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三百一十六章 撕破脸

第三百一十六章 撕破脸

    “几位聊什么呢?那么开心?”!

    正当秦风和谢金宝说着话的时候,几个人走了过来,为首的正是窦健军,人未到笑声就先传了过来:“听说秦老弟是齐先生的弟子,想必这鉴定原石的功夫也很不一般吧?”

    “齐先生的弟子,未必就有老师的本事?”

    一个阴测测的声音紧接着响了起来,说道:“秦老板接连赌垮了八块石头,这运气可不是一般的差啊?刚才我还解出了块翡翠来呢

    不算那些造假的石头,真正来自缅甸的翡翠原石,就算切不出上好的翡翠来,一般质地比较差的翡翠玉石,还是很常见的。

    秦风刚才故意做出的行径,却是让众人对他鉴定赌石的本事很失望,听到来人的话后,许多人都暗自点头。

    “赵老板?您切出来的翡翠?不会是假的吧?”

    秦风对赵峰剑全无好感,开口说道:“赵老板卖玉石,十二块就有十二块是假的,可见这运气也不比我好到哪儿去啊。”

    “什么?十二块玉全是假的?”

    “怕是故意的吧?这姓赵的不讲究…···”

    “肯定是故意的,听说豫省造假很厉害的······”

    粤省人玩翡翠的多,和田玉反而没那么盛行,所以在豫省发生的这件事,并没有传入到粤省来。

    只不过今儿场内的人都是在玉石行当里混的,和田玉和翡翠的买卖也有相通之处,是以众人听到秦风的话后,都忍不住低声议论了起来。

    “姓秦的,你少血口喷人,明明是你看不懂玉石,还说我拿的是假的。”

    原本以为跑到粤省来,再不会有人提及那件事,但赵峰剑没想到秦风竟然给说了出来·一时间脸上像是被火烤了一般,直感觉火辣辣的。

    所以赵峰剑也撕去了脸上的伪装,除了没破口大骂和动手打人之外,言语上已经是非常不客气了。

    “是真是假·心里明白就行。”

    秦风摇了摇头,赵峰剑此人心性卑劣异常,秦风对他非常反感,压根就懒得和他在这里嚼舌头。

    “本事不济,真的说成假的,你也不怕丢了齐先生的脸······”

    赵峰剑脸上露出了冷笑,说道:“连买八块翡翠连个狗屎地的料子都切不出来·真以为是运不好?怕是只能说明你眼光有问题吧?”

    “赵老板,君子绝交不出恶言……”秦风目光冷静的看着赵峰剑,说道:“只不过是我不愿意买你的玉石而已·何故如此呢?”

    “我说的是事实,就凭你的眼光,连和田玉都看不准,还能看得懂翡翠原石?”

    赵峰剑却是不肯放过秦风,看了一眼秦风身边板车上的原石,说道:“恐怕你买的这块半赌原石,也会切垮吧?事实胜于雄辩,你眼光如何,大家都能看到的……”

    对于秦风在洛市揭穿他买卖假玉的事情·赵峰剑一直都是耿耿于怀的,否则他也不会让窦健军去找谢金宝给秦风下套了。

    此时见到秦风花了两百万买下那块只值三四十万的半赌料子,赵峰剑就像是八月天吃了冰棍一般·浑身上下舒爽通泰,顿时忍不住刺挠了秦风几句。

    只是赵峰剑此话一出,场内众人顿时都皱起了眉头·在赌石场上咀咒别人赌垮,这可是要比骂人父母更加恶毒的语言。

    虽然不知道秦风和赵峰剑两人所说的事情谁真谁假,但是在众人心里,却是留下了一个小心眼的印象。

    就连给秦风下套的谢金宝和窦健军,眼角都忍不住抽搐了几下,俗话说做人留一线,赵剑锋实在是没必要如此咄咄逼人。

    听到赵峰剑的话后·秦风却是心中一动,眼角的余光从有些不自然的谢金宝脸上扫过·顿时明白了过来,敢情谢金宝给自己下套,还是有原因的?

    “原石都没切,赵老板就知道我一定赌垮了,真是好眼力,好手段啊……”

    秦风心中一冷,虽然这套是他自个儿愿意往里钻的,而且谁能笑到最后还未知,但被人算计了,还是让秦风真正动了怒火。

    秦风越是愤怒,脸上表现的越是平静,只是他说出来的话,却是让谢金宝和窦健军都愣了一下,脸上愈发不自然起来。

    “老赵,走了,去吃饭吧。”

    眼见场内火药味越来越浓,窦健军拉了一把赵峰剑,他虽然是干走私捞偏门的,但还是要涉及到古玩行,所以对齐功的名声,还是有三分忌惮的。

    “老窦,这小子都是煮熟的鸭子了,还在嘴硬······”

    赵峰剑自感占了上风,兀自不肯放过秦风,说道:“有没有鉴定翡翠的本事,切开原石就知道了,姓秦的,你可敢当众解石?”

