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天方夜谭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天方夜谭

    “哎,别拉我啊……”!

    趴在原石上正拿着手电筒查看着原石的黎永乾,口中忽然发出一声怪叫:“谁扒我裤子啊?损不损呀,哎呦,我让开还不行吗?”

    此时四五十个人紧紧的将切石机围在了中间,黎永乾也不知道是谁下的手,狼狈的从人群里挤了出来,双手还拎在了裤腰带上。

    “不就是块红色的翡翠,这是干什么啊?”

    至于秦风,早就被人群给挤到外面去了,看着那些人,喃喃道:“至于这样嘛,难道以前没有切出来过红翡?”

    只有秦风知道,这块原石中的翡翠,远不止红色一种,眼下只出了一种颜色就让众人如此疯狂,要是都解出来,那场面怕是要更加混乱了。

    “当然至于了,秦风,那块红翡的品级非常高。”

    刚刚挤出人群的黎永乾听到秦风的话,很认真的说道:“老板,别的我不管,这块红翡料子,你必须交给我来创造和雕琢,那······那四成干股,我少要一点都行……”

    “为了一块料子,你练干股都不要了?”秦风看着黎永乾,说道:“老黎,你没发烧吧?”

    “老板,你是不知道红翡的稀少,尤其是极品红翡的罕见啊……”

    黎永乾摇了摇头,说道:“我从事翡翠雕琢的职业差不多也有十五年了,可以说什么样的翡翠都见过,就是帝王绿,当年我也亲手打磨过一个戒面。”

    黎永乾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但是惟独极品红翡的料子,我从来都没有上过手,因为这十多年,就没人赌出过上好的红翡料子,市面上也没出现过这样的饰品……”

    黎永乾之所以如此迫切,那是因为作为雕琢翡翠工艺大师级的人物·他见到极品的翡翠,就像是武林高手见到秘笈一般,忍不住就会手痒。

    再者就是,用极品红翡雕琢出来的翡翠·近几十年基本上就没有,相信一定能在珠宝界大放异彩,这间接也能提升作者的影响力。

    所以黎永乾宁可少要点股份,都要将这块翡翠的制作权拿在手上,如果真能做出一件传世的作品,那带给黎永乾的名声,将是金钱所无法替代的。

    “得·老黎,放心吧,这料子会交给你的。”

    听到黎永乾的话后·秦风也有些手痒,论起琢玉的手艺,他未必就比黎永乾差。

    不过想雕琢出一件精品,需要很安静的环境和心境,想想自己在京城那一大摊子的事,秦风只能将这块料子交给黎永乾去创作了。

    “好,老板,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制作出一件传世佳品的!”

    得到秦风的答复后·黎永乾兴奋不已,看着围在切石机旁的那些人,恨不得将其一个个都踢开·赶紧解出料子自己好去设计制作工艺的图纸。

    不过黎永乾也能理解这些人听到极品红翡后,那种急于一开眼界的心情,想了一下之后·黎永乾跑到六叔那边,借来了一个扩音器。

    “各位老板,料子才擦出一个小窗,里面的情况还不明显····…”

    拿着扩音器,黎永乾大声喊道:“大家还请让出块地方,让秦老板接着解石啊。”

    当黎永乾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出之后,场内那乱哄哄的声音顿时都被压了下去·原石再好,那终究也不是自个儿的东西啊。

    “秦老板·这石头不能再解了啊。”

    之前想要十万块钱购买秦风原石的那位港商魏达宏又站了出来,说道:“秦老板,这块料子我要了,多少钱您出个价!”

    魏达宏是生意人,而且做了多年的翡翠珠宝生意,自然知道红翡的珍贵和稀少,也明白想拿下这块料子,绝对别想抱着占便宜的心理,甚至很有可能会被狠宰一刀。

    不过即使如此,魏达宏还是想秦风发出了购买的意愿,因为这块红翡只要能做出几副镯子来,那品质堪比软玉中的血玉手镯,用价值连城来比喻都不为过。

    所谓的血玉手镯,做早是指在藏区的雪域高原出产一种红色的玉石打磨成的镯子,俗称高原血玉,因其色彩殷红而得名血玉手镯。

    这种玉石很贵,市面上也很少见,在史料中,只在吐蕃时代,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时的礼单中有过它的纪录与介绍。

