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三十一章 老乡老乡,背后一枪

第三百三十一章 老乡老乡,背后一枪

    “秦风,你想干什么?可不要冲动啊!”!

    见到秦风的举动,黎永乾吓了一大跳,连忙一把拉住了他,用身体挡在前面,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千万别激动,和那些烂仔计较什么呀?他们的命可是没你的值钱……”

    对于这些人,黎永乾可是知之甚深,那是在九六年的时候,揭当时有近十万传销大军涌入了进来,做的都是传销。

    不过这种金字塔式的销售方式,注定就是一个骗局,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赔得血本无归,最后离开了这里。

    但是还有一些无家可归的人,以老乡为纽带留在了这个城市,留下来的大多都是年轻人,不思劳作,整日里就靠着一些歪门邪道赚钱。

    警方虽然也打击过好几次,但是见效甚微,由于这些人心狠手辣,打起架来不要命,当地人一般都不敢和那些人起争执的。

    “老黎,我又不是去打架,你紧张个什么劲啊?”

    秦风笑着拍了拍黎永乾的肩膀,说道:“我听那几个人说话是鄂省口音,和我好像是老乡,这不是过去打个招呼嘛,你放心,不会惹事的……”

    “你是鄂省人?”黎永乾闻言愣了一下,他还真不知道秦风的籍贯是哪里的。

    黎永乾转脸看向朱凯,朱凯却也是不明所以的摇了摇头,他只知道秦风的户口是津天的,但祖籍是否在鄂省,朱凯也是不知道的。

    就黎永乾这一愣神的功夫,秦风已经推开了他,走到了那些年轻人的桌前。

    “小子,干什么的?刚才的事情不服气??”

    在秦风走过来的时候,那四个人就已经站了起来,为首的疤痕脸更是握紧了桌子上的一个酒瓶子,只要秦风开口找事,他就准备马上砸过去。

    “几位大哥你们是鄂省黄始市人吧?”

    秦风口音突然一变,张嘴说道:“咱们是老乡啊,我是黄始市城东乡的,不知道几位大哥是哪儿的?”

    “城东乡啊?我是北城的呀咱们俩挨着的······”

    疤痕脸听到秦风的话后,不由愣了一下,说道:“你在揭这地方干什么的?我以前怎么从来都没见过你?”

    听着秦风的口音,疤痕脸的面色已经缓和了下来,俗话说甜不甜故乡水,亲不亲故乡人,这千里之外遇到老乡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唉,别提了,几位大哥我去年被人骗到这里来做传销,赔的连回家的钱都没了。”

    秦风做出一副沮丧的样子,说道:“我那会饿的连口饭都吃不上了,只能出去给人打工,现在在一个本地人开的玉石店里干······”

    “妈的,传销害死人,老子也是被人骗来的。”

    秦风话声未落,疤痕脸旁边的一个年轻人开口骂道:“叫我来的王八蛋还是我同学,操他大爷的要是让我抓到这小子,老子一刀捅死他……”

    异地传销,基本上都是被哄骗过去的所以秦风的这番话,很是能引起几人的共鸣,就连疤痕脸都拍了桌子他更倒霉,是被自己表姐骗来的,有火都没处撒。

    “秦风,怎么回事,你没事吧?”看到秦风刚一过去,那桌上就嚷嚷了起来,黎永乾壮着胆子站起身问了一句。

    “黎老板没事,我和老乡们聊聊天你们喝吧。”秦风摆了摆手,转回头道:“几位大哥,那个是我老板,做玉石买卖的。”

    “玉石买卖?赚钱不?”听到秦风的话后,疤痕脸神色一动。

    “当然赚钱了。”

    秦风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不瞒几位大哥说,我今儿跟着老板去见识了一下玉石交易,好家伙,那钱都是拿麻袋装的,一麻袋有好几十万呢……”

    “好几十万?有那么多?”秦风此话一出,不光是疤痕脸,就连旁边的三个人,眼中也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疤痕脸姓李,单名一个桀字,李桀家境不错,父母都是老师,只是李桀从小被宠坏了,上到初中的时候就不上学了,在社会上游手好闲不务正业。

    十八岁的时候李桀因为强-奸,被判入狱四年,由于他强-奸的是邻居家女儿,让他那做老师的父母感觉很是抬不起头来,一时想不开竟然双双喝药自杀了。

    家中出了这样的惨事,李桀出狱之后非但没有痛改前非,反而变本加厉的做起恶来,只是他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派出所的人也拿他没办法。

    这样一直到了九七年底,李桀的一个远房表姐,突然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是在粤省找到了个发财的机会,工作轻松不说,一个月能赚十多万。

