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四十一章 舍得

第三百四十一章 舍得

    在酒店房间里闹腾了好一会,李然等人才离去了,不过!和-却是约好了,明儿中午要给他接风洗尘。

    要知道,秦风赌石用的是公司资产,自然要算作公司行为,如此一来,李然这些股东们等于是凭空又赚了数百万,秦风功不可没。

    等李然冯永康他们离开后,谢轩老大不高兴的说道:“风哥,赌石是你个人行为,你给算公司里来干什么?”

    虽然谢轩和秦风占有《真玉坊》的大部分股份,流落在李然等人手中的加起来也不过就百分之十,但秦风此次赌石的收益近亿,这一下子就分出了将近一千万。

    秦风看向了谢轩,说道:“轩子,知道舍得两个字怎么写吗?”

    “知道啊,怎么了,风哥?”

    谢轩闻言愣了一下,他虽然上初中的时候调皮捣蛋,经常仗势欺人外加掀女孩裙子,但还是有几分小聪明的,学习成绩其实并不差。

    “我看你是不知道。”

    秦风用手指沾了点杯子里的茶叶水,在桌子上写下了舍得两个,说道:“舍在前得在后,这说明想要得到,首先要能舍出去,没有舍就没有得……”

    看到谢轩还有些迷糊,秦风接着说道:“咱们的《真玉坊》,是要做成百年老店的,要做成国内玉石的顶端品牌,你觉得只靠咱们两个人,行吗?”

    “当然行……不行。”

    谢轩刚想说行的时候,却是忽然想到此次的疆区之行,如果没有李然和冯永康的关系,怕是他连那些玉矿矿主都见不到,更不用提什么合作了。

    看到谢轩的样子,秦风开口问道:“轩子,那豫省送来的那批软玉你见到了没有?”

    “见到了,风哥,有了那批货·咱们店里的软玉饰品在三五个月内没有补充都不怕。”

    谢轩是三天前回京的,刚一回来就从苗六指手上将那批货接了过去,有了这批货垫底,再加上搞定了疆区玉矿·真玉坊三分之一的货源都不用担心了。

    “可是你知不知道,如果没有朱凯,没有豫省朱家的帮助,我到了豫省连一块玉都收不上来!”

    秦风这番话说的虽然有些夸张,但也是事实,要不是朱老爷子舍下脸面帮他邀约那些玉石商,人生地不熟的秦风·根本就没法促成那次交易。

    “风哥,你别说了,我明白了。”

    能被秦风认为是吃古玩行这碗饭的人·谢轩自然不是榆木脑袋,此时他已经回过味来了,开口说道:“风哥,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咱们这是需要整合各种资源,才能将《真玉坊》的生意做大做强······”

    “对,你说的没错。”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你可别小看咱们这些股东,这里面除了咱们俩之外·没一个简单的。

    李然的能量你是见识过了,没有他出面,疆区玉矿的事情没那么容易搞点吧?”

    见到朱凯点了头·秦风接着说道:“莘南也是出自古玩世家,专业上比你强多了,日后我要是不在京城·有些小物件都能拿给他去鉴定的。

    另外朱凯和冯永康,一家在豫省德高望重,一个在京城根深蒂固,有他们的帮助,咱们以后做什么事情都会方便很多的······

    至于韦涵菲,我这次要是不出去,还真不知道韦华在外省的名头呢·你放心,只要韦涵菲是咱们的股东·《真玉坊》在黑白两道上,都不会有人为难的!”

    “风哥,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了······”

    秦风这一番解说,听得谢轩连连点头,他为人原本就很聪明,秦风稍微点了他一下,立马将各个关节的重要性都捋清楚了。

    “知道了就好,这世界大的很,眼光不要局限在这一偶之地。”

    秦风笑着拍了拍谢轩的肩膀,虽然来到京城也结交了不少同学朋友,但是能让秦风当做自己人的,还是只有谢轩和李天远,这二人才是他真正的班底。

    “好了,我这两天就睡了不到五个小时,不扯了,早点睡觉,明儿还有事情要做呢。”

    秦风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当下也不愿意去洗刷了,踢掉鞋子就准备上床,不过这身子还没躺下来,床头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

    “老苗?就知道是你……”

    秦风看了一眼号码,仲手将电话接通了,原本苗六指是不愿意用手机的,不过被秦风说了一通之后,不情不愿的也办理了一个号码。

    “秦爷,回京了?要不·……咱们见一面?”苗六指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出来。

    “有事?于鸿鹄那边出事了?”秦风闻言心中一紧,他还真怕那帮子惯偷监守自盗,否则在孟林面前,秦风可是无法交代的。

    “他们敢?”

    别看苗六指都七八十岁的年龄了,但对盗门规矩却是看得极重,冷哼了一声,说道:“谁要是手伸长了,我剁了他的手!”

    “行了,老苗,你都多大了啊,还那么大火气。”

    听到苗六指的话后,秦风忍不住笑了起来,问道:“说吧,说什么儿?我今天可是累坏了,正想着早点休息呢。

    “是那房子的事。”苗六指的声音传来。

    “四合院?”

    秦风说道:“我不是说了嘛,怎么装修翻新都是你来负责,你找个装潢公司干不就得了,操那心干嘛?”

