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九十八章 濠江大佬(上)

第三百九十八章 濠江大佬(上)

    “吴哲,怎么了?咱们可以上车走了,你发什么呆啊?!

    看到前面已经示意放行,秦风却是愣在了那里,窦建军不由拉了他一把,好在他也是反应很快的人,并没有摆出乌龙,喊出“秦风”两个字来。

    “看到了个熟人,吓了我一跳。”

    在刚开始和那人打了个照面之后,秦风着实是被吓了一跳,因为他怕那人喊出自己的名字,直到窦建军开口之后,秦风才反应了过来,自己现在这付相貌,别说那人了,恐怕就是谢轩李天远来了都未必认得出来。

    “熟人?”窦建军闻言往后看了一眼,发现停在他们后面的那辆车挂着是澳深两地的牌照,号码均是四个8眼神不由一凝。

    要说在内地花钱搞四个八的牌照可能不难,但是在澳岛,能抢到四个八的牌照,那就不纯粹是钱的问题了,除了有钱,还要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和背景。

    不过此时正处在关口,窦建军也没多看,直到上了车开到了澳岛地界,窦建军才开口问道:“秦爷,你那朋友是干什么的啊?”

    “在京城认识的一个朋友,他是港岛人,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他了。”

    秦风想了一下,对前面开车的鲁宾说道:“回头在路边停一下,我那朋友在澳岛或许有点关系,我让他也帮帮忙。”

    要是放在往常,秦风是不会开口求人帮忙的,不过相比妹妹的消息,他的脸面又算得上什么,当年带着妹妹四处流浪的时候,秦风又有什么脸面?

    “鲁宾,靠边停车。”

    听到秦风的话后,窦建军连忙让鲁宾把车子停了下来,他知道就算自个儿有钱,也甭想买到后面那种车牌的·能挂着这种牌子的人,在澳岛的路子一定比他广。

    “亨利,你说的那个人,到底行不行啊?要我看·还是让博比做你的助手吧,他毕竟也跟过汉叔几年。”

    在一辆挂着澳深两地牌照的奔驰车上,正进行着一番对话,开车的那人大概五十四五岁的年龄,脸型刚毅,眉角到额头处有一块伤疤,放在方向盘上的双手骨骼粗大·应该是个会家子。

    “丹尼,博比的赌术虽然还可以,但比起那人来·就要差的多了,你知不知道,汉叔曾经在八十年代末的时候,和来自内地的一个人赌了一天一夜,最后不分输赢的事情?”

    此时说话的人,正是和秦风有三月之约的亨利卫,而开车的那个人,原本姓陈,叫陈世豪·英文名叫做丹尼,在六七十年代的时候也跟过叶汉一段时间。

    不过在跟了叶汉几年之后,陈世豪感觉自己不太适合吃这晚饭·就离开了叶汉,在澳岛发展起了帮会。

    澳岛的帮会,和赌业自然是息息相关的·叶汉虽然在澳岛争不过赌王何先生,但也是一代枭雄,后来创办公主号赌船,更是挤兑的澳岛赌业萧条。

    有叶汉的扶持和帮助,陈世豪的帮会也是发展的风生水起,在各个赌场内放贷抽水,甚至连葡京的人都要给他几分面子。

    不过到了九十年代·崩牙驹等一帮后生晚辈异军突起,在澳岛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陈世豪那会已经四十多岁了,在好几个赌场都拥有赌桌,拼命的心思早就淡了,于是慢慢将底盘给让了出来。

    陈世豪的行为,并没有损害他江湖大佬的地位,反而让崩牙驹等人对他异常尊重,数次风波都避开了陈世豪的生意。

    而就在去年崩牙驹被澳岛警方逮捕后,与其相斗的十四K也被警方严厉打击,一时间澳岛江湖人心惶惶,陈世豪受到赌王何先生的邀请,在黑白两道放出话要稳定赌业,很多还在争斗中的小帮会都停歇了下来。

    此时一出,陈世豪顿时备受关注,在澳岛道上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隐然都能与赌王在白道的地位相提并论了,连陈世豪自己都没想到,都半金盆洗手了,还又出了这么一次风头。

    不过陈世豪为人很讲义气,始终都认为自己是出自叶汉门下,最近一段时间赌坛对叶汉“赌圣”称号的质疑,也让陈世豪气愤不已,这次去拉斯维加斯参加赌王大赛,就是由他和亨利卫组织那些老人们发起的。

    “能有人和汉叔赌一天一夜不分胜负?真的假的啊?亨利,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事儿?”

