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出口创汇

第三百三十八章 出口创汇

    “秦老板,我可以帮你联系买家,不过出货的事情,还是要你自己来的。”窦健军想了一下,说道:“这事儿,我不赚钱,也不沾手……”

    混江湖的人,最忌讳和最不喜欢的就是和官家有往来。

    窦健军深知,江湖中人还讲个义字,但那些混官场的人,却真的是吃人不吐骨头,当面称兄道弟,转过脸就能将你卖掉。

    所以在没摸清秦风路数之前,窦健军怎么都不肯吐口,他话说的很明白,他可以帮秦风运作这些中间的流程,但绝对不会搀和到这生意中去。

    这样即使秦风日后出了事,也连累不到窦健军的身上,他完全可以将责任推到秦风和买家的身上,他自个儿只不过起了个牵线搭桥的作用。

    “窦老板,开玩笑吧?你现成的路子,让我自己出货?”

    秦风盯着窦健军,摇了摇头,说道:“你不用担心那么多,我不是官面上的人,否则对付赵峰剑,就不会用这种法子了······”

    秦风知道,像窦健军这种人,胆子虽然很大,但行事绝对稳健异常,否则他也不会干了十多年的走私而没有失手了。

    想要让窦健军相信自己,那唯有让他相信,自己和他是同一类人,所以秦风才说出了赵峰剑的事情。

    “真是你干的?”窦健军虽然早有猜测,但是他还是没想到秦风居然会当着自己的面,承认下来这件事。

    “我干什么了?”秦风呵呵笑了起来,说道:“是谁干的,窦老板你不是看得很清楚吗?”

    秦风的脸被池子里的蒸汽环绕在中间,让窦健军愈发看不清了,而秦风的声音也如同从天边传来,显得那么的飘渺空洞。

    窦健军闻言沉默了,过了好半晌才开口问道:“你······你是如何做到的?”

    “人的心里都有魔鬼,不用我去做什么。”

    秦风的话透着一股子哲理不过窦健军却是听懂了,因为他的心中也有秦风所谓的魔鬼,就是贪婪和欲望,驱使他走上现在的这条路的。

    “老赵英年早逝实在是可惜……”窦健军忽然笑了起来,说道:“不过他是遇到抢劫被害的,只能算是时运不济吧。”

    虽然不知道秦风是用什么手段让那劫匪痛下杀手的,但是此刻在窦健军心里,他已经将秦风列为了最危险,同时也是不能得罪的那一类人之中。

    赵峰剑被杀的案子,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肯定会被归于意外身亡,和秦风没有半毛钱的关系,窦健军说出这番话只是表明他自己的立场而已。

    “没错,算是他命中该有一劫……”

    秦风闻言也笑了起来,从浴池里长身而起,说道:“窦老板,早就听说南方的蒸汽桑拿很有名气,咱们去蒸蒸?”

    “好,我这里的蒸汽桑拿,比汕市那边的都要好······”

    看着秦风那外表看上去稍显瘦弱,但脱了衣服之后却很健壮的身材

    窦健军羡慕的说道:“不过秦老板这身材,可是用不着多蒸的。”

    秦风看向窦健军的胯下,嘿嘿笑道:“窦老板的本钱也是很不错啊。”

    “一般一般啦。”

    男人没有不爱听这种夸奖的,窦健军闻言大笑了起来,心中却是感觉到和秦风又亲近了几分刚才的那种隔阂顿时淡化了许多。

    “这俩人说什么呢?那么开心?”窦健军的笑声让黄炳余等人有些莫名其妙-。

    “老六,那个秦老板,是你朋友吧?”黎永兵看向了身边的黎永乾,他们这一辈兄弟六人,黎永乾刚好是老小。

    “大哥,秦风投资了我的加工厂,他现在可是我的大老板。”

    黎永乾点了点头有些兴奋的说道:“翡翠也已经准备好了,我明天就去订设备等过完春节马上就开工······”

    “哦?那是好事啊。”黎永兵点了点头,指了指蒸汽房的方向,说道:“回头交代下小秦,和窦健军最好少些来往。”

    “大哥,我知道的,不过秦风想什么,我也管不住啊。”黎永乾闻言苦笑了起来,相处的越久,他越能感觉到秦风和常人的不同,根本就不像是个二十岁的人。

    “窦健军这些年做的有些过了,现在政府不动他,不代表以后也不动他。”

    黎永兵的话中含着深意,干了一辈子的警察,他对很多事情看得远比一般人透彻,只要是捞偏门的人,最终都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大哥,秦风比谁都有主见,他应该知道的。”黎永乾点了点头,他相信秦风能看透这些。

    事实也正如黎永乾所想的那样,秦风会行险,但绝对不会将自个儿置身进去,就像他现在和窦健军谈交易,但买卖现代工艺品,总是不犯法的吧?

    “秦老板要走的是什么货?”

    秦风和窦健军腰间围了个浴巾,坐在了蒸汽桑拿房中的长条木椅上,这是个封闭的空间,不管说什么,都不用担心外面能听到。

    “一批玉器,唐朝十二生肖古玉。”秦风开门见山的说道:“窦老板你找下家,五百万出手,你拿百分之四十······”

    “唐朝十二生肖古玉?”窦健军闻言愣了一下,喃喃道:“我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啊?”

