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四十章 回京

第三百四十章 回京

    “阿乾,我刚好也有事要去趟京城,顺便到秦风的店里看看”

    在阳美,很多人都知道窦健军做的是些不正当的生意,但这些都是猜测,具体做什么他们并不知道,否则要是路人皆知的话,窦健军怕是早就吃牢饭去了。

    所以窦健军和秦风的合作,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就连被窦健军叫来的两个玉石鉴定专家,也是直知道此行的目地,但并不知道货主就是秦风。

    “那好,咱们能一起回来。

    黎永乾狐疑的看了一眼窦健军,转脸对秦风说道:“刚才我哥打了电话,昨儿那案子破了一半了……”

    “破了一半?”秦风闻言愣了一下,案子破了就破了,怎么还有破了一半的说法?

    “昨天抢劫不是四个人吗?”黎永乾解释道:“除了被我哥击毙的一个人之外,抓住了另外两个,还有一个人连夜逃走了。”

    “哦?抓住了两个?警方这次够效率的呀。”秦风闻言心中微微一紧,不过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表露。

    不管怎么说,赵峰剑都是因为秦风的指认,才在李桀实施抢劫过程中被刺身亡的。

    虽然他不需要承担什么刑事责任,但如果那俩人说出这一段的话,怕是警方还要将秦风带回去询问的。

    “是啊,已经审过了。”

    黎永乾开口说道:“那两个人承认了抢劫的事实,说是他们的团伙老大,也就是死了的那个人,逼迫他们进行抢劫的······”

    原来,被抓获的两个人分别是东子和老三,这哥俩腿脚都挺麻利的,活干的也很利索,三下五除二的就将窦健军的包和手机抢走后逃之夭夭了。

    而作为老大的李桀,昨天的动作就有点迟钝几乎是在东子和老三跑出了几百米之后,他才开始实施的抢劫。

    等到黎永兵赶到并且开枪击毙李桀的时候,东子和老三早就钻进了巷子里,而且那时候心无旁骛的只管着跑两人也没听到身后的枪响。

    再加上晚上也喝了不少酒,这一运动,酒劲也就上来了,于是这两个脑筋比较粗大的家伙,直接回到住所呼呼大睡了起来。

    正因为如此,经过一夜奋战多方排查后,在今儿一大早警察就将东子二人给堵在了屋里。

    可怜一个抓着手机,一个抱着窦健军的包正做着美梦的哥俩,还没来得及享用他们昨儿的劳动成果就直接落入到了法网之中。

    倒是昨天跑在最后的二毛,听到了响起的枪声,吓得压根就没敢回住所,连夜逃出了揭,反倒是躲过了这一劫。

    至于被抓获的东子和老三,在知道李老大昨儿被当场击毙的消息后,顿时都吓傻了。

    而且昨天在实施抢劫前喝了不少的酒,他们对秦风的记忆已经非常模糊了,只记得好像是认了什么个老乡然后李老大就定下了抢劫的计划。

    抢劫可是重罪,加上出了人命,说不定就会判个十年八年的。

    所以东子和老三被抓后只顾着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死鬼李桀的身上,对秦风的事情反倒是没有多说什么,正好和秦风的笔录相吻合了。

    几人的作案动机也很清晰就是作为主犯并且被击毙的李桀,在酒后临时起意实施的犯罪,属于应急犯罪。

    四个劫匪,当场击毙一个,抓住了两个,这个案子基本上就真相大白了,警方正在全力部署抓获最后一个嫌犯。

    因为这个案子市里面也召开了紧急会议,经过一致决定再次对全市范围内的传销组织进行打击,将所有没正式工作的外地人员全部遣送回家。

    昨天的功臣黎永兵,是这个案件中受惠最大的人。

    一大早黎永兵就得到了市局局长的褒奖,并且在口头上得到了承诺,等案件结束后,他这一辈子都没迈过去的正科门槛,将很快就被解决。

    “老赵死的可真是挺冤的,就是几个小毛贼而已。”

    在黎永乾讲完后,窦健军也叹了口气,因为涉及到被抢的赃物,他早上也去了一趟分局,对于案情,他比黎永乾还要了解。

    说话的时候,窦健军瞄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秦风,心中始终都想不明白,秦风究竟是如何鼓动的那三个人实施的犯罪?

    事后想想,窦健军也是有些后怕的,如果昨儿那持刀的人捅向自己,他也不知道自个儿是否能躲开?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世上的事,谁又能说得准呢。”

    秦风跟着窦健军发了声感慨,却是听得窦健军愈发心寒了,直接将秦风列入到了不能招惹的那一类人之中。

    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车里的几人都没有说话的兴致了,到了机场又等了一会,一行其人登上了前往京城的航班。

    到了京城天色已晚,在东来顺请几位南方人吃了顿涮羊肉之后,秦风将他们安顿在了潘家园附近的酒店里。

    “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啊?”

    安顿好了黎永乾等人,秦风却是不得闲,因为已经回到京城的冯永康和谢轩早在等着他了,李然居然也跟了过来。

    “我又不是出去玩的,这趟都快累死了,不信你们问朱凯···…”秦风伸了个懒腰,重重的倒在了酒店的大床上。

    由于四合院才刚刚买下来,加上装修的时间,过完年都未必能住进去,所以秦风和谢轩还是住在酒店长包的房间里。

    “就你累?也没闲着啊。”!