    听到亨利卫的话后,陈世豪不由一愣,侧脸看向亨利卫的眼神中满是不信,陈世豪在八十年代的时候早已混出了名堂,与叶汉的来往也最ˉ频繁,并不知道亨利卫所说的那件事。!

    不过在澳岛混江湖,怎么都脱离不了一个“赌”字,再加上陈世豪也跟过叶汉几年,知道“赌圣”的名头可不是浪得虚名,亨利卫说的如果是真的话,绝对会在赌坛掀起传得沸沸扬扬的。“丹尼,这事儿知道的人很少,也就那么三五个人。”

    亨利卫摇了摇头,说道:“那人的年龄和汉叔差不多大,无论是骰子还是牌九扑克,都玩的是出神入化,其实严格说起来,汉叔还要弱上他一筹的……”

    当时叶汉和载对赌的时候,就是由亨利卫做的荷官,所以整个过程没人再比他更了解的了。

    赌术赌的不单是技术,也是在赌精力和体力,当时叶汉和载在赌船上赌了整整一天一夜,到后面的时候,叶汉的精神虽然很亢奋,但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了。

    在最后一把牌的时候,载并没有开牌,而是大笑着将牌弃在了桌子上,亨利卫和叶汉当时都心知肚明,对方这是让了他们一手,后来叶汉和载促膝长谈近半月之后,才将载礼送回了内地。

    “竟然还有这种奇人?内地果然是藏龙卧虎,有机会我也要过去看看才是……”

    听完亨利卫的讲诉,陈世豪也是向往不已,以他有帮会背景的身份,原本是不能自由进出内地的。

    不过最近一年来陈世豪在稳定澳岛社会治安上做了不少贡献,相关部门也对他做了既往不咎的保证,所以陈世豪现在才能开着车子去珠江接亨利卫进来。

    “是应该过去看看。”亨利卫苦笑了一声,说道:“我说的那个年轻人,就是那位老人的弟子,要是论赌术的话,恐怕我也不是他的对手。”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陈世豪摇了摇头,说道:“亨利,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这次参加赌王大赛只能胜不能败,你说的人我们都没见过,还是要考量一下才行的,你也知道,这次赌王大赛之后,澳岛的利益分配,很有可能出现变化……”

    处在陈世豪现在的地位,他的消息远比常人来的灵通,在不久之前他曾经听人说过,澳岛的赌牌将面临重新分配的局面,也就是说,赌王一家独大的场面,在澳岛回归之后,将不复存在了。

    赌业的暴利,没有人再比陈世豪更加清楚了,他现在仅仅靠着几张赌桌,每年都能有数千万的进账,要是能插手搞一个赌场,那每年的收入怕是要以几十亿来计算了。

    眼下有这么个机会,陈世豪说不动心那是假的,这也是他将当年跟随叶汉的老人聚在一起的原因,陈世豪并非是想吃独食,而是有钱大家赚,没有亨利卫这些人,单靠他自己还是力有不逮的。

    “这件事我还没有和秦风说,他都不一定同意参加这次赌王大赛的。”

    亨利卫脸上的苦笑之色更甚了,对陈世豪说道:“丹尼,你可别小看秦风,这人刚刚过了二十岁,在京城就已经有了不小的产业,而且他无父无母,全凭自己打拼出来的,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哦?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要见见他。”陈世豪闻言有些意动,他们这些混江湖的人,最厌烦的就是那些二代子弟,但是对有真本事的人还是非常尊重的。

    “哎,丹尼,有人拦车。”

    此时车子刚刚开过一个大桥,在路边站着一个黄头发的年轻人,正挥舞着手示意他们停车,亨利卫看向那辆车的牌照,说道:“那辆车好像是在咱们前面进关的,是不是坏掉了啊?”

    “那车子不错,不会坏掉的。”

    距离前面还有一百多米,陈世豪虽然放慢了车速,但车子却是没有停下来,面色凝重的说道:“车子里面还坐了两个人,小心点,说不定就是枪手……”

    在崩牙驹横行濠江的那几年,澳岛的暴力事件也是越演越烈,A横扫赌场的事情就发生过好几次,枪击案更是多不胜数,死去的大多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

    这次陈世豪和赌王出面安抚黑白两道,其实也触动了一些人的利益,咒他死的绝对是大有人在。

    如果不是这次亨利卫来的隐秘,不想被外人知道,陈世豪出外一般都是要带着七八个保镖的。

    PS:第二更,讨几张月票推荐票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