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七十四章 过年(下)

第三百七十四章 过年(下)

    “沈哥,我还以为您回津天了呢。”在胡同里停好了车秦风拉开车门走了下去,冲着跟在身后开进来的沈昊打了个招呼。

    “还没有,一会回去。”沈昊对秦风点了点头,正准备下车的时候,看到秦风已经拉开了后面的车门。

    “领导请下车视察!”

    秦风拖着长音给胡保国开了门,他心里是有些不爽,这些领导们一不缺手二不缺脚的,下个车要有人开车门,出去还有人帮着打伞,难道真的连生活自理的能力都没了?

    “阴阳怪气。”胡保国没好气的瞪了秦风一眼,身体却是坐那不动,对前面的沈昊说道:“昊子,要不一会吃完饭再走?”

    “胡部长,还是算了。”沈昊笑了笑,说道:“我开着车又不能喝酒,回头等初一把您津天那些酒都拉来的时候,再给您拜年敬酒·……”

    从胡保国的称呼上就能听出,他已经把沈昊当成了自己人,事实上胡保国在津天的这几年中,沈昊的确是他用的最顺手的人,两人私下里也算是个忘年交了。

    胡保国摇了摇头,说道:“过了初五再搬家吧,你先把家里安顿一下,对了,回头把你爱人的资料给厅里,让他们在下面个安排个工作,我看进机关事务局就不错……”

    胡保国外面看上去很粗犷,但心思还是很慎密的,他知道沈昊结婚没多久,这一跟着自己来京城,又要面临两地分居的问题,所以将沈昊爱人的工作都已经想好了。

    “谢谢部长,我回去就给娟子说,她早就想来京城了。”沈昊也不矫情,跟在领导身边,有些事情还是直爽一点的好。

    “那行,路上开车注意点安全。”胡保国点了点头到了这会他才走下车来。

    “胡大哥,您这领导的派头是越来越大了,以后我也叫您领导算了。”等沈昊的车子开出了巷子,秦风看向了胡保国语气像是在开玩笑,不过脸色稍微有点严肃。

    “嗯,就叫领导吧。”胡保国点了点头,他和秦风的关系是挺让外人看不明白的。

    从年龄上来说,他能做得起秦风的父辈,从身份上而言,秦风更是和他天差地远如果再在人前喊胡大哥,那真的会让外人有诸多猜测的,不如就喊声领导省事。

    “嘿领导,您慢点,这路可滑着呢。”

    见到胡保国点头答应下来,秦风顿时又嬉皮笑脸起来,也只有在胡保国面前,秦风才会透露出一丝他这个年龄所应该有的举动,或许从内心深处,他已经将胡保国当成自己父执长辈了。

    “滚一边去,老子胳膊腿还没老到不能动呢。”胡保国在秦风头上拍了一记接着说道:“位置不一样了,有时候是要注意一点影响,坐你那个车不合适……”

    到了胡保国的这个位置很多事情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随意了,他的一举一动都会有很多人注意,如果今儿他上了秦风的车恐怕整个年三十,部里都是关于胡部长的各种传闻了。

    “领导,我知道的……”

    秦风苦笑了一声,他之前倒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可是除了这辆车之外,他就只有那辆日本车和面包车了,开日本车肯定不妥至于那辆破面包要是开出去,那胡保国的面子可就丢大发了。

    “这官当大了日子过的还没以前舒服呢。”

    踩在满是积雪的地上,胡保国叹了口气,他在管教所的时候,经常会有怀才不遇的想法,但真是做到了这个位置,却是从心底感觉疲惫。

    “是啊,还是以前好。”

    秦风默默的点了点头,以前的胡保国虽然脾气暴躁,动不动就开口骂人,但其实谁也不怕他,不像现在的胡部长,只要是一绷脸,身边的人连口大气都不敢喘了。

    “这院子不错,你小子钱真没少赚啊……”来到四合院的正门,胡保国有些吃惊的看了一眼秦风,说道:“眼光不错,这样的老院子可是越来越少了。”

    从调任津天应酬越来越多之后,胡保国愈发喜欢清静了,他对秦风这阄中取静的院子很满意,到时候要间屋子在这里长住倒是不错,也能盯着点秦风,让他少犯些错误。

    “嘿嘿,别人要出国,急着卖这房子,被我捡了个漏。”秦风打开门将胡保国让了进去,说道:“里面还都没装修,暂时先住着,等过完年再好好拾掇拾掇。”

    “哎,秦爷,您来啦?”秦风带着胡保国刚走到中院,何金龙迎面走了过来,左手拎着一只鸡,右手拿着把菜刀,这正准备给鸡放血呢。

    “金龙,你怎么过来了?”

