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助手

第三百八十一章 助手

    “我只是占了先手的便宜罢了,卫先生的牌技其实并不在我之下……”

    看到亨利卫眼中露出的一丝沮丧神色,秦风笑道:“卫先生,要是换成你先摸牌,这天胡的人,恐怕就要变成你了吧?”

    秦风先前之所以要争谁坐庄,原因就在这里,以他和亨利卫的赌术,谁都能洗出天胡的牌来,等于是谁先摸牌就是谁赢,这先手就变得尤其重要了,

    “风哥,您说的没错,还真是个红中啊!”冷雄飞绕到了亨利卫身边,伸手将他应该抓的下一张牌拿在了手中。

    冷雄飞将那张麻将牌掀开后,果不其然,出现在桌面上的,还是一张红中,如果秦风不是天胡的话,机会就将是属于亨利卫的了。

    “厉害,太厉害了!”

    谢大志拍手赞叹了起来,虽然这一局麻将一张牌没有出,但却看得围观的那几个人目眩神怡,要不是亲眼看到,他们只以为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影视剧情节里的。

    “风哥,您什么时候有这种本事的呀?”

    李天远不可置信的看着秦风,七八年相处下来,他从来没见过秦风打过麻将或者是带有赌博性质的牌,还以为秦风不会玩呢。

    “远子,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嘛,不玩不代表不会。”

    秦风看出了李天远的心思,笑道:“你说我和你们打牌或者是打麻将,有什么乐趣可言吗?”

    秦风跟着载学赌术,这出千或者是记牌一类的赌术,已经深入到他的骨髓里。

    一副扑克牌只要秦风洗上一次,就能将五十四张牌全记住,所以打牌打麻将这种事情对于秦风而言,更多的是一种技能,而并非是大众所认为的娱乐。

    “说的也是,想要什么牌就有什么牌那和你打麻将还有什么劲啊?”

    听到秦风的话后,李天远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就凭秦风刚才所露的这一手,和他去赌博简直就和找虐没什么区别。

    “哎我说老卫,敢情你这一夜还是手下留情了呀?”

    李天远回过味来之后,转脸看向了亨利卫,打了一夜的麻将他一直都认为是手气背,没成想对方居然是个大高手。

    “老卫,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李天远有些好奇的问道,秦风之前只是介绍了他的名字对于他的来历却是只字未提。

    没等亨利卫开口,秦风瞪了一眼李天远,说道:“卫先生在一家赌场做技术总监远子,你问那么多干嘛?”

    “我……我想拜师啊。”

    李天远嘴里嘟囔道:“找你肯定是不会教我赌博的,我看老卫人不错,要是指点我两手,我能把龙哥口袋里的钱全都掏光掉······”

    何金龙现在带着一帮子兄弟干拆迁,虽然看上去挺忙的,但其实什么活都不用干,每天都是在工地上打牌赌博,李天远自然是绝对主力。

    不过经常赌博的人有赢就有输,李天远虽然是输少赢多,但赢来的钱大多都拿出去吃喝请客了一来二去的算下来,腰包里的钱还是少了很多。

    “远子,小赌怡情大赌伤身!”

    秦风的眼神变得严厉了起来,盯着李天远说道:“打打牌赌点小钱我不管,要是让我知道你每天都沉迷赌博,以后就不要再做我的兄弟了!”

    吃喝嫖赌抽这五毒,秦风最忌讳的就是赌和抽,那些自知力不强的人要是沾染上这两个玩意,这辈子基本上就算是废了。

    别人秦风管不着但他向来都对李天远和谢轩三令五申,两人但凡沾染上这两样东西秦风就要和他们割袍断义,再没有兄弟情义了。

    “风哥,我就说说的,又不会当真。”李天远被秦风看得有些心虚,紧接着说道:“风哥,以后我打牌再也不带彩头还不行嘛?”

    “那样最好。”

    秦风收回了目光,站起身说道:“谢叔,你们玩了一夜牌了,吃点饺子睡一觉吧,我看着谢婶刚才去下饺子了。”

    “好,还真是困了。”

    谢大志仲了个懒腰,说道:“年龄不饶人啊,想当年和你们差不多的时候,就是熬个三天三夜都觉不到的。”

    “爸,您也别想当年了。”

    谢大志话声未落,谢轩的脑袋就从外面探了进来,说道:“走吧,吃饺子去,风哥,回头我还要去潘家园转转······”

    近几年每到过年的时候,作为京城传统文化一景的潘家园,总是人山人海,相邻的一些庙会更是让潘家园人气爆棚。

    所以就算是大年初一,《真玉坊》也是正常开业的。

    当然,今儿那些没请假的员工,工资也是非常高的,谢轩做主一天给她们平时的十倍工资,也就是说,只要加上三天班,她们就等于多赚一个月的工资。

    对于谢轩妁个决定,秦风是表示赞同的,打工无非就是为了赚钱,大过节的让别人过不好年,自然要在金钱上多补偿一些了。

    看到谢轩要往外走,秦风喊住了他,说道:“轩子,让谢婶多下点水饺,回头用保温瓶带过去,大过年的总是要吃顿饺子啊!”