    “我的原石,解不解的与你何干?”秦风虽然年龄不大,也算是江湖老油子了,岂能受赵峰剑所激?

    “齐功先生也是老眼昏花,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个徒弟?”赵峰Bk了撇嘴,没有意识到,他的这句话,却是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哦?真要我现在就解石?”

    秦风垂下头去,没有让人看得他眼中的杀气,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却是一脸的灿烂阳光,笑道:“好,那今儿的中午饭就不吃了,让大家见识一下谢老板的半赌原石!”

    秦风得到了那块体表色彩各异的翡翠料子,原本不想和谢金宝一般见识,不过感觉到谢金宝和赵峰剑联手坑害自己的事情后,秦风也没必要再给娅谢的留面子了。

    “哎,秦老板,吃饭,咱们先吃饭,有什么事情吃晚饭再办也不迟啊。”

    谢金宝是南方的生意人,为人处世要远比赵峰剑来的圆滑,虽然坑了一把秦风,却是也不想将其得罪死,是以出来打了圆场。

    “谢老板的手艺不错,赵老板前几天拿的那些东西,不会就出自你手里的吧?”

    秦风依然在笑,不过他说出来的话·却是让谢金宝窦健军以及赵峰剑三人,同时面色大变。

    “他是怎么知道?”秦风这句话一说出口,谢金宝三人的心中,同时生出了这个疑问。

    窦健军做古玩走私的生意·但是身处阳美这等地方,也没少和玉石打交道,而且有的时候,他也会做些能以假乱真的古玉,拿到国外去销售。

    而谢金宝,则是有一手高超的制假工艺,还真是被秦风说准了·赵峰剑拿出的那些假冒和田玉的玉石,就是出自谢金宝的玉石作坊之中。

    “哈哈,我就是随便说说的·谢老板这么大的老板,肯定不会造假的。”

    秦风哈哈一笑,却是让三人心中愈发的别扭了起来,他们合作已经有些年头了,但从来没出过什么问题,没成想今儿被秦风给说破了。

    “那当然,我老谢的名声,那是大家伙都知道的,秦老板您这是在开我玩笑啊。”

    谢金宝的额头渗出一丝细密的冷汗·他的玉石生意做的很大,制造出来的仿古玉,曾经以真货的价格卖出去不少。

    要是被那些老客户听到他造假的消息·而专门去进行鉴定的话,那将给他带来无法估量的损失。

    “是不是开玩笑,咱们把这块石头解了不就行了?”

    秦风脸上露出了冷笑·回过头来,说道:“凯子,准备解石,给我按着那蟒纹往下擦,我倒是要看看,谢老板的原石有多真?”

    秦风向来都谨记师父所说的“做人留一线”那句话,但赵峰剑的数次相逼·终于让秦风动了真火,准备和对方撕破脸了。

    秦风此话一出·谢金宝的脸色骤然间变得煞白一片。

    要知道,那些造假的蟒纹,用的虽然是真正的蟒纹石料,但却是移花接木,从赌垮了的一些原石上移接过去的。

    这种移接虽然手法高明,但还是需要用到一些化工黏剂的。

    如果是从切口擦石,那谁都不会发现其中的猫腻,不过要是专门去擦蟒纹,那些带有一定味道的化学剂,肯定会被场内经验丰富的商人们识破的。

    所以当秦风这句话出口后,谢金宝的大脑顿时混乱了起来,他怎么都想不明白,秦风居然已经看出他在蟒纹处动的手脚了。

    更让谢金宝想不明白的是,秦风为何明明知道这块原石有假,但还是花费巨资将其买了下来?

    不过此时谢金宝知道一点,如果秦风真的从蟒纹处开始擦石,那他在赌石圈里的名声就全完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购买他的原石。

    相比自己日后的生意,从秦风那里所赚的两百万,却是微不足道了。

    想到这里,谢金宝的手脚都开始颤抖了起来,嘴唇蠕动着,想出口相求秦风,但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就连刚才得意洋洋的赵峰剑,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当下紧紧闭上了嘴巴,再也不敢出言挑衅秦风了。

    看到老友难看的脸色,窦健军站了出来,看向秦风说道:“秦老板,不知道能不能借一步说话啊?”

    事情是赵峰剑惹出来的,但擦屁股的事情,窦健军却是必须要做,不管是恐吓还是威胁,他今儿都不能让秦风揭穿谢金宝制假的行

    “好,窦老板相邀,小子哪里敢不答应?”

    秦风点了点头,转身就往栅栏门外走去,窦健军一愣,连忙摆了摆手示意谢金宝和赵峰剑不要出来,自己跟在了秦风后面。

    “窦老板,咱们走的路不同,你何苦要搀和到这件事情里面?”

    来到原石交易的场外,秦风忽然气质一变,一股江湖味油然而生,即使站在掌握两广走私渠道的窦健军身前,也是丝毫不落下风。