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把柄

第三百一十九章 把柄

    “翡翠,这车上不都是吗?”!

    听到朱凯的话后,秦风看了一眼平板车上的那些原石,之前秦风已经尝试过了,在自己思感中没有任何色彩的原石,里面都没有翡翠。

    如果不是老天爷要和自己开玩笑的话,秦风相信,那么眼前的这些原石,每一块里面都能切出翡翠来,而且品质应该还都不低。

    “指望赌石来供应翡翠货源?”

    朱凯摇了摇头,说道:“秦风,不是哥们我打击你,与其把钱拿去赌石,我看还不如从别人手上买点赌涨的翡翠呢,你忘了咱们的《真玉坊》是如何来的了?”

    朱凯这是在说方雅志的事情呢,他要不是沉迷于赌石,恐怕《雅致斋》还是国内数一数二的玉石销售终端。

    就是因为赌石,方雅志的玉石王国,以令人吃惊的速度轰然倒塌,现在仅仅守着京城的百年老店苟延残喘,早已不复当年的兴盛。

    “凯子,你说的我都明白……”秦风摇了摇头,说道:“不过我想什么,你不明白。”

    “你想什么?你不说我怎么能明白呢?”朱凯闻言皱起了眉头,秦风这话说的像是绕口令一般,他想了好一会才听懂。

    “凯子,咱们经营的是高档玉石店,针对的客户都是国内最高端的,对玉石的需求,和一般的玉石商人是不同的。”

    秦风顿了一下,将朱凯拉到了一边,声音压低了几分,说道:“你也知道,咱们手上除了缺货源,还缺资金,一块好的原石动辄数百上千万,你以为我能买得起啊?”

    “买不起就去赌石?那这风险也忒大了点吧?”

    朱凯承认秦风说的有道理,但是用赌石的方式去解决货源和资金的问题朱凯却是不赞同,这种行为在他看来,投机性却是太大了。

    “做什么事情,在基础阶段总是需要冒上一些风险的。”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凯子,我们还年轻,几百万的资金损失,我们能承担的起,等以后生意上了轨道,你让我赌石我也不赌的。”

    “好吧你是老板,你说了算。”

    想想自从认识秦风之后发生在他身上的那些事,朱凯顿时闭上了嘴巴事实更甚于雄辩,到至今为止,秦风似乎还没做过什么错误的选择

    “秦风,你们俩谈完了?”当秦风和朱凯回到板车边上的时候,黄炳余笑着问道:“怎么样,你还是准备现在解石?”

    “对,这次出来的时间不短了……”秦风点了点头,说道:“今天要是能赌涨,明后天的我就带着翡翠回京城。”

    虽然刚才扯虎皮做大旗用韦华的名头震慑了窦健军,但是秦风不知道到底好使不好使,眼下是在别人的地头上他并不想停留太多时间。

    再说了,好事不能让一个人都摊上,如果秦风在这呆上三天将所有带翡翠的原石全都挑出来,恐怕再愚钝的人,都会看出问题来了。

    “秦······老板,你这两天就走,那……那咱们加工厂的事情怎么办呢?”

    一旁的黎永乾听到秦风的话后,不由开口问道,他现在全指望秦风的注资来开工呢。

    “黎大哥叫我秦风就行。”

    秦风笑了笑,说道:“回头我就把钱转给你明儿咱们将手续办一下,我后天走还不成吗?”

    “这样好,我先打电话找下朋友,咱们明儿一去就能办。”

    秦风的话让黎永乾放下心来,连忙摸出电话拨打了起来,现在到政府口子办事,屁大点事都要找关系,否则没个十天半月都甭想办下来。

    “凯子,过来帮忙,咱们要去解石了。”看到切石机旁没有什么人,秦风招呼了朱凯一声,拉着黄炳余将板车推到了切石机的旁边。

    “窦老大,这事儿好像有点不对啊?”

    在秦风和黎永乾商讨合作事宜的时候,窦健军也回到了交易所里,此时正和赵峰剑坐在了谢金宝摊位的棚子下面。

    “老谢,这事是我做的毛躁了。”

    窦健军转脸看向赵峰剑,说道:“秦风这人惹不起,老赵你别再和他犯拧了,他的来头很大,咱们这点生意,别人压根就看不上眼……”

    “什么?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赵峰剑尚未说话,谢金宝倒是先紧张了起来,谁让他有把柄被秦风抓住了呢?就凭刚才秦风说的那几句话,谢金宝已经可以断定,秦风是看出那块原石作假的事情的。

    窦健军指了指北边,低声说道:“去年闽省走私案,他背后那位就有份参与,而且还全身而退,你说是什么来头······”

    虽然够不上闽省那位江湖大佬的层次,但都是做走私买卖的,窦健军对这事知道的不少,所以心中的畏惧也要更甚一些。!

