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五十四章 银行枪击案(下)

第三百五十四章 银行枪击案(下)

    “忍着点,救护车马上就来了。!

    秦风听到了窦健军打电话的声音,当下拉开自己羽绒服的拉链,用力在里面的衬衫上一撕,“嗤啦”一声,手上已然多了个布条。

    用布条紧紧的扎住了冷雄飞受伤的胳膊,秦风这才缓了口气,心情一松,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方,刚才那电光火石间发生的事情,让秦风几乎倾尽了全力。

    “啊,死……死人了

    不知道是观众的反应太慢,还是刚才在银行里的人,并没有看到这一幕,就在秦风刚一坐下,耳边响起一个女人的刺耳尖叫声。

    “闭嘴,离现场远一点!”

    秦风没来由的一阵心烦,坐在地上狠狠的盯了一眼那个尖叫的中年女人,吓得她顿时捂上了嘴巴,身体连连往后退去。

    “都站远一点,保护好现场,你再挤过来,就是这个人的同伙……”

    国人的最爱看热闹的,别说那悍匪的脑袋还没被秦风砍下来,一百多年前京城菜市场砍头的时候,那围观的可是人山人海。

    所以那悍匪的凄惨死状,并不能阻挡那些人的好奇心理,纷纷围了上来,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秦风、冷雄飞和悍匪围在了中间。

    窦健军则是在一旁忙了起来,他知道像这样的大案,就算秦风是被害者,但只要死了人,总归是会很麻烦的,维系一下现场,到时候也能给秦风减少点麻烦。

    “这……这头都快掉了,拿什么砍的啊?”

    “死的真惨,我受不了了,呕……”

    围在最内圈的人,看到最清楚,不过那刺鼻的血腥味和几乎被砍掉了脑袋的尸体,还有那圆瞪的双眼·让众人纷纷转过头呕吐了起来。

    “飞子,你别起来,就这样躺着,等救护车来了再说······”

    看到冷雄飞挣扎着起身要看开枪打他的那人·秦风说道:“没什么好看的,不就是死个人吗,那些人的心理素质真差,这样就吐了?”

    “不就死个人吗?”

    站在秦风身边的窦健军,心中一阵无语,是死个人不假,但闹市区砍头这种行为·怕是有百十年没有出现过了。

    “秦风,你······你怎么用那把木头刀,将这人杀死的啊?”憋了大概有两三分钟的时间·看到警察还没来,窦健军终于问了出来。

    “纸片都能杀人,别说木头刀了,不过这木质忒差了点,要不然也不会断掉……”

    秦风闻言抱怨了一句,他练武十多年,早在监狱的时候就已经修出了内劲。

    内劲虽然没武侠小说中传的那么玄乎,但将内劲灌输在双手以及物体上时,的确能产生超出常人想象的威力。

    而且秦风在挥刀之时·正在与悍匪的手枪赛跑,动作几乎快到了极点,这一个“快”字·也是那木头刀会如此锋利的主要原因。

    曾经见到武侠小说上写着诸如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话,这其实是有几分道理的。

    就像是你拿一张很普通的复印纸,用极快的速度从人皮肤上划过·皮肤被划破的可能性极大(不建议诸位尝试),这就是速度快到了极点摩擦后所产生的效果。

    那把木头刀,在锋刃处本身就打造出了刀形的棱角,而且秦风挥刀砍下的时候,并非是直直砍下去的,而是有个下拉的动作。

    这一来,木刀很轻易的就划破了那人的脖颈·加上秦风内劲灌输在刀中,那股大力直接将悍匪的脖子砍断了一大半。

    要不是木刀的刀柄太脆弱·在秦风加力下压的时候突然断掉,秦风的这一刀,绝对能刀起头落,就算是比之古代的刽子手,恐怕也是不遑多让。

    “木头差,还能把人脑袋砍断?”听到秦风的话后,窦健军心中一阵恶寒,这木头要是好一点,是不是就人头满地滚了?

    而且看秦风这表情,窦健军也察觉出来了,秦风绝对不是第一次杀人,如果是第一次杀人的话,绝对不会如此镇定,当身边那尸体如无物一般。

    本来就对秦风高看不少的窦健军,此刻直接就将秦风列为了最不能得罪的人,背景强大,心狠手辣,虽然秦风年龄小,但也当得起“枭雄”二字了。

    “让开,都让让,警察,把路让开······”

    在过了大概五分钟后,一阵刺耳的警鸣声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随着拉开车门的声音,十几个警察分开了人群,冲到了最里面。

    “举起手来,都把手举起来!”

