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四百零一章 误会

第四百零一章 误会

    “何······何止是有名啊?那是大大的有名!”!

    鲁宾一脸畏惧的盯着窗外的陈世豪,说话还是有些结结巴巴,“豪哥在澳岛,就是澳督都要给他几分面子的,那可是真正的大佬啊……”

    在港岛,有很多发展了几十年的老牌帮会,新建的帮会想出头一向都比较难。

    但是在澳岛却是不同,小小的一个岛屿内,赌业所带来的庞大利益,让很多势力都渗入其中,在游客们所看不到的地方,几乎每天都在上演着腥风血雨。

    在这种情况下,很难说有哪个帮会势力可以长盛不衰的,很多强人都喋血街头四五葬身之地,强如崩牙驹,最后也落得个身陷囚笼的下场。

    纵观澳岛这二十多年的帮会风云,似乎一直屹立不倒的,也就剩下陈世豪了。

    陈世豪未必是这二十年中在澳岛势力最大的,但他的影响力是一点点渗入进去的,即使是执掌澳岛牛耳的何氏家族,也要对陈世豪保持足够的尊重。

    可以说,陈世豪是真正的濠江大佬,与他相比,这些年一直从事文物走私生意的窦健军,根本就上不得台面了。

    而对于像鲁宾这种近乎于街头混混的角色来说,陈世豪更是他们心目中的传奇人物了,想着刚才强行将陈世豪的车子截停掉,鲁宾忍不住吓的浑身发抖。

    “哦?在澳岛这么有名啊?”

    听到鲁宾的解说后,秦风心中一动,转脸看向了亨利卫,说道:“亨利,你的朋友很厉害啊,你干嘛还要躲到内地去?有他罩着你,什么事情都能摆平吧?”

    “秦风,澳岛的事情,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

    亨利卫闻言苦笑了一声说道:“在澳岛,还是何先生的天下,想要吃赌这行饭,要不为他所用要不就离开这里,丹尼有时候也是有心无力的……”

    陈世豪混的是黑道,更多的时候是在各个赌场放贷收贷,干他们这个,还是需要和赌场搞好关系的。

    更重要的是,澳岛的居民,基本上都是靠着何氏家族吃饭的尤其是赌王何先生,在澳岛当地威望极高,谁要是与何先生过不去那就是和整个澳岛居民们过不去。

    所以在叶汉去世后,赌王一句话,亨利卫还是只能乖乖的离开澳岛,除非他宣布退出赌坛,陈世豪才有理由去保他,否则赌场的事情,他也插不上话的。

    “这不是澳岛的土皇帝了吗?”秦风原本有些不相信亨利卫的话,不过看了眼窦健军和鲁宾的脸色后,才知道亨利卫所言不虚。

    “何先生就是澳岛的皇帝。”亨利卫虽然不想承认但还是点了点头。

    赌王一生不沾任何形式的赌博,但是却能将号称“赌圣”的叶汉赶出澳岛,把持澳岛赌业数十年这种能力,就是一向和赌王不对付的亨利卫,也不能不佩服。

    “秦风咱们不说这个了,让我看看,你这脸是怎么变得啊?”

    说了几句关于赌王的事情后,亨利卫的注意力放在了秦风的脸上,甚至想伸出手去摸一下,毕竟从这张脸上,他看不出丝毫秦风的影子。

    秦风打开了亨利的手说道:“亨利,你也知道我在京城关系很多

    来澳岛有些不方便,这才化了个妆,不用大惊小怪的。”

    “这……这也太神奇了吧,和原来完全不一样了。”

    虽然和秦风说了好一会话了,亨利卫还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发生在秦风身上的事情,简直比武侠小说里的演绎还要令人匪夷所思。

    “其实就是些简单的化妆,没什么的。”秦风摆了摆手,要不是因为妹妹的事情,他也不会露出这项易容的技能的。

    “秦爷,咱们刚才得罪了豪哥,这……这事儿您看?”

    听着秦风和亨利卫的对话,窦健军却是有些坐不住了,因为他发现,那些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打手们,都面色不善的在盯着自己的车子。

    没等秦风回答,窦健军紧接着说道:“秦爷,我看咱们还是先回港岛吧?找您妹妹那事儿,我拜托给葡京的朋友就行了······”

    窦健军虽然在港岛有点小名号,但在澳岛,却是没有任何的势力,此刻得罪了陈世豪,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安稳的走到前往港岛的码头去?

    所以窦健军也是萌生退意,港岛的治安要远比澳岛好得多,刚才的那点冲突,怕是不值得陈世豪派遣枪手去港岛追杀他们的。

    “秦风,你是来澳岛找妹妹的?”听到窦健军的话后,亨利卫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没错,我几年前和妹妹失散了,听老窦说在澳岛见到个很像我妹妹的人,这才过来的。”

    秦风点了点头,很郑重的说道:“亨利,我想请你帮帮忙,!只k找到我妹妹,你所说的赌王大赛,我一定会参加的。!

