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二十二章 不见兔子不撒鹰

第三百二十二章 不见兔子不撒鹰

    “秦风,真让我来?我今儿的运气可是不太好啊!”!

    听得秦风的话后,朱凯的手却是有些发抖,之前那八块原石,大多就都是他切的,可是没一块出翡翠,朱凯对自己的信心,也有那么点儿不足。

    “这原石里面有没有翡翠,都是老天爷注定的······”

    秦风看了一眼朱凯,笑道:“难道你运气好了,这翡翠就能突然变出来?放心大胆的切吧,就算是切垮了,不是还有谢老板吗?”

    一旁的谢金宝听到秦风的话,忍不住在心里苦笑了起来,他之前想算计秦风,但没成想反而被秦风给算计了,这两百万的存折在兜里还没放热乎,就被秦风给找补了回去。

    而且一算账,谢金宝还要亏个四五十万,因为就算他自己解石,也能从这块半赌料子里掏出价值四五十万的翡翠来。

    “还是算了吧,我怕得心脏病……”

    朱凯想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说道:“秦风,这块料子你自己切吧,我要是再给切垮了,今儿就甭想睡着觉了。”

    几千块钱的原石赌垮,朱凯和秦风都不会太在乎,但这块原石可是花了两百万买来的,即使秦风在和谢金宝赌外围,朱凯也没有切石的勇气。

    “好,那我自己来切吧。”

    秦风甩了甩有些发麻的双手,拿起桌上的碳素笔,眼睛在原石擦口处瞄了一下,右手飞快的在原石上面画了一道弧线。

    “妈的,这简直就是扮猪吃虎啊。”

    看到秦风那谙熟的动作,谢金宝在心里是破口大骂,秦风要是早表现出对原石如此熟悉的举动,谢金宝肯定会留个心眼的。

    “各位,我可要解石啦,输赢就在这一哆嗦了······”

    看着围观众人一脸紧张的样子,秦风的表情倒是轻松的很·和众人开了句玩笑后,马上就按下了切石机的电源开关,那锋利的合金齿轮,顿时飞快的旋转了起来。

    秦风也没犹豫·扶在切石机把柄上的右手用力往下一压,飞速转动着的合金齿轮,顿时发出了刺耳的声音,边缘处切入到了原石之中。

    此时正值下午,当头顶的阳光照射在齿轮上后,反射出一道道绚丽的光线,刺得人有些睁不开眼·耳中只能听闻到齿轮切入石头之后那难听的“咔嚓”声。

    切石的动静可要比擦石大多了,当齿轮接触到原石后,漫天的石屑顿时飞舞了起来·近在咫尺的秦风首当其冲,头上脸上都蒙上了一层灰尘。

    这种齿轮的规格半径足有五十公分,切这块原石还是很轻松的。

    一份多钟后,只听“啪咔”一声,却是一块重约二十多斤的石头掉在了地上,紧接着齿轮空转的声音,也传到了众人的耳中。

    “快,快点看看出翡翠没有?”

    “老宋,你别挡着我啊·出绿了没?”

    “看不清楚,都是灰尘,那谁·把水管子扯过来啊!”

    秦风还没关上切石机,等在旁边的人就蜂拥而上,将整个切石机给围了起来·有那么几个心急的人甚至都顾不上用水冲洗原石,就拿手往切面伸去。

    “没出原石,这一刀废了!”

    当有人用水管将切面冲洗干净后,围在最里面的人,发出一声叹息,不过他们可不是在帮秦风惋惜,而是心疼自己刚才的赌资。

    在场的人不管是原石商人还是赌客·都是有着丰富赌石经验的,他们知道这一道不出翡翠·这块原石的价值就要大跌,严格来说,已经算是赌垮了。

    “这才去了四分之一的原石,还不算垮。”

    说话的这位刚才足足押了六万块钱,也难为他随身带着那么多现金了,此时却是有些不甘心,嚷嚷道:“再切一刀,现在还分不出输赢呢……”

    “对,老宋说的没错,再来一刀才能看出来。”

    “就是啊,这么一块原石应该有七八十斤吧?一刀不算赌垮。”

    按说常人的心理,还是比较希望看到别人赌垮的,像今儿这样一致看涨的情形,在赌石历史上绝对还是头一遭。

    “一帮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家伙······”

    秦风心中冷笑不已,嘴上却是应道:“好,那就再来一刀,俗话说事不过三,我就不信了,今儿能连着赌垮就块原石?”

    等众人让开之后,秦风又打开了切石机的电源,他这次也没画线,将齿轮对准了原石差不多中间的位置,用力的往下压去。

    这次秦风切石的速度更快,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又是一块二十多斤的石头从齿轮下分离开来,马上被等在旁边的人抢到手中。

    “还……还是没出翡翠!”

