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升官(下)

第三百五十八章 升官(下)

    “沈哥,好久没见了。”!

    出了医院后,秦风发现给胡保国当司机的居然是沈昊,不由高兴的和他抱了一下,说道:“恭喜沈哥高升啊······”

    “还是跟着老板干有劲。”沈昊嘴里嘟囔了一句,他是专业回来的军人,虽然在地方呆了好几年了,但还是有些不适应。

    “你能跟我干一辈子?”胡保国闻言瞪了沈昊一眼,说道:“你小子说话别反悔,到时候再让你给我开车。”

    “给您开一辈子车我也不后悔。”

    沈昊挺起了胸脯,当初他专业之后处处碰壁,如果不是胡保国,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在警察队伍里干下去。

    “行了,去别墅那,走路边买点卤菜,我回头和秦风喝点。”沈昊那耿直的脾气让胡保国摇头之余又有几分感动,摆了摆手上了车。

    “还喝啊?”秦风有些无语的说道:“胡局长,我这下午的酒劲还没醒呢。”

    “放屁!”听到秦风的话后,胡保国没好气的说道:“酒没醒能一刀将别人的脑袋砍下来?”

    “秦风,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下沈昊来了兴致,侧脸看向坐在副驾驶上的秦风,说道:“我以前在部队的时候,听老人说能飞针伤人,但用木头刀砍人脑袋的事,还真没听过……”

    “沈哥,没那么玄乎,只是把脖颈砍断了而已。”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我那不是酒壮怂人胆嘛,要是酒醒了,肯定不敢这么干,弄不好再关我几年,那可就冤枉了······”

    “以前那事儿觉得冤枉?”胡保国的声音响了起来。

    “本来就是冤枉,要不是判我那几年,我怎么可能找不到妹妹?”

    秦风丝毫没给胡保国留面子,最近一两年他几乎跑遍了鲁冀津京等地,但一点妹妹的消息都没查到,好像秦葭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

    秦风怕妹妹走失后被人贩子拐骗到南方,前几天在京城的时候曾经画过一副妹妹的画像交给了窦健军,让他帮忙在南方各个城市找寻一下。

    秦风的话让胡保国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才说道:“我在内部网帮你查了,国内叫秦葭的人不多,一共有一百六十多个,里面没有你妹妹。”

    对于秦风心中的遗憾,胡保国是最清楚的当年他初入狱的时候,就曾经胆大包天的出去过一次,就是为了寻找妹妹。

    所以在津天局长的任上胡保国一直都利用自己的便利,在帮秦风找着秦葭的下落。

    当时在公安内部网上找出这一百多个叫做秦葭的人后,胡保国专门让人做了个文档,将这些人的年龄一一进行排查,不过并没有符合秦风妹妹年龄的女孩。

    “秦风,你也别急……”

    胡保国说道:“现在内部网刚刚开始应用,很多地方的户籍人员名单还没输入进去,等新的身份证全部普及之后,相信能找到你妹妹的。”

    “但愿如此吧。”秦风微微摇了摇头说道:“等过完年,我会在各大城市的报纸上刊登寻人启事的。”

    虽然知道在报纸上打广告的收效甚微,但秦风还是想去尝试一下因为他所画的秦葭画像几乎和照片一样,相信如果有人见过秦葭,一定能认出来的。

    “需要我打招呼的你告诉我。”胡保国点了点头,有沈昊在车上,许多话也没有说出来,相信秦风能理解的。

    在去别墅的路上,秦风下了几次车,买了一些卤肉和下酒的熟菜

    秦风虽然算是经历过不少风浪,但挥刀几乎砍掉一个人的脑袋他的内心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也是想借酒来散去心里的那股郁气。

    “沈哥一起喝点吧?”

    来到别墅后,秦风见到沈昊没有下车,连忙招呼了一声,他以前也和沈昊喝过几次酒,知道他酒量不错。

    “秦风,这次算了,咱们喝酒的机会多呢。”沈昊摇了摇头,说道:“你和局长好好喝点,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呢。”

    虽然秦风在自己面前对胡保国的称呼一直是局长,但是沈昊知道,两人的关系远没有那么简单,他固然是胡保国的心腹,现在这种场合他也是不适合参与进去的。

    胡保国也没留沈昊,摆了摆手说道:“走吧,这几天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干净。”

    “是,局长。”

    沈昊闻言愣了一下,他不知道胡保国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过也没多问,发动车子离开了小区。

    “胡大哥,今儿可是真险啊。”

    五分钟过后,秦风已经摆好了酒菜,一口将那二两杯子的茅台灌进了肚子里,开口说道:“就差一点,那人的枪几乎就要打中我了。”

    秦风当时踢开冷雄飞,撞到了窦健军,距离那悍匪的已经有四五米远了,如果不是那人执意想杀死冷雄飞抢恐怕秦风根本就无法靠近对方。!

