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一十八章 注资

第三百一十八章 注资

    “秦风,窦老大喊你过去,没什么事吧?”!

    看到秦风回到场内,黎永乾连忙将他拉了过去,低声说道:“窦健军在这里的势力很大,你千万不要招惹他,否则连怎么死的都搞不明白。”

    黎永乾知道,窦健军虽然对他们这些村民们都不错,但绝对是个心狠手辣的主,万一秦风在这里出了什么事,他也无法向黄炳余交代,毕竟是朋友带来的朋友。

    “没事,窦老大也是很讲道理的人嘛。”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民不与官斗这句话,他相信窦老大要比自己了解的更加透彻,只要他脑子还没烧坏的话,肯定不会再介入到这件事情里了。

    秦风四下里张望了一下,他发现谢金宝和赵峰剑此时已经不见了影踪,当然,秦风购买的那几块原石,还是放在了原地。

    “那就好,秦风,我看你的原石也别现场解了,我找辆车帮你送回到京城去吧……”

    刚才秦风和赵峰剑等人的针锋相对,还是让黎永乾有些不放心,要不是现场人太多,他一准开口劝说秦风现在就离开阳美了。

    “不要,还是在这里解开算了……”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黎老板,一直想和你谈点生意,总是没找到机会,现在咱们俩聊聊吧?”

    “和我谈生意?”

    黎永乾闻言愣了一下,他除了有一手雕琢翡翠的工艺之外,算得上是再无所长了,他有些不明白秦风的意思。

    “对,就是和你谈生意!”秦风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黎老板,如果我的这些原石能赌涨,我想交给你来加工!”

    “交……交给我来加工?”

    黎永乾的眼睛猛的瞪大了,可是立马就泄了劲,摇头说道:“秦老板不怕你笑话,我赌石几乎将身家都败光了,现在加工厂里连个像样的机器都没有,这······这干起活来效率实在是太低了。”

    自家知道自家事,黎永乾虽然工艺精湛,但一块翡翠从剔除杂质开工雕琢,再到抛光成型,这里面有一套很繁琐的程序,很多地方都要借助现在机械。

    如果全部手工操作的话,恐怕黎永乾一个星期也未必能出一件活黎永乾虽然带了几个学徒,但怕是也跟不上秦风的需求。

    看着黎永乾那一脸沮丧的模样,秦风笑道:“黎老板这些都不是问题,我只是想问你一句,你还有创业的激情吗?”

    听到秦风的话后,黎永乾抬起头,强自压抑着自己的声音,说道:“有,当然有,谁愿意给人打一辈子工啊?”

    在中国,因为地域环境的差异也造就了各地人们不同的思维方式。

    生活在中国北方的人,大多都是秉行着“父母在、不远游”的古训,很少离家去工作大多一辈子都生活在自己出生的城市。

    但是在南方就不一样了,尤其是像粤省这样的沿海地区,渔民们漂洋过海到国外去讨生活可是从清中期就有相关记载的。

    在这些地区,死守在家里干农活的男人,是会被认为没出息的,只有出去闯荡成就一番事业,那才是真正的男子汉。

    所以在沿海地区,也是全国侨民最为集中的所在。

    有些地方甚至每家每户在国外都有亲戚,不管男女到了十八九岁,都要想方设法的偷渡到国外过上几年黑户的生活后,拿到那个国家的绿卡。

    像是国外所谓的唐人街,生活在那里的人,除了早年建国前出去的之外,都是沿海地区偷渡过去的人,其中又以潮汕人居多。

    以前有句笑话,说是出国不会英语不用怕,只要会讲粤语和潮汕话,那就完全没有语言障碍了,可见这些地方出去的人之多。

    随着国家经济形势的好转,一些头脑灵活的人,在国内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沿海地区迅速的富裕了起来。

    不过因为潮汕人祖祖辈辈留下来的传统,基本上没有一个潮汕人愿意去打工,留下来的这些人,宁愿开个小店做点小买卖,也不愿意去给别人工作。

    所以别看黎永乾的工艺作品曾经得到过国家的奖项,但作为一个工艺师,他在当地的地位并不高,这也是他当初开厂和与人联合赌石的原因。

    只是黎永乾的运气不太好,厂子刚刚注册下来,还没等购买机器,他的钱就全亏在了赌石上面,创业的前景似乎一下子变得渺茫了起来

    但黎永乾还是不愿意回到当初打工的厂子,仍然还在守着那半死不活的玉石加工厂,就是不愿意让人看他的笑话。

    此时秦风问他想创业还是想打工,这个问题黎永乾想都不用想,一口就给出了答复。

    “好,黎老板,我提出一个方案,咱们商量一下······”

    秦风想了一下,开口说道:“我注资五十万投入到你的厂子里,在最初五年,黎老板你技术入股,占有四成干股每年都能拿分红,但如果五年之内你要从厂子离开,干股不舱兑现,要退回给我······

    五年之后,你占加工厂的六成股份,而且不是干股,这个加工厂实实在在就算是你的了,你看怎么样?”

