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七十九章 麻将(中)

第三百七十九章 麻将(中)

    “谢叔,您说的没错,我可就是大四喜加十八学士的牌!您要是还有风牌的话,可不要再打了啊。”

    李天远摆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看得他身后的秦风直笑,这脑袋一根筋的家伙居然也玩起了欲擒故纵、虚虚实实的小把戏。

    “大四喜加十八学士?远子,你没发烧吧?”谢大志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仲手打出一张牌,喊道:“红中!”

    当谢大志打出这张牌后,桌上的另外三个人,同时看向了李天远,因为如果他真有大四喜的牌,眼下已经可以赢了,当然,现在赢牌只能算是小四喜。

    “看我干什么?要是有四喜的牌,我还不推倒了?”

    要说李天远还真是有着远大理想抱负的好同学,硬是顶住了赢六十四番的诱惑,让开了谢大志的这张红中。

    “咦?暗杠······”轮到李天远摸牌后,他居然摸到了一张东风,脸上一喜,盖上了四张牌,又开了一杠。

    “远子哥,您这牌也太吓人了吧?我也打红中,早打早安全·……”冷雄飞看了一眼李天远,仲手又打出了一张红中。

    “妈的,怎么又是一张啊?”

    李天远的眼角抽搐了一下,要知道,一共就四张红中,他手里有一张,下面打了两张,外面仅仅剩下一张了。

    可李天远也没法去赢冷雄飞啊,因为之前他就夸下了海口,今儿冷雄飞输的全都是他出,他吃冷雄飞点的炮,没有任何的意义。

    “八万……”谢大志打了张牌。

    “碰……”亨利卫将那张八万拿了过去。

    “嗯?南······南风?”在亨利卫打出牌后,李天远的心脏猛地跳了起来,因为他真的摸到了大四喜的牌面。

    眼下只要赢了红中,他就能大杀四方,不但能将今儿所输的钱全部赢回来之外,估计还能赚个一两百万。

    “再来一个暗杠·你们可要小心了呀……”

    李天远盖下了四张南风,伸手往后面摸去,同时心中也在暗暗祈祷着,希望老天爷保佑他能摸到最后一张红中。

    “像·有点像,妈的,不是的。”

    在初摸那张牌的时候,李天远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不过仔细一摸,却是个幺鸡,脸上顿时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碰六万!”在冷雄飞打出牌后·亨利卫忽然又碰了一张,此时他的牌面是碰了六八万的,清一色的可能性也十分大。

    “对不起诸位·我听牌了,大家打牌要小心点啊。”

    亨利卫笑眯眯的盖上了自己的牌,看得李天远心头变得沉重了起来,如果这一把要是先被亨利卫糊牌,那李天远真的会一头撞死在墙上的。

    “他娘的,怎么给我张一万啊?”

    李天远摸完牌后,忍不住在心里骂了起来,亨利卫可是清一色的牌面,打哪一张万字·都会有危险的。

    “老卫,你不会真是清一色吧?”李天远咬了咬牙,重重的将手里的牌拍在了桌子上·说道:“我还就不信了,一万,你赢不赢?”

    此刻的李天远·脑门上青筋暴起,显然心中紧张之极,要是这一把牌他都赢不了的话,那今儿是甭想翻身了。

    亨利卫看了一眼李天远,淡淡的说道:“不要,清一色的牌一定要自摸的。”

    “好险啊!”

    听到亨利卫的话后,李天远靠在了椅子背上·只感觉冷汗顺着脊梁在往下流淌,打出这一张一万几乎用尽了他全身的力量。

    “这牌有意思了……”

    又是一圈牌打到了亨利卫那里·摸上牌的亨利卫若有所思的看着李天远,说道:“李生,你不会真是大四喜吧?”

    “试试不就知道了?”李天远的脸上强自挤出一幅笑容,说道:“要是有东南风千万别打,老卫,别怪哥们没警告你啊!”

    “东南风倒是没有,不过来了张红中!”亨利卫将手掌一翻,两指间捏着的,可不正是李天远想要的最后一张红中!

    “打啊,打出来呀!”

    李天远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看向一边,但心里却是在那里狂喊,只要亨利卫打出这张牌,他立马就会掀开面前的牌。

    “外面还有一张红中,干脆我单吊红中算了。”亨利卫拿着那张牌在手里不断把玩着,自言自语道:“清一色有点难摸,单吊红中的希望还是很大的。”

    “老卫,那你就单吊红中呗,快点出一张,我等着自摸呢。”

    李天远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眼睛看着那张红中是直淌口水,但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给人一种满不在乎的感觉。

    “谢先生和冷先生都打过红中了,应该是安全的,我就打红中!”亨利卫斟酌了半天之后,终于将红中拍到了桌子上。

    “你……你打红中了?”!李-的眼睛瞬间瞪的溜圆,不可置信的看向了亨利卫。!