    像秦风这种人,看事情远比普通人要明白的多,他知道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赌王大赛,对亨利卫很重要,唯有这个筹码才能打动他帮助自己寻找妹妹。

    “秦风,你说的是真的?”

    亨利卫眼睛一亮,秦风之前是油盐不进,他正发愁要如何说服秦风呢,没想到秦风居然提出这么个要求来。

    对别人而言,在澳岛找出个人实在是难于上天的事情。

    但是陈世豪的那些手下,混迹于澳岛的各个角落,从赌场到酒店,从赌业到色情业,几乎都有他的人,只要秦风的妹妹没有离开,应该是不难将她找出来的。

    “亨利,能找到我妹妹,我保你在赌王大赛能进入前三!”秦风这也是留了三分余地,否则就直接喊出拿下赌王大赛第一的话了。

    “好,咱们一言为定。”

    亨利卫兴奋的点了点头,转身就往车外走,口中说道:“秦风,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丹尼全力帮你的。”

    “秦爷,咱们……这是没事了?”

    听到亨利似乎有求于秦风,窦健军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截停对方车子是秦风要求的,豪哥如果不追究秦风的责任,自然也不会迁怒于他们的。

    “老窦,这事儿已经麻烦你很多了。”

    秦风看了一眼窗外走向陈世豪的亨利卫,开口说道:“你把画带回港岛去,澳岛这边的事情你就别在过问了,否则日后再来澳岛的话,说不定就会被什么人惦记上。”

    秦风也算是看出来了,窦健军混的江湖,和自己与陈世豪是完全不同的,他手下的武力不行,所以只能干一些技术性比较强的活计。

    “秦爷,瞧您这话说的,我怎么着也要跟着把小妹找到再说吧?”秦风话声未落,窦健军就拍起了胸脯,摆出一副要和秦风同甘共苦的架势来。

    “行了,老窦,你的心意我领了,不过你还是先回港岛把画给卖掉吧,那也是正事,我还等着拿钱呢。”秦风话中给了窦健军一个台阶下。

    “这······好吧,秦爷,我还真约了人看画。”

    窦健军问弦知雅意,当下说道:“要不这样,秦爷,我先回去,等到明后天的我再过来,到时就是跟在你身边跑跑腿也行啊······”

    “那行,老窦,要是需要你帮忙,我一定会打电话给你的。”

    秦风点了点头,拉开车门走了下去,他这一动,却是让围在陈世豪身边的那些精壮汉子,全部都看了过来,眼中满是复杂的神色。

    陈世豪在澳岛的名声,最早也是打出来的,后来他收缩势力,没有再招兵买马,不过他的手下全都是精兵强将。

    场内的这些人,都是跟了陈世豪十多年的,现在也不过三十多岁正值壮年,但是一向骄横的他们谁都没能想到,自己在秦风手下居然走不过一招。

    有几个沉不住气的人,已经将手又握在了兵器上,而且刚才受伤的关节,似乎也隐隐作痛了起来。

    “阿坤,让那位先生进来!”

    陈世豪刚刚和亨利卫聊了几句,知道刚才是个误会,当下走出人群,对着秦风拱了拱手,说道:“秦先生,对不起,是陈某莽撞了。”

    “不敢当,陈先生,俗话说不打不成交嘛。”

    秦风连忙回了个抱拳礼,俗话说花花轿子人抬人,很多江湖大佬声名远播,未必就有多大的能耐,主要是江湖上的朋友给面子罢了。

    “秦先生,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咱们换个地说话可好?”三四辆车停在路边,还是比较扎眼的,来来往往的车辆驶过的时候都会盯着看上几眼。

    再加上今儿十几个人都没能对付得了秦风,传出去未免脸面无光,是以陈世豪才想尽快离开这里再说。

    “好······”秦风回头看了一眼商务车,说道:“不过陈先生,我那两位朋友还要回港岛,让兄弟们给让条路吧?”

    “没问题!”陈世豪听懂了秦风的意思,杨声说道:“阿坤,把前面那辆车开走,咱们回福满楼……”

    港澳两地人的生活习惯和广东人是差不多的,每天早上起来都喜欢喝个早茶聊聊天,陈世豪所说的福满楼,就是澳岛最出名的一处喝早茶的地方。

    当然,这里的早茶说的其实是一种文化,实际上还有诸如下午茶和晚茶。

    福满楼也是众多江湖大佬喜欢讲数的地方,陈世豪要在那里招待秦风,也算是将其和自己平等对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