    “哎,我知道了。”

    谢轩点了点头,他现在可是《真玉坊》的总经理,像这种笼络人心的事情自然是多多益善,更何况谢轩现在还在打那位漂亮女店长的主意呢。

    “风哥,您不去吃饺子?”李天远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你们去吧,我和卫先生说几句话。”

    “行了,远子,吃饺子还堵不上你的嘴?”谢大志是明白人,一看就知道秦风想和亨利卫单独说话,当下将还要嘟囔的李天远给拉了出去。

    不过出去之后,谢大志还是让老婆给秦风这屋送来了两碗热腾腾的饺子,还端了一小碗醋,考虑的十分周到。

    “卫先生,先吃几个饺子吧。”闻着喷香的猪肉香菇水饺,秦风也顾不得说话,三下五除二的将一碗饺子送到了肚子里。

    “秦先生,我吃饱了……”

    看着面前的饺子,亨利卫吃了两个之后就难以下咽了,北方过年吃汤圆,来京城两年了,亨利卫都没习惯吃饺子。

    “别浪费,我吃了吧!”

    见到亨利卫的表情,秦风笑了起来,他也不管什么卫生不卫生的,将亨利卫面前的碗端到面前吃了起来。

    “秦先生好胃口啊!”亨利卫看得咂舌不已,这两个海碗装的饺子,少说也有两斤,三下五除二的就被秦风给吃光掉了。

    “不是胃口好,是不想浪费。”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当年我还是个流浪儿的时候,过年想吃顿饺子是难于上青天,那会恨不得天天都能吃饺子······”

    秦风花钱很大方,但是唯独对于吃,他有种情怀,一般要是他点的菜,最后剩下的秦风都会给吃掉,这或许也是流浪那些年所养成的习惯。

    “没想到秦先生还受过这样的苦啊?”

    听到秦风的话后,亨利卫叹了口气,说道:“当年汉叔他老人家也是家境贫困,十来岁的时候就孤身一人闯荡澳岛赌场,成就一代传奇!”

    看得出来,亨利卫对“赌圣”叶汉崇拜之极,虽然叶汉已经过世好几年了,但提及叶汉的时候,还是一口一个汉叔。

    “传奇我就没想过,能吃饱穿暖,才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

    秦风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卫先生,对于叶汉前辈,我个人是十分佩服的,你我之间也算是有那么一点渊源,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你可以直说……”

    “渊源?”

    亨利卫看向秦风,说道:“当年我曾经听汉叔说过,有个来自内地的千门中人,手段十分高明,此人姓夏,不知道秦先生认不认识?”

    “那是先师……”

    秦风闻言点了点头,载在江湖上用的就是夏这个姓,就是在监狱里,别人也叫了他几十年的夏老头。

    “夏老先生竟然去世了?”

    亨利卫的眼中露出一丝悲伤的情绪,说道:“八十年代我跟着汉叔的时候,曾经见过老先生一面,没想到如今已经是天人相隔了。”

    “卫先生,我等一会还要去店里。”秦风摆手打断了亨利卫的话,“你有话直说,不用兜圈子的。”

    “好吧,那我就直说了。”

    亨利卫也摸清一些秦风的脾气,当下说道:“秦先生,是这样的,在三个月之后,拉斯维加斯将举报一年一届的赌王大赛,我想去参赛,只···…只是……”

    说到这里的时候,亨利卫的脸上露出一丝难为情的表情,却是再也无法说下去了。

    “赌王大赛?这与我何干?”

    秦风挑了挑眉头,在外八门的千门中,讲究的是个“隐”字,真正的千门中人都低调的很,就算赌术再高明的人,也不会去参加这劳什子赌王大赛的。

    “本来是和你没关系的。”

    亨利卫咬了咬牙,说道:“秦先生,参加赌王大赛的选手来自世界各地,一共要进行半个月,正式的参赛选手,是······是可以带一个助手的……”

    说出这番话后,亨利卫的脸色红的像个富士苹果一般,论赌术秦风尚且在他之上,邀请秦风做助手,亨利卫心中已经做好了被秦风奚落的准备。

    ps:28号了,兄弟姐妹们,月票再不投就浪费了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