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四十八章 行差踏错

第三百四十八章 行差踏错

    “我说,师父留下来的东西,你要敢卖,我可和你拼命啊

    闪过胡保国踢来的那一脚,秦风顿时急眼了,他知道师父载那一屋子的玩意儿,都留给了胡保国,说是感谢胡家这些年对他的关照。

    对此秦风倒是没什么异议,靠自己双手打拼出来的东西,那才是男子汉大丈夫的行径,不过这不代表秦风能看着胡保国变卖师父的东西。

    “没卖,那些古董都在这房子里呢,小子,再接我一腿!”胡保国说着话,又是一脚踢了过去。

    “哎,怎么还来啊,我说这酒要是打掉了,你可没得喝啊!”

    秦风双手各拎着一箱酒,见到胡保国一脚踢来,右手往上一抬,将那箱酒平平端起,用胳膊肘子挡住了胡保国的这一脚,身形借势往后退了几步。

    “还行,功夫没放下。”

    胡保国踢出这一脚后,却也没再动手,眼睛盯着秦风那手上那两箱写着茅台字样的酒,撇了撇嘴说道:“我这什么好酒没有?打了就打了……”

    作为政府招待酒,胡保国这几年喝的都是茅台,别人也知道他喜欢这一口,逢年过节送礼的时候,也是一些上了年份的茅台酒,他对秦风手上的酒还真是不稀罕。

    “胡大哥,这可是我送您的年礼啊。”秦风笑着将酒放了下来,说道:“别看您是津天的大局长,不过我这酒你未必就能喝到。”

    “不就是国务-院用酒吗?除了保真,年份比我这的茅台差多了。”

    胡保国是什么眼力,在那箱子上瞅了几眼就认了出来,说道:“坐吧,想喝酒喝茶都有,自个儿搞去。”

    “真是的,这当了大官果然不一样了。”

    听到胡保国的话后,秦风嘟囔了几句·原先他在管教所的时候,那泸州老窖在胡保国眼里都是好酒了。

    和胡保国自然没什么客气的,秦风在茶几下面翻出了几盒茶叶,其中的一块茶饼让秦风眼前一亮。

    “胡大哥·这可是好东西啊,我给你搞点普洱喝······”

    秦风认得出来,这茶饼应该有五六十年的历史了,当年这玩意可是清廷贡品,不过这些年人们都认龙井碧螺春之类的绿茶,对普洱的认知不是很多。

    其实普洱有降脂、减肥、养颜、降压、抗动脉硬化的功效,秦风就听老师齐功说过·当年在整理清宫库房的时候,就曾经发现一块百年的贡品普洱。

    “行啦,这些东西放着我也不怎么喝·你喜欢回头都拿走。”

    听着秦风讲解普洱的好处,胡保国揉了揉眉头,说道:“你小子向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这次来有什么事情?”

    虽然秦风曾是自己管教所的一个犯人,但有载那一层关系,胡保国一直将秦风当成自己的家人一样,否则他也不会让秦风从监狱出来后,把户口落在自己家中了。

    “胡大哥·您这话说的。”秦风不满的说道:“这不要过年了,我就是来看看您的。”

    “哪一年不过年?没事多来陪陪我喝点酒还差不多。”

    胡保国叹了口气,说道:“这人走的越高·朋友也就越少,秦风,你可千万不要行差踏错·否则就是你胡大哥,也保不住你呀!”

    “嗯?胡大哥,出了什么事吗?”秦风闻言愣了一下,他看得出来胡保国今儿情绪不高,但似乎事情的严重性还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我当年的一个老战友,因为贪污受贿,被判死刑·唉,晚节不保啊。”

    胡保国摆了摆手·说道:“冰箱里有点熟食,你拿出来,咱们老哥俩喝一点······”

    “好嘞,有菜没有,我再炒两个热菜……”

    秦风进到厨房里,打开冰箱拿出了一袋熟牛肉,刚一打开包装,就叫了起来,“靠,胡大哥,你这每天都是怎么过的啊?”

    冰箱里倒是有些熟食,只是不是真空包装的,放在保鲜里面,里面都坏的长了白毛,发出一阵熏人的味道。

    “我就没在这里吃过饭,都是睡觉才回来的。”胡保国走了过来,脸上满是苦笑。

    “得了,我看柜子里还有点花生米,我炒点那东西吃吧!”

    秦风无语的摇了摇头,手脚麻利的炒了一盘花生,看到冰箱里还有一袋腌黄瓜,也拿出来当了下酒菜。

    去到胡保国指的一个房间,秦风翻出了两瓶外面没任何包装的陶瓷瓶酒,拿到了客厅的茶几上。

    “你小子属狗的啊?鼻子那么好使?”

