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密室(中)

第三百六十四章 密室(中)

    要说这处机关设置的,还真是让人有些意想不到,任谁都不`去试着推动这重达千斤的巨石,因为谁都不认为自己能推得动这马槽。

    但是谁也不会想到,这巨大的马槽,其实并没有看起来那么重,只需要三五百斤的力气,就能将其挪动,继而里面的凹凸槽吻合在一起。

    其实秦风原本也没那么快想到这一点的,只是他看到地面上有个凹坑,痕迹是新的,像是撬棍的支点,再一看面前对应的马槽,心里顿时就明白了过来。

    “秦爷,怎么这什么事儿到您手上,都变得那么简单了?”

    看到秦风推开了马槽,苗六指是一脸的苦笑,原本以为这处机关能难为秦风一番,但对方还是信手就破解掉了。

    “老苗,这可都是拜你所赐啊!”

    秦风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要不是你前几天使用撬棍的痕迹,我怎么能看得出这马槽就是机关所在呢?”

    “这地上本就是坑坑洼洼的,鬼知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苗六指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句,指了指那黑黝黝的洞口,说道:“秦爷,这密室的通道是打开了,不过想要进去,可没那么容易的。”

    “老苗,先别说,我下去看看。”

    秦风摆手制止了苗六指的话,他虽然得到了机关门的传承,也听师父载说过诸多机关门的传说,但是对于这个门派的手段,秦风还是第一次得见。

    “秦爷,您慢点,这个您拿好。”

    听到秦风说要下去,苗六指将手电筒递了过去,同时还有一个打火机,说道:“下面有两盏气死风灯,我前儿给加了点煤油点燃那个比手电筒好使……”

    秦风点了点头,左手接过手电和火机,右手在条石上一撑,身体就站在马槽上仲头往下面看去。

    被手电筒一照,那黑黝黝的洞口顿时变得明亮了起来。

    秦风发现,从洞口延续往下,有一排的石阶,下去大概三米左右,却是出现一个弯道,倒是有些像是鲁省乡下人家为了储存粮食所挖的地窖。

    秦风也是艺高人胆大稍微打量了一下之后,纵深就跳了下去,快到底部的时候右手在石阶上一拍,整个人稳稳的站在了地上。

    “好大的手笔?”

    看着面前的弯道,秦风忍不住夸道:“这里不仅能当做密室储藏宝物,怕是在危急之时,还能充当临时躲避的场所。”

    一般农村储存粮食的地窖,深度倒是有三四米,但是地下的高度,一般都是在一米二三左右,成人进去必须弯着腰这是怕挖高了地窖会坍塌。

    可是秦风面前的这个弯道不同,高度足有一米九多,秦风完全能轻轻松松的走过去。

    在弯道两边各有两根粗壮的木柱作为支撑点,根本就不怕上面的土坍陷下来,并且顶壁和地面都砌上了青砖在墙壁两边,还有两道水槽。

    “是机关门的手段,那种将挖出来的土垫在墙壁上的事情,他们从来不干。”

    稍一打量,秦风就确定了,这处机关的确是出自机关门人之手,也只有他们才会将一个简单的密室修建的如同陵墓建筑一般。

    在弯道两边的砖墙上,秦风发现了四盏用琉璃制作的风灯造型十分精致,更关键的是,这些风灯都是老物件,拿出去的话,一盏怕是也能卖个万儿八千的。

    看到那几盏灯,秦风忍不住嘀咕道:“马心贻还真是舍得啊,这玩意儿在他们那年代,恐怕也只有皇宫里能用到。”

    风灯本身倒是没什么,主要是制作风灯的琉璃,在古代可是弥足珍贵的。

    琉璃本身是用各种颜色的人造水晶为原料,采用古代青铜脱蜡铸造法高温脱蜡而成的水晶作品,其色彩流云漓彩、美轮美奂,其品质晶莹剔透、光彩夺目。

    到了清朝的时候,琉璃的应用也多了起来,不过基本上都是皇家所用的,就像是故宫里的琉璃瓦,也属于琉璃的一种。

    马心贻能用琉璃制作这几盏灯,想必在清宫造办处有很深的人脉,否则在他府中,也不会出现这种宫廷专用的物件。

    “秦爷,这马心贻将密室修建的如此隐私,里面一定藏着好东西。”

    秦风正想抬脚进入弯道的时候,苗六指也踩着石阶从上面爬了下来,从秦风手中取过了打火机,将那四盏风灯给点燃了。

    虽然是煤油灯,但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可比只能发出一束光照的手电筒好用多了,整个弯道内顿时变得明亮了起来。

    “打得开那门,才知道里面有什么。

    在苗六指点亮风灯之后,秦风已经看到,在弯道四千,有一个大铁门,铁门上没有任何的装饰物,不仔细妁话,还以为是一堵墙壁呢。

    “秦爷,我对这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就看您的了。

    苗六指侧开身体,让秦风走到了前面,其实弯道十分的宽敞,他和秦风并排走在里面都没有问题。

    “这……这门上没锁扣,怎么开啊?”

