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三十三章 财神爷

第三百三十三章 财神爷

    “兄弟,你刚才看到的老板,还没出来吗?”!

    在大排档已经坐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了,地上的啤酒瓶子都倒了一大堆,李桀不由有些不耐烦起来,看向秦风的眼神也有些不善。

    “李······李大哥,我····…从小没别的强处,就是眼神好······”

    秦风似乎喝的嘴巴都大了,结结巴巴的说道:“那······那人绝对没出来,要……要不然,我一定能瞧见。”

    “你他妈的都喝的快睡着了,还能看到谁啊?”

    李桀一巴掌扇在了秦风的后脑勺上,扭曲着脸庞说道:“小子,今儿要是等不到那人,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

    “李大哥对我客气?不用,都是老乡,今儿这顿酒,我请了。”

    秦风好像没听清楚李桀的话,眼瞅着面前的人要暴怒起来,秦风指着夜总会门口的贴着的一张画报,说道:“李大哥,那画报上的电话号码,是138XX你看对不对?”

    夜总会的大门距离大排档还有十多米远,虽然那画报上的电话号码是用红字标出来的,字体也很大,但一般人还真看不清具体的数字。

    原本想给秦风几巴掌,将他打醒的李桀闻言不由看向了那张画报,歪了歪嘴,说道:“东子,去看看,那上面的数字和他说的一样不?”

    “疤哥,我觉得这小子肯定是胡扯……”东子有些不乐意的站起身,走到夜总会的门口一看,整个人却是愣住了。

    “疤哥,没错,那上面的号码和他说的一样′嘿,这小子神了……”

    回来之后,东子使劲的在秦风脸上看着,都醉成这样了,眼神还这么好使·要是清醒着,会不会隔着裙子就能看到女人穿什么颜色的内裤啊7

    “嘿嘿,李大哥,我没说错吧?”

    秦风一脸的傻笑·“李大哥,你找那老板干什么啊?是不是想问他借点钱花?那人可小气的很,肯定不借给你······”

    “借的屁钱,老子要去抢!”

    李桀看傻子一般的看着秦风,嘴上却说道:“不问他借钱,我要去和他谈生意,等我发财了·到时候你小子就来跟着我干吧!”

    “我才不跟着你干呢,有钱人都不是好东西。”

    秦风虽然一脸醉意,但此刻和李桀对视着的眼神·似乎突然间明亮了许多,说话的声音也变得低沉了起来,“对这些有钱人,就该抢光他们的钱,再一刀子捅死他们……”

    “对,你说的对,抢光他们的钱,捅死他们!”

    看着秦风的眼睛,听着秦风口中的话·李桀的大脑中,忽然就冒出了这个念头,浑身的热血似乎都沸腾了起来。

    “老黎·这不是个事啊。”

    坐在旁边一桌的黄炳余,看着李桀那桌闹哄哄的样子,苦笑着说道:“你有没有警察局的朋友·来个人吓唬下他们,把秦风给拉回来啊!”

    这宵夜早就吃完半个多小时了,原本黄炳余想喊着秦风回去,没成想过去叫秦风的朱凯,直接挨了一耳光外加屁股上的一脚,被对方给踢了回来。

    如此一来,谁也不敢再去那桌触霉头了·就连大排档的老板,也不敢招惹那几个人鄂省人·只能等他们吃饱喝足自己离开。

    只是都到了这点钟,即使现在走,也不可能再去夜总会里玩了,黄炳余和黎永乾早在心里将那几个小混子骂了个狗血喷头了。

    黎永乾想了一下,开口说道:“有倒是有,不过这么晚了,麻烦别人不好吧?”

    “该麻烦就要麻烦啊,一会我去买两条好烟,给你那朋友······”

    黄炳余有些担心的望了一眼那桌,压低了生意说道:“那几个人都喝多了,回头秦风被他们捅一家伙怎么办啊?”

    刚才在踢朱凯的时候,那个疤痕脸的后腰处,掉落了一把磨的锃亮的匕首,虽然那人捡起来的快,但也被黄炳余等人看在了眼里。

    “你说的倒也是,我给我堂哥打个电话吧,他是这个辖区派出所的,就是不知道今儿是不是他值班。

    黎永乾摸出了手机,拨了个号码打了出去,他讲的是潮汕话,叽里咕噜说了好一阵,这才挂断了电话。

    “怎么样?你堂哥值班吗?”