    看到秦风拿出来的两瓶酒,胡保国顿时翻起了白眼,这两瓶酒上虽然没有任何的字样,瓶子也很老土,但却是真正的茅台六十年原酿,放到市面上一瓶的价格就在三万以上。

    “嘿嘿,这酒密封的一般,再不喝就可惜了。”

    秦风嘿嘿一笑,将酒瓶打开后,探头在瓶口处闻了闻,点头说道:“真正的●原酿,不过这包装是后面的,大概有三十年吧?”

    要说品酒,秦风去考个品酒师的资格证绝对没任何问题,红酒他只懂得国际上最出名的几种,但要说中国的八大名酒,秦风如数家珍

    “吃花生米喝这酒?”胡保国哭笑不得的看着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喝吧,遇见你小子,总是没有好事。”

    “花生米下酒,越喝越有。”

    秦风给自己和胡保国面前的七钱杯子倒满了酒,站起身面向北说道:“师父,马上要过年了,我和胡大哥敬您一杯酒!”

    听到秦风的话后,胡保国也是连忙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往北面放向敬了一礼,然后和秦风一起,将那两杯酒放在了茶几北边。

    胡保国又拿出了两个酒杯,声音低沉的说道:“我前几天去老爷子坟上看了,有你叔伯照料着,没什么事。”

    “胡大哥,谢谢您。”

    听胡保国提到师父·秦风的眼圈有点发红,他活了二十多年,吃尽人间苦楚,但同样·也从好几个人那里,感受到了世间温情。

    首先就是仓州刘运焦刘老爷子,要不是他默许秦风偷师学艺,怕是当年就丧命在那几个人贩子手上了,根本就不可能活到现在。

    这第二个人,自然就是师父载了,老人在秦风入狱的这三年多时间里·将所有的技艺全部都传给了他,待秦风如亲子一般,也化解掉了秦风心中不少的戾气。

    另外还有面前的胡保国·秦风知道,老胡虽然平时没给自己多少好脸色,但他可是帮自己承担了很多的事情,没有胡保国,当年袁丙奇的案子,秦风很难脱身出来。

    此外还有京城的齐老爷子,那位膝下无子的老人,也是对秦风极好,临到晚年甚至还舍出了老脸·帮秦风写下了那些欠条。

    秦风自己明白,如果不是遇到这些人,幼失双亲的他·心理一定会扭曲到极点,或许早已犯下为社会所不容的罪行了。

    “谢什么谢啊,你小子不给我惹事就行了。”

    胡保国用筷子敲了秦风一记·他早年在战场上负过伤,虽然治愈后不影响夫妻生活,但却失去了生孩子的能力,在心中,未尝没有把秦风当成晚辈看的心思。

    秦风给胡保国端了一杯酒,问道:“胡大哥,您方才说的事儿·是怎么一档子事?”

    “唉,我的一个战友·前几天刚被判了死缓。”

    胡保国一仰脖子,将酒喝进了肚子里,说道:“早知道我当年就不给他挡那一枪了,早死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

    原来,胡保国有一个亲如兄弟般的战友,专业后回到了南方老家,经过十多年的仕途浮沉,做到了那个城市的市长宝座上。

    但是令人没想到的是,在去年年初的时候,他因为一桩桥梁倒塌的案件被涉及。

    经过调查,在他担任建委主任到市长的这十年中,贪污受贿的金额高达八千多万,从建国以来,都算得上是惊天大案了。

    经过一年的审讯调查,就在几天之前,案件审理完毕,胡保国的那个战友由于认罪态度好,积极退还赃款,最终落得个死缓的判罚。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那些钱,终究还不是他的。”

    听到胡保国的讲诉后,秦风左右看了一眼,说道:“胡大哥,您说这别墅不是卖古董买来的,那您这钱,不会也是贪污来的吧?”

    秦风最近对房地产业有了点兴趣,平时也很留意房价,他知道即使在房地产市场刚兴起的初期阶段,像这个小区的别墅,没有个一百多万也是买不到的。

    “放屁,老子是那样的人吗?”

    胡保国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秦风,说道:“老爷子临走前曾经给我留下一些金条,我按规定向组织申报了,这些都是变卖金条后买的,买了这房子,上门行贿的人倒是少了……”

    胡保国原本住在市局分配的房子里,不过住在那儿的时候,几乎天天都有人上门送礼,让他烦不胜烦,那些人就像是狗皮膏药,赶都赶不走。

    后来胡保国干脆变卖了金条,在这个高档小区买了栋独门别墅,他这是向那些送礼的人发出一种信号,他胡保国不差钱。

    这种信号释放出去后,再加上小区保安对住户的隐私保密,确实让胡保国清静了不少。

    至于房中的那些酒,却是实在推脱不掉的关系送来的,就像是常翔凤那样的人找上门来,重感情的胡保国也无法将他拒之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