    听到秦风诉苦,冯永康说道:“疆省那边都说好了,软玉原石的货源没有任何问题,第一批玉石三天后就能送来。

    秦风,加工厂那边联系的怎么样了?如果不行的话,我爸还有些关系能用上······”

    和朱凯家里知道《真玉坊》规模后的反应一样,冯永康的父亲,对儿子参股的这个玉石店,也是极为上心,要不是冯永康拦着·他今儿也就跟着过来了。

    “北派玉雕的工艺已经没落了,基本上玉石加工的活都在南方了,我回头给柳师兄打个电话,加工厂那一块应该没有问题的。”

    秦风回过头看向谢轩·问道:“轩子,这几天《真玉坊》怎么样了?我给你请来了个副总,明儿介绍给你,以后你专注店铺的管理就行了,外跑的事情由别人负责……”

    “那敢情好,我一个人正忙不过来呢。”

    听到秦风的话后,谢轩说道:“风哥·这个周末的营业额稍稍有些下降,应该是年前旅游的人少了······”

    《真玉坊》的生意好坏,直接取决于人流量的多少·这段时间不是旅游旺季,人流量直接掉了三分之一,对《真玉坊》的生意影响也比较

    不过《真玉坊》此时在京城也已经打响了名声,有些附庸风雅的土豪们,也纷纷前来捧场,订制了不少鸽子蛋戒面,给《真玉坊》带来了几百万的生意。

    而且大过年的手上有闲钱,《真玉坊》假一赔十和三年回购的广告打出去,也带动了不少普通老百姓的消费·所以销售额比元旦那会虽然有些下降,倒是也没掉多少。

    “咱们做的不是一锤子买卖,轩子·你在管理上要多下点功夫

    秦风并不担心销售额的暂时下降,笑着对谢轩说道:“咱们卖的是高档饰品,也要给顾客们最顶级的服务。

    多教教那些营业员·多长点眼力介,只要是有消费意向的,一定要当上帝供着,让他们都不好意思不买……”

    “行了,谢轩这方面不用你交代。”李然打断了秦风的话,这段时间带着谢轩和冯永康出去,李然可是见识了这小胖子的八面玲珑。

    “秦风·软玉这块我们搞定了,翡翠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

    “咦?然哥·你这甩手掌柜的,怎么也参与到具体事务里来了?”

    李然的话让秦风愣了下,这位哥哥虽然扔了一百多万在店里,但之前可是从来没问过一句关于《真玉坊》的事情的。

    李然闻言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我是真玉坊的第三大股东,关心一下生意怎么了?”

    李然以前不喜欢做生意,那是因为他们的家族生意,基本上都是走关系的,而李然最讨厌的就是应酬,所以这才躲到学校做学问。

    不过秦风的这个生意不同,一来都是年龄相仿的同龄人,二来《真玉坊》的发展态势和吸金能力,就是让见惯了大场面的李然也吃惊不已。

    再加上临近年关,李然也借着做生意的由头,免去了不少走亲访友的活动,所以干脆也参与了进来。

    “当然可以了,我举双手欢迎。”

    看着李然瞪向自己的眼神,秦风笑道:“要不让谢轩把总经理的职位让给你算了,俗话说大海航行靠舵手,有然哥在,咱们就高枕无忧啊。”

    “滚一边去,我才没工夫当什么总经理呢。”

    李然没好气的说道:“你翡翠那边要是没搞定,我帮你找人,现在店里可是翡翠饰品卖的最好,眼瞅着可就要断货了啊。

    李然虽然不怎么参与到京城纨绔圈子的活动,但他所交往的人,身份都不简单,在带了两个人来店里买翡翠之后,《真玉坊》的名声,在他们那圈子里也传来了。

    尤其是一些家族的年轻女孩,对店里的翡翠饰品是情有独钟,就连孟瑶都来买了对耳钉吊坠,所以李然也知道了《真玉坊》翡翠饰品货源紧张的事情。

    “风哥,然哥说的没错,咱们的翡翠商品最多只能维持到年后一个星期了。”

    谢轩愤愤不平的骂道:“方雅志个王八蛋,扣着手里的货就是不愿意给咱们,回头要是找到供货方,我憋死这老家伙······”

    谢轩回京之后就去找了方雅志,谁知道缓过一些劲来的方雅志,见到《真玉坊》生意兴隆心里吃味,宁可将一批成品翡翠压在手上,也不愿意解《真玉坊》的燃眉之急。

    “不卖?那就让他留着吧。”

    秦风冷笑了一声,说道:“这次去南边,翡翠原石和加工厂都已经办妥当了,回头明天朱凯会介绍你们和加工厂的老板认识,到时候催促下他尽快开工就行了……”

    按照黎永乾的计划,是准备年后再开工的,只是看目前这态势,他这个年是甭想休息了。

    不过这对于黎永乾来说也很简单,在阳美各种机器都是现成的,只要搬到他家后院,马上就能开工。

    秦风对此次的南方之行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下,但即使如此,也听得李然等人热血沸腾。

    尤其是秦风说到赌石的时候,使得几人恨不得立马就去找块石头切上一刀,看看能否解出翡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