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七十章 死里逃生

第三百七十章 死里逃生

    正在用心记忆那山川地形图的秦风,冷不防发现身侧多!道人影,抬眼看去,忍不住大声喝道:“老苗,干什么?别动啊!”

    “没干什么?我看不太清楚……”

    苗六指早就忘了在进入密室之前秦风的交代,又往前走了一步,想看清楚沙盘上插着的几个小旗帜上面所写的字。

    “找死啊?”

    秦风耳朵忽然动了一下,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一把拎住了苗六指的后衣襟,用力一甩,将苗六指那瘦弱的身体扔出了密室。

    而秦风脚下也没闲着,扔出苗六指的同时,他快速的向墙壁退去,双脚在地上一蹬,站在了墙边上的一口木箱子上面。

    就在此刻,一阵机簧声响起,紧接着“嗖嗖”声不绝于耳,无数箭矢从墙壁顶端射了出来,形成了一道铺天盖地的箭幕。

    刚才秦风和苗六指落脚之处,都插了七八支锋利的箭矢,而且劲力极大,射进地面上的青砖足有好几寸深,箭尾上还在不断颤动着。

    不过万幸的是,那箭幕所笼罩的方位,并没有涉及到墙壁边上,只是在密室正中的那个沙盘,却是中了无数箭。

    在地底尘封百年早已腐朽不堪的沙盘木头框架,根本就无法承受这些外力,此时已经变得支离破碎,那些用泥捏出来的的山川河流,更是碎成了粉末。

    “老苗,你……你他妈的想干什么啊?”

    看到这一幕,秦风是欲哭无泪,他原本已经将沙盘记得七七八八了,就差最后一处旗帜标明的方位,但却出现了眼前这一幕。

    “秦······秦爷,我······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呀?”苗六指的声音从密室门外传来。

    在被秦风扔出去的时候,苗六指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等他从地上爬起来·看到这满屋子的箭矢时,浑身上下是汗如浆涌,整个人都傻了。

    苗六指已经是七老八十的人了,死也就死了·但他要是连累秦风死在这里,苗六指也没脸出去了,怕是只能一头撞死在这密室里了。

    “秦爷,您……您没事吧?”

    苗六指颤抖着声音问道,眼瞅着那些箭矢之密集,苗六指还以为秦风受了重伤,只是他不知道密室机关·这会却是动都不敢动。

    “妈的,老子有事还能说话啊!”秦风真的被苗六指给气糊涂了,要说他也是走老了江湖的人·怎么就能犯下如此过错呢?

    想想自己这外八门之主,差点就死在了机关门的暗器下,秦风那是气不打一处来,心里那叫一个郁闷。

    “没……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听到秦风中气十足的声音,苗六指心头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一瘸一拐的走到密室门边探进去了个脑袋,说道:“秦爷,您······您这是在干嘛?”

    “还能干什么?老子不躲的快·就要被箭给射死了······”

    秦风此时的是有苦说不出,站在了木箱子上的他,为了不让头部顶住密室顶端·只能弯下腰,不过他脚下的木箱,却是不堪重负·一块块的正在碎裂。

    秦风话声未落,脚下忽然传来一声响,只听“啪咔”一声,被他所踩的那个箱子完全破裂开来,秦风的双脚陷入到了木箱之中。

    “靠,你他娘的倒是进来帮忙啊,在门口看老子热闹是不是?”

    秦风只感觉脚下一滑·再也支撑不住身体的平衡,一股子坐了下去·就连手电都脱手而飞,密室内顿时陷入到一片黑暗之中。

    “秦······秦爷,我······我不知道进去怎么走啊。”

    站在门口的苗六指简直都要哭出来了,他贸然闯进去自己找死倒没什么,如果再引来一片箭雨将秦风给射死掉,那岂不是冤枉的很?

    “没事,大胆进来,先把手电给拾起来!”虽然感觉到自己坐在一些冰冷的物件上面,但似乎没有什么危险,秦风的心也安定了下来。

    看这箭雨的密集程度,秦风知道,应该不会再有连环机关了,而设置机关的那人,也给人留了一线生机,否则秦风也逃不过此劫的。

    “真的?我这就进来”

    苗六指现在对秦风的话是深信不疑,当下深深的吸了口气,用脚拖着地面走了进来,他要是敢抬脚,说不定就要被那射进砖石中的箭矢扎穿掉。

    “还真没事······”一直往密室里挪了两米多,都再没有机关启动,苗六指的胆子也大了许多,伸手将地上的手电筒试了起来。

    “秦爷,您真没受伤吧?”拿到手电筒后,苗六指就向秦风的位置照了过去,不过这一照,他顿时傻了眼。

    “老苗,我说你今儿吃错药了?”秦风手遮住了双眼,骂道:“你把个手电照着我干嘛啊?放点,照到地上去……”

    “是······是黄金?”苗六指的声音响了起来,手电的灯光也随之垂了下去。

    “真的是黄金?”秦风放下遮挡住眼睛的双手,却是发现那双手隐隐现出一层金光。

    “妈的,这一箱子装的全都是黄金?”