    别看自己现在混的挺不错,各方面关系也都协调好了,不过闽省那位大佬何尝不是如此?他的关系甚至都通到了京城。

    但是当风向一变,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位大佬。

    幸运的是在出事之前还有人通知他逃走,窦健军自问这事儿要是放在自己身上,恐怕先前那些和他称兄道弟的人,肯定不会给他泄露出一个字。

    而且说不定自个儿还会在看守所里突发急病,那样所有的事情就都有了交代,或许自个儿的家人也能得到保全。

    想想这些,窦健军都有些不寒而栗,他比谁都清楚那些平日里道貌岸然的官员们,暗地里整起人来,那绝对是心狠手辣不死不休。

    “这……这可怎么好啊?”

    听到窦健军的话后,谢金宝顿时苦起了脸,看着手中刚刚进账的那张两百万的存折,却像是个烫手的山芋一般了。

    “老谢,你也别急。”窦健军安慰道:“我看秦风这人江湖味很重,他应该不会当众揭穿你那原石的事情。”

    “不一定吧,那小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赵剑锋在一旁冷着脸说道:“窦老大,依我看找个没人的地方将他做掉算了,你说的那位京城大人物,未必就肯为他出头。”

    “赵峰剑,我怎么做事,不用你教吧?”

    赵峰剑话声未落,窦健军的一张脸就拉了下来,这件事的起因就是帮赵峰剑出头,平白招惹了这么个人,窦健军心中早就对赵峰剑不满了。

    “窦老大,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见到窦健军摆出一副要翻脸的架势,赵峰剑顿时怂了。

    他虽然也有一些道上的关系,但那是在豫省,正如赵峰剑刚才自己所说的那样,窦健军将他做掉扔到个山沟里,怕是也没人会惦记他的。

    “不是那意思最好……”

    窦健军也有仰仗赵峰剑的地方,看到对方服软,当下叹了口气,说道:“老赵,你我多年关系,就听我一句劝,大家做生意和气发财,没必要因为一时意气,招惹祸事。”

    “是,我听窦大哥的,以后不再找那小子麻烦了。”

    赵峰剑嘴上虽然服了软,但心里却是对秦风愈发的怨恨了,那小子不但在豫省让他丢了大人,此刻到了粤省,居然还让自己在窦健军跟前失了面子。

    “咦,那小子要······要解石了,拿的还是我那块料子。”

    正当窦健军在和赵峰剑说话的时候,一直关注着秦风等人的谢金宝,忽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脸紧张的神色。

    谢金宝作假的手段很高,尤其是防止和田古玉,几乎能以假乱真,从来没被人看出来过,这手艺也为他赚了不少的钱。

    所以万一今儿秦风揭穿他翡翠原石作假的行为,那谢金宝的名声可就要毁于一旦了。

    因为那块有裂绺的原石是云省翡翠王亲手切出来的,很多赌石圈的人都见过,谢金宝就是想赖都赖不掉的。

    “老谢,急什么?走,咱们过去看看······”

    窦健军闻言站起身来,虽然他心中也有些忐忑,但通过刚才和秦风的一番交流,他感觉对方似乎并不想和自己翻脸,想必这件事会留有余地吧?

    谢金宝虽然有点不敢面对秦风,但还是跟在窦健军身后走了出去,伸头缩颈都是一刀,他只能在心里祈求秦风放他一马了。

    走到切石机旁边,谢金宝的脸上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开口说道:“秦老板,您这是准备解石了啊?”

    “没错,第一块就是谢老板您的料子。”秦风点了点头,往谢金宝和窦健军身后看了一眼,却是没见到赵峰剑的身影。

    “呵呵,秦老板,要不……咱们借一步说几句话?”谢金宝放在口袋里的手往外仲出了几分,刚好露出那张存折的一角,他相信秦风能看懂自己的意思。

    “谢老板,不用了,愿赌服输,秦某不会说什么的。”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他花重金买下这块原石,也是有些别的想法,因为在这块原石赌垮之后,秦风就将要接连赌涨,这块价值两百万的原石,就是用来消除人们怀疑心理的。

    “秦风,这块原石怎么切?是按照蟒纹擦下去吗?”

    一旁的朱凯很费力的将那块料子抱了起来,朱凯对解石是一窍不通,只是之前好像听秦风说过一嘴,当下顺口问了一句。

    不过朱凯这随口一问,却是让谢金宝的心提溜了起来,那面色更是在瞬间变得煞白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