    亨利卫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就是打的红中,难道你赢了?”

    “没错,我就赢红中,哈哈,哈哈哈哈!”

    李天远伸手翻过自己面前的牌,将那一个红中重重的拍在了亨利卫打出的红中上面,昂起头狂笑了起来,此时他再也无需压制心中的兴奋了。

    “真……真的是大四喜啊?”

    在李天远翻牌的时候,谢大志和冷雄飞都看傻了眼,打麻将想要摸到大四喜的牌面还能赢,这简直要比买彩票中五百万还要难。

    “没错,就是大四喜!”

    李天远狂笑了足足有一分多钟,直到肺里的气都排出去之后,这才止住了笑声,说道:“大四喜一百二十八翻,两个明杠两个暗杠加起来是六番,十八学士是……”

    “一共是一百五十二番,放炮一番是五千块钱,老卫,你这一把输给我七十六万元整,怎么样?我没算错吧?”

    掰着手指头算了半天之后,李天远报出了一个数字,真难为这小学都没毕业的哥们,居然能算得如此准确。

    “没错,李生的手气真是不错啊!”

    亨利卫输赢脸上似乎都没什么表情,将面前十几叠钱都向李天远丢了过去,说道:“这十八万你先拿着,那五十万的欠条一笔勾销,我还需要给你八万!”

    “七十六减去六十八,是还要给我八万!”李天远喜笑颜开的说道:“还是老卫你算账快,再给我八万就对了!”

    “飞子,怎么样,见识你远子哥的牌技了吗?”李天远转脸看向冷雄飞,得意洋洋的说道:“别看哥们开始输,但最后一定是赢的。”

    说话的时候,李天远的眼神一直在偷偷瞄着秦风,他准备再打上几把今儿就结束了,否则要是再欠个几十万,他未必还能摸到大四喜的牌了。

    “远子哥,牛,您真是太牛了!”

    冷雄飞冲着李天远翘起了大拇指,不过自个儿却是在发愁,他现在也欠了几十万,李天远才赢回去八万,也远远不够帮自己还账的啊。

    “飞子,别紧张嘛……”

    此刻的李天远是信心爆棚,一边伸手去接亨利卫递过来的钱,一边说道:“我再来一把好牌,就能把你输的也赢回来!”

    “赢个屁!”正当李天远要拿到那一叠钱的时候,忽然伸过来一只手,把那钱抢了过去。

    “风哥,你······你这是干嘛?”李天远刚要发火,却发现是秦风抢走的钱,顿时蔫了下去。

    “行了,别在那丢人了,给我让一边去。”秦风无语的摇了摇头,亨利卫将牌局做的如此明显,另外三个人居然一点都没看出来。

    “我丢什么人啦?”李天远还是有点莫名其妙-,如果说话的不是秦风,怕是他早就跳起来了。

    “谁的钱谁拿回去。”秦风没好气的将那叠钱丢在了桌子上,看向亨利卫道:“卫先生,我这么做你没意见吧?”

    “没意见。”

    亨利卫耸了耸肩膀,随手将免去的那几张欠条撕的粉碎,说道:“不过我有个要求,不知道秦先生能不能陪我也打一把麻将呢?”

    “你是还不死心啊。”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好吧,早就想见识叶汉一脉的赌技,咱们就打一把牌,一局定胜负,如何?”

    秦风原本不想参合到亨利卫的事情里,不过今儿亨利卫大杀四方,最后输给李天远这一局,却是给了秦风面子,无论如何,秦风也不能再装作什么都不懂了。

    此时李天远等人也看出了些端倪,一脸惊疑的看向了亨利卫,打了一夜的牌,他们怎么都没想到,亨利卫居然是个赌术高手。

    其实这也不怪谢大志李天远他们,实在是亨利卫的赌术太高明了。

    亨利卫也不是把把都赢,但每当他输的时候,番数一般都很小,输出去不过几千万把块钱,而赢得时候却都是大牌,如此一来二去,李天远等人不知不觉中就欠下了几十万。

    身在局中的是和,几人还没察觉,但是现在回头想想,他们不由面色大变,敢情对方一直都在逗着他们玩呢。

    “远子,你们让开。”

    秦风拍了拍李天远的肩膀,将那些钱塞到他怀里,说道:“一会老胡可能会过来,不想挨骂赶紧将钱收起来。”

    “对,对,风哥,多亏你提醒。”

    听到秦风提起胡保国,李天远浑身打了个激灵,连忙将钱装到了口袋里,他可不想大年初一就蹙胡阎王的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