    最先拿到原石的人,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到了此刻,基本上谁都能看出来,秦风这块料子是赌垮了。

    当光滑的切!面冲洗干净后,就连秦风也叹了口气,这块原石如果不是现了那个裂绺,制约了翡翠的生长,想必会成为一块天价玉石的。

    “怎么着,诸位,还要再切吗?”秦风抬起头,看向了身旁的那些人,脸上无悲无喜,别人也看不出他到底是欣喜还是失落。

    “不用切了,秦老弟,愿赌服输,我老谢没什么好说的了。”

    谢金宝从人群里站了出来,手中拿着那张两百万的存折,说道:“我老谢可不是输了就赖账的人,这是两百万,秦老板您收好······”

    “好,谢老板是诚信人……”

    “就是,不用再切了,秦老板,我也愿赌服输······”

    看到谢金宝200万都掏出去了,那些输了万儿八千的人,也只能自认倒霉了,不过在赌石场上,这点钱还没被他们放在眼中。

    “多谢,多谢诸位捧场……”

    秦风笑着回过头,说道:“凯子,把那些钱都收好,对了′刚才有几个人是买赌垮的,你把钱赔付给他们。”

    “好,我这就去办。”

    虽然是赌垮了,但朱凯还是一脸的喜色·因为买石头所花的钱,又被秦风给赚了回来,不算外围开赌赢的钱,秦风等于是一分没花,还白落下块半赌料子。

    “秦老板,你这块料子卖不卖?十万块钱我买了。”刚交代完朱凯,秦风耳边忽然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您是?”

    秦风转脸望去·说话是却是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看上去大约四十出头的样子,皮肤比较白皙·要不是眼角的皱纹,秦风还真的判断不出对方的年龄。

    来人操着半生不熟的普通话,说道:“我是港岛恒宇珠宝的魏达宏,不知道秦老板这块原石卖不卖呢?”

    “魏老板,不好意思,这块原石我是留着自用的。”

    秦风摇了摇头,这不管是哪个行业,都不缺想占便宜的人啊,这位魏达宏欺负自个儿刚赌垮·就想花十万买下价值四十万的原石,他真当自己是没见过世面的雏儿不成?

    “哎,秦老板·你再考虑下吧······”

    魏达宏有些不死心,开口说道:“别看这边出绿了,要是渗进去的少·说不定连十万都不值呢。”

    魏达宏原本在港岛是做金店的,五六年前接触到翡翠之后,转行做起了珠宝生意,这几年发展很是不错,在港岛玉石行,也能占据一席之

    不过随着翡翠饰品越来越多的被普通人所认可,港岛的一些传统珠宝大鳄们·也盯上了这一块市场,派人在缅甸大肆采购起了原石·这也导致港岛翡翠原石的价格一路上涨。

    如此一来,魏达宏的日子就有些难过了,拼财力,他根本就不是那些大珠宝商们的对手,没奈何,魏达宏只能通过多参加一些原石交易会,从赌客们手上采购原料。

    “十万都不值?”

    秦风有些好笑的看了一眼魏达宏,说道:“要不这样,魏老板,我把这块原石里的翡翠给解出来,如果不值十万,我白送您,要是它的价值超过十万,您输给我十万就行,怎么样?”

    对于奸商,秦风从来都是不加以颜色的,当然,秦风一向都以自己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诚实守信的好商人自居的。

    “秦老板真会开玩笑,您既然不卖,那·`····那就算了。”

    魏达宏被秦风说的脸色一红,他知道自己是看错了人了,这个年轻人怕是早就看出了原石的价值。

    “秦风,这剩下的料子,还能出多少翡翠啊?”

    除开那些下注的人之外,这满场里真心实意希望秦风赌涨的,怕也就只有黎永乾一个人了,因为他那加工厂,还要等米下锅呢。

    “老黎,不用着急,以后有得你忙的。”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说道:“这块料子怕是出不了多少翡翠了,不过几副镯子的料子还是能掏出来,够你干上一段时间的。”

    秦风说着话,又开始解起石来,不过这次他却是慎重了许多,在用强光手电确定了切面翡翠延伸的厚度后,仔细的在剩下的那一半石皮上画起线来。

    “还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

    看到秦风的这个动作,原本还有些担心的谢金宝这次却是彻底放下心来,因为秦风所画的那条线,刚好避过了蟒纹的位置。

    也就是说,只要秦风这一刀切下去,那些假造的蟒纹就会随着废弃的原石扔掉,再也不会有人去关注了。

    而谢金宝也想得到,秦风刚才之所以没这么做,怕是因为自己还没将那两百万交给对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