    关于这个方案,秦风从见到黎永乾起,就在心里琢磨了起来。

    现在的黎永乾,近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其实秦风注资五十万,只要能让加工厂正常运作,就算只给他百分之二十的干股,黎永乾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不过那样的话,黎永乾的工作热情,想必也不会太高,而且也只是变相的在给人打工,说不定以后有了更好的机会,他一定会舍弃这家厂子的。

    所以秦风干脆直接给出了百分之四十的干股,并且承诺五年之后,加工厂由黎永乾来当大股东。

    如此一来,加工厂发展的越好,黎永乾未来所得的利益就越大秦风不怕他不拼了命的干,因为这是黎永乾在为自己赚钱。

    当然,秦风也不会吃亏,先不说他只用五十万的资金就解决了翡翠饰品的加工问题。

    就加工厂本身而言,规模扩大之后,也能承接别的加工业务,以黎永乾精湛的雕琢工艺,给他五年的时间,别说五十万了,就是五百万怕是也能赚回来。

    “五年之内四成干股五年后占六成?秦老板,您不是在开玩笑吧?”

    听到秦风的话后,黎永乾的大脑一时有些短路技术入股在当地不是没有,但他还从来没见过投资方如此大方的,这等于苦心经营五年厂子,在白白送给别人。

    “当然不是开玩笑,黎老板,你也不要想的那么轻松。”

    秦风知道黎永乾的想法,当下说道:“这五年的经营运作,我不会插手,全部由你来管理所以五年后厂子是什么样子,完全都取决于你的能力……”

    秦风这话说的很明白,那就是你黎永乾有能力五年如果将厂子发展壮大,那么受益最大的,就是黎永乾自己。

    但要是黎永乾能力不济厂子五年内一直没有什么发展,那么他所得的不过就是每年微弱的分红和百分之六十折算出来的三十万资产。

    “秦老板,我……我干了!”

    俗话说心灵手巧,能在翡翠雕琢工艺上有着成就的黎永乾,脑子还是要比普通人灵活很多的,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关节当下一口答应了下来。

    黎永乾给别人打工多年,除了练出了一手琢玉技艺之外还结识了不少的珠宝商人,只是由于自己的厂子实力不济出货太慢,这才接不到订单。

    不过有了秦风的注资,机械设备上马之后,黎永乾有信心将那些客户都拉过来。

    更何况秦风那家店铺翡翠饰品的加工,将全部从厂子里走,如果再不能将加工厂做起来,黎永乾干脆自己找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

    “黎老板,你那工厂办了经营手续没有?”

    看到黎永乾答应了下来,秦风脸上露出了笑容,这一趟粤省之行解决了《真玉坊》翡翠饰品的加工问题,算是去掉了秦风很大一个心病。

    “办了,不过咱们可以去变更法人。”黎永乾说道:“这些秦老板你不用担心,我去找人操作就行了。”

    “法人不用变更了,将股份明确就可以了,你是本地人,担任法人更方便些。”

    秦风摇了摇头,这家加工厂对他而言,就是一个翡翠生产基地,秦风以后只管从这里接收翡翠成品,至于别的事情,他是不会过问,也不想操那心的。

    “好,按秦老板您说的办。”黎永乾点了点头,他知道在一个公司里,注资的股东才是真正的老板,法人只是一个代表而已。

    在当地有很多外面老板投资的企业,都是找的本地人做的法人,就是为了方便解决一些工商税务和人际关系上的麻烦。

    在几年之后,这种行为还要普遍,有些投资多的村子,甚至连一些刚拿了身份证的少年,都在一些厂子里挂上了厂长的职务。

    “得了,咱们也别一口一个老板了…···”

    谈好了合作,秦风心情大好,当下笑道:“以后我就叫你黎大哥,你喊我秦风就行了,要不多别扭啊。”

    “秦风,你们这就哥俩好了?”

    秦风和黎永乾谈入股的事情,并没有避着黄炳余等人,眼下事情敲定了下来,黄炳余才能插得上口,只是他没想到秦风摇身一变,居然就成了自己老朋友的老板了。

    “秦风,你这厂子都收好了,可是……咱们这翡翠还没着落呢。”

    一旁的朱凯想的倒是很现实,刚才连赌垮八块原石的阴影,在他心里还没消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