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八十章 麻将(下)

第三百八十章 麻将(下)

    “风哥,你不是不打牌的吗?”!

    李天远一边往口袋里装着钱,一边狐疑的看向秦风,认识秦风那么多年了,他从来没见秦风和别人玩过麻将或者是扑克牌,更不要提赌了。

    “不打不代表不会打···…”秦风抬头看了一眼李天远,说道:“远子,在一边看就好了,不要说话!”

    面对亨利卫这样的高手,秦风也是有一定压力的,在等会洗牌的过程中,他需要将不算花牌和百搭的136张麻将的位置全部记在脑子里,容不得丝毫的分心。

    “我知道了,风哥,你们开始吧。”

    看到秦风面色凝重,李天远也变得严肃了起来,站在秦风背后只是盯着亨利卫看,他怎么都想不到,这个戴眼镜的斯文人,居然是个赌术高手。

    虽然说十赌九骗,但用赌术赢钱,却是没人能指责什么。

    像亨利卫这种技术总监,干的就是防止别的赌术高手前来砸场子,到了那种时候,就是赌桌上论高下了,用赌术来决定输赢成败。

    在国外的赌场里,甚至有一些职业赌徒,那是一群数学家,他们通过精密的计算分析出输赢的概率,这也能算得上是赌术的一种。

    “秦先生,咱们可以开始了!”

    “好,那就开始把!”

    简单的一句对话过后,秦风和亨利卫同时伸出双手,放在了麻将桌

    “哗……哗哗……”

    一阵洗牌声从桌子上传了出来,只见那些散乱的麻将像是变魔术一般快速的砌成了长形方块状,四边方位的牌一张不多一张不少,完全一样。

    “这是洗牌?”

    自诩为赌坛高手的李天远见到这一幕,眼睛顿时有些发直,他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麻将居然就全摆好了,速度比那种新出的自动麻将机都不遑多让。

    洗好牌后,亨利卫自然而然的向桌子上的三粒骰子摸去同时开口说道:“秦先生,我来您这里做客,这第一局应该让我坐庄吧?”

    “等一等……”

    秦风忽然仲出胳膊挡住了亨利卫的手,摇了摇头说道:“卫先生,咱们国家有句老话,叫做客随主便,这庄,自然应该是我来做才对的……”

    “话不是这么说,俗话说远来是客,主人是要让着客人的。”亨利卫也是摇头不已右手使劲往下压了一下,想把那三粒骰子抢在手中再说。

    只是亨利卫没想到,秦风挡在下面的那条胳膊纹丝不动他的指尖几乎都快要触及到骰子了,但再也无法往下移动分毫。

    “风哥,你们这是干什么啊?”

    刚刚起身围观的几个人都被二人的举动搞得有些莫名其妙-,冷雄飞嘴里嘟囔道:“风哥,就让他先坐庄好了,坐庄又没什么好处···…”

    “飞子,你看就好了,不要说话。”秦风脸色一沉,顿时吓得冷雄飞紧紧闭上了嘴巴。

    高手相争争的就是一个先手,尤其是两个水平相当的人,谁先走是很关键的就像是下围棋,一招领先就可以步步领先。

    只是这两个人都各不相让也不是办法,看到屋里的局面有些僵持秦风想了一下,开口说道:“卫先生,这样吧,我再拿三粒骰子,咱们各撒一手,谁的点数大,这个庄就由谁做如何?”

    “好就按秦先生说的办。”亨利卫点了点头,缓缓的收回了伸出去的右手。

    亨利卫今儿来找秦风代表是虽然已经去世,但仍然是公认的“赌圣”叶汉,仅凭这一点,他就不能输。

    还有一点就是,亨利卫此次来是有求于秦风的,他要见识到秦风真正的赌术,才能决定是否请秦风帮忙。

    只是事态进行到目前为止,亨利卫的计划发展的并不顺利,因为从昨儿见到秦风的时候,对方就用话堵死了自己的嘴。

    “风哥,幸亏我让龙哥多拿了几个骰子。”过了几分钟后,李天远从外面跑了进来,将三粒略小一点的骰子交到了秦风的手上。

    “咱们每人先掷一粒骰子吧。”

    亨利卫此时已经将桌子上的几个骰子拿在了手里,忽然右手一抖,一粒骰子被掷到桌子上,飞快的旋转了起来。

    “六,是红六!”当骰子静止下来后,李天远和冷雄飞口中倒吸了一口凉气。

    “该我了?”秦风笑了笑,随手也扔出了一粒骰子,他的动作没有亨利卫那么花俏,不过掷出的同样是个六点。

    “秦先生果然是真人不露相啊。”亨利卫叹了口气,又弹出了第二粒骰子,和第一粒一样,当骰子静止下来后,还是个六点。

    不过秦风也没让亨利卫专美,他掷出骰子后,桌面上的四粒骰子,都是红色的六点,两人算是不分上下。

    “秦先生,看来咱们这第一局,就要打成个平手了。”

    亨利卫此时已经肯定,秦风在骰子上的水平完全不亚于他,两人在骰子上的比拼应该无法分出胜负

    “卫先生,不会平手的。”秦风笑了笑,说道:“如果平手,那就算我输。”

    “哦?秦先生说话可当真?”

