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分文不赚

第三百三十七章 分文不赚

    “让她们走?老大,你平时不都喜欢叫几个小妞一起洗吗这几个可都是刚来不久的,保证鲜嫩!”

    阿海也是在迷迷糊糊中被电话吵醒的,他也没看清外面停着的是什么车,接着说道:“要是不够,我再喊几个过来,保证老大你的朋友每人一个……”

    “滚一边去,快点带走……”窦健军那张脸被阿海说的红一阵白一阵,一个巴掌就扇了过去。

    虽说黎永兵挺窝囊的,熬了一辈子的资历才是个副所长,但好歹也是个警察啊,当着他的面说这些话,岂不是把刀把子往对方手心里递嘛。

    “哎呦?老大,你看我这臭嘴,这就走,这就走······”

    窦健军这一巴掌挺管用的,立马就让阿海清醒了过来,他倒是没看到外面的警车,不过黎永兵那一身警服却是瞧的清清楚楚。

    等到阿海带着一帮子小姐离开后,黎永兵摇了摇头,说道:“健军,你也不差那几个钱,这些事情能避免最好就避免了。”

    要说在沿海地区生活的人,还真不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别说像窦健军这些做生意的人了,就是黎永兵他们系统内,只要有本事的,谁没在外面养个二奶三奶的。

    “黎哥,您教训的是,我这儿一般只是接待朋友,不对外的营业的。”

    要是平时黎永兵这样对窦健军说话,他根本就不搭理,不过今儿黎永兵夹着击毙歹徒的余威,倒是在气势上压了窦健军一头。

    “自己清楚就好。”都是乡里乡亲的,黎永兵也没多说,跟着一个小弟进到了场子里面。

    正如窦健军所说的那样,这家桑拿会所是他招待朋友用的,里面的设施极尽豪华,进入到大厅里后,光是各种不同的池子就分了七八个。

    “真舒服啊……”

    秦风找了一个水温比较高的池子·将整个身体都沉入了下去,只露出一个脑袋,舒服的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

    “靠,这么烫啊?”原本朱凯也跟着秦风想下这个池子·只是刚伸进去脚,口中就发出一声怪叫,忙不迭的缩了回去。

    “小伙子,那池子叫水蒸池,温度很高的,一般人下不去。”

    窦健军走到这个池子边,缓缓的先将两只脚放了下去·他可不敢像秦风那样直接就把整个身子放进去。

    秦风闻言笑道:“还是窦老板会享受啊,在京城都找不到这么好的场子。”

    “哪里,我就是一土鳖·哪里比得上京城的老板啊。”

    看到另外几人下到了离得比较远的一个池子,窦健军笑着说道:“不知道秦老板和当年闽省的韦老板是什么关系?我可久闻韦老板的名字,一直未能得见啊……”

    从刚才在车上听到那些话,窦健军几乎能可以肯定,赵峰剑的死,绝对和秦风脱不了关系,只是秦风行事滴水不漏,谁也抓不到他的把柄。

    对于这样的人,窦健军的态度是只能结交不能得罪·不过他窦老大也是一号人物,结交之前,总归是要盘盘秦风是哪个道上的人。

    “你说的是韦华韦老板?”

    秦风抬起头·隔着池子上的蒸汽看向窦健军,说道:“韦老板是京城人,我和他开的一家古玩会所有些来往·仅此而已······”

    之前在窦健军面前说出韦华的名字,秦风只是想少点麻烦,但不代表韦华在他心中的分量有多重,相比之下,韦华在秦风心里还不如李然重要呢。

    “原来如此啊,下次窦某去京城,还望秦老板能给引见一下韦老板。”

    听到秦风的话后·窦健军若有所思,他能看得出来·秦风似乎对韦华不是很感冒,好像还另有所持一般。

    这让窦健军在秦风面前,愈发不敢摆架子了,有句老话说的好,叫做宁欺白须翁′莫欺少年穷,更何况秦风年纪轻轻,就已经有偌大的身家了。

    “成,窦老板什么时候去京城,我一定把话带到。”秦风笑着点了点头,不过却是没说死,他只管带话,至于韦华见不见,那就不关他的事情了。

    “那就多谢秦老板了。”窦健军自然也听出了秦风的意思,不过他和秦风本就没什么交情,对方能说出这话来,已经很不错了。

    “不知道秦老板除了玉石店,还做什么生意吗?”

    虽然窦健军感觉秦风和别的年轻人有些不同,但他也不相信,秦风是完全靠着自己将《真玉坊》搞起来的,想必背后还有别的门道或者势力支持。

    “窦老板想做什么生意?”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轻声说道:“只要是古玩生意,我都做,不过有一点先说明,东西在国内流通可以,但是卖祖宗家产的事情,秦某做不出来……”

    “卖祖宗家产?”

