现在也算是江湖上的朋友,朋友到了自己的地盘上有难处,陈世豪自然不能坐之不理,当下详细的问了起来。

    “当时有人贩子要拐卖我们兄妹……”

    秦风也不隐瞒,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最后说道:“距离我入狱到现在,差不多有八年的时间了,我妹妹现在也应该有十六岁了。”

    “妈的,人贩子都该死,老弟·杀的好!”

    听完秦风的讲诉后,陈世豪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不过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是用这种动作·来掩饰自己心中的震惊。

    十一二岁的年纪,就能干出连杀五人的事情来,陈世豪此时背上已经渗出了冷汗,幸亏自个儿刚才没拿劲,否则把这年轻人惹恼了,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秦风,真······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些往事?”

    亨利卫也是听得目瞪口呆·他所认识的秦风有时候像是个商人,有时候又像是个学生,虽然身上也有些江湖味·但真的没想到秦风居然杀过人,而且还不止一个。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我只是想找到妹妹。”秦风浑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之所以说出这番话来,秦风只是想证明自己是江湖人的身份罢了。

    在江湖上,除了比声望之外,还有就是斗勇好狠了。

    在内地,很多混混都将坐牢当成一种荣耀,出来之后横行霸道·动不动就甩出一句爷是山上下来的,吃过牢饭,别人顿时就不敢招惹了。

    而在港澳等地·进监狱更是一种资历和镀金,基本上每个江湖大佬,都有过蹲监狱的经历·最不济也曾经被抓进过警察局。

    甚至还有一些小混混为了出人头地,主动帮助帮会里的大佬定罪,在监狱里呆上三五年之后出来,马上就出人头地的事情,也是屡见不鲜的。

    所以在听闻了秦风的往事之后,陈世豪震惊之余,再也不敢将秦风看成只是一个比较能打的年轻人了·他那连杀五人的狠劲,就是陈世豪自己都办不到。

    “豪哥·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

    秦风忽然站起身来,很郑重的对陈世豪一拱手,说道:“我秦风算是个孤儿,父母是靠不上了,此次来澳岛,还希望豪哥能帮帮忙,打听一下我妹妹的消息。”

    “秦老弟哪里话,咱们江湖上讲的就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秦老弟的事情,就是我陈世豪的事情!”

    见到秦风如此做派,心中早已态度大变的陈世豪连忙站起身来,开口说道:“秦老弟你放心,只要令妹还在澳岛,就是掘地三尺,我也能把人给找出来……”

    以陈世豪此时在澳岛的江湖地位,说出这话来还真不是吹牛。

    不管是港岛还是澳岛,人口虽然不算是少,但地界其实都是很小的地方,在这两地犯了事的人,基本上都要往外跑路,因为根本就藏不住身。

    此时的澳岛各个帮会,都对陈世豪马首是瞻,只要陈老大放出话去,整个澳岛的地下世界都会为之运转起来的。

    与赌王何先生走的是上层路线不同,帮会的渗透力,在这个城市要更加的深入,上至高级酒店,下至暗娼妓院,基本上都有帮会中人的存在。

    所以只要动用起这些力量,想在澳岛找出一个人并不是很难,这也是窦健军想到去找葡京赌厅那个经理的原因,当然,那人和陈世豪相比,影响力又是远远不如了。

    陈世豪办事很是爽利,在问明白了情况之后,马上说道:“老弟,你把令妹的年龄和相貌特征都给写下来,我这就让人把消息公布出去。”

    “豪哥,我这有妹妹的画像,你找人复印一下发出去就可以了

    秦风从包里拿出了五张妹妹的画像,不过这些画像和秦葭小时候的相貌略略有一点不同,那是秦风按照自己的臆想做出了一些改动。

    PS:凌晨有更,兄弟姐妹们,还有月票吗,给胖子几张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