    看到黎永乾挂了电话,黄炳余一脸希冀的问道,今儿忙活了一整天,都累的不得了,偏偏秦风去凑那热闹,被人拉着不让走,黄炳余这会都困的快要睡着了。

    “还真是巧了,我堂哥今儿正好值班。”

    黎永乾长吁了口气,低声说道:“他带两个联防队员的人过来,估计五分钟就能赶过来,回头他们到了,咱们躲千面去······”!

    作为本地人,黎永乾知道在这种地方,尤其是喝完酒之后,那些小混混未必就买警察的帐,一会万一闹起来,他们离得这么近,说不定就会殃及池鱼的。

    “那……那秦风怎么办?”

    黄炳余有些为难的看着旁边那桌还在一杯一杯喝着啤酒的秦风,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他还真没看出来,秦风居然如此好酒。

    “管他干嘛?”

    刚刚挨了一巴掌和一脚的朱凯,没好气的说道:“我都给你们说了,秦风那小子吃不了亏的,你们偏偏不信,妈的,那些人喝醉揍他一顿才好呢······”

    朱凯此时也是满腹怨言,他知道秦风跑去那桌喝酒,肯定是在打着什么主意,而且秦风也绝对不像他现在表现出来的那样唯唯诺诺。

    前段时间《真玉坊》开业的时候,朱凯见过何金龙带着的那帮江湖味十足的人,那些人在秦风面前都恭恭敬敬的,这几个小混子算个屁啊?

    “行了,我堂哥他们一会就要来了,到时候拉走秦风就好了。”

    这些事朱凯知道,但是黄炳余和黎永乾并不晓得,两人一个劲的看着手表,就等着警察同志来解救秦风于水深火热之中呢。

    “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哎,我说,你扶着我啊!”

    夜总会门口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的歌声,听得那些吃饭的人都皱起了眉头,这肯定又是有人在里面喝多了。

    “老赵,你还行不行啊?”

    窦健军和刚才那个小姐,一左一右的将赵峰剑给搀扶了出来,右手却是一把将赵峰剑的手给打开了。

    “行,怎么不行?老窦,信不信我一会和这浪蹄子大战八百回合?”

    出得夜总会的大门,被一股凉风一吹,赵峰剑浆糊一般的脑袋清醒了几分,伸手就往左右身边人的胸前摸去,嘴里怪笑道:“这奶子还真软啊,回头我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假的?

    妈的,现在都流行造假,什么东西都他妈的是假的,你们这些浪蹄子,去做个缝补手术也能出来当处女卖!”

    赵峰剑也不顾身边小姐那难看的脸色,一边不干不净的骂骂咧咧,一边还伸出手去,在身边架着自己的两人身上不断掏摸着。

    “咦,还真他妈的是假的。”摸着右边的胸脯,赵峰剑口中忽然发出一声狼嚎,“怎么这么硬啊,现在的小姐都是练健美的吗?”

    “滚你妈的!”

    窦健军实在是忍不住了,一把推开了赵峰剑,他一大老爷们的胸脯要是软的,那岂不是他妈的人妖了?

    “回家摸你妈去吧,你个变态,老娘不伺候了······”

    那位原本看在钱上面没吱声的小姐,也是突然爆发了,一巴掌扇在了赵峰剑的脸上,转脸就跑掉了。

    “嗯?咪咪怎么没有了?”两边的人一放手,再加上挨了那一巴掌,赵峰剑顿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扶着夜总会的大门站起身来,赵峰剑觉得手感也变差了,伸出嘴去往大门上亲去,却是只闻到了一股油漆味。

    刚刚新装修没多久的夜总会,那油漆刷了还没半个月,刺鼻的味道顿时熏的赵峰剑的肠胃翻江倒海起来,忍不住扶着大门哇哇直吐。

    “哪来的王八蛋,在这里就吐上了?”

    赵峰剑要是吐在外面,自然没人管,但就吐在夜总会的大门门口,里面看场子的人顿时不乐意了,出来两个人架着赵峰剑就要往外扔。

    一旁的窦健军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我朋友,你们别管……”

    “是窦老大啊,对不住,实在是对不住。”

    那两个内保一看是窦健军,连忙陪起了笑脸,一人说道:“窦老大,要不要小弟找辆车,帮您把他给送回去?”

    “不用了。”在外人面前,窦老大还是威风十足的,摆了摆手,说道:“我叫了车,马上过来接我们。”

    “那好,我给这位老大拿瓶水去……”

    听到窦健军的话后,那两个内保转身进了夜总会,一人是去拿水的,另外一个则是不想多管闲事。

    “这……这还真他妈的是个极品啊!”

    发生在夜总会门口的这一幕,看得秦风是目瞪口呆,一时间都忘了提醒身边的李桀,那位喝醉酒的人就是他们心目中的财神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