    亨利卫眼中闪过一丝不快,他有十分的把握最后掷出的也是六点,两人点数相同的话,他想不到秦风如何能赢?

    “自然当真,平局······算我输!”秦风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亨利卫也没废话,屈指就将最后一粒骰子弹了出去,小小的骰子在桌子上飞转着,形成一道道虚影。

    “最后一个骰子了,一起掷吧。”

    坐在亨利卫对面的秦风忽然笑了起来,同样屈指弹出,还没等亨利卫反应过来,一粒骰子就闪电般的击打在了旋转着的骰子上面。

    “啪”一声轻响,两粒骰子相碰,旋转着的骰子顿时停滞了下来,不过让众人吃惊的是,当骰子完全停下来后·忽然从中间裂成了两半,居然是没有任何的点数。

    “我赢了!”

    看着自己的最后一个六点,秦风淡淡的说道,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好像用一粒骰子撞碎另一粒的事情,并不是他做的一般。

    “你······你作······好吧,秦先生,你先掷骰子吧!”

    看到桌子上的情形,亨利卫胸口郁闷的差点没吐出血来,只是他知道,秦风这一手是合规矩的·如果是他的骰子撞碎秦风的,那么赢家就将是自己。

    不过自家知道自家事,亨利卫虽然有把握掷出六点·但在撞碎别人的骰子之后,还能保证自己的骰子还是六点,他就没这本事了。

    “卫先生客气了。”

    秦风随手抓起桌子中间的三粒骰子就掷了出去,看到三粒骰子相加是个七点,秦风伸手在对门亨利卫的面前拿起牌来。

    “秦先生,你这是让我的?”

    看到自己手上的三个北风和一个东风,亨利卫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这是他做出来的牌,按照这个顺序拿下去的话·会自动生成小四喜的。

    “呵呵,牌还没拿完呢,何谈个让字?”秦风抓过那四张牌后·直接就给掀在了自己的桌面上。

    “五万,三饼,六条·红中,这什么牌啊?”

    见到秦风手上的牌后,观战的李天远等人顿时嚷嚷了起来,这几张牌不打不靠,连一副牌都无法形成,根本就不能与亨利卫的牌面相

    “这牌还真不怎么样啊。”

    当秦风掀开自己面前的第二把牌后,众人更加失望了·因为他来的是一饼、七万、四条和九饼,原来一幅不连不靠的牌·竟然成了三个夹子的牌面。

    “秦先生,掷骰子我比不过你,不过你打牌的手气不怎么好啊。”

    亨利卫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也将自己的牌翻了过来,赫然是两个东风和两张南风,如此一来,亨利卫手上有了两把成牌了。

    “哎呦,卫先生,我的运气也不错啊。”当秦风摸上来第三把牌,同时将牌摊开后,整副牌忽然连了起来。

    秦风最后摸的牌是六万、二饼、五条和八饼,竟然形成了五六七万、一二三饼、四五六条还有八九饼和一个红中的牌面。

    “我的牌要更好一点吧?”

    看到秦风的牌面后,亨利卫心中一沉,不过还是掀开了手中的牌,这四张分别是一个南风一个红中和两张西风。

    现在亨利卫手上只有十二张牌,等秦风跳过牌后,他又抓起了一张,赫然又是一张西风,亨利卫的牌已经成了单吊西风听牌的小四喜牌面。

    “真是怪了,卫先生,咱们俩赢的都是红中啊。”

    秦风跳的那张牌并没有掀开,随着他的话声,一张七饼出现在桌面上,刚好凑够了最后一张牌。

    没等秦风掀开最后一张牌,亨利卫忽然语气生涩的说道:“秦先生好手段,我……我输了!”

    虽然自己的牌面要超出秦风几十倍,但打麻将的规则不是以牌面来论输赢的,他纵然是大四喜的牌面,只要秦风赢在他前面,亨利卫还只能是输。

    “风哥都没掀牌你怎么就认输了?”站在秦风身后的李天远,伸出手掀开了秦风面前的那张牌,一个红中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天……天胡?”

    看到了那个红中,李天远嘴巴张的足够塞进去个鸡蛋了,虽然也有了点心理准备,但这神乎其神的牌技,还是让他有些不敢相信。

    “秦先生,我不如你!”

    在看到那个七饼之后,亨利卫就知道自己输了,他输在太追求牌面好看,而忽略了秦风将那些散牌拼凑在一起所形成的天胡。

    这场对决,就像是一个锋芒毕露的剑客,对上了已经是返璞归真的宗师,从开始的那一刻起,就早已注定了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