    所以想想那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事情,此刻的秦风额头上渗出一片冷汗。

    这也是秦风出道以来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就是当年连杀郝老大五人的时候,秦风也没有被逼到如此险境。

    “你还知道危险啊?”

    听到秦风的话后,胡保国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年代了,武功再高,还不是一枪撂倒?”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当时那会,我不出手的话,飞子真会被他打死的。”

    “对了,你小子真的是之前就发现那人了?”胡保国眼中忽然露出疑色,说道:“你要是早发现了,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呢?”

    “胡大哥,都没影子的事,我怎么给你说?”

    秦风苦笑了起来,说道:“我的确感觉那人有点可疑,不过回过头就看不到他了,谁知道他竟然躲在了石狮子后面,妈的·差点着了道……”

    秦风愤恨之下,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拿起面前刚倒满的酒杯,一仰脖子又灌了进去。

    “你小子少喝点。”

    胡保国递了一个热腾腾的馒头过去·说道:“吃点东西垫下肚子,妈的,别人杀了人都吃不下东西,你小子怎么还那么能吃?”

    胡保国当年可是上过战场打过仗的,手上最少也有十来条人命,他记得自己第一次开枪打死人的时候,整整吐了一天·哪里像秦风这么淡然。

    “我犯的着为该死的人吃不下饭吗?”

    秦风撇了撇嘴,一口咬下了半个馒头,鼓着腮帮子说道:“胡大哥·让你手下结案快一点,我想明儿就带飞子去京城过年,轩子还在那边呢……”

    秦风没什么亲人,这几年都是和谢轩还有李天远一起过的,在心里早已将他们当成了家人,今年过年也不例外。

    “急什么?过几天和我一起回去……”胡保国用筷子敲了下秦风的脑袋。

    “回胡家庄?”

    秦风先是愣了一下,继而说道:“是了,我跟你回去一趟,这次把师父的骨灰带回来·争取过完年让他老人家叶落归根。”

    载的骨灰一直没有下葬,就放在胡保国在乡下的那个祖屋里,胡保国无儿无女·妻子也在前几年病故了,倒是没什么妨碍。

    不过现在秦风在京城买了院子,又得到了齐功的准信·他就想将师父的骨灰给带出来了。

    “老爷子的骨灰先安置在那边,过年的时候香火还旺一些。”胡保国看了秦风一眼,说道:“我说的不是回胡家庄,我说的是和你去京城。”

    “你去京城干嘛?和我过年去?”

    秦风有些摸不清头脑,胡保国每年都要回家去过年的,往日也喊过他,只是有李天远这个和秦风一样的孤儿在·秦风一直都没去。

    “我这个年可过不安稳喽。”胡保国喝了一杯酒,说道:“老子去跑官·妈的,没想到我也有做到副部级的这一天?”

    “副部级?胡大哥,你……你要升官了?”秦风闻言大喜,连忙给他倒满了酒,说道:“胡大哥,你这是什么副部级啊?”

    “笨蛋,我干的是什么?”胡保国一脸鄙视的看向秦风,说道:“当然是公安部的副部长了,难道让老子去搞金融财政吗?”

    今儿一下午可是发生了许多的事情,在确定了死亡那人的身份后,胡保国向部里发了案情通报,依照常规来说,剩下的事情就是收尾的工作了。

    但是胡保国没想到的是,就在通报过了仅仅两个小时之后,老首长就给他打了个电话,告知他升任副部长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在年后中组部的人就将对他进行考察。

    中国是个人情社会,就算正常的组织提拔,那被提拔的人,也是需要适当表达一下的,按照老领导的说法,让胡保国趁着过年的机会,到京中给一些人拜拜年。

    胡保国也不是年轻人了,自然明白老领导的意思,所以这才有了和秦风所说的跑官一事了。

    “这是好事啊。”听到胡保国的话后,秦风一拍大腿,说道:“胡大哥,跑官需要钱吗?千儿八百万的我还能拿出来!”

    “你小子最近赚了不少钱啊?”

    胡保国似笑非笑的看着秦风,说道:“国家的一部之长要是也能用钱买下来,这个国家距离灭亡也不愿了,我这次去,不过是拜访一些老领导罢了。”

    到了胡保国这种级别的人,钱真的是已经不算什么了,老首长让胡保国去京城的意思,只是因为他的级别到了,有资格去见一些派系中的核心人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