    秦风仲手一看,地上那乌黑之中闪烁着金色光泽的,正是一块块两头翘起中间凹进去呈船形的金元宝,而自己正坐在了这一箱金元宝的中间。

    “没错,秦爷,是黄金……”

    饶是苗六指见多识广,看着这些黄金也忍不住咽了下口水,正如女人爱珠宝,这男人没有不爱黄金的。

    “老苗,你把手电打正一点······”

    秦风从地上拾起了一块重约二两的金元宝,拿在手中看了一下,说道:“这黄金怎么乌黑八糟的,不会都是假的吧?”

    “秦爷,不是假的,这些都是清朝时候的金元宝。”

    苗六指摇了摇头,这会他已经挪到了秦风身边,也捡起了一块黄金,用手电照着说道:“除了民国时候的小黄鱼,以前像这种金元宝掺杂了不少白银和黄铜,杂质极多……

    再加上这些黄金放在箱子里氧化,色泽也会变得暗淡起来,能有这品相就非常不错了……”

    对这种金元宝,苗六指可不陌生,因为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所用的小黄鱼,也就是金条,十有八九都是清朝的金元宝提炼出来的。

    “你说的倒也是,古时候的黄金纯度是不怎么高,这元宝里能有四成黄金就不错了。”听苗六指这么一说,秦风顿时反应了过来。

    在古代市面上使用的银钱,都是按照一定比例铸造的,就像是清朝的铜钱,也并非是纯铜的,里面会含铅还有别的一些金属,金元宝也是如此。

    秦风曾经在京城的一些博物馆里见过明清两朝的金元宝,光泽甚至还不如自己手上的黄金呢。

    秦风看了看散落一地的金元宝,说道:“就算只能提炼出来四成金子,那也是价值不菲了。”

    秦风手上的这枚金元宝,重量大概在二两左右,如果能提炼出四成的纯金,那也有四十克。

    这一箱子最少也有三百多个金元宝,加起来就是十多公斤的黄金,兑换成人民币,也足足有上百万了。

    “奶奶的,真是一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啊······”

    秦风掂了掂手上的金元宝,摇头说道:“这马心贻官声算是不错的,没想到也贪墨了这么多钱,怪不得从古至今,人人都想当公务员呢……”

    “秦爷,这些东西其实不值多少钱的。”

    苗六指忽然将手中的金元宝扔了出来,重重的在自己脸上抽了一耳光,哭丧着脸说道:“那沙盘,一定就是藏宝地点了,可······可全让我给毁了啊……”

    想到太平天国的藏宝,苗六指简直就是心如刀割一般,因为在他被秦风甩出密室的时候,分明看到一面小旗帜上,写着一个“太”字。

    “老苗,散都散掉了,你干嚎还有个屁用啊?”

    秦风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苗六指,说道:“你先呆在这里,我上去拿点煤油下来,这乌七八糟的也看不清,说不定那几个箱子里还有你说的藏宝图呢。”

    秦风看到,在这密室的四壁上,分别有四个和弯道处一样的油灯,只是灯里面的油早就干涸了,需要重新加煤油和灯芯。

    “秦爷,还是我去吧,您不知道在哪。”苗六指一脸沮丧的说道,显然还没从那沙盘被毁中走出来。

    “得了吧,我去,你看看自己身上有没有伤,刚才那一下摔的可不轻。”

    秦风摇了摇头,在机关发动之前,他那下意识的一甩,一点都没留手,看苗六指走路一瘸一拐的样子,说不定会伤了骨头。

    秦风也没要手电,径直出了密室,借着外面皑皑白雪反射出来的光亮,来到了中院。

    从苗六指所住的那屋翻找出一小桶煤油,秦风顺手撕扯了一块床单,听着那哥四个一个比一个响的如雷鼾声,秦风又回到了密室内。

    将床单撕碎捻成灯芯状,又倒了些煤油进去,当四盏灯都点亮之后,密室一下变得明亮了起来。

    只是地上那上百支的箭矢,看得秦风和苗六指都心生寒意,刚才要不是秦风反应快,怕是这会两人都被射成了刺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