    听到秦风的话后,!窦军的眼睛眯缝了起来,那眼神有如一股寒光般射向了秦!风不知道是因为水热还是被秦风的话触动了,他的脸庞也变得有些狰狞了起来。

    窦健军干的是什么生意?是文物走私,所以秦风这话等于是当着和尚骂秃驴,狠狠的在窦健军脸上甩了一耳光。

    窦健军不愿意招惹秦风,不代表他惹不起秦风,要是关系到他的核心生意,窦老大绝对也干得出心狠手辣的事情来。

    “嗯?窦老板,是水太热吗?我给搅和均匀一些吧······”看到窦健军脸上的表情,秦风的双手在池子里搅动了起来。

    下过那种温度很高浴池或者是洗过脚的朋友都知道,在热水中如果身体静止不动的话,皮肤对温度的感应会迟钝很多,一般稍微烫一点的水都能禁受。

    但是如果搅动那些热水,水温就会像是骤然增高一般,让人无法忍受那种炙热的感觉。

    秦风此刻在池子里一动作,原本蓄势待发的窦健军,脸色顿时一紧,因为他发现池子里的水像是突然烧开了,热气顺着他的汗毛孔直往身体里面钻。

    窦健军的脸庞陡然扭曲了起来,很显然他是想强撑下去,在这个时候,气势可是不能弱了的。

    不过随着秦风的动作,窦健军感觉自己都要被那一波波冲击而来的热浪煮熟了,终于双脚在池子底部蹬了一下,整个人从池子里站了出来。

    看到窦健军出水的身体一片通红,像是被煮熟的大虾一般,秦风忍不住笑道:“窦老板,多泡泡热池子好,能把体内的毒素都给逼出来的……”

    “老了,不比你们年轻人了。”

    窦健军发现自己原本积蓄出来的那股气势,此刻已经是荡然无存了,在秦风面前,他居然有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就像是在面对他曾经见过的一些老狐狸一般。

    “窦老板哪里话,您这才正当壮年呢。”

    秦风摇了摇头,居然在池子里搓起灰来,浑然没把那滚烫的热水当做一回事,看得窦健军眼角直抽搐。

    “有些东西我是不沾的,不过人各有志,别人想做,秦某管不了那么多的。”

    秦风笑眯眯的看着窦健军,说道:“而且我手上有些物件,说不定窦老板就会感兴趣呢。”

    “合作?不知道秦老板手上有些什么好东西?”

    窦健军闻言一愣,有黎永乾那些同村人在,他知道秦风清楚自己是做什么的,刚才还说了不往外倒腾文物,现在又要与自己合作,窦健军真有些跟不上秦风的思路了。

    “秦老板,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

    没等秦风开口,窦健军又说道:“秦老板你要是想往外走货,窦某分文不赚,不过窦某不是一个人,还有上百张嘴跟着吃饭,还希望秦老板能高抬贵手……”

    说实话,窦健军对秦风还真是有几分忌惮,一来秦风是齐功的弟子,那位老爷子可是桃李满天下,一句话就能将自己搞的臭不可闻。

    二来就是秦风和韦华的关系了,那位可是在闽省捅破了天还能全身而退的主,窦健军自问要是被他惦记上,那也唯有跑路一条道能走了。

    第三就是,窦健军看不透秦风的深浅,从年龄上看,秦风只不过是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子,但是面对秦风的时候,窦健军却有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这几点综合起来,窦健军居然发现自个儿,根本就没有和秦风讨价还价的余地,就算这是在自己地盘上,他也不敢动秦风分毫。

    “分文不赚?”听到窦健军的话,秦风倒是愣住了,脑袋拎在裤腰带上干活,怎么会突然连利益都不要了?

    秦风上面说的那些话,倒是真没别的意思,他和窦健军说这些,是因为秦风想到了他卖给聂天宝的那套“古玉”。

    由于聂天宝已经报了案,那套玉器也就成了见不得光的物件,秦风在国内很难出手,这才想着让窦健军帮他卖到国外去。

    以秦风的手段,就连他的师兄柳大军都看不出什么端倪,更不要说那些洋鬼子了,而且蒙骗起外国人,秦风可是没有丝毫的心理负担的。

    “窦老板,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该赚的钱你照样赚,我拿出来的东西你要是看不上眼,也直接说,这做生意,自然是有来有往啊。”

    “屁的有来有往。”

    窦健军在心中暗骂了一句,别看他混的风生水起的,但是有些人找到他头上,让带一些东西出去,窦健军也是不敢拒绝的,这样的事情他没少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