    另一种血玉则让人感到有一点恐怖,它指的不是单单哪一种玉,而是指透了血进去的玉石,不管是白玉,和阗,还是黄玉等诸类,只要是真的透了血的,就是血玉。

    这种血玉的形成,和尸体有关,当人落葬的时候,作为衔玉的玉器,被强行塞入人口,若人刚死,一口气咽下妁当时玉被塞入,便会随气落入咽喉,进入血管密布之中久置千年,死血透渍,血丝直达玉心,便会形成华丽的血玉。

    血玉按品质定价,少则几千,多则达到百万。于是伪商也用一种相似自然的手段来造血玉。将玉塞入狗嘴之中,再封其嘴,狗被活活噫死之后,尸骨埋入地下,几十年后再掘,就可以得到血玉。

    当然,不管是人血还是狗血,都比较通灵,狗血玉有怨气凝在此中,对佩戴者并没好处。

    现在还有一种血玉是上等的新疆白玉,埋放在小羊的皮肤下,让血深透到玉里,几年之后再取出来,这一种玉同样很贵的,而且在市面上也很少见。

    不管上面所说的这几种血玉,大多都是人为形成的,而且还沾染了鲜血,这一类的物件,只是在一些玉石收藏家手中流传,真正的有钱人,一般是不会买的。

    但是用极品红翡做出的饰品,那可是纯天然的,它的色彩之瑰丽,尚且还在人工血玉之上。

    不说私人了,就是一家珠宝店要是能拥有一件极品红翡的饰品,都能作为镇店之宝,这也是魏达宏不惜血本想要购买的主要原因。

    “魏老板,我的玉料是不卖的。”

    看到周围还有很多人,都留露出了想要购买的意思,秦风抬高了嗓门,说道:“我自己有玉石店,所有解出来的翡翠,都会优先供应我自家的店铺,实在对不起诸位了……”

    虽然秦风已经阐明了自己的意思,但面对这块有价无市的珍贵原石,魏达宏丝毫不肯放弃,开口说道:“秦老板,想要货源,魏某可以支持你,不过这块红翡,还希望你能转让给我。

    秦风的《真玉坊》开业至今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场内知道其名头的人还真没有几个,按照魏达宏的想法,以自己的实力供给秦风一些货源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魏老板,我的货源,怕是您供不上啊。”

    听到魏达宏的话后,秦风不由笑了起来,他的经营模式,注定《真玉坊》在玉石行将成为一个无法复制的销售奇迹。

    所以仅凭魏达宏,恐怕就是讲他店里所有的饰品都搬到《真玉坊》去,恐怕也维系不到两个周末的时间。

    “秦老板,您这是看不起魏某啊?”

    作为港商,在九十年代的内地,还是有一定优越感的,魏达宏就是如此,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说道:“只要秦老板能卖得出去,要多少货魏某都能供应……”

    魏达宏在港岛是最早经营翡翠饰品的,并且拥有一家自己的加工厂,就是那些老牌珠宝大亨们,一时半会也无法将他打压下去,所以魏老板说起话来那也是底气十足。

    “多少都能供应?”

    秦风哑然失笑,摇了摇头说道:“魏老板,秦某说句大话,您要是能供应秦某店铺三个月的翡翠饰品,那这块原石,卖给你又有何妨?”

    “秦老板此话当真?”魏达宏脸上露出喜色,问道:“不知道秦老板的店,三个月需要多少成品翡翠?”

    “我算下啊。”

    秦风还真没仔细算过,掰着手指算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我那店只卖万元以上的高档饰品,一个星期大概需要四百万左右的货……

    一个月就是一千六百万,三个月有五千万的货应该足够了,魏老板,如果你能拿出这么多货来,那这块红翡也不是不能让给你···…”

    “三个月,卖……五……五千万?”

    早在秦风掰手指算账的时候,魏达宏就听直了眼,等到秦风话声出口,脸上却是充满了怒气,不满的说道:“秦老板不想卖原石也就算了,何必要消遣魏某呢?”

    “就是啊,三个月卖五千?你以为是在香榭丽舍大街上开的店啊?”

    魏达宏话声刚落,人群里也传来了嘲讽的声音,在场的除了原石商人之外,大多都是开店铺的珠宝商,对翡翠市场自然是了如指掌。

    以目前的行情,一家店一个月能卖出百万以上的货,那已经是生意兴隆很了不起的事情了,秦风所说的一千六百万,听在众人耳朵里,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消遣?怎么会呢?”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说道:“秦某的店开在京城潘家园,诸位要是不相信的话,完全可以现场去看,若有一字虚言,各位可以上门砸了秦某的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