    秦风往院子里一看,心里顿时叫起苦来,不光-金龙来了,于鸿鹄也带着几个徒弟正忙活着,院子里被上了电灯,算上李天远和谢轩,七八个人正忙着挂灯笼贴对联呢。

    “秦爷,明儿三十,我陪老弟兄们过,今天就当是来给您和苗爷拜年了。”何金龙扬了扬手中的菜刀和公鸡,笑道:“秦爷,我以前就爱一口吃,手艺可是不错的,今儿给你们露一手。”

    “啊,金龙,那你先忙。”秦风摆了摆手,也没给何金龙介绍胡保国,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看看苗六指的那些徒子徒孙,胡大部长这算是进到贼窝里来了。

    “秦风,这些人,都是进去过的吧?”

    和犯人打了那么多年的交道,胡保国一眼就看出来了,刚才说话和现在院子里忙活的那些人,就没有一个是良善人家,骨子里都透露出一股子草莽气息。

    “领导,改邪归正,这不都改邪归正了······”

    秦风一边把胡保国往屋里让,一边说道:“社会对这些被打击过的人都有些偏见,我这也不是为了引导他们走上正路嘛,您老应该给我发个奖状才是。”

    “嗯,明儿就别让他们过来了。”胡保国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一直想将秦风往正道上引,没成想他还是结交了那么多江湖上的人,看来自个儿日后也甭想再这里住了。

    “胡······胡局长。”刚才正忙着贴对联的李天远看到胡保国进来,顿时扔掉手中的东西跑了过来,期期艾艾的说道:“胡局长,我……我给您拜年啦。”

    按照李天远的想法,那是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大过年的,胡保国总不会又揍自己吧?对胡保国畏之如虎的李天远甚至没想到,现下的胡保国,可不是他的对手了。

    “嗯,跟着秦风好好做事,别再出去和人打架了。”胡保国点了点头,和秦风走进了烧着炉子的正厢房,他早年在战场上受过伤,到了冬天日子特别不好过,所以不能在外面久待的。

    “远子,那老头是谁啊,好大的派头?”

    等到秦风和胡保国进屋之后,何金龙凑了过来,在胡保国身上,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刚才何金龙甚至没敢去问胡保国的身份。

    “津天市公安局的这个。”李天远冲着两人的背影竖起了个大拇指,悻悻的说道:“哥们以前犯在他手上过,被收拾的不轻,你喊他胡阎王就行了。”

    “条子?秦爷怎么和他那么熟?”

    何金龙闻言愣了一下,他当年虽然也和警察称兄道弟,但貌似还没亲密到能来家里过年的程度,并且级别比起胡保国来,更是远远不如,别说正厅级的局长了,就是个小科长,怕是都能在他面前恨不得鼻孔朝天出气。

    听到何金龙的话后,李天远白了他一眼,说道:“你管那么多干嘛,风哥认识的大人物多了。”

    “你说的倒也是······”何金龙点了点头,前段时间《真玉坊》开业的时候他可是去了,当时去庆贺开业的人里面,的确有好几个器宇不凡的,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谢叔,婶子,你们来啦?”

    进到屋里后,秦风发现苗六指正陪着谢大志夫妻在说着话,连忙走前几步,介绍道:“苗老,这位是津天的胡局长,他今年跟咱们一起过年,谢叔,你们都认识,我就不介绍了。”

    “胡局长?请坐,快请坐。”看到胡保国进到屋里,不管是谢大志还是苗六指都站了起来,不过两人看向胡保国的眼神,却是有很大的不同。

    胡保国在津天任职的这几年,对谢大志可谓是诸多照顾,虽然这些照顾只是看在秦风的面子上,并没有收取他一分钱,但却帮了谢大志很大的忙,让他真正在津天地产业站住了脚。

    现在津天房地产最赚钱的几个项目,都是谢大志和朋友在运作的,其风头之甚,不亚于当年在石市,甚至犹有过之,他心里明白·这在其中,胡保国绝对是居功至伟。

    所以见到胡保国进来,谢大志几乎是从椅子上跳起来的,神态恭敬之极。

    不过苗六指看向胡保国的眼神,却是和谢大志不同,他这辈子打交代最多的人,并不是江湖中人,而是监狱的那些警察们,所以一见到胡保国,苗六指就有种见了管教的感觉,只差没喊出“报告”两个字来。

    当然,苗六指的道行可要比何金龙强多了,他将自己身上的那股子草莽味收敛的十分彻底,就连胡保国都没看出苗六指的老底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