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四十七章 滴水不漏

第三百四十七章 滴水不漏

    “秦爷,我们都在粗人,以后您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条命金龙就交给您了……”

    秦风不懂得房地产业的具体操作,何金龙更是不懂了,不过他经过这段时间拆迁公司的运作,何金龙已经对秦风是死心塌地了。

    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何金龙带着一帮有如丧家之犬的兄弟,在京城站住了脚不说,而且生活的还很好,每天有酒喝有肉吃,比之当年也差不了多少。

    更重要的是,何金龙拿出来了三百万,在京城三环内,买下了建委最后一批福利房的一个单元,将手下十多个弟兄,全部都安置了进去。

    包括何金龙自己在内,最近陆陆续续已经有不少老弟兄的家属,从东北赶了过来,最起码今年这个年,他们都能和老婆儿子一起过。

    相比离开东北时的傍徨,现在的何金龙,已经重新建立了信心,他相信只要跟着秦风干,自己的成就,或许比在东北时还要大。

    这一切都是秦风带给他的,何金龙和他那帮汉子对秦风感激不已,只要秦风有什么吩咐,就是豁出命,他们都会在所不辞的。

    “好好的我要你们的命干嘛啊?”

    听出了何金龙话中的真挚,秦风笑道:“现在不同以往了,江湖路不好走,但我希望江湖的朋友,都能安安稳稳的,那就好了。”

    秦风帮何金龙,固然有自己的私心在,但也未尝不是想帮一帮当年的江湖外八门,相对于官家,秦风更要更喜欢这些直爽的汉子。

    “秦风,您放心吧,我们一定好好干,以后做······做您说的那什么房地产!”

    何金龙眼中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在道上厮混了半辈子他第一次发现,原本走正道赚钱,这心中是如此的坦荡。

    “那个我也不懂……”、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说道:“不过等咱们有根基了还怕请不到人帮咱们打工?行了,金龙,以后有事多请教下苗老,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

    与何金龙聊了一会,秦风站起身来,拿着杯酒来到了苗六指身边坐了下来,说道:“老苗到底有什么事儿找我?”

    昨天通电话的时候,苗六指说有事不方便在电话里说,秦风心中委实也好奇的很到了苗六指这年龄,还能有什么让他挂念的事情?

    “秦爷,下午有事吗?跟我走一趟?”

    苗六指不动声色的左右撇了一眼,发现窦健军坐的地方距离自个儿不是很远,摇了摇头还是没说出什么事来。

    “下午?下午不行,我要去趟津天。”秦风摆了摆手,一脸狐疑的看向苗六指,说道:“老苗,什么事儿神神秘秘的啊?在这不能说?”

    “秦爷那等您从津天回来再说吧,这事儿不小······”苗六指摇了摇头,却是一个字都不往外说。

    “好吧不过估计今儿回不来了,明天我回来给你电话。”见到苗六指不说,秦风也不再问了跟着载学过杀手门技艺的他,有着足够的耐心。

    “秦风,到处找你小子喝酒呢,快点过来。”秦风这边正和苗六指说着话,那边李然高声叫了起来,看他那模样,已经是有点儿喝高了。

    “好然哥,咱们干一个。”秦风拿起面前的茅台走到李然身边,说道:“小杯子喝的不过瘾,咱们换大杯。”

    “换……就换,我还怕你不成?”

    李然梗着脖子换了一个二两的杯子,和秦风碰杯之后一仰脖子喝了下去,不过这一杯酒下肚,李然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身体就开始往桌子底下突溜了。

    “嘿嘿,这酒量还敢和风哥叫板?”

    坐在李然不远处的李天远笑了起来,当年他和谢轩两人算计秦风,都被秦风灌的半夜脱了裤子在院子里裸奔。

    看到李天远也是喝的满脸通红了,秦风说道:“行了,远子,你少喝点,下午没事跟我走一圈。”

    “去哪儿?”李天远闻言愣了一下,自家知道自家事,他虽然和秦风亲近,但最近秦风所做的事情,他似乎都挨不上边。

    秦风撇了一眼窦健军,说道:“跟我去趟津天,轩子留下来要看店。”

    “好嘞,我也想冷雄飞那小子了,不知道他把咱们那院子打理的怎么样了?”李天远闻言一喜,他们在津天住了差不多两年,而这两年过的相对安稳,李天远还是很怀念的。

    交代了一声李天远后,秦风拎着酒找上了黎永乾和黄炳余,说道:“黎大哥,黄大哥,山高水长,咱们不在这一时,今儿我就不送你们了,咱们干了这一杯。

    “老板,你放心吧,年后我一定先供应一批货!出来”黎永乾不是很能喝酒,但也一口干了杯子里的白泅呛得他连声咳嗽起来。

    “黎大哥,在北方做生意,这不会喝酒可是不行的。”