    “对了,我想起来了。”

    窦健军猛地一震,看向秦风说道:“前个月京城出了个案子,有个古玩商人在宾馆里丢了套玉器,不就是十二生肖古玉吗?难道····…难道是落在你的手上?”

    做文物走私这行当的,对于各地有什么!珍贵文物,总是特别上心的,古玉宾馆失窃的事情虽然发生在城,但窦健军还是通过自己的渠道知道了这件事。

    “那套古玉就是我卖的,怎么可能在我手上?”秦风摇了摇头,这种下套做局的事儿,秦风是不可能告诉窦健军的。

    “那你所说的古玉?”窦健军一脸疑惑的看着秦风。

    秦风笑了笑,说道:“假的·那套东西是我仿的。”

    “秦老板,这生意我不能接······”

    窦健军连连摆手,说道:“干我这一行的,讲究的就是个信誉·要是被人认出我拿的是假货,那我也无法在行当里立足了。”

    “信誉?窦老板不会是只坑自己人,不坑老外吧?”

    秦风闻言冷笑了一声,说道:“赵峰剑手上的那批仿古玉,是出自窦老板这里的吧?难道在窦老板心里,咱们国人真要比老外低一等?”

    “秦老板,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窦健军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说道:“不过······不过外国的收藏家,对文物真假的鉴定是非常严谨的,想蒙骗他们·不大容易。”

    其实窦健军不是没干过糊弄老外的事情,但这件事操作起来,相对还是坑自己人更容易一些。

    这是因为国内有钱的冤大头比较多,而且还崇信权威,这年头只要花点钱搞个鉴定证书,那所谓的古玉还是很有销路的。

    但是国外的资深藏家不同,他们会花高价请一些大拍卖行的鉴定师帮他们鉴定物品,基本上很少有假冒的文物能蒙骗过关。

    听到窦健军的话后,秦风开口问道:“窦老板·你拿出去的东西,别人也会鉴定后才收货的吧?”

    “那当然,国外那些人都是很专业的。”

    窦健军点了点头·说道:“以前有个三彩骆驼,连我都被骗过去了,但却被他们给认了出来·想骗他们,不大容易······”

    “这样吧。”

    秦风想了一下,说道:“窦老板,东西送出去后,你告诉买家,这批货是代售的,你不负责真假·买不买让他们自己拿主意,如果成交了·你那百分之四十还照拿……”

    秦风之所以给窦健军如此高的分成比例,是因为他缺少这样一个渠道。

    而窦健军经营了十几年,不管是走私渠道还是买家人脉都已经非常成熟了,反正都是作假的东西,就算分给窦健军一半,秦风也不会心疼的。

    “这样……倒是可以试试。”

    窦健军眼睛一亮,做这样的事情,对他而言近乎是没有风险的,如果东西是假的,他甚至连走私都算不上。

    对买家来说,窦健军也算是有交代,东西拿去,让对方自己决定是否购买,即使买家打了眼,那也不关他窦某人什么事。

    “这就对了嘛,祸害自己人有什么意思?出去创汇才是真的。”

    秦风闻言哈哈一笑,开口说道:“窦老板,我说句交浅言深的话,这河边走多了,总是会湿谢的,你完全可以趁着现在没出事,改变一下自己做生意的方式。”

    “改变生意方式?怎么改?”

    窦健军有些不明白秦风的话,他一直以来都是从内地的文物贩子或者盗墓贼手上收取文物,然后转手卖到国外,这样已经做了十多年了,他不知道还有什么方式。

    “用私底下的渠道,往外走私工艺品,这样即使你被查住,也无法定你罪的。”

    这高手作假,总是会在作假的物品上留有自己的印记。

    秦风也是如此,那套十二生肖玉器别人看不出真假,但是放在秦风手上,却是随时都能指出做旧的地方来,即使这批货被查住,秦风也能教窦健军用高仿来解释。

    虽然江湖各门,各有各路,秦风即使看不惯盗卖祖宗瑰宝的这种方式,但这也是一种生存的方式,他没有权利出手去干涉。

    不过秦风还是希望,国内能尽量多保留一些元气,不要再过上一些年,中国人想看中国人自己的文物,还要跑到国外的博物馆里去。

    听到秦风的话后,窦健军叹了口气,说道:“秦老板,除非国外那些人都是傻子,否则你说的这道,走不通。”

    谢金宝学习作假,就是因为窦健军的缘故,他早几年也不是没动过这方面的脑筋。

    不过事实证明,那些连方块字都看不懂的老外,在鉴定古玩上的确有一手,窦健军拿出去的好几个物件,都被对方给退了回来。

    有了这么几次之后,窦健军也断了这念头,所以他现在根本就不看好秦风所说的那个办法。

    “窦老板,现在说这些太早了,还是先运作咱们这次的生意吧。”

    秦风站起身来,说道:“等这批货出手之后,窦老板你再考虑我说的事情,到时候咱们俩合作,东西我出,你负责销售,每年我保证你的利润不会低于一千万!”

    秦风跟载学的最多的,就是文物造假,不管是陶瓷字画还是玉石青铜器,秦风都能做到以假乱真,甚至连齐功都无法鉴定出来。

    只是空有这绝活,秦风出道以来,也只不过就用了两三次而已。

    原因就在于秦风过不了心里坑害自己人的那道坎,如果能搭上国外的路子,秦风一年“做”出几件“国宝级”文物,还是没什么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