    那会的李桀,早已在家乡臭了名声,听到表姐这话,当下什么都没说,带着一个一起混的兄弟就爬火车来到了揭。

    到了揭桀才知道,他们做的是传销,不过做什么,李桀并不在他在乎的是这里是不是像表姐所说的那样,一个月能赚十多万。

    但是梦想很快就破灭了,在李桀到了揭的第三个月,政府开始清理起传销行为来,一夜之间,遣送的遣送关押的关押,传销组织被警方严厉打击。

    李桀两个人当时没有和那些做传销的人住在一起,所以这次并没有清理到他,不过表姐被遣送回家了,李桀却是没了管饭的人。

    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更何况是像李桀这些坏到了骨子里的家伙,在和另外两个在传销窝里认识的老乡一商量,几人决定干脆也不回鄂省了,就在揭混好了。

    要说干正行,这几个人都没那本事,不过歪门邪道的事情,他们全是无师自通,一番商议后,他们决定先拿那些做传销的人开刀。

    由于做传销的基本上都是外地人,而且政府正在打击,就算是出了事,他们也不敢报案,所以李桀几人接连抢了好几个传销组织,倒是也搞了几万块钱。

    对方的不敢报案,在让李桀等人看到无限光明的钱途之外,也助长了他们的嚣张气焰,一时间,揭大大小小的传销组织,不是被他们抢上门就是被敲诈。

    在去年的一年里,恐怕政府遣送回去的人,还没有因为畏惧李桀这些人自己跑回去的多,可见这几人在传销组织里的凶名了。

    敲诈抢劫来的钱,来得快去的也快,这哥几个整日里是吃喝嫖赌,去年一年虽然也搞了七八万,但压根就不够花的。

    只是这离开的人多了,想赚钱的难度却是大了,刚才李桀去到一帮鲁省做传销留下来的人开的饭店,就只要到了200块钱。

    所以在听到秦风说做玉石买卖赚钱后,李桀的主意,顿时打到了旁桌吃饭的那位黎老板的身上。

    尤其是听到用麻袋装钱的事情,李桀的眼睛都快红了,恨不得马上就将那黎老板给绑架了,然后索要赎金,李桀也不贪心,给个几十万就满足了。

    至于会不会连累到面前的这个“老乡”,李桀根本就没考虑,俗话说老乡老乡背后一枪,他没算计秦风自觉就已经很给老乡面子了。

    总算没被贪欲烧坏了脑子,李桀看了一眼黎永乾,压低了声音问道:“老弟,你那老板,家里也有这么多钱吧?”

    “他?他有个屁钱……”

    秦风撇了撇嘴,说道:“他赌石输了几十万,连老婆孩子都跑了,我要不是没地去,才不跟他干呢,奶奶的,连生活费都快给不起了……”

    “靠,原来是个穷鬼,那还喊什么老板啊?”听到秦风的话后,李桀几人大失所望。

    “粤省这边不都是叫老板吗?”

    秦风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夜总会,说道:“我刚才看到一位大老板,带着个漂亮女人进了那里面,他那包里,全都是钱······”

    “全都是钱,你怎么知道的?”李桀的眼睛又亮了起来,一眨不眨的看着秦风。

    “让刚才带那女人吃完宵夜,买单的时候打开包,我看见的。”

    似乎感觉到李桀怀疑自己的眼神,秦风嚷嚷道:“我绝对没看错,那包里最少有十几万,都是一叠叠的红钞票······”

    “十几万?”李桀和另外三个人的呼吸,顿时变得沉重了起来。

    古话说由俭入奢易,但由奢入俭却是难了,去年搞了七八万,李桀几人过了一段时间花天酒地的生活,现在没钱的日子,却是有些度日如年了。

    “小兄弟,是哪位老板啊?你指出来也让我们看看······”

    李桀给秦风倒了一杯啤酒,说道:“我们几个土豹子没见过那么有钱的人,哪儿像小兄弟你见识多广,回头一定指给我们看看啊。”

    “行,我认识那人,等会他要是出来了,我一定指给你们看。”秦风一口将杯子里的啤酒喝了进去,故作豪爽的拍起了胸脯。

    “小兄弟爽快,来,再干一杯!”

    李桀等人对视了一眼,脸上同时露出了笑容,像他们这些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人,十多万足可以让他们铤而走险了。

    “有钱真好啊,有钱人都是王八蛋。”

    秦风似乎喝多了,一边和李桀碰着杯子,一边盯着他的眼睛,说道:“真想抢了那王八蛋的钱,再一刀捅死他······”

    “抢了那王八蛋的钱,一刀捅死他!”

    不知道为何,李桀看着秦风的眼睛,嘴里却是情不自禁的重复了一遍他的话,心中好像觉得秦风说的很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