    像四合院这种老宅子,秦风是想保留其原滋原味的风格

    不过那指的是外观,对于里面的房间,一定却是要现代化的,秦风可不想都进入到了二十一世纪,还过着每天倒马桶的生活。

    “秦爷,你倒是能折腾我这老头子。”

    电话一端的苗六指苦笑了一声,别人这么大年龄早就儿孙满堂了,他倒好,还要去给秦风当监工。

    “老苗,多活动活动,对身体有好处的。

    秦风丝毫没有压榨老年人的感觉·他能看得出来,苗六指身体调理的极好,再活个一二十年是绝对没问题的。

    “秦爷,有些话电话里说不方便·你明儿有空吗?”和秦风调侃了两句,苗六指的声音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

    “电话不方便说?”秦风想了一下,说道:“那明儿中午你过来一起吃饭吧,对了,把金龙也叫来,给你们介绍个粤省的老合认识……”

    老合也是江湖上的黑话,说的是水贼的意思·这词要是放在古代,那就是在江海打家劫舍的主,不过放到现代·主要是指靠着在水上走私的那些人。

    窦健军之所以能在沿海地区坐上文物走私的头把交椅,就是因为他手上有八艘改装过的铁皮快艇,不管他从哪个地方下水,那些海警缉私队的,都拿他的改装过的快艇没有任何的办法。

    “哦?秦爷,您这次出去,还广交江湖朋友啊?”

    听到秦风的话后,苗六指笑道:“行,我叫着金龙·明儿一准到,你到时候抽出一点时间,我有事情和你单独谈。”

    “明儿让李天远和金龙接着你一起过来就行了·我回头给何金龙说一声。”

    虽然秦风有些好奇苗六指找他谈什么,不过电话里的确不方便说一些机密的事情,这不前段时间才演过的电影007里面·就有国家窃听私人通话的。

    “风哥,苗老前儿还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呢,可能找你真有事。”

    看到秦风挂断电话,谢轩有些兴奋的说道:“咱们那四合院正在装修呢,风哥,你不知道,那大门重新一粉刷·可气派了······”

    不管是秦风,还是谢轩李天远·他们几个都有种共同的观点,那就是有房子才有家。

    在津天的时候几人就买了个院子,几人对那个院子的感情都很深,如果不是秦风来到京城上学,谢轩和李天远也都舍不得离开那里。

    所以谢轩对京城的这个四合院也很上心,几乎每天都看着他那破面包车去看上一眼,比秦风这个甩手掌柜强多了。

    “住进去估计要等到年会了,着什么急啊?”秦风笑着摆了摆手,对着谢轩做了个止声的动作,拿起手机又拨出去了个号码。

    “喂,秦风?”

    电话接通后,一个女孩的有点意外和兴奋的声音传了出来,“秦风,你跑哪去了?不是说好了寒假要教我弹奏第三协奏曲的吗?”

    “韦大小姐,我哪儿有时间啊,现在都累的像只狗一样了。”

    秦风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这些股东交了钱,一个个都不管店子的事情,这心不都要我来操吗?”

    “既然那么累,就不要做好了。”韦涵菲对钱压根就没概念,她也就是店子开业去了一趟,比起冯永康等人,她才是真正的甩手掌柜。

    “我还要吃喝啊,不做我拿什么赚钱?”

    秦风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明儿店里要招个副总,还有个合作方过来,你们股东都露个面,别一个个的都好吃懒做只管着收钱……”

    “算我不对啦,以后店里的事情我一定多关心······”

    要说这人也怪,平时那些所谓的青年才俊在韦涵菲面前,都是表现的彬彬有礼,生怕失了风度,但是韦涵菲对那些人偏偏提不起好感来。

    可到了秦风这里,连讽刺挖苦带教训,却是让韦涵菲听着十分舒服,要是被韦华见到女儿这副样子,怕是都不敢相信。

    “对了,韦总要说有空,一起过来吧。”秦风漫不经心的说了句。

    “好,我一会就问问我爸去。”

    秦风说的随意,韦涵菲也答应的很干脆,韦华的身份在他们两人之间,只是一个父亲和一个朋友而已。

    “好了,明儿准时到啊。”秦风说了酒店的地址后,直接就挂断了电话,九九年这会,手机通话费可是贵的很呢。

    “风哥,是韦小姐吧?嘿嘿,是不是对她有意思?”看到秦风挂断电话,谢轩连忙凑了过来,一张脸上满是贼笑。

    “有屁的意思,人家能看上我?”

    秦风瞪了一眼兴致勃勃的准备挖掘八卦新闻的谢轩,没好气的说道:“我得赶紧睡会,这几天熬坏了。”

    “那女孩又有什么了不起,我还觉得她配不上你呢。”

    谢轩闻言撇了撇嘴,他也算是有个好爹,不过仗着自己老爹有钱,谢轩却是蹲了几年大狱,认清了不少人情冷暖。

    反倒是跟着一穷二白的秦风,谢轩这些年下来,不管是在津天的古玩街还是在京城的潘家园,都赢得了许多人的尊重。

    所以在谢轩的心里,秦风简直就是无所不能的超人,韦涵菲即使家境好,那也是靠着长辈萌佑,能不能配得上风哥还是两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