    见到黎永乾的样子,秦风不由笑了起来,反观黄炳余,今儿喝了差不多有小一斤酒了,但仍然是面不改色。

    “行了,这也都喝的差不多了。

    秦风站起身又和莘南还有冯永康几人干了一杯,说道:“南哥,我这下午还有事,就先走了啊,回头你和老冯把朱凯和黎老板还有黄总送机场去吧!”

    朱凯从豫省跟着秦风去了粤省,然后又坐飞机回到了京城,家里那电话就没断过,都是催他回去过年的。

    黎永乾也无法在京城多呆,他要回去将加工厂运作起来,真玉坊这边可是一直在等米下炊呢,至于黄炳余,则是回家安顿一下,然后将老婆孩子都接到京城来。

    “行了,你放心吧,保证将他们都送上飞机。”

    莘南点了点头,在这些股东里,他虽然背景不深,但做事却是比较靠谱的一个,当时朱凯往京城送玉器,就是莘南和苗六指一起接收的。

    而莘南对自己的定位也很清楚,并没有因为秦风是学弟,心里就不舒服,相反秦风交代他办的事情,都给处理的妥妥当当。

    秦风早就想让莘南去《真玉坊》当二掌柜的了,只不过莘南不愿意丢掉京大考古研究所的工作,只是在空暇的时候才去店里帮帮忙。

    “好,南哥你办事,我放心。”秦风笑着点了点头,对李天远说道:“远子,搬上那两箱酒,咱们走人!”

    原本李然只拿了两箱酒过来,不过在秦风的死缠烂打下,他又让人送了两箱子,现在都摆放在了包厢的墙角处。

    “了不得,年纪轻轻,处理事情滴水不漏!”

    默不作声跟在秦风身后出了酒店的窦健军,对秦风又是高看了一眼,秦风在酒桌上几乎没有冷落任何一个人,单凭这一点,就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

    走路来到潘家园的停车场,秦风打开了那辆快要报废了的面包车,笑道:“窦老板,车不怎么好,别见怪啊!”

    “没事,有车坐已经很不错了。”窦健军摆了摆手,说道:“以前在村子还没发展的时候,路也不好,那时候坐的可都是拖拉机啊。”

    但凡能做出一些事业的人,身上必然是有闪光点的。

    就像是窦健军,他的成功也不是偶然的,首先他很能吃苦,当年为了带一个物件到港岛,他曾经冒着被鲨鱼吃的危险,硬是从蛇口游了过去。

    而且窦健军还不贪心,在闽省走私行当苗头不对的时候,他马上就缩回了老巢,将近半年的时间都没走一个单,也在那次打击中将自己保全了下来。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啊。”

    秦风笑着发动了车子,那句原本是长辈说给晚辈听的话,在他口中说出来,居然一点都不显得突兀。

    接上了窦健军带来的那两个专家,这面包车就显得有些拥挤了,不过好在津天并不是很远,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秦风的车子已经停在了津天古玩街的停车场里。

    “远子,你送窦老板去店里,飞子知道怎么做······”

    秦风转脸看向窦健军,说道:“窦老板,我都安排好了,东西你要是能看中,就按咱们之前说的办,要是看不中,那也没关系,回头在京城玩几天,我送您回去……”

    “秦老板的东西,一准是好物件。”窦健军见到秦风不跟着去,只以为秦风是怕落下把柄,当下摆出一副心照不宣的样子来。

    “废话,当然是好物件了。”

    目送窦健军等人下了车后,秦风嘴里嘟囔了一句,他倒不是不敢带窦健军看货,实在是来津天一趟不容易,那边胡保国早就约好他了,而且还过时不候。

    按照胡保国说的地方,秦风开车找了过去,七拐八绕的来到了市中心一处闹中取静的高档小区,在门口打了电话给胡保国,才被保安放了进去。

    一手拎着一箱酒,秦风用脚捅开了虚掩着的大门,一进去就嚷嚷道:“胡大哥,当官就是好啊,你这别墅可不便宜,这得贪了多少钱啊?”

    “滚一边去,老爷子给我留下那些玩意儿,老子还用贪?

    原本听到汽车声准备走过去开门的胡保国,一脚就是踹了过去,虽然五十多岁的人了,这身手依然矫健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