    最前面的四五个警察,拨出枪对准了秦风冷雄飞和窦健军三人,另外几个人则是在驱赶围观的人群,拉起了警戒线。

    “警察同志,他!受伤了,这手可举不起来。”!

    秦风抬起头,看了一眼那个二十多岁的小警察,没好气的说道:“我们是受害者,那个死人才是抢劫犯,您对我们耍什么威风啊?”

    要说秦风对警察还真没什么好感,当年他入狱四年,就是那位刑侦局长故意报大了他的年龄,导致秦风被判防卫过当。

    而现在这几位马后炮的同志,像极了港岛电影里坏人被杀光后才姗姗来迟的警察们,秦风能对他们提得起好感才怪呢。

    “少废话,把手举起来,快点!”

    小警察顺着秦风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那血迹已经被冻上和仅连着一丝皮肤耷拉着的脑袋,脸上骤然间变得煞白,胸腹一阵翻涌,差点没当场吐出来。

    “小刘,别那么紧张,放松,放松点。”一个老警察走了过来,以他的经验和直觉,秦风等人不可能是犯罪分子的。

    别的不说,从接到报警到现场,他们总共用了五分四十六秒,要是秦风是嫌疑人的话,这会怕是早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看了眼小警察的脸色,老警察按下了小警察手中的枪,说道:“你去外面负责警戒,别人让冲进来了,另外法医马上就到,接他们进来。”

    干了几十年的刑侦,比眼前再残忍很多倍的现场他都出过,虽然对死亡人员的死亡方式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但不会像小警察那样有恶心的感觉。

    看到小警察那煞白的脸色,老警察在心中叹了口气,他当年也是如此过来的,任是谁出过几百次意外死亡现场,怕是也都会像他现在这样无动于衷了。

    “是,吕大队。”

    应该是警校刚毕业的小警察,答应了一声忙不迭的冲出了人群,靠在一棵大树边上哇哇直吐了起来,这种死相,可比他在警校学解剖的时候残忍多了。

    “小伙子,站起来吧,对不起,要先给您拷上铐子。”

    吕大队说话很温柔,但举动却是一点都不客气,等秦风站起身后,直接给他拷上了手铐,现在还没搞清楚事实真相,秦风等人并不能摆脱嫌疑。

    “哎,是我报的警啊,怎么连我也铐起来了?”

    窦健军也没能逃脱,双手上也戴了一副铐子,顿时不满的嚷嚷了起来,这也是窦健军做贼心虚,干他那一行的,可是最怕和警察打交道了。

    倒是受伤的冷雄飞,一眼就能看到身上的血迹,只是被警察扶起带到了一辆车上临时询问,等救护车到来后再送去医院。

    “窦老板,别喊了,说清楚就行……”

    秦风并没有反抗,安抚了窦健军一句之后,看向那老警察,说道:“现场都是他保护的,地上的那些钱是我们的,枪是死人的,我们都是受害者,你们可以调银行的录像去看……”

    “好,先委屈你们一下,小赵,小方,来,给他们两个人录个口供

    吕大队点了点头,心中莫名的有些兴奋,因为这个涉枪案件,有点像是最近追查的一桩大案,只是事实与否,还需要进一步的验证。

    “让让,法医来了。”

    在秦风等人被带走到一边车上的时候,刚才吐的昏天黑地的小警察,带着几位穿着白大褂的法医进入到了案发现场。

    一位中年法医看到现场后,眼睛不由瞪了起来,口中喃喃道:“这……这人是怎么死的?”

    用戴着白手套的右手摸向那尸体的脖子处,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凶手是杀猪的吧?这一刀的劲怎么那么大?而且还砍得如此准确,只有从这里下刀,才能刀起头落……”

    “老郑,你这可就看走眼了······”

    吕大队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说道:“恰恰相反,死亡的人是犯罪嫌疑人,而杀人的人,应该也不是杀猪的,你看这里有杀猪刀吗?”

    “凶器在哪里?不……不会是这玩意吧?”

    郑法医左右看了一眼,那眼睛却是又瞪了起来,看着尸体边上的那血迹斑斑的木头刀头,直接就傻了眼。

    每到逢年过节或者是赶庙会的时候,像这种木头做的小刀小枪,总是男孩子们最喜欢的玩具,可是那玩具刀上的血迹表明,这东西可不仅仅只是有玩具的用作!

    “老郑,你别瞪我,我就比你早来了两三分钟而已······”

    见到郑法医的向自己看来,吕大队苦笑着说道:“如果我没判断错的话,这木头刀,应该就是凶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