    走到近前,秦风有些傻眼,因为这堵锈迹斑斑的铁门上,居然没有任何锁眼,如此一来,即使秦风开锁的技能再高,那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了

    “秦爷,不是没锁眼,您看这里······”

    听到秦风的话后,身后的苗六指伸出了手,在铁门的右上角轻轻拨了一下,一块锈蚀的几乎快要掉落的铁片被他拨了上去,露出了一个锁眼来。

    “嗯?这……这莫非是五行锁?”

    看到这个锁眼,秦风的瞳孔猛的收缩了起来,右手飞快的在铁门另外三边摸索了一下,三个锁眼呈现在了他的眼前,而在铁门的中心位置,秦风又找到了第四个锁眼。

    加上苗六指拨开的锁眼,上下左右四角外加中间的那个,刚好一共是五个锁眼。

    “秦爷,这······什么叫五行锁啊?”这几日来,苗六指在这个铁门上可谓是殚精竭虑,最长曾经备齐了各种开锁工具,在这下面整整呆了一夜。

    但无论苗六指开锁技艺如何高超,也拿这五个锁眼没有任何的办法,要不是秦风喊出来,他到这会甚至连这锁的名字都不知道。

    秦风皱着眉头看着铁门,随口答道:“金木水火土,不就是五行了。”

    “秦爷,这个我也知道,可……可什么叫五行锁啊?”苗六指被秦风的话搞的郁闷不已,他岂能不知道什么叫做五行?

    “老苗,你应该知道,五行相生又相克,五行锁,取的就是这个道理,只有将五把锁全部打开,才能开启这道铁门······”

    秦风拿手电筒往一个锁眼里照了一下,接着说道:“想要开五行锁,首先必须有五把对应的钥匙,按照金木水火土的方位先开启四角的锁扣,然后再打开这中轴锁芯,顺序方位不能搞错一点,否则别想打开这锁……”

    “秦爷,您能不能打开这门呀?”

    见到秦风的眼睛始终没离开那几个锁孔,苗六指有些沉不住气了,按照他的想法,马心贻修建这么一个密室,里面必有惊天的东西存在。

    “老苗,我虽然知道五行锁的原理,但不一定能打开······”

    看着铁门,秦风第一次感觉有些头疼起来,这五行锁是机关门的不传之秘,工艺复杂之极,想要在这个铁门上安装五行锁,怕是最少要耗费一年以上的功夫。

    就算是秦风想要打开五行锁,恐怕都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的,而且还必须有各种专用的工具,即使这样,秦风也只有六成的把握能将其打开。

    “您都打不开?”

    苗六指闻言瞪起了眼睛,说道:“秦爷,要不这样,明儿我把工人都叫来,就说在这上面修建个池塘,让他们从上往下挖,挖到三米的时候停下……”

    苗六指拍打了一下那个铁门,说道:“我就不信了,这密室都能用那么厚的生铁包裹起来?马心贻要是做出这么大动静,恐怕早就惊动慈禧那老太婆了。”

    前文曾经说过,这开锁分为文解和武解两种,苗六指虽然学的是文解,但束手无策之下,用用武解的办法也未尝不可。

    听到苗六指的话后,秦风晒然一笑,说道:“老苗,按你那说法,还不如找个气焊切割机,直接将这铁门给切割开呢。”

    “哎,秦爷,您这个办法好啊……”苗六指眼睛一亮,说道:“这铁门虽然厚,但用个一宿的时间,我还不信切不开它!”

    “好个屁!”

    秦风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指了指铁门,说道:“机关门的东西,岂是能用外力破解的?除非你不想要里面的东西了!”

    苗六指被秦风说愣住了,讪讪道:“秦爷,这话怎么说?”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机关门制作的东西,全部都是环环相扣、紧密相连的,

    你要是用武解的办法进入到密室,里面的东西怕是都将会毁于一旦,至于是被火烧还是被水淹,那我就不知道了。”

    要说这世上有谁最熟悉机关门的路数,自然是非秦风莫属了,在见到五行锁的时候,他就知道